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火狐体育官网平台

第6209章 500万现金 (16)

这时候玄安浩和胖胖玩了冷进了马车,刘氏赶紧把胖胖拉过去,让他在汤婆子上暖手:“你们两个淘气的没边了,安浩,你是哥哥,看着胖胖冷了不带他进来。”
  “我是哥哥有啥用,胖胖那脾气真是牛一样的,他要不进来,我可弄不了。”玄安浩被娘说了,带着点委屈。
  玄文涛把玄安浩拉到自己身边坐下:“你这个弟弟是生在蜜罐子里的了,被宠坏了,还是咱们安浩懂事,从小就懂事。”
  玄文涛的心里对几个大的孩子更多一些疼爱,因为胖胖确实是蜜罐里长大的,就出生时候受点苦,可是之后都是好日子,但是这几个大的小时候都是怎么吃苦的,他心里清楚。
  玄安浩坐在玄文涛边上:“爹,其实弟弟也懂事,就是还小。”
  刘氏也觉得刚才说玄安浩的话重了:“安浩懂事,小时候就懂事,那两年没少去看灵儿,自己有块窝头都藏着去给他大姐,后来又学绣花帮我贴补家用,这些年亏着这几个孩子的太多了。”
  “娘你这说的啥话,咱们不是一家人么?再说大姐以前对我多好。”玄安浩从小就会安慰人,也是那个环境之下,他的心态也确实成熟稳重一些。
  胖胖看三人不理自己了,又开始耍宝,挨个人去亲亲,闹腾一下,这马车里有事欢笑声。
  玄妙儿唱了一会,也累了,进了车厢里。
  李梦仙把汤婆子递给她:“妙儿,以前没听你唱过歌呢,这唱的还挺好听的。”
  “我会唱啥啊,就是一些词,随便找了个调,只是这景色好,心情好,乱哼哼的。”玄妙儿在两人对面坐下。
  玄安睿笑着道:“妙儿会的东西哪次不是我们预料外的,我都不惊讶了。”
  “是呀,说真的,我都舍不得妙儿嫁人,总觉得这么好的姑娘,给谁家我都心疼。”
  “那还能真的不嫁人了,顶天多留两年。”玄安睿更是怎么看自己的妹妹怎么喜欢。
  玄妙儿笑看着哥嫂:“我十七岁在嫁,我还能在家陪着我侄子侄女玩两年。”
  玄妙儿他们马车里说的热闹。
  千醉公子一个人在马车里其实挺着急的,自己真的好想只做花继业,随时都跟在妙儿身边,然后跟着他们一家人说笑。
  可是现在不行,这一重身份是一种束缚,但是也是一种保护,这个身份是一种伪装,以后有一天可以卸掉这个身份,只做那个纨绔的花大少。
  又走了一段路,玄妙儿看李梦仙困了:“嫂子,你睡一会,我去千醉公子马车上去看看。”
  李梦仙确实有些累:“嗯,你早着些回来。”
  “我懂,这没有村子的地方,我去玩会,临近京城了我就回来了。”玄妙儿明白李梦仙的意思,男女授受不亲之类的,反正就是这个意思。
  玄安睿边给李梦仙铺垫子边道:“她呀,一点不像姑娘家,一会闲不住。”
  “她画画时候挺安静的。”李梦仙心里总觉得玄妙儿是最好的女孩子。
  玄妙儿对着两人挥挥手:“不许说我坏话。”然后出了马车厢,让千墨放慢了速度,跳下了马车。
  千醉公子的马车走在前边的,不过他车上的护卫一直观察着这四周,看见玄妙儿下车赶紧跟千醉公子报告:“公子,小姐下车了,好像要到公子这来。”
  千醉公子开口道:“停车,等她上来。”
  车夫停了车,玄妙儿跑到千醉公子的马车边上:“千醉大哥,我过来你这玩会。”
  千醉公子打开马车帘子,伸手拉她上来:“上来吧。”
  对于千醉公子的马车玄妙儿不陌生,千醉公子喜欢素色,喜欢暗色,所以这马车里基本都是红木的摆设,布艺的地方也是以藏蓝色和赭石色这种暗色为主。
  马车里没有熏香,但是千醉公子正在喝茶,淡淡的茶香浓很是清新。
  “我不打扰你吧?”玄妙儿坐在了千醉公子的对面。
  “要么我也想叫你来说话呢,正好你就来了,尝尝这个茶如何?”千醉公子这个身份的时候,还是保持着少言冷静的气势,毕竟马上回京城了,他也要提前的快些适应,进入另一个身份的状态。
  玄妙儿端起茶先闻闻,然后抿了一口:“这是武夷岩茶的白鸡冠?就知道你这里都是好茶。”
  千醉公子笑着也抿了一口:“喜欢一会拿回去一些。”
  玄妙儿每次看着千醉公子面具上的机关,都觉得这古代的手工技术真的很厉害,这个面具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有什么不同,可是小小的机关打开,就可以露出嘴来吃饭,就算是玄妙儿看了很多次,可是每次见了还是觉得很神奇。
  千醉公子看着玄妙儿一直看着自己的嘴,就知道她这个小心思了:“怎么又好奇我的面具了?不是给你看过好几次了么?”
  “就是觉得很神奇,不过这个工匠可真是厉害,做的这么精细,要么我给你画个图腾在上面?”玄妙儿看着千醉公子的面具,想着上边画出不同的图案。
  “你可别闹我,我这都习惯了。”千醉公子紧张的摇摇头,他可不知道这丫头能干出什么事,能画出什么来。
  玄妙儿噗的一声笑起来:“你拿我怕我做什么?我又不会给你画个海绵宝宝。”
  “海绵宝宝是何物?海绵,是动物?”千醉公子又开始疑惑的看着玄妙儿。
  玄妙儿熟悉的打开了马车里一个抽屉,拿出纸笔,在桌上很快的画出了海绵宝宝还有派大星和章鱼哥:“这事卡通画,我以前跟你说过,这个就是海绵宝宝。”
  “这个海绵是长在水里的吧?这个海星我见过,但是他没有眼睛啊?”千醉公子说的是一本正经。
  玄妙儿不知道怎么解释了,每次自己说起这样的话题,就会被他一千个为什么问的自己也发蒙:“反正就是画着玩的,那么认真干什么。”
  千醉公子笑着摇摇头:“你一天这个脑袋里都装的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