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14章 破局(9)

一百一十四

亚体在他们头顶并没有停留太久,他应该只是察觉到了异常,但无法确实来源。

尤里和柳小彦又多等了一会才敢出地下室,潜逃继续,根据路线图显示他们离预定的撤离点距离并没有拉近,亚体的到来让他们慌不择路。

现在必须开始加快速度,这座研究所已经成为猎场,如果把亚体比作饿狼的话,那么他们两个顶多算的上两只彩尾鸡,双方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存在,“彩尾鸡”现在要做的,只有放轻脚步,快点逃出猎场,并在心中祈祷运气好点,不要遭遇饿狼,遇到就是死,别无出路。

研究所因为位于地下,所以出口可以在建筑的中心区域,边缘是各个实验室,而连接中心和实验室的区域是则是一片办公管理区,现在他们就位于这片区域。

进入办公区就少有之前那些纵横交错的通道了,这里一格一格布满了办公桌椅,由于亚体研究工作的繁杂,需要多领域多岗位的支持,所以这片区域可以同时容纳数千人同时办公,这些人都签署有保密协议,他们平时居住在大陆沿海城市中,到工作时间就乘坐海底专列直达研究所底层深处,再乘电梯来到这里。现在由于研究进展的停滞,已经裁员了多部分员工,很多办公桌上都空荡荡的。

尤里手中的通道图上有显示那条海底专列隧道,但他第一眼就将之排除在逃离计划之外了,不用想就知道现在所有列车都已经停运,选择步行进入其中无异于寻死,那样的长度就是议党抓不到他们,他们也会在其中饿死。

还是老老实实穿过这片区域到中心出口处为好。

他们猫着腰前进,星罗密布的办公桌椅为他们提供了很好的掩护,他们已经明白过来,议党的士兵已经完全撤离出了这座研究所,放养饿狼的的人不敢进入猎场内,害怕也被饿狼吞噬。他们只需专心防范亚体就好。

柳小彦专挑一些隐蔽的地方躲,确定安全后才会躲向下一个地点,她娇小的身躯很适合这样的行动,像个灵巧的土拨鼠,而尤里就有些狼狈了,男人身躯的强健成了负担,他的脑袋已经和桌子激情碰撞好几次了。

这样爬桌底虽不雅观,但他们必须这么干,这一片区域没有高大遮蔽物,如果遇到亚体他们将直接被锁定,到那时逃跑或隐藏就已经晚了。

柳小彦看前方无情况,想滚身向下一个目标点,刚想行动却被身后的尤里一把拉回来,她马上意识到有情况发生,克制住自己想询问的冲动,轻轻的背靠住一块隔板,屏住呼吸,和她身边的尤里做同样的事。

确实有情况,在她刚才的视野死角里走出一个女人,身上只有紧身的阿瑞斯装具,眼上同样戴着露独眼红光的机械眼罩,短发,身材姣好只是略显瘦弱,是亚体,一名女性实验亚体。

尤里和柳小彦早已经猜到猎场中不止一条饿狼,那么多实验室就是最好的证明,但亲眼验证这一猜想是心中还是多了几分绝望,一个就足以杀他们百遍,更别说两个或多个了。

好在通过上一次的接触,他们已经摸清了一些亚体的状态,这些亚体的身体各项能力强到变态,但思考能力却明显低下,他们甚至可以远远的听见猎物的心跳声,但却无法做出思考分析其来源,也许在他们的意识中,“心跳声”这一概念都已经模糊了,他们只攻击视野之内的活物,说是“亚体”,但称以“杀人机器”更为贴切。

尤里和柳小彦屏住呼吸,把心跳压在最低,他们在桌子下面,是亚体的视野死角,这就表示他们还没有暴露,只需静静等待就可以的。

但这个女性亚体像是短路一般一直呆在原地没有离开,他察看左右,明显是在搜寻周围的异常。尤里不禁皱起眉头,他看了看柳小彦忽然想到男性与女性的差别,女性对细节的敏锐要远超男性,那么这些试验品是否也符合这个特性呢?

尤里不放心,又微微侧头观望,但这一眼看去,亚体已经在那个地方消失了,他无法对亚体的消失做出准确判断,只想着现在还不能出去,得再等一会,但当他转过头来时,一双小腿就出现在了他面前。

尤里和柳小彦都吓愣了,由于桌面的阻隔他们只能看见那双纤细的小腿,但就算如此,一股重大的压迫感还是降临在心头,不用刻意屏住呼吸,他们根本喘过气来。

他们被发现了,这名女性亚体的思考能力要远超他们上一个遇到的男性,桌面直接被掀飞开来,女性亚体原本瘦小的身躯从他们视角看去却有一股高山般的压迫感。

亚体伸出手去,抓向尤里,以尤里现在的姿势和状态,无论如何是躲不过去的,千钧一发之际,柳小彦扑了上来,挡在尤里和亚体之间,把自己脆弱的后脖颈留给了亚体。

生死一刻,柳小彦甚至来不及说一句道别,只能匆匆和他爱的男人对视一眼就闭上了眼睛,准备迎接死亡的降临,亚体那足以掐断钢筋的力量可以轻易扭断她的脖子。

就在亚体的手与柳小彦将要接触之时,她却不知为何停了下来,愣在原地,眼罩上的红光也闪烁地变向微弱,像是风中的烛火,亚体抱着头,表情痛苦的蹲了一起,前一刻她还是可以轻易决定世人生死的魔神,瞬间却变成了一个像是被人抛弃的小女孩。

尤里喜出望外,他才懒得想这些亚体到底出了什么事呢?拉起身前不知所以的柳小彦就向后跑去。

“第二次了,你最好给我个合理的解释!”指挥官看着已经混乱的虚拟屏幕对着海因怒吼道,他通过亚体的视角看到刚才的一切,眼睁睁的看着目标一次又一次的逃脱他的耐心已经被消磨殆尽,手下有一支军队和四个强大的杀人武器却抓不住两个人,这简直是他军旅生涯的耻辱。

“意识复苏冲突。”海因挠了挠头,试验亚体的接连故障让他也觉得很难堪,“亚体在植入人体过程中,人体内的生命能会和宇宙能量产生激烈冲突,我们的技术可以保护住其他部位,但却不足以保护实验体的大脑,多数实验体都死于这种意识休克,存活下来的也只能靠头上的外思维装置确定行动。”

“XXU68,她是我们众多实验品中少数存活下来的女性,为了确保她的存活,我们把宇宙能量只分布在了他的脑皮层之外,这就会造成了意识复苏冲突的发生,他自身的意识会和外思维装置的冲突。”

“那把那个什么外思维装置去掉不行吗?”

“意识复苏是随机间接性的,平常时候她的行动还是需要外思维装置辅助。”

“真是失败玩意儿。”指挥官开始后悔启用这些东西了,原本他听闻亚体的威名才向将军申请调用的,谁知和他听说完全是两个东西,“参与行动的实验体还有类似情况的吗?”

海因犹豫了一下,指了指最边上的一块虚拟屏幕,“XXC01,她也存有类似风险。”

指挥官这时才注意到这个最边上的亚体,因为没有视野图像显示,这个亚体一直被他忽视了,他惊讶地从屏幕中的图形数据中发现,这个实验体竟然是个小女孩,只有八九岁的样子。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穿成野怪怎么破穿成野怪怎么破莫小非|游戏看看别人穿越网游不是自带金手指的强大NPC,就是某某VIP,最不济的也是个正常人物吧?为什么我就穿成了一只野怪?还是那种最低级,网游新开服大家都会抢着虐的野怪?哦,穿成野怪也事实上也没有多大关系。瞧瞧,系统又发布任务了:消灭两名新手玩家。不说了,我要去完成任务了。
  • qq飞车:也许曾爱过qq飞车:也许曾爱过染沫冰|游戏QQ飞车,一场游戏,一场人生,一场未完待续的青春,我和你,消失在匆匆流逝的流年里。
  • 看我玩游戏看我玩游戏我宅|游戏本来书名想写:世界洪流,不过被人取了。 简介1:这是一个梦想混吃等死,却无聊到累死的工作者,穿越后梦想达成的硬核咸鱼,在玩游戏的故事。 简介2:平行世界3001年,地球,一队考古人员在地球上无意间挖到了一台2019年的“古董电脑”…… 本书轻松悠闲,主角无仇无怨,有父(活的)、有母(活的)、有妹(亲的)、有房、有车。 PS:10000圆铜=100方银=1菱金 PS:品质:杂物,普通,优秀,稀有,精品,珍品,完美,史诗,传说……
  • 植物大战僵尸之超级手表植物大战僵尸之超级手表青仔祈|游戏叶青带着已故母亲的手表穿越到了异世界,会发生什么呢
  • 卡西米尔的风卡西米尔的风御霜|游戏“我还能前进,因为上天还没有夺走我赖以生存的全部,为了地位和荣耀,为了感染者的明天,为了卡西米尔!”
  • 穿入英联穿入英联右佐|游戏在英雄联盟的世界里,我们除了俯瞰大地,召唤英雄之外,其实,那些梦中的英雄们还可以是我们自己!
  • 剑舞凌空剑舞凌空悠痕.CS|游戏当游戏失去了系统,是否还能称为游戏?当死亡不可再复活,死亡是不是生命的终结?游戏给了叶痕第二次生命,他却为了别人走向死亡。这一切,都只是开始。
  • 炫舞时代:嘿,大神炫舞时代:嘿,大神莫虞菲|游戏【不定时更新】炫舞时代是个薄情的游戏,不过感谢它让我遇见了深情的你。——殷洛竹。我认为我不会恋爱,只是却有了变数,那变数就是你。——乔渊凝。
  • 我到底还是不是人我到底还是不是人十五逢仙人|游戏简介: 开新书了《结婚是门玄学》!期待各位小可爱! 【重生之后,我到底还是不是人?】 行苇是一个死在末世开始之后很多年的人,可是她依然是个普通人。 没有力压群雄的异能,也没有可以以势压人的大靠山,连值得八卦的恩怨情仇都没有。 最后连死也死得不留痕迹。如果说还有什么遗愿,大概就是还能在看到绿水青山的太平盛世。 等等!重生了!绿水青山的太平盛世!虽说是不知名的朝代,但删档重刷也太幸福了吧!难不成我拿到的不是末世霸主的剧本,而是玛丽苏重生女主剧本! “《女娲》游戏正式开服,欢迎各位玩家的到来,人世浮沉万千,开启您的‘女娲’人生吧!” 等等!这!是个游戏!我重生到了游戏里?等下!那样的话!我到底还是不是人? 你的游戏时间却是我的全世界!
  • 重生在s2重生在s2二刀文科|游戏召唤师, 请让我再为你舞一曲利刃华尔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