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8章 ,染歌破案

“事已至此,姨娘还面不改色,染歌佩服!”雪染歌本来打算坐在一旁,让她们自己解决的,不过实在太聒噪了,她不想浪费过多的时间。

“大小姐此话何意?妾身玉佩丢了,被有心之人捡去,进而杀害宁姨娘,然后栽赃嫁祸于妾身,这是陷害!”兰姨娘冷静了下来,转身也跟着坐了下来。

也对,一个玉佩而已,就算刚才的对话内容被她们听了去,她也可以说是巧合,她口中的“她”可不是宁姨娘,只要稳住阵脚,就不会被抓出破绽。

这件事做得如此隐秘,她不信才几个时辰她们就能找出其他证据,如此想,兰姨娘得意的扯了下嘴角。

“刚才的对话姨娘可以说是误会,玉佩也可以说是诬陷,可是我们还有目击证人,月雯让他进来!”雪染歌听她狡辩也不着急,人证物证她的有,她想玩,那她就陪她斡旋!

“阿福,请把你看到的如实说出”就在昨日,撞见宁姨娘被害这一幕,起初他很害怕不敢出来作证,怕得罪别人,可是后面来了个贵人给了他几锭金子让他帮雪大小姐一个忙。

他把事情的经过都交代清楚之后,扫视了跪在一旁的黑衣人,随即说道“对,就是他,昨日行凶之人就是他,他把人杀害之后就扯下了面纱,刚好被我看到,他的脸上有一道疤,我不会认错的”阿福条理清晰,事情也交代得非常清楚,前因后果在场的各位都有了决断。

“就算杀人的是他,那怎么证明是我指使的?”兰姨娘还想狡辩,可是孰是孰非,大家都清楚。

“事已至此,你还想狡辩?一切等父亲回来再做定夺,来人把兰姨娘押入柴房,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任何人去探望她!”雪染沫听完阿福所说,再看跪着那人神色和兰姨娘的反常,就立马名命人扣住了兰姨娘。

“你敢,我是被冤枉的!”走了多久兰姨娘还在喊冤……

雪染歌见目的已经达到,便准备离开了。至于怎么处置兰姨娘她不感兴趣!

她以为兰姨娘会有什么高明的手段,到底是青楼出身,都是些上不了台面的手段,虽然她没有对她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但是以前雪染歌所受之苦少不了她的挑拨离间。

只是让她疑惑的是,是谁给她的纸条和证人?

雪染沁二人进入若水轩那一刻窗外传入了一张纸条,上面写了这件事的经过,还有什么时候院子里多了个“证人”,她也不清楚,只是按照信上所说照做罢了。

她不想欠别人人情,特别是这种暗中帮忙不留名字的最让她反感,因为不知道以后别人会提出怎样无理的要求要她去满足。

曜王府……

墨影把收集到的证据给南宫楚后,便和吟风讨论昨日主子的反常。回到王府之后南宫楚便命人跟着雪府宁姨娘的马车,然后今天一大早的就让吟风把昨日经过告知雪大小姐,“顺便”让阿福潜入府中为她作证,这一切的一切都太反常了。

不过他们都挺欣慰的,这么多年了,除了那位,还没有哪个女子能让主子如此一反常态,那个女子便是曜王府未来的女主人。

他们讨论的声音极低,但是还是落入南宫楚耳中,习武之人,对于声音比寻常人更加敏感。

他……反常吗?他不知道,她给他的感觉很特别,和其他女子不一样。这些天她的转变到底是为何,吟风去查了,得出的结论依然和从前一样“雪大小姐自从落水之后便性情大变,至于为何,实在找不出原因。”

他猜想有两种可能:一是她这些年的飞扬跋扈都是伪装出来的;二是她被人顶替了,她已非她!

“过来!”南宫楚冰冷的嗓音打断了二人的讨论,他们非常机警,迅速上前。

“她……怎么样?”南宫楚放下手中的“罪证”,眉头紧锁地看向窗外,仿佛只是不经意的一问。一瞬间,吟风二人摸不着头绪不知他口中的她是指谁。

只好硬着头皮试探性的回答:“雪大小姐的问题都解决了,她……”吟风边说便观察南宫楚的神色,果不其然,他停顿了一会儿便打断道。

“本王不是问她,是想知道她的身体怎样了?”听罢,吟风立马反应了过来,原来他口中的她是指在养病的那位,怪只怪这些天自家主子对雪大小姐的关注过为密切了。

“穆姑娘的身体调养的很好,过几日便能回府了”吟风自知自己会错了意,现在的回答有点悻悻的。

说到那位,不知主子对她是作何打算,还有几日王妃就要过门了,到时候不知那位该如何自处,她对自家主子的心思全府上下都清楚,只有南宫楚一人不知道。

南宫楚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后,不再理会他们。雪染歌,你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你在隐藏什么秘密?

入夜。

京都街上一片繁华,小孩子互相追逐打闹的声嬉笑夹杂着商贩的吆喝声,熙熙攘攘的人群,好不热闹!

这时有两个鬼魅的身影穿梭在人群中,一个娇小,一个高大。一瞬间又飞到了人家的房梁上,月光的照射下,把两个人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

“你是谁?尊驾何不以真面目示人?”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贵夫临门:妻主狠倾城贵夫临门:妻主狠倾城欠君|古言她,无意中偷来的“青笛”让她穿越时空来到一个奇葩的朝代女尊国 权利之争,她无意。明知道她无意皇位,却被皇姐步步陷害。 别以为她是好欺负的,跟她玩陷害,阴谋,她定回加倍奉还。 一曲青笛之音,引的桃花运朵朵开,无数美男尽相倾,怎么什么样的类型都有? 她承认喜欢美男,但这也太多了......一大波僵尸,额,不对应该是一大波美男来袭,请做好准备!
  • 空间之星际来的女汉子空间之星际来的女汉子Dan梦|古言林家有位林小妹,娇小玲珑力气大,一言不合就动手,头脑聪明一根筋,生气起来话不听,看你敢惹不敢惹? 星际女汉子凌,因为跟虫族战斗的时候牺牲了,本以为她会回归她爱的银河里,谁知却因黑洞的牵引,来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此地方名为古代。 好在她出现的时侯,是刚从娘胎里生出来的,不会因为不了解这里而被人怀疑,不然她可就要悲剧了。 来到这古代什么都好,唯一不好的就成长起来有些慢,这就让她头疼了,不爽的她能怎么办? 只能用暴力来诠释一下,她心中的不爽了。 (一起来看星际女汉子的穿越日常吧!)
  • 穿越之倾城之殇穿越之倾城之殇沐祭雪樱|古言一朝穿越,她变成了婴儿,长大后嫁给了当朝最受宠的十三皇子。可是,真的会幸福吗?
  • 极品皇妃养成记极品皇妃养成记走慢|古言她,只是二十一世纪的小白领。再次醒来却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另一个世界。 穿越后的她本以为能够像言情小说中的女主角一样,幸福快乐的过完一生,但是却又陷入了那狗血的家族之争。 一件件神秘的事情发生,似乎每一个人都带着不同的面具,她究竟能否生存下来? 当这一切都快要落下帷幕的时候才发现,这一切不过只是开始,更狗血的事情还在后面等着自己。 这一场穿越到底是命中注定,还是一厢情愿,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 纨绔王妃纨绔王妃五心|古言她,席雨馨,为了躲避危难嫁了汉子杨楚翔为妻。可是两人一直以来都没有坐实夫妻之实。席雨馨只是把杨楚翔当做一般的男子,唯一不同的是他是和自己成亲了的。杨楚翔渐渐摸透了席雨馨的生活脾性,并且渐渐的爱上了她。他和她会是怎么样,会不会坐实夫妻之实然后幸福的生活下去呢?
  • 神误凡尘:绝色王爷调皮妃神误凡尘:绝色王爷调皮妃花璟瑜|古言苏大美人自从喜出望外地成为辰王妃后,除了游手好闲还是游手好闲,原因竟是爬不上床! 某女郁闷,一脸痛惜地问道辰王殿下身边的小侍卫,“你们家王爷不会是那儿有问题啊……哦!难道是断袖?” 某侍卫听后愤懑极了,“王妃你这样说就不对了,我们家王爷很正常!” “正常啊……”某女主半信半疑,决定以身犯险,亲身检验。 ……有一天,某女使计终于放倒了辰王殿下,然后迫不及待地扑上去。 上一秒,“嘿嘿,你终于是老娘的啦!” 下一秒,“哎呦,怎么是床板,人呢?” 某男主慵懒地倚着桌子,不动声色地拂了拂袖子,一脸鄙夷,“想睡本王,神仙都还没那本事呢!” 最终,某女主梦想成真,才发现睡的人竟是九重天牛炸天的仙界继承人!
  • 腹黑王妃:别闹,闷骚皇叔腹黑王妃:别闹,闷骚皇叔隔壁张小智|古言当被至亲的哥哥和情同手足的搭档姐妹密谋,在丝毫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推下三十多层的高楼,嘴角扯起一抹讽笑,早该想到那个好哥哥为了心爱的女人登上第一杀手的宝座,不惜把我这个这个妹妹杀了。异世重生,堂堂国际数一数二的金牌杀手,沦落成一缕孤魂借助在一具正在襁褓中婴儿身上。奈何老天偏不让她安稳,一岁王爷王妃爹娘让侧妃陷害至死,三岁严冬之日赶出王府。世人皆知奕王府有才德兼备一女舞卿颜,却淡忘了嫡女舞卿璃,三岁离家,十二岁初成少女的她回到奕王府,必定掀起一场风波。
  • 穿越之将军好粘人穿越之将军好粘人嘲夕|古言苏卿卿穿越到了古代,还是一个战火纷飞,三年大旱,恶匪盛行,听都没听说过的朝代。苏卿卿两眼泪汪汪,她想要和谐社会!林衍之:“卿卿不哭!和谐社会是哪个帮派?我给你打过来!╰(*?︶`*)╯”苏卿卿:“……Σ(っ°Д°;)っ你先把刀放下!咱们有话好好说!”总得来说就是身娇体软易推到的妹子被金大腿缠上,并且强制要求抱大腿的故事。
  • 神医再世之精灵之巅神医再世之精灵之巅青月辉煌|古言21世纪令人闻风丧胆的神级毒医强兵,却被最后的亲人背叛,跳入茫茫大海中。意外穿越到叶家废物大小姐的身体里,她是人人皆知的废柴,从小就无法修炼灵力,每天饱受另外两位叶家小姐的欺负。什么,我可是最强的毒医强兵,以前欺负我的,我要他们血债血偿,瞬间变得倾国倾城,这里不是最缺召唤师和药剂师吗,好哇!神级灵兽追着当主人,稀有了药剂不是问题,收集五方神兽亮瞎你们的狗眼……什么绝世废柴,分明是绝世天才好吗,还有个精灵的身世,操控灵兽大军,誓要踏足这天下!!他是这天下掌管所有人生死的的王,从来不近女色,却遇见了她,改写了他不进女色的历史,“隐儿,该暖床了!”【这是不定期更新的哦(((o(*?▽?*)o)))】
  • 萌萌三国:军师,求放过萌萌三国:军师,求放过水仙花下|古言苏小沫一朝穿越到战火纷飞的三国古战场,凭借读过三遍的三国演义,自从踏上了大耳叔叔的贼船,成了人前的朱雀圣女,人后的影子军师。常山赵子龙,美须公关羽,勇冠三军的马孟起,运筹帷幄的诸葛孔明,气宇轩昂的公瑾先生,三国名将纷纷惨遭她的“咸猪手”。甄姬,黄月英,小乔,孙尚香等人,为了保护自己的男人们,甚至为此成立反苏联盟。“军师大人,您,您是女性,请,请矜持一点。””军师大人,求放过,我,我要喊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