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亲子家教 lebo旗舰厅

第6400章 营中儿郎洒热血(二)

夏宜冰对于君墨宇和慕容宸的暗中较劲倒也不在意,全神贯注地看着夏宜雪屋子前的那个院子。
   而此时清明、凌舞、昊天和另外一名暗卫均是穿着一身黑衣,脸上带着狰狞的面具,抬着棺材往夏宜雪的院子而来。
   看着轻轻落在夏宜雪屋子前的几人,夏宜冰心中暗暗佩服他们几人果真不愧是恒王府的四大高手,这轻功也是一绝,抬着那么重的棺材落在地上,居然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来。
   躺在棺材里面的碧雪武功也是不弱,只见棺盖上惊起一阵灰之后,棺盖便是飞了起来,而碧雪也从里面飞了出来,避开飞起的棺盖,稳稳地立在了再次盖在棺材上的棺盖上,声音犹如催命的锁链。
   “夏宜雪,你可敢出来见我一面?!”
   夏宜雪听见方才棺盖被打开的时候就走到门边看了一眼,见来人竟是夏宜霜也是吓了一跳,连忙命人将门关了起来。如今听见夏宜霜的这句话,更是吓得浑身不停地发抖。
   昊天看了眼吓得发抖的夏宜雪,难得地有了一丝笑意,手上一弹,烛火噗的一声熄灭了,而殿中的几名侍女也被清明和凌舞几人打晕了过去。
   看见屋子里的蜡烛已经熄灭了,碧雪也按照之前夏宜冰的吩咐往屋子的旁边飞去,而那里真是夏宜冰等人所在地视线的死角。夏宜雪感受到周围的光明一暗,心中越发害怕,倒还有几分理智摸索着想去将蜡烛点上。
   然而窗户却是在这一刻碰得一声打开了,呼啸的冷风从窗户里灌进来,让夏宜雪整个人身上一冷。夏宜霜看着吓得脸色如纸一般白的夏宜雪,不着痕迹的勾起了一丝笑意,声音也带了几分尖利,直叫人头皮发麻。
   “夏宜雪,你可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我和我的孩子死的好惨啊!若不是你陷害我和侍卫私通我的孩子就不会死的这么惨!如今我在这地府很冷,也很寂寞,你下来陪我可好?”
   夏宜雪闻言身上抖得越发严重,一双眸子里却染上了几分血红。
   “夏宜霜,谁叫你要逼我的,如今你死了还不让我安心,那就不要我狠心了!”手上随即将一旁的茶壶提起来直往夏宜霜的方向而去。
   就在快要打到夏宜霜时,清明将一颗石子弹了过去,茶壶应声碎在了夏宜霜的面前不远处。而夏宜雪见状吓得更发厉害,一双眸子瞪大了,死死的盯着夏宜霜。夏宜霜看见后面的窗户那边碧雪已经准备好了,知道下面该交给碧雪了,面上诡异地冲夏宜雪一笑,如果来无影去无踪的烟雾一般,化成了一片白雾。
   夏宜雪吓得惊起了一身的冷汗,哆哆嗦嗦地走到窗户那里往外面看去,却是没有看见半个人影。真想松一口气的时候,却觉得自己的脖子上攀上了一双冷冰冰的手指,上面还有些粘稠感。夏宜雪伸出手一摸,拿到眼前一看,几欲吓得晕过去,那竟然是血,真正的血。
   原来方才碧雪趁夏宜霜吸引了夏宜雪的注意力的时候,弄了一点血在手上后翻身进了夏宜雪的屋子。看见夏宜雪的样子,碧雪掩唇轻笑了一声,血迹也沾染了少许在脸上,越发衬得她那张脸白得可拍。
   “姐姐方才是在找什么?找霜儿吗?霜儿见姐姐找得那么辛苦所以就自己出来了,没想到姐姐这么情深意重愿意同霜儿一起死呢?姐姐快来陪霜儿吧,霜儿好生寂寞。”
   握着碧雪给她的茶壶碎片,手不停地抖动着,碧雪却将夏宜雪的手慢慢握紧,直到夏宜雪的手因为划破而流出了鲜血。
   夏宜雪本就受了惊吓,如今看见自己流了血,正当自己要死了,吓得给碧雪跪了下来,眼泪径直从她的脸上滚落了下来。
   “霜儿妹妹,你便放过姐姐我吧,姐姐也是逼不得已的。若不是你生了王爷的孩子,姐姐又怎么会这般对你呢?霜儿妹妹你就安心的走吧,姐姐会将人给你烧用不完的纸钱的!”
   碧雪见夏宜雪这般一吓,就招了出来,长叹了一口气,站了起来,将手上的血在衣服上擦了擦,看着门口的方向道:“好了,昊天,你将蜡烛点上吧。清明劳烦你将璃王爷、世子和世子妃请进来吧。”
   夏宜雪闻言一愣,抬起头看着自己面前笑得一脸嘲讽的女子,顿时反应过来她并不是夏宜霜,想着方才的那番话极有可能已经被慕容宸听去了,面上也白了几分。
   “你们居然设计陷害我!”
   听见夏宜雪求那个假夏宜霜放过她的时候,慕容宸便已经是黑了一张脸,他本来以为夏宜雪和夏宜霜相差不多都是蠢笨之人,却没想到夏宜雪竟是心计这般深,竟是让他亲手将自己的孩子杀了。
   心中顿时像被烈火烧灼着一般,想起夏宜霜那日绝望的眼神,怒气也是愈发浓重起来,还没等清明过来请他们过去,他就是大步走了过去。
   夏宜雪看见慕容宸走了进来,而夏宜冰和君墨宇笑嘻嘻地跟在后面进来时,整个脑子里轰的一声炸开了,心知方才的话已是被慕容宸听了过去,心中却依然有着几分奢望。也不顾得自己的姿态,手脚并用往慕容宸爬了过去。
   “王爷,王爷,请你看在妾身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就放过妾身这一次吧!妾身已经知道错了!”
   然而慕容宸的火气可不是这么好打发的,慕容宸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夏宜雪却是没有半分怜惜之情,脚上没有半分收力,真是用了十足的力气往夏宜雪的身上踢去。整个屋子里听见骨节脱落的声音,就看见夏宜雪被踢出了好远,而她的手明显已经软软的再也提不起半分力气了。
   “贱人,不要碰我,不杀你怎么对得起我死去的孩子还有被你陷害致死的霜儿?!像你这般心肠歹毒的女人就是应该被千刀万剐!来人将这个毒妇给本王拖下去,宰了喂狗!”
   夏宜冰自然是不甘心让夏宜雪这般简单的就死了的,毕竟这也是她给我夏宜霜的承诺,随即将慕容宸制止了。
   “王爷不觉得这般让她死了有些可惜么?我看姐姐这么喜欢给人下春药,想来是十分喜欢同男子做欢乐的事,那我们何不成全了姐姐,让她欢乐到死呢?”
   夏宜雪听夏宜冰这么说,哪里肯答应,哭得也是越发得撕心裂肺,名节可是女子一生中最重要的东西,名节若是毁了,即使活着也是比死还难受。
   “夏宜冰你这个贱人,不要这般污蔑我。我只求痛痛快快的一死!请王爷恩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