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cc飞车手游

第2639章 2、可怜的被相亲

“齐教授好!”
   “齐教授好!”
   “……”
   齐磊点头,应付了纷纷上前招呼的同事,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坐在办公室里,齐磊突然有了恍如隔世的感觉——只是几天没有来过而已,他怎么会觉得有一个世纪那么久呢。
   在座位上发了一会呆,齐磊终于拿起电话呼叫助理:
   “你把如今还没有结束治疗的人的病例拿来我看,并帮我安排一下下午的预约。从明天开始所有的预约均恢复正常。”
   齐磊说完,也不理会电话那头惊喜的回答,直接挂断了电话。
   陈岚为人虽然有些大惊小怪,碰到一点点小事都能夸张个十分,但是做事还是很可靠的。所以齐磊相信从今天下午开始他的所有工作都会回归正轨。工作正常了,生活自然也会恢复正常。他又会变成那个每天诊疗中心、医院、学校、家四点一线的呆板到极致的人。
   至于何雨……
   齐磊用手指按按太阳穴。何雨自从昨天晚上出去以后就没有再回来。他也没有出去找,更没有打过什么电话。也许是从当大学教授当了四十年的父亲那里继承来的大男子主义作风,他从来不会说对不起,更加不会对女人说对不起。在他的概念里“对不起”是完全没有任何用处的语言,做错了,没关系,去改就是了。难道轻飘飘的一声“对不起”就能让错的事情变成正确的吗?不是还有人说“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做什么”吗。
   他到现在都没有弄明白自己到底怎么惹怒了何雨。他昨天只是心烦,没有心情说话,怎么就引出了那女人那么一大堆的抱怨。所以他还没有认为自己做错什么。
   更何况……
   更何况两个人只是男女朋友,从这个角度来说他也没有权利去管何雨的去向。安全问题他倒是不担心的。何雨在滨海自己有房子,而且有那么多好友可以去投靠,根本用不到他去担心。
   齐磊觉得趁着这个机会两个人好好想想到底合不合适在一起也好。如果他自己觉得心里能够接受,就干脆去结婚,接受不了也早点和人家说清楚,省得耽误了彼此。
   齐磊自认为已经想清楚了自己应该采取的态度,就顺便把这个问题抛到脑后去。他要工作了。
   陈岚可能是还没有整理好所需要的病例,所以到现在还没进来。齐磊也顺手翻看起在桌面放着的病例。
   打开最上面一本有着黄色封皮的档案,最前边的一夜写着:顾晓琳。
   齐磊再次习惯性的按按太阳穴,把档案重新合上,压到一摞病例的最底下。
   他现在实在不想再把自己弄得乱七八糟的了。
   一个上午就在忙碌的工作中过去。
   中午,齐磊在办公室简单解决了午饭问题,就继续研究下午一个预约的病例。病人是一个十四岁的女孩子,有些轻微的精神分裂症状。据家长说是小孩子在学校遇到了情感纠葛,受不了刺激才变成这个样子。可具体受了什么样的刺激家长也说不清楚。他们的信息都是根据女孩子的同学的描述猜测出来的,没有多少可信度。而女孩子不肯开**流。这是整个病例中最难的部分。
   齐磊有些无奈的叹口气,一个好好的如花朵一样的女孩子变成这个样子真的让人觉得很可惜。可他身为医生能做的却只能是亡羊补牢,这让他多少有些郁闷。
   郁闷归郁闷,齐磊还是在仔细制定这治疗计划,以期能够更多的帮助到女孩子。
   “笃——笃——笃”
   诊疗室的大门那里传来敲门声,非常有节奏。
   齐磊停下了手头的工作,提高了声音:“进来。”
   门被推开,一个女子走了进来。
   齐磊多少有些吃惊,来的是何雨。
   从何雨的脸上看不到一点点昨天争吵后的颓丧、愤懑。只见她长发顺滑的披在身后,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装,脸上画了淡妆。整个人显得朝气蓬勃,又恢复成了现代白骨精。
   反倒是自己。齐磊苦笑,不用照镜子他也知道自己双眼血丝浮现,下巴上胡子拉碴,更像是一个被情所困的人。
   “齐教授,我来是有个事情想问问您。”何雨率先开口。
   在诊疗中心两个人一直是齐教授,何医师的互称。所以何雨的称呼倒是正常,可是她用了“您”而不是正常说话时的“你”。可以想见她的内心还是有着小小的怨气的。
   “什么事情?”
   “齐教授,我被停诊了,但是我还是能上班的,也能接触病人的档案的是吧。”何雨问道。
   “是的。”齐磊点头,看着何雨的眼睛,等着她的下文。
   “那我想从明天开始正式回来上班。虽然不能接诊,但是我可以协助陈岚做一些病例的整理归类的工作是吗?”何雨还是垂下眼帘,避开了齐磊的视线。
   “可以。”齐磊再次点头。
   “谢谢齐教授,那我明天开始正式上班。”何雨深深鞠了一躬,也不看齐磊一眼,转身就往外走去。
   在何雨已经打开了诊疗室的门的时候,齐磊突然提高声音叫住了她:“何雨。”
   何雨被这一声定在了门口。她并没有转身,深深吸了一口气,觉得自己的说话绝对不会出现什么颤音的时候才开口:“齐教授,不知道您叫住我有什么事情?”
   即使何雨再怎么隐藏,齐磊还是捉住了她声音中的一丝微颤,心下有一丝了然,却也没有去做什么,只是说:“你明天可以复诊。我会通知陈岚,要她从明天开始为你安排预约。”
   何雨猛地转身,不可置信的问:“你说什么?”这次她忘记了用您。
   齐磊却把目光拉开,不去和何雨对视,拿起了桌上的病例随意翻看着,状似不经意地说:“我已经能够确认上次的事件算不上是一次医疗事故,所以你可以复诊。但是如果你决定对你的病人采用催眠疗法的话,身边必须有一名主任医师以上级别的人士在旁,并将过程全程录音。等半年后通过委员会关于催眠治疗的鉴定后就可以独立对病人使用催眠疗法。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你,催眠疗法的使用必须慎重。你同样要知道还有很多情况下并不适合使用催眠疗法。”
   何雨终于从齐磊大段的话中听到了她想听到的消息——她能复诊了!
   对于何雨来说,爱情和事业就是她的两条腿,缺了任何一样都是没有办法走路的。前一段时间被停诊,又开始对齐磊疑神疑鬼,让她觉得自己的两条腿同时被人砍掉了,才会觉得异常痛苦。
   那么今天,这条名为事业的腿已经好了。而齐磊今天的态度让她觉得齐磊已经在道歉了,这让她觉得名为爱情的这条腿也有了症愈的希望。所以何雨一下子就开心起来,整个脸上绽出了光芒,不再是刚才刻意表现出的淡漠。
   “磊,谢谢你。”何雨道谢,也是第一次在诊疗中心里对齐磊用上了两个人私下的昵称。
   齐磊为了避开何雨的眼神,压根就没有抬头。现在他觉得一阵头疼——天知道他之所以做出让何雨复诊的决定是真的已经证实了上次没有出现医疗事故,并不是何雨所认为的在道歉。可如今他也没办法去解释了,那样更会给人一种欲盖弥彰的感觉。
   算了,随他去吧。齐磊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