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杂志 im官网下载app

第5285章 轩辕剑(四)

这让韩冰呆滞了三息的时间,她不可思议的道:“苍玄庭,难道你不知道你已经因为我的原因招来很大麻烦,要是你和我一路的话他们肯定会对付你,你知道他们有多强的实力吗,你现在也就是神皇一星,虽然比我要强,可是他们可都是三星之上的高手,甚至是五星,比如韩爽,他就是五星,还有韩明,他的境界也是五星的。”
  圣境的弟子选拔在十大神境中虽然将境界看成一个重要的测试标准,但是要测试的地方还很多,比如天赋,比如属性,比如骨龄,否则也轮不到韩冰这个巅峰神主进入名单了,她的实力未必就比那些落选的韩家子弟强,但是她的其它方面要比这些韩家弟子要强出了很多。
  神皇也是有等级划分的,分成了九星九个等级,苍玄庭现在也就是一星神皇,而韩爽已经是五星神皇了,双方的差距如此明显,韩冰觉得自己已经连累了苍玄庭,要是苍玄庭不和自己在一起的话,韩家估计也可以放过他,要是再和自己在一起,那就必定大祸临头了。
  苍玄庭微微一皱眉:“五星神皇?”
  当进入了神皇境界之后,苍玄庭也得到了不少东西,自然也知道神皇的等级,没有想到那个韩爽已经是五星神皇了,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他的对手?
  只是他慷慨的一笑:“韩冰,这不是问题,至少我们两人在一起,不会比让你一个人承担压力更多吧,何况和你这样一个美女在一起,就算是有性命之忧,那也算是风风光光一回了,你给我听着,我认你这个同伴,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我转身就走如何?”
  “我认!”看着苍玄庭那诚挚的眼睛,韩冰的心中就觉得一暖,不由自主的答应下来,她忽然想到了自己向来是对男人很警惕的,虽然这个苍玄庭似乎是很让自己安心,但是也要防止他得寸进尺,连忙道:“可是,我也有条件!”
  苍玄庭不由被气乐了,这丫头还有条件?本来老子是帮你的忙好不好?他带着调侃的语气笑道:“如果你提的条件是平时不能对你有什么纠缠那就算了,我对你没有什么兴趣。”
  将韩冰气的说不出话来,这丫头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她对自己的容貌还是很有自信的,没有想到这家伙对自己竟然这样看不起,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
  “好,我就是这个条件!”韩冰气咻咻的道:“你不能够干涉我的自由,我也不会干涉你,我们只是战斗伙伴!”
  虽然进入混沌空间两人是肯定要分开的,但是韩冰说的是另一场战斗,到时候肯定会有一场很激烈的争锋,那时候韩家的人必定会来找麻烦。
  “我答应了,你说完了,我还没有说呢。”苍玄庭很气人的说。
  韩冰不由张口结舌,难道和本姑娘在一起,你还有什么条件,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男人,厚脸皮!
  “首先,我的条件是和你一样的,你不能纠缠我,我想你不会不同意吧。”苍玄庭一脸酷酷的道。
  “我答应。”韩冰的牙咬的嘎吱吱响,有一种要暴走的冲动,自己会纠缠他?做梦去吧。
  “其次我们要好好商谈一下日后的生活,你这小纸片上说马上我们要挑选大殿的房间,我们是住一起的吧?”苍玄庭笑着问道。
  韩冰咬着牙,点了点头。
  “这样,你的手艺怎么样?”苍玄庭摊开手掌道:“说实话,要是让我负责两人的伙食,我肯定会让你每天都做噩梦的,因此这个任务就要靠你了。”
  韩冰恶狠狠的盯着苍玄庭,忽然冷笑一声道:“可以,但是你似乎也要做些什么吧?”
  “嘿嘿,我的特点就是做墙,什么样的麻烦我都给你包了,难道你还不满意,就这样说定了。”苍玄庭哈哈一笑,驾驭着接引金光就走。
  “等等我!”韩冰下意识的大喊一声,追赶上了苍玄庭,两人并肩而行。
  “呵呵,兄弟,下手很快啊,但是贫僧有言,红颜祸水,兄弟你就不怕死无全尸?”忽然,一座肉山出现在了苍玄庭的身边,原来就是那个声音猥琐的大和尚。
  或者说这和尚因人而异,和苍玄庭说话的时候就露出了他的本来面目,而和其他人说话却是一副正经的样子,比任何得道高僧都要正经的多。
  苍玄庭摸摸自己的下巴,微微一笑:“大和尚,兄弟是正人君子,在老衲的眼中,一切美女都是红粉骷髅。”
  韩冰的目光狠狠的盯着苍玄庭,苍玄庭说的话太难听了,难道本小姐这样漂亮的女人在他的眼中竟然是一副骨头架子?
  韩冰并没有发现自己的性格渐渐的变了,平时自己多么难听的话都可以受的住,难道在韩家自己听到的难听话还少了吗,可是在苍玄庭面前似乎自己老是很被动的生气,恨不得和他大吵一番。
  “兄弟,够无耻,没有想到你会抢贫僧的台词啊。”大和尚眼睛一亮,倒是没有生气,他很有兴趣的打量着苍玄庭道:“贫僧戒酒,不知道兄弟大名?”
  “我叫苍玄庭。”苍玄庭笑着道,对于普度神境,他有一种亲近感,而这大和尚应该不是坏人。
  “苍玄庭?”戒酒笑着道:“我记住了,见面就是缘分,贫僧请你喝酒。”
  说着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戒酒取出了一只紫金葫芦,递给了苍玄庭。
  苍玄庭哈哈一笑,接过了紫金葫芦,就觉得一股扑鼻生香的酒气传入了自己的鼻尖,有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他笑着问道:“戒酒,你怎么和你的名字不符合啊,还随身带着美酒?”
  “玄庭,这就是你错了,”戒酒笑着拍拍苍玄庭的肩头道:“戒酒只是贫僧师傅的对我的期望,这是我终生的目标,现在贫僧远没有到生命的尽头,自然不能就戒酒成功。”
  对于这家伙的狡辩,苍玄庭不由哭笑不得,他笑着道:“原来如此,不知道这酒好不好喝?”
  “苍玄庭,你可以看不起贫僧的修为,但是绝不能侮辱贫僧的酒!”好像是遭到了奇耻大辱一般,戒酒不由气愤的叫了起来。
  “苍玄庭,你不能上他的当!”本来在苍玄庭和戒酒和尚说话的时候,韩冰就对这个忽然出现的和尚惊疑不定,现在看到苍玄庭要喝戒酒的酒,忽然想到了一个人,连忙一把将紫金葫芦给夺了过来:“你到底有没有经验啊,凭白无故的就喝人家的酒,你知道这和尚是什么来历吗,他是普度神境的酒和尚!”
  苍玄庭心中一愣,他疑惑的道:“什么酒和尚?”
  韩冰气哼哼的道:“在普度神境中,酒和尚在他们中的排名第二位,实力极高,但是向来是独来独往,他的行事随心所欲,谁要是接下了他的酒葫芦喝酒,那就等于接到了他的生死战书,你可不能和他动手,他可是七星巅峰的神皇!”
  戒酒惊异的打量着韩冰,一脸佩服的道:“弟妹,你对贫僧的历史知道的还挺清楚的,可是你看错了,他不会听你的话的。”
  “什么弟妹,你这臭和尚要是胡说八道的话我绝不会饶过你!”韩冰不由面红耳赤的道。
  她毕竟是没有嫁过人的大姑娘,如何能够受得住这样的戏弄,虽然明知道这戒酒和尚的实力太强,说不定一个喷嚏就可以让自己震杀,但是对方说的太难听了,这让韩冰不由气坏了。
  苍玄庭哈哈一笑,将紫金葫芦从韩冰手中拿了过来,忽然一仰头,咕咚咕咚喝了好几口,大笑着对就戒酒道:“果然是好酒,我都不想要还给你了。”
  “你,你真的喝下去了?”韩冰又急又气,其实苍玄庭和她没有什么关系,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这样焦急,也许是因为苍玄庭毕竟是在自己需要帮助的情况下唯一愿意帮助她的人,也许是因为明明知道会得罪韩家的子弟也毫不在乎的勇气,让她心中实际上已经接受了苍玄庭这个伙伴。
  “哈哈哈,玄庭,你还真是一个妙人。”戒酒大笑着一张手,将紫金葫芦从苍玄庭的手中夺了过来,苍玄庭不由暗自惊讶,就这手凌空摄天的本事自己本来也会,但是戒酒的使用手法另有一功,比自己使用的还要顺溜,让他心中也不由暗自佩服。
  “难道你你不担心会中我的暗算?”戒酒笑着问道。
  苍玄庭嘿嘿一笑道:“似乎我还没有这样的资格。”
  戒酒呵呵笑道:“玄庭,你这话瞒得过这小丫头,难道还能够瞒过我吗,就算是我也未必能够击败你,今天遇到-------”
  戒酒刚刚说到这里,忽然听到后面传来了一声愤怒的叫声:“戒酒,总算找上你了,你还我的紫金葫芦,这是我师傅炼制了五千年的法宝,是要传给我的!”
  “呵呵,原来是麻烦来了,看来这里我不能在这里呆了,我们有缘再见!”说着戒酒当即就消失不见了,而紧接着就看到十几道金光向着戒酒消失的方向冲了过去,好像怒气冲天,苍玄庭很理解的点点头,可以理解,只是他没有想到原来戒酒的葫芦都是偷的。
  “你竟然敢服用戒酒的酒,看来胆子可真是够大的。”一道金光出现,一个容貌英俊的和尚很有礼貌的和苍玄庭拱手施礼:“贫僧戒贪,见过施主。”
  “戒贪?”苍玄庭不由心中一愣,一脸惊讶的道:“难道你和戒酒一样,他将戒酒作为了终生的目标,你将戒贪当成了努力方向?”
  “施主错了,贫僧和那酒和尚岂会一样?”戒贪义正辞严的道:“贫僧早就已经到了财帛不动心的境界-----”
  “戒贪大师。”忽然在戒贪的身边出现了几道金光,一个个都对着戒贪恭敬的行礼。
  苍玄庭疑惑的道:“韩冰,好像这和尚很受人尊重?”
  韩冰不冷不热的道:“在神境也好,在圣境也罢,受人尊重的就是实力,而这个戒贪看起来年轻英俊,实际上实力在普度神境中是排名第五,也算是很厉害的角色了,就算是在神境排名榜中的地位都是排在了前十位的好手,但是这个和尚的特点就是贪婪,不信你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