首页 二次元 齐齐乐游戏

第7809章 次北固山下

失败了就放弃,这算不上什么。你轻而易举就能做到的事情,别人也能做到。因为人们都认为拜访50多次这样的事情过于困难,所以谁都做不到。也正因为如此,你才能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即使是很小的工作,你也能全力完成吗?
   我想,对任何人而言,“拼命工作”都是必要的。我相信,只要忘我地去拼命工作、努力,无论是人生的成功还是个人的成长,抑或是幸福本身,都一定会到来。
   直到现在,我仍然会被称为“传说中的业务员”。我想说明的是,我之所以能爬到业绩榜首的位置上,是因为我有拼命努力工作的经历。
   现在回想起来,在我刚刚走上工作岗位的第一个年头,为了一天收集到40张名片,我总会到处奔走,到后来双腿沉重,满身疲惫。原本整齐的西装被汗水浸湿,汗水蒸发后留下盐渍,沾上灰尘之后,会看到一圈白色的轮廓。虽然当时经历过很多痛苦的事情,但我想正是因为有了那样一段艰苦的日子,才有了我今天的成功。
   我大学毕业之后进入的第一家公司就是野村证券。在我进入公司的时候,野村证券在日本全国有132家分公司。
   当时我还是个毛头小子,想法非常单纯:只要能在东京工作就好了。后来的经历证明,我这种想法简直太过天真了,我被分配到了从来都没有去过的东北地区—仙台分公司。
   我和一同前往的田中君一起在上野坐上了去往仙台的列车。如果能够拎着路易·威登手提包,满怀希望、意气风发地踏进仙台分公司也不错,但事实上,当我们在公司接待室里等待的时候,忽然从楼层中传来了谩骂声:“你这家伙,一句‘做不到’就能敷衍了事吗?”
   我和田中不禁面面相觑,我们想:“不对,我们一定是进错公司了,这里和总公司人事部的样子简直差得太多了。”
   之后,从到达的那天下午开始,我们就开始了收集名片的工作。“收集名片”,这是野村公司非常有名的特色。
   我们被一位前辈开车带到了仙台批发店集中的一条街上。在一条大道前,他将车子停下将我们放下来后说:“右侧归市村,左侧归田中。从这里开始全部走一遍,收集到40张名片之后,再给我打电话!”
   我和田中悄悄看了一眼带我们来的那位前辈的西装,发现西装的背面果然绣着向上盘旋的龙的图案!啊,我们绝对是来错地方了!
   但是,我不可能就这样厚着脸皮逃回东京去。于是,自那天开始,我每天都在处理至少200件上门业务和收集40张名片的煎熬中度过。
   我所负责的街道和仙台新港的不远处有一片大海,很多晒得黝黑的年轻人带着帆板开着汽车来到这里冲浪游玩。因为大学时我几乎每天都要去冲浪,这时看到他们,我的心中不禁涌出很多苦涩。不久之前我还是他们中的一员,现在我却要在酷暑中穿着沾满灰尘的西装进行上门业务,被人劈头盖脸地谩骂或者干脆浇上一脸水。有时,我甚至难过得想要哭出来。
   但是,我刚刚来到公司,也只有做收集名片的工作。好吧,那我尽全力做好就是了。既然已经进入了野村证券,我就一定要取得第一的位置。首先,我一定要在同期生中获得第一才行,之后再考虑将来的事情。这样转换了心情以后,我决定全身心地投入到收集名片的工作中去。
   收集名片这样的工作,也许有人认为过于基础,还会经常??得一身臭汗。对于这样的工作,很多人选择逃避、敬而远之。即使还是新人,绝大多数人也一定会想:“为什么非要这样做呢?”当时我也不明白收集名片的意义,但是现在完全明白了:再微小的工作,都有其意义所在。
   拒绝、逃避很简单,但是如果连这样微小的工作都不能完成,你就无法了解工作的真正意义。
   没有选手在“比赛时”热身
   当时,野村证券所有的新人之间都在进行业绩竞争,日本全国的新人也在进行收集名片数量的竞争。我清楚地记得,当时还出现了一天能够收集100张甚至200张名片的厉害人物。
   因为我负责的是仙台地区,即使我想要收集更多的名片,也没有那么多公司存在。但是,在东京的一位同期生却在一周之内收集了1 500张名片,数额惊人。
   在集中培训阶段和他见面时,我问他:“怎样才能收集那么多呢?”他一脸平静地对我说:“不要坐着吃午餐,而要一边走一边吃。这样的话,不是一边吃着饭就能到达下一个目的地了吗?上午9点到下午5点这段时间,正处于比赛中,我们都在跑道上。哪里有坐着慢慢吃饭的时间呢?”
   我自己真是太失败了!真不愧是收集了1 500张名片的人啊!他就是比我有毅力。啊,现在已经不是坐着吃午餐的时代了!
   确实,在我们吃午饭的时间里,我所负责的客户的公司也在正常营业。因为要去那里开展业务,所以他们的工作时间就等于我们的比赛时间。无论参加什么比赛,选手都不可能坐在椅子上悠闲地吃午餐,难道不是吗?
   如果想要悠闲地休息或吃饭,要等到工作结束。在比赛时间里,一分一秒也不能浪费,要拿出全部力气来。
   如果能这样想,你就会很自然地认识到,一定要将比赛开始前和结束后的时间作为取得胜利的准备时间。
   哪里也没有比赛开始的哨声鸣响后,才急急忙忙穿好比赛服、换上钉鞋的选手。收集资料、对工作对象进行调查、写企划书等,这样的事情在比赛开始前就应该准备好。
   如果将这些事情转化为数字来计算,其中的差距就更为清晰了。例如工作时间为8小时,用1个小时来吃午饭、7个小时工作的人与只用5分钟站着吃一碗拉面、用7小时55分钟开展业务的人来进行比较,我们会得出如下结论:
   如果只用5分钟解决午饭,那么一周工作5天,一周就多出4.5个小时,一个月多出20多个小时,一年就等同于多出9天的工作时间,而每天一点点的小差距都会体现在业绩的差距上。
   自那以后,我也转变了心态。
   因为公司要求“每天要完成200件上门业务、收集40张名片”,为了完成工作量,我不再坐着吃午饭,而是争分夺秒,竭尽全力地去拼搏。同时我不断地对自己说,工作时间就是竞赛时间。
   不输给任何人的热情,会将不可能变成可能
   即使是很无聊的工作,在你一件一件认真完成的过程中,你也会看到事物的意义所在。
   到仙台工作,在每天进行200次上门业务、收集40张名片的过程中,我逐渐了解了仙台街市的情况,也了解了这里的风土人情。比起以前漫无目的地四处走,后来我变得目标更明确了,工作起来也更有效率了。
   我当时是证券业务员,最初的工作只是让客户购买股票。即让客户购买股票,然后通过操作股票来赚取利益。
   也就是说,我必须以能购买股票、有充足资金能力的人为对象来开展业务。如果不是有钱人,就不会购买股票。这样简单的知识,当我在仙台的街市上来回奔走时终于注意到了。
   后来,我看了当地的报纸,上面有很多打着大幅广告的公司,于是我就想到:这样的公司一定效益不错,一定很有钱。
   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是一家销售和服的公司。后来我通过调查得知,这家公司的社长T先生是仙台第一纳税大户。他是从自己挑着和服和绸缎四处兜售,开设和服衣料商店发家的,他的公司比当地的银行所赚取的利润还要多。
   但是,T先生这样的大资本家却不是野村证券的客户。
   我问前辈:“为什么不去T先生的公司开展业务呢?”前辈说老前辈们都去过,但是都没有成功。好吧,这样的话,我就去试一试!我的心中斗志昂扬。
   说干就干,我很快便来到了T先生所在的公司。公司的前台坐着面容冰冷的女职员,像铜墙铁壁一样拒绝了我的会面请求,我去了50多次都没有见到T先生的面。
   但是,经过这50多次的拜访,我却了解了社长的生活规律。他上午会去打高尔夫球,下午3点左右回来。乘坐的轿车是奔驰SL,对于这些我都渐渐摸清楚了。
   某一天,我在T先生公司对面的咖啡店里暗自等着他回来。我点了一杯柠檬汁,嘴里叼着吸管,漫不经心地喝着饮料。但事实上,我只是装做在喝而已,饮料可是一点儿也没见少。我就这样一直待了好几个小时。
   这时,一辆白色的奔驰车开回了公司。于是我马上奔到了公司前台,说道:“我是野村证券的市村,社长现在已经回来了,是吧?”
   前台的女职员却和平时一样,面无表情地回答说:“没有,并没有回来。”
   既然她不帮忙转告,那也没有办法。但我怎么可能放弃呢?我突然向旁边看去,发现公司的一侧有直通到楼上的安全通道。
   我已经来拜访过很多次了,知道社长的办公室就在8层,于是我跑进安全通道,一口气爬上8层。
   但是,我刚刚打开8层安全通道的大门,就突然响起了警报声。报警器发出刺耳的声音,顷刻之间,我就被保镖制服了。我就像是被抓起来的外星人一样,被强壮的保镖押着,完全不能动弹。
   “你这家伙是干什么的?”
   “别误会,我是来找社长的……”
   正处于一片混乱的时候,T先生从社长室走了出来。
   “你们在干什么?”
   “这家伙是非法闯入者。”
   “你是谁?”
   “啊,我是野村证券的市村!”
   这时,T先生忽然说:“哦,野村证券的市村,原来就是你啊。”
   原来那位“冷面”的前台小姐早就把我的名片转交给了T先生,并写下了日期和时间,所以T先生自然记住了我这个已经来了50多次的人。
   “如果是野村的市村的话,就请到办公室来吧。”
   就这样,我成功地走进了社长办公室。
   在这里,我并不是要说,无论什么事都要爬安全通道、非法闯入。而只是想说,如果真的有所追求,就必须要有这样的决心;如果真想获得成功,无论是50次还是100次都要勇于挑战。
   失败了就放弃,这算不上什么。你轻而易举就能做到的事情,别人也能做到。因为人们都认为拜访50多次这样的事情过于困难,所以谁都做不到。也正因为如此,你才能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为什么刚一见面,对方就愿意投1亿日元?
   就这样拜访了50多次,爬上安全通道,我终于成功地进入了仙台第一纳税大户T先生的社长室。这间社长室简直令我大开眼界。
   这间可以俯瞰仙台全市的社长室,大概有100平方米。沙发很软,坐在沙发上,我的身体立刻就有一半陷在里面。让人眼花缭乱的高级手表随意地摆放着,我还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了男士穿的毛皮大衣。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T先生这样问道。我当时想:“如果我现在害怕的话,之前所作的一切,甚至弄响报警器突击进来的所有努力都将化为泡影。”于是我鼓起勇气说:“我手里有些非常想让社长买的股票。因为必须要见社长一面,所以才从安全通道爬了上来。由此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
   听了我的话,T先生大笑着说:“真是有意思的家伙。你认为我应该买什么股票呢?”
   当时的我刚刚进入公司半年,还是新人,所以并没有多少股票的知识,但是我每天都听前辈们在旁边打电话向客户进行推荐,我立刻回答说:“我推荐N公司!”
   “哦,那么,买多少好呢?”
   听到他这样问,我立刻回答道:“100万股。”这样的回答就连我自己都觉得有些夸张。如果一股是1 000日元的话,那么100万股就是10亿日元!坦白说,我当时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但令我惊讶的是,T先生拿起了桌子上的电话,好像在给经理部打电话。
   “有10亿日元吗?有?那好,把钱准备好!”
   那一瞬间,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就像马上要瘫倒一样。但是我的大脑立刻飞速旋转起来,如果下10亿日元订单,就必须先支付1亿日元的订金才行。
   “社长,如果要购买N公司100万股股票,今天就必须先支付1亿日元的订金……”
   我对社长说完后,很快,1亿日元的现金就被装进车子运送过来,直接搬到了社长室!
   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见多达1亿日元的现金摆在我的眼前。我一边害怕一边将钱装进了纸袋里,坐上出租车飞速回到了仙台分公司。分公司的社长大为震惊,几乎不敢相信。
   那是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日子:进入公司后那一年的9月7日,我入社半年,24岁。
   在我第50多次拜访T先生、弄响报警器的那天,我接到了10亿日元的订单。当时获得1 000万日元的订单都很困难,我作为新员工却在一天内就获得了10亿日元的订单。
   这件事立刻在公司内部传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