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律 开元其脾24小时整点红包

第2757章 半生阕五

十来名修士,在寒独雪一剑之下,当场陨落六个,几个逃出来的元神被惊吓的尖啸一声,一闪之后遁回了自己宗门所在地。
  而其余几人全部深受重创!
  “报上名来!”寒独雪挡住那洞场境修士的一击后,冷漠的看着对方问道。
  “南宫杀!”那老者冷哼一声,还未多说,寒独雪便道“你可以去死了!”说完,她一扬手,一道梭子般的宝物击向那老者。
  老者冷哼一声,一翻手,再度将那道绿光祭出,迎上了对方的梭子,但轰的一声爆响过后,并未出现老者预料的那样,梭子被他的宝物挡下来。
  都是上阶法宝,不到灵宝的级别,至少他是这样认为的。但是他错了。余宇跟寒独雪在一起的时间不算断,但也看过她出手,多次出手,但真正能看透她实力的,一次都没有。
  简单讲,余宇从未真正见过寒独雪拼命,每次都是轻描淡写一般结束战斗,如果太过厉害,她不但能全身而退,而且还能保住自己身边的人。
  对于寒独雪,唐年这种深藏不漏的青年高手,余宇一直都心存忌惮。他能击杀神体是不假,但神体之间也是有区别的,他能杀的了一个,不代表能击杀所有神体。
  那老者脸色一凝,二目如电,见那梭子似乎也晶莹透明,犹如玉石一般,惊呼一声道“古宝!”这一声下意识的惊叫过后,他才意识到自己低估了眼前这个人。
  她是圣女,有可能没有好东西吧。这个念头一转,他有些后悔了。但此时此刻不给他时间多想,此老心念电转过后,一个转身,躲开梭子的攻击。
  他不敢再用自己的宝物迎接了。刚才已经毁了一个了,他有些心疼,不敢再祭出一般的宝物去迎接对方的梭子了。
  他也不过就是洞场境的境界,虽然来自大型世家,但身家也就那么多,上阶法宝已经不错了,对于他而言,已属不易,至于灵宝,全身不过一件而已。
  所以躲开之后,老者衣袂微动,一股场能爆开,他偷眼去看,只见寒独雪并无半点异样。老者心头一惊,脸色顿时僵住了。
  怎么她对空间法则无感?束缚不了她!
  这下麻烦了。寒独雪此时已经是命场境后期大圆满,离洞场境不过一步之差。如果法则威力不能发挥效果,单凭修为的话,南宫杀真不太敢肯定自己是对方的对手。
  圣女之名,从来都不是虚名。水月天有一百多年,没有圣女出世,为的就是选择一个绝佳的人选,出现在大家的视野内,既是接受整个修士界的审视,也是向天下昭告未来水月天的接班人。
  其实说白了就是告诉你,这个人,你不能碰。
  现在南宫家跟水月天暗地里已然开始了叫板,南宫杀也就无所谓了,此时他倒也未多想,但真动上手了他才知道坏了。
  圣女不是那么容易打发的。
  而这一连串的思绪过后,南宫杀忽然发现自己脖子后面一凉,他还未反应过来,便目睹了他这一辈子最不想看到的一幕:一个晶莹的梭子,从他的喉咙处激飞而出,滴血不沾!
  南宫杀的元神反应过来之后,从头顶处破体而出,惊叫一声之后便想遁走,但那梭子又无声无息的穿了过去。
  元神再度一声惊叫,随即便灰飞烟灭,三界不留了。
  前后算起来,其实不到三五个呼吸的时间,寒独雪便击杀了一名洞场境中期的修士。看的四下围拢过来的修士们无不侧目,就连唐年也多看了几眼寒独雪。
  “寒独雪,你太过分了!”终于,南宫家的界场境修士出头了,一个老妪冷面看着寒独雪,气的浑身发抖,但却没敢动手。
  她很清楚,寒独雪此次来,身边跟的肯定有高手,她看见的是已经赶过来的竹眉,谁知道暗地里还有没有星场境这个层次的高手。
  水月天可是不缺高手的,算综合实力,她们妥妥高出南宫家一个档次。
  “杀个人不长眼的人而已,有何过分之处?”寒独雪静静的看着对方,淡淡说道。
  “你说什么,老身没听清楚。圣女,你可知你自己在说什么?我南宫家的长老,你说杀就杀了,还说什么不长眼?”那老妪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一般,大瞪双眼看着寒独雪,已然满头银发,但从脸上看,倒是很年轻的感觉,料想寿元还剩下不少。
  寒独雪看看下面大阵光膜上的尸体,道“我敬你是你前辈,跟你解释一下,但你记住,我乃水月天圣女,杀一个偷袭我的人,并不需要跟你解释什么。
  刚才死的那个人,他趁我不备,背后偷袭与我,我说他不长眼算是客气的,说他找死应该更加妥帖。你觉得呢?”
  “呵……”老妪怒极反笑了,“寒独雪,你真当我南宫家是好欺负的吗?好,此事我们暂且搁下,先说说刚才的事。南宫杀为何出手?他还不是为了阻止你杀人吗?各位说,是不是?”
  “正是!”羽仙宗掌门大弟子公明锦冷哼一声道“圣女,刚才那几人挑战的乃是华山神门,与你何干?你偏偏出头,而且一出手就是要人性命,岂非太不讲道理了?”
  “不错!”出乎预料的是,霸天堂的人居然也跳出来了,也是一个洞场境的弟子,但却是一名女修,冷言道“寒独雪,这是他们和华山神门之间的争斗,与你水月天何干?”
  还未等其他人一一跳出来说话,寒独雪冷冷的说道“我杀了,怎么样?”
  “……”
  公明锦等人一听,这叫什么话?这不是余宇常说的话吗,怎么水月天的圣女也这么不讲道理了?
  “不必多说这些所谓的大道理!”寒独雪扫了一眼围过来的修士,道“你们心中在想什么,大家心知肚明,如果说破了,我想大家都会难看。他们为何早不出来挑战,晚不出来挑战,偏偏选在今天?”
  寒独雪漠然的看了一眼公明锦,道“挑战之事,本也无他,乃属常理,人家不应战,也是常理,而且此时此刻,华山神门身处特殊时期,作为修士,我等是否该有同理之心?
  即便没有,对方一时不应战,在修士界,也是常理吧?谁说的你的挑战,对方就一定要马上给出答案,不给答案,不出来人,你便要如跳梁小丑一般,以污言秽语辱骂对方?你们不要脸,我要!所以我刚才只是替修士界清理了几个败类而已,你们有什么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