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94章 暗夜恶魔

清晨,明媚的阳光融化了点点积雪,慢慢地铺进屋内,明音月皱了皱眉头,过了几分钟才睁开了眼睛。

她的第一反应就是看向身旁,没想到已经空了。

她懵懵地动了动,感觉浑身酸痛,便艰难地支撑着坐了起来。

她拼凑碎片般回忆起了昨晚的浓情蜜意,依旧感觉很不真实。

如果她既没做梦也没穿越,难道是他突然良心发现了?

可是,如果他像从前那样待她好,她就能心安理得地当他的金丝雀吗?

想到这个,她又无力地躺了回去,用被子蒙住了自己。

她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不是懊恼不是愤怒,更多的是无奈。

如果说留在他身边是被逼的,那她的思想应该是受她控制的。

“嗡嗡~”震动声打破了明音月的胡思乱想,她拿过手机一看,是钟笙的信息。她这才猛的想起,昨晚本来想征求江隽南的同意,却因为见到他的伤口而打断了。

不知道他现在在干嘛......她握着手机,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拨下了他的电话。不知为何,听着慢悠悠的嘟声,她的心跳竟莫名加快了。

“醒了?”半分钟后,那边传来了男人低沉而关切的嗓音,明音月回过神,“嗯。”

“想我了?”那边依旧是低低的笑着,但语气似乎和昨晚不太一样,她又说不出哪里不一样。

“嗯......”她咬着唇,理了理长发,轻声细语的,“你的伤好些了吗?”

“伤?”

她皱起眉头,轻轻地哼了一声,“那怪我咯?”

“没有,要感谢你,治好了我的伤。”

他又饶有兴致地谈起昨晚的细节,她捂着心跳,把绯红的脸埋进枕头里,被他留下的的气息包围着,“你别说了......”

那边轻轻地笑了笑,继续逗她,“这就害羞了?一点也不符合你的风格。”

她又嗔怪了他几句,才谈起要和钟笙见面的事,没想到,他爽快地同意了。

挂了电话之后,明音月盯着天花板发了半天的呆,又走到窗前,雕塑似的看着花园里的草木,心里生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和他仿佛回到了热恋期。

可惜,这一切都如同海市蜃楼,现实就是他们再也回不到正当而纯洁的情侣关系了。

她伸出手,无意识地在窗上比划着,心如同走进了一座迷宫,四处碰壁却找不到出口。

“嗡嗡~”手机的震动声又划破了宁静,明音月一看,是武珀的来电。

“学长......好的,我马上就出门。”

与钟笙、武珀结束了一天的会面之后,明音月拖着有些疲惫的身躯回到别墅,一眼就见到了沙发上晃着酒杯的江隽南,看起来一脸阴沉。

她的心咯噔了一下,有些忐忑地走了过去,“你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

男人猛地将手里的酒杯摔在地上,声响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刺耳。

她吓了一跳,还没回过神,男人就刷地站了起来,抬手扣上她的下巴,冷笑着直视她,“你舍得回来了?跟别的男人约会很开心?”

“你早上同意了......”下巴的疼痛和他言语中的讽刺,令她有些委屈,“我跟老师几年没见了......”

“你还想瞒我?”他倏地打断她的话,加重了手上的力度,“在你眼里我有这么愚蠢?”

酸涩的眼泪终于滑落在他的手上,明音月红着眼,“对不起,你不要生气。”

“对不起?”他抬高了她的下巴,依旧没有放过她的意思,“对不起什么?”

“我不该跟武珀见面。”她强忍着喉咙的刺痛,“更不该没向你请示。我就是怕你生气......你别生气了,我跟他什么都没有。”

“呵呵。不愧是长达4年的绯闻对象,明知道我会生气,你还是要这么做。”江隽南脸上的乌云越来越浓,“如果你为了跟他见面,不惜惹我生气,那我只能让你永远都见不到他。”

“不要,不要。”明音月吓坏了,急忙环住他的腰,哭着求他,“你不要这么冲动,求你不要做坏事,不然要坐牢的......我跟他真的只是随便聊聊而已,什么都没有......”

“坐牢?我坐牢岂不合了你的意?你巴不得挣脱我的束缚,跟别的男人约会,跟别的男人结婚,是不是?”气急败坏的男人根本听不进她的解释,

明音月无力地闭上眼,默默流着泪,

她没想到他的反应会这么大,会蛮不讲理到这个地步。不仅用她最厌恶的方式羞辱她,还故意让她处在从小就害怕的一片漆黑中。

一天前刚对他生出的一点好感,又被他亲手掐灭了。果然恶魔就是恶魔,不能因为他偶尔没犯恶,就想对他改观。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霸道总裁强索爱霸道总裁强索爱深绯树|现言一纸契约,安年落成为了谈靳墨的地下情人。人前男人衣冠楚楚,人后,男人霸道成性。传言男人嗜血凶残,但是,在面对着安年落的时候,男人总是宠溺深沉。“谈靳墨,你这个样子真的好吗?你大总裁的形象哪里去了?”某天,女人看着抱着自己的男人,嘴角猛抽道。“宝贝,在面对你的时候,我不是总裁,而是老公。”男人笑的肆意张扬,再度将女人剥皮拆骨。安年落仰天长啸,自己千不该万不该,真的不能够招惹这批狼啊。
  • 顾不及轶顾不及轶s.a精灵|现言我记得一切记忆,唯独忘记了他的过去。 我隐藏一切过去,只为了在阴影中守护。 当他们再度相遇,一切终将归来。 埋藏在阳光下的黑暗,终究会拉开序幕。
  • 如若见你一面我便幸运一生如若见你一面我便幸运一生流离空寂|现言他爱她但他却负了她不为什么只因他以把对她的爱刻入骨髓缘分再一次让他们相遇他们之间又该何去何从(读者交流群574113834)
  • 长生之蛊长生之蛊郭芙蓉|现言有多少人追求长生,求而不得。又有多少人为了长生付出了所有。
  • 家有神犬:天上掉下一只哮天犬家有神犬:天上掉下一只哮天犬停下等你说|现言陈义伊不喜欢狗,可是她喜欢的那个人是宠物医生天上掉下一条狗,死皮赖脸地一路跟着她最后在这条狗鬼使神差的撮合之下,她和宠物医生越走越近
  • 腹黑爹地:傲娇小娇妻腹黑爹地:傲娇小娇妻高芳高|现言无限好书尽在阅文。
  • 家是心的方向家是心的方向鸽子ANDY|现言想出门闯荡,却先背上了思想的枷锁,怎样才能挣脱牢笼踏上行走的路。
  • 天才萌娃捡一送一天才萌娃捡一送一七凉丨|现言某一天,白少卿站在宋翎身前:“做我女人,我给你想要的一切。” 宋翎漫不经心的把玩着发丝:“哦?可我不需要。” 白少卿一本正经的说道:“以落恒为聘,如何?” 宋翎瞥了他一眼:“不必。” 白少卿无奈的捏了捏眉心:“我想,你没有明白,一切的意思,这其中包括了我儿子。”
  • 重生之小祖宗驾到重生之小祖宗驾到三元七祟|现言“只要你幸福,怎样都可以,只要你开心就好了,因为你是我醒来的理由,我就是偏爱你” ——季凉枫 “喜欢你,是因为无论在哪里你都是我一眼就能看到的那个人,就是这样喜欢你” ——傅羏 “事事淡然,知足常乐,只要自己爱自己,你就是好孩子,管别人作甚” ——宋七七
  • 年少许年少许蓼藜莨凌少歌|现言伤城,寂寞是听见某个熟悉名字,不小心想起某些故事。江浔。呵呵,很多年后的我回忆起来,这真是一个好听的名字。这年头,认爹认妈的事见多了去,但是,我从来没听说过,我可以在三秒之内,捡一个不要钱免费给我当的男朋友吗?我顿时急了,一把打开了他的手,说,你说你是我男朋友,那你知道我的名字吗,知道我的小名吗,知道我爸的名字吗,知道我妈的名字吗,知道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名字吗,我今天还就不认识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