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91章 异宝消息

这……

前一刻木属性异宝在小肥虫口中像大白菜,后一秒这金属性异宝让小肥虫沉吟不已。

见状,乐音耐着性子缓缓出声道:“那金属性异宝……你知道在那吗?”

原以为小肥虫还会逗自己一番。

却听到小肥虫开始浮现倦意,“知道!问题是……”

“两个条件你那一个都没占!”

小肥虫倦容上无奈神情,落在乐音眼中让乐音更为无奈。

“幻苍崖云树,凤凰啼古丘;青天坠长星,蝶舞伴音生!”

“这两句话,你可要记牢哦!”

“还有,那铭刻具魂刃,好好利用吧!最好成为乐匠!”

说完,小肥虫自顾自趴在岩石上,呼呼大睡。

留下一脸呆滞茫然的三兽一人!

乐音有些无奈挠挠头,原想试探臻,看看自己思索“天地维力”是否合理,却被看穿心思直接打回。

在炎无与臻两兽分析出自己大音符与《乐经》相互之间的关联后,乐音不似以前那种什么事都独自思索,默默猜想……

但是……

山路上,修长身躯的少年一边把玩手中黝黑石质匕首,一边对不久前小肥虫的话不断回想。

眼中坚定兴奋之色不减,思索之意更浓。

此时前往之地,是正律王城与西海王城之间的村落。

炎无告知下,那村落之处地底有大的精神属性晶石,适合精神属性的臻来恢复调养。

便辞别炎无,出发前寻。

看着手中匕首,乐音不禁有些讪笑。

回想着时时刻刻自己死皮懒脸纠缠小肥虫,在小肥虫最后崩溃痛苦情况下得知。

那两句诗,含义其中之一说的就是乐帝遗迹!

而那金属性异宝,就在乐帝之陵!

最为重要的是,开启乐帝之陵两把钥匙之一,就是自己手中的“魂刃!”

当时自己就差点带着小肥虫准备前往乐帝之陵。

结果被小肥虫直接一个软乎乎的甩尾扇在脸上……

“就你?一个乐士境界乐者,去乐帝之陵?找死啊!”

清醒过后,细问小肥虫说的那两个条件……

其中一个,便是乐帝之陵需要乐帝身前所用的两把铭刻具;

魂刃以及魄刀!

第二个条件,乐王境界的乐匠!

当时,自己直接呆在原地……

难怪第一次提到魂刃时,小肥虫那直接贱笑,“不想要,给我啊!”

回神过来,身影在地面上拽起一道长长身影。

看着初升的太阳,自己顿感全身温暖。

回想不久前一番大战,想必,那一次对付霜天雷蛟时,看见千音村众人,是魂刃对自己的考验!

难怪自己被魂刃伤的体无完肤小肥虫没什么诧异,而自己也得到魂刃认可!

至于乐帝之陵中的金属性异宝“浩然煌凰金”!

我乐音,志在必得!

还有长生王朝的“万古长青草”!

以后,还要去西大陆,炎无口中那火属性异宝……

接下来,就差水属性异宝消息。

乐音看着逐渐升起的太阳,恍若新生一般。

此时的乐音,不似那带着沉寂走出山间少年,恍若回到那曾经,阳光俊朗少年……

突然,一道声音直接闯进乐音的脑海中。

“想什么呢!还不出发?”

听到小肥虫充满疑惑的质疑声,乐音有些无奈。

好怀念以前听不懂这家伙话语的时候……

一边将手中匕首扔进手镯中,一边意识扫过身躯早已不见裂隙,却还在沉睡的乐天。

最后目光停留在从炎无那里得到霜天雷蛟的双目,以及一片通透如水晶的鳞甲眼中神色复杂,无意识下转移话题。

“我在想,你为什么不把这玉蛋留在炎无那里?”

乐音无意识的出声询问道,换来手镯中一片安静。

却见臻沉吟片刻,回道:“我感觉到大人并不想留在那山谷中!”

“再说,炎无不是将一道阵法加持环绕其上!”

“放心!不会有人察觉出来的,而且也能助大人早些苏醒!”

唉!

感觉自己的手镯,快成灵兽收容所了!

“对了!你大人的模样,啥模样?美不?”

话音一落,乐音身影消失在山道口。

“你问这做什么?!”

恭敬语气中带得有对乐音警惕的警醒。

好吧!

真是对自己的大人够恭敬的!

对自己,两个人就像火星遇见炸药桶!

两三天光景,乐音终于到达地图上明确方地点。

此时乐音站在村口巨树树冠中,看着这夹杂在正律王城与西海王城之间山脉中的小山村,紊乱的气息下,心境突然有些淡然而宁静。

小山村虽然位置偏僻,地处大夏山脉分支山脉却山路顺畅分明,远远看去,炊烟袅袅;

细细听闻,鸡鸣犬吠。

目光倒映,奔向村口稚子儿童间嬉戏玩闹的小小身影……

这地方,挺适合养老的!

乐音下意识发出这样的感叹。

站在树梢上一动不动的乐音突然感叹之声,让云琅下意识侧目询问。

却被臻直接一口堵住,“别叫他!他脑子正在排水!”

臻的毒舌自然一字不落进入乐音的脑海中,顿时有些气恼,直接坐在粗壮树枝埋怨道:“你脑子才是水!你脑子还在放气呢!”

“这两天一直赶路,你们也不出来载载我!”

一边调息,一边揉着小腿,乐音埋怨声才响起,却是几道熟悉声音幽幽而来。

“我上次激发血脉力量,现在走路都成问题!”

“上次霜天雷蛟的冰霜之力和雷电,现在我和我的族人都未完全恢复!”

“哎!你别看我!我还没你巴掌大!”

“……”

你大爷!

我也是病号!好吧!

没见我现在都在……

心中嘀咕还未完,从小山村中飘出一道迎风而涨的紫色巨掌如猛虎下山一般,势若奔雷朝着自己袭来。

瞬间,乐音双瞳微张,身形一闪,在树枝间留下一道如烟纱残影。

紫色巨掌瞬间覆盖这棵村口巨树树冠,却在碰触刹那,烟消云散;

如风划过树叶,留下沙沙轻响。

早已闪到地上的乐音,额上不禁留下一滴冷汗。

自己和霜天雷蛟打斗的内伤还未完全复原啊!

对方!绝对是个高手!

能把灵气巨掌控制的如此精细,摧枯拉朽的掌势,却像一阵微风穿过树冠群枝众叶;

再细细看去,只是飘下几片叶子而已。

正准备再次闪身找掩护时,却听到身侧不远处,已经传来两道压迫的气息将自己锁定。

转头望去,顿时,乐音呆立在原地。

而那两道压迫的气息,在看清来人后,严谨冷肃的面容立即消散,只留下满脸的疑惑与惊讶!

其中一位身躯壮硕,肌肉线条分明,像虬龙盘绕,浑身一股沉稳庄重的气质。

却在他开口一瞬间,完全不符合沉稳庄重的气质。

乐音再次有想扶额的冲动。

瞪着一双牛一样的大眼睛,带着浑厚的鼻音,“乐……乐……”

见状,乐音率先打招呼。

不打招呼能咋滴!

一个惜字如金!

一个爱说话,却结巴,等他说完估计太阳都下山了!

“宗天鸣!宗泽养!”

“好久不见!你们怎么会在这?”

听到乐音的连忙问候,宗泽养才把乐音名字叫完。

“不……不……不!我……我……我们……”

“在这……不稀奇!你……你……”

看着宗泽养每吐出一个字,乐音感觉自己的心就像猫抓的一样。

目光有些希翼的望着一旁的宗天鸣,却见宗天鸣完全!没有要开口的意思!

依旧双手抱胸,浓眉下炯炯有神的眼睛依旧盯着自己。

“你……你在……这,才……稀奇!”

总算说完一句话了!

不容易啊!

却换来乐音嘴角有些抽搐,讪讪道:“我在这很稀奇?呵呵……”

宗泽养吞吐道:“你……你……你不是,已……已经,死在大夏山脉了吗?”

正有些奇怪宗泽养话语的乐音,没听清楚,下意识点头道:“对对对!我死在大夏山脉了!呵呵呵……”

等会儿!

啥玩意?

“我死在大夏山脉了?啊呸!混蛋!谁造的谣!”

半响,乐音一年生无可念的躺靠在村口巨树旁,双眼怔怔望着天空。

宗天鸣!你这哑巴!

宗泽养!你这……唉!算了!

在宗泽养断断续续,连标点符号都要换气的诉说中,乐音好歹生无可恋有了那么点价值。

原来当日宗氏兄弟护送封枭王瑛等人回到西海王城后,不久沧云门隐刺也急速赶回西海王城。

在率先回归的隐刺诉说下,百里千汐长老准备前往大夏山脉营救乐音,却不曾想……

大夏山脉兽潮像发狂一般,震得等个地界如海潮般震颤。

而陆续回到西海王城的沧云门其余人,也被严令禁止踏出王城,并率先安置城外居民进城……

随后,便是乐音所知道的画面。

什么兽潮震动,雷蛟腾空,烟云踏天,幻烟出世,异兽降临!

甚至到最后,乱魂尸现世大劫将至!

天地间出现天人奇观景象,伴随真龙降临,炎龙出世……

最后在满天红霞中,兽潮之威已解,而百里姐弟在沧云门六人带领下前去寻找乐音,却久久找寻不到踪迹。

再联想之前大夏山脉中的种种异相……

乐音挂了!

除此之外,这宁静祥和的小山村,正是宗氏兄弟所在村落。

只因是大夏山脉分支山脉,倒也没受到兽潮侵扰。

长老给他兄弟两批假,回来看望下父母,随后便返回王城,出发天云学院。

唉!

这定论下的真早!

自己九死一生从霜天雷蛟爪下活下来,却被莫名其妙说死……

我其实,真的还能再抢救一下下啊!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南明英豪录南明英豪录南丰风情|玄幻余荣艺成下山,路见不平,误使刘二公子身亡,遭东厂总督刘忠贤联合官府通缉而受重伤,南明同窗斗智斗勇请神医救愈余荣。余归途被刘家追杀,打入深渊。过三关成神华洞府新主人,脱胎换骨,功力大升。出洞救情人顾振芳,治伤双修,使仙种凌霄成长。上古秘境开放,余与同窗及各门派进入寻机缘,各显神通得宝物。六王爷遇险,余荣救之成莫逆。余苦斗东厂锦衣卫和日本黑龙会。药王争霸,余给皇上治病,联合六王爷除去刘忠贤。余奉旨率同窗及丐帮长江帮等激战倭寇,将倭寇赶出天朝。
  • 幻术九天幻术九天灵感别逃|玄幻带上这个,去转生吧! 他的眼眸在这无尽红海之中显的是那么无情。 不,不可能,这不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他拽着他的衣领大声呵斥: 如果你可以做到,就带她一起离开!永远不要再回来。 大袖轻拂便将其送离三重天阙, 此时的他仿佛用尽了所有力气, 暗红色的双眸缓缓闭合。 他,一代幻术至尊,终未能逃出因果。
  • 反转次元反转次元寂静De天空|玄幻八月二十三日:“无限空间…的确很具有诱惑力,我们经过讨论决定做一个极具有危险的冒险行动,虽然此次行动的生还率还不到二成,但我们不得不去冒险,如今的世界已经变了…”十月二十九日:“不可思议,我们的冒险行动居然成功了,经过调制这个东西已经可以将人运往‘那个地方’,一行九人只剩下了我和李思,虽然不知道那里的情况如何,时间已经不容我们慢慢调试了,今天将把李思送走,也许…”十二月二十日:“难道我们错了…不可能,但是如今的气氛好像太过于平和了…该死…也许我也该动身了,不管怎么样,‘他’不可能骗我们的…我要走了,如果有什么人捡到这东西就当是神经病在胡言乱语吧,相信没有人会相信这一切的…”-取自《碎裂的世界》片段ps:喜欢无限流的进来,不喜欢少年向的请便,文中牵扯的社会背景不要太过于深究,毕竟是平行宇宙。
  • 生灵意生灵意公主哭之哀|玄幻礼俗:华胥,华夏名物:多先秦两汉时空:异世界独白:流荡在长生种安栖之地。这儿的生灵寿以百计,最有效的修炼却该是睡。大陆四处流唱仙界传说,阿孃,人人都想往着美好的地儿呢。我是一个走到轮回尽头的天心种,幸抑或不幸,最后这一世,偏生作神。因为相貌,他们视我为仙。我不是,但不敢争辩。若没有伪装,我想我会死去。一日行至洛河,听江水翻滚奔流,彼声音,应是我的心潮。看岸边柏舟飘荡,此波纹,该是我的心绪。我望到枫木摇落,红叶无际,一场场收覆在心田。等到离开,最最留恋记心,伎者轻歌曼舞,舟者漂摇摆渡,织者穿梭制布,尽是平常事物。众生劳役,无休止息。【余自幼观金瓶梅,每念其景,哭不能禁,故作生灵意以悼之。】
  • 龙劫.浩劫龙劫.浩劫阴间盗帅|玄幻复杂的人写出复杂的故事,《我之大魔皇》番外即将结束,真正考验的时候来临了,我不做推销,我只为自己的故事编写,我不是大神,我只为自己的真实活着,小说在这里,能读懂的人又在哪里?
  • 一剑傲风云一剑傲风云木子王东|玄幻九天大陆,强者如云!一个妖孽般的少年横空出世。天生五行灵体,吸苍穹之力,练《九天剑诀》。手握上古神剑,身骑莽荒圣兽,在这以武为尊的世界中一路高歌猛进。一人一剑,破苍穹,震乾坤,屹立武道巅峰,书写一世传奇:“今生必定重倚剑,屠尽奸邪傲苍天!”
  • 空间杀手空间杀手糊涂的狐狸|玄幻一位在生活中什么都做不好的废柴小子,却与一个曾经没落的家族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什么?家族首领,你没开玩笑吧,我什么都做不好的,其实很想让自己变成大家羡慕的首领,可是这一切都改变了,让自己拯救一个时空怕是做不到吧........。
  • 诛神老爸诛神老爸一口老醋|玄幻存在于数万年之前以一己之力退掉四大帝国使大陆免遭生灵涂炭的“源”,在数万年后竟然捡到两个孩子当起老爸来了,作为孩子的爸爸,他们的妈妈都去哪儿了?
  • 英雄联盟之野怪军团英雄联盟之野怪军团街边的醉青年|玄幻矮帅穷谭寒,在玩英雄联盟时推掉了对方基地,没想到主水晶爆炸,穿越到了神灵大陆。一无事处的他却带着主基地来到这里,基地就是制造工厂,只要有足够的灵币,他就能购买英雄联盟中的野怪,强大的男爵、高贵的巨龙、狡诈的卑鄙之喉、坚硬的石头怪、凶猛的三狼,还有只会逃跑的螃蟹。:“本帅锅来到这里人生地不熟,也不会说话办事,如果有得罪的地方,请跟我的野怪们谈谈心,他们会教你如何做人”。
  • 无上武体无上武体罗家大侠|玄幻一个不甘心人后的武者,一段热血曲折的修炼,且看一看昏迷四年的少年,如何打破打破法则,创就无上武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