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186章 尾声

那是早已发生在七年前的事情了,久远的近乎忘却,可是现在陈平不得不仔细回想一番,仔仔细细琢磨,自己与她的感情。

七年,多么漫长的时间,可是如今看来,自己是真的要选择离开了,离开身边的她,离开这座城市,离开这个还没有好好看看的世界。

是的,陈平的生命迎来了倒计时,生命余下的时光不多了。

从今天一大早到医院拿了检测报告,得知自己患有脑癌晚期,恍恍惚惚地拒绝了医生的住院治疗,回到了家,倒了一杯茶水放在桌子上,看着它慢慢冷却,如同自己的一颗心。

一动不动,陈平枯坐在椅子上,从十来点一直到晚上九点,脑海中闪现出自己二十四年的人生,真的还有好多的遗憾,真的还有好多难以割舍的人。可是,病情并不会因为人的意志而转移,可是时间不管陈平是多么的不舍,依旧不缓不急地流逝着。

有的决定,有的事情,有的情感,要舍弃的时候还是要舍弃的。

陈平心中最放不下的,只有三个人。

含辛茹苦一个人将自己和弟弟拉扯大的母亲和刚考上大学的弟弟,明明无比努力却最终只能上个二本最后有些自暴自弃的自己勉强找了个工作,用自己的工资来供养家庭,倒是勉强可以度日。还好,自己手上最后的几万块钱的存款倒是可以让自己在大学里面勤工俭学勉强糊弄过去,到时候一本毕业的他肯定可以比自己更好地照顾母亲,倒是一个好消息,聊以慰藉!

心中最割舍不下的,就是自己的女朋友,向明。

这件事情到底要怎么讲跟她说呢?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实话实说吗?除了让她一起担惊受怕以外,还有什么用呢?自己得的脑癌,可是绝症,根本就没有医治的办法,更别说自己这个是脑癌晚期了。

还记得初见时,她的美丽,是多么的撩动人的心扉!

还记得曾经的自己,给过她以后幸福快乐的誓言!

还可以感觉到,当她悲伤的时候,自己是更加的悲伤,快乐的时候比她还快乐!

将手轻轻放在心口,感受着它颤颤巍巍的跳动,陈平知道自己对向明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她幸福!

所以,长痛不如短痛,就让自己做一个她眼中的一个小人,一个突然分手,离家出走后再也联系不到的人吧!

心中有了决定,陈平才感觉到了自己久坐身体的麻木,苦笑一声,暗叹道,老伙计,做完最后一件事,我们就可以好好休息了!

将手机上的钱转账到了母亲的账户下,然后微信上说了一声,强忍住自己想要诉说的冲动,陈平最后将一条信息发送给了她。

“分手吧!我有了另外喜欢的人了,我想要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希望你可以遇见一个更好的人。”

然后毅然决然地将手机关机。

一颗心眼看就要荒芜,一段感情就此破碎,只是陈平转身的瞬间,有几颗泪珠在空中闪烁着外面繁华都市缤纷的色彩。

***

正如同所有的故事都会有一个开头,有一个结局,不管这件事情在自己的心中是怎样的模糊,已经发生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所以,开始的事情就放在开始,最后的事情就放在尾声,无所谓缘由。

在陈平余下的生命中,可能再也不会碰见那样一个让自己心动,让自己魂牵梦绕,让自己甘愿为她哭、为她笑的女孩儿了。

他想,那个女孩儿也一定不会想到,永远都不会想到,在他们偶然的一次相遇之后,她的身影就被一个人深深地烙印在心底最深处,满满当当都是他最柔软的地方,成为一个浑浑噩噩从来对这个世界漠不关心的人想要开始改变的起始点。

只是她不会记得很清楚,记得就在那个时候她的生命中第一次出现陈平的身影。

她将不会记得,那个八月的清晨,在碧波荡漾的中心湖边上,光明刚刚刺破天际的破晓时分,在一座巍峨图书馆脚畔一楼的宽广自习室,四五十盏日光灯洒落下的一片净土中,鼻尖弥漫着百年银杏的清香,耳边是排列着的队伍整整齐齐进入的脚步声,然后,开始了两个人的第一次相遇。

但是也有可能记得,如果没有后面的事情发生,一切都是平淡中相遇和相离。

然后她会记得,那个清冷而拥挤的早晨,和那沾染岁月斑驳痕迹的桌椅。然而谁能够知道她会想到什么呢?

说不定,某一天,她会心血来潮地,设想遇见的那个人的孤独,设想他会有怎样的过往,展望他一路曲折不知道终点的未来。可是,终究是属于她,与他无关。

无论那一天在她的记忆中是如何的存在,那已经是属于她自己的历史。

那时候的他已经不是他了。

陈平似乎已经预见到了这样的未来,这并不是他所希望的,他希望的是另外的一种场景。

他希望从此以后,他可以走进她的生活,陪伴着她走过任何的困难和喜悦,不管过去经历过什么,以后的以后都有他来遮风挡雨。

他希望时间就此暂停,让自己的目光望着她远方的身影,凝固了时光,永远不要有丝毫的变化,直到世界的尽头。

他希望两个人之间只有平淡如水的柔情,没有大起大落的激情,每天陪伴在对方身旁就是最温馨的梦境。

于是他选择了开始一个故事,浑然不知以后会有怎样的坎坷不平在等待着自己。

不知道多年以后的自己,会不会想到,如果当初两人只是这样相遇,是不是很快就会互相失联。陈平和那个女孩儿,将会很快失散在这一个喧嚣而繁华的城市里面,失散在周围纷纭复杂的世界上,谁也找不到谁。正所谓,未曾开始,就已经结束!

茫茫人海,哪怕是终成眷属的两个人,他们曾经是否相遇过呢?他们记忆中的第一次相遇真的就是事实上的第一次相遇吗?

若是没有,很有可能是因为我们都已经忘记了,或者是不曾察觉到,而对我们来说,忘记了的事情和未曾察觉到的事情等同于从来没有发生过。

只有一件事他不会忘记。

她的名字,向明!

远方,斑驳的墙壁上映着几方夕阳的黄光,正在慢慢地变红。不知从何处响起了歌谣,久久弥漫,不曾消散。

所有窗外都是它们的影子

所有梦里都是它们的吟哦

像撕碎的纸屑,飞散的

那些格子,和那些

词不达意的文字……

被囚禁的欲望羽化成仙

怵目惊心,一片雪白

划过阴沉的天际

在楼峰厦谷人生鼎沸的地方

彻日徘徊。

峭立千仞的楼崖上

孤独的心在咕咕哼唱

眺望方舟。

那洪水已平息了数千年

但在它们眼里

却从未结束

汪洋,浩瀚,苍茫……

最是善辨方向的这些鸟儿啊

在拥挤不堪的欢庆声中

四处流浪……

一遍遍起飞又一遍遍降落

中了魔法似的,一圈又一圈

徒劳而返。

风中伫立,雨中谛听

风雨中是否残留着

祖先的消息?风雨中

你是否想起了,数千年

淡忘的归途?

说一件最简单的事吧

你我之间,到底隔着什么?

每一双望眼都是一只孤单的

鸽子,每一行文字都是一群

眺望的精灵。

期期艾艾,吟吟咏咏

漫天飘洒的可是天堂中

祭祀的飞花?抑或菩提树

已枝叶飘零?

那绵长的哨音响自童年

历长风沛雨

过大漠群山

而如今,已思绪舒缓

响在我暮年的每一个

宁静瞬间。

于是我看见——

窗外是它们牵连的身影

梦里是它们浩渺的吟哦

于是我听到——

所有的吟哦都在呼唤

所有的呼唤全是情缘

情缘入梦,化作白色鸟群

在苍茫的水面上,汇合成

古老的哀歌。

这哀歌,唤醒童年的信仰

白色的鸟群,一代代

承载转世的鸽魂。

归途如梦,还是

梦即归途?不过

这流浪的心啊,真有必要

询问终点吗?梦却忘记了

梦的缘由。

幸而鸽魂不散,哀歌不停

要我听从那由来已久的

投奔,抑或永恒的轮回

心欲靠拢

梦即交融

生命之花在黑夜里开放

在星光的隙间,千遍万遍

讲述爱的寓言。

白色的鸟群便从黑暗中聚拢

于曦光微明的水面——

无边无际地飞开

无边无际地漫展

无边无际于

在之无穷……

心若在,梦就在

而你什么时候可以回来

回到我的身边

恐怕,这已经是永远

是不是没有过等待

在那个八月的清晨

在碧波荡漾的中心湖边上

在光明刚刚刺破天际的破晓时分

在一座巍峨图书馆脚畔一楼的宽广自习室

在四五十盏日光灯洒落下的一片净土中

当鼻尖弥漫着百年银杏的清香

当耳边是排列着的队伍整整齐齐进入的脚步声

心欲靠拢

梦即交融

而我已许久未曾梦见你身影

你也一直说着什么归期未定

多么想说这一切都是两个人的事情

远走天涯,何必留恋这

片刻的温柔

是否明白我那心动的瞬间

眼底那浓密的爱意

然而一切都已消散

只有那亘古的哀歌永久不变

寒冰的火焰和炽热的冰霜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灵兽围城灵兽围城孟丑.CS|科幻第三次世界战争过后,人类不得不在仅存的城市周围建立起高大的围墙,围墙外的世界则从此属于战争的胜利者——灵兽。张迟本是一名普通的大学生,却意外被神阶灵兽疾风附身,从此一路高歌猛进,然而他却没有想到,一场巨大的阴谋正在不远处等候着他……
  • 末日之数据浩劫末日之数据浩劫浮华弱冠|科幻重生之后,帝王归来,末世称霸,逐鹿天下,江山易主,谁主沉浮,唯我封天。(请大家不要太关注书名,本书无复杂的数据,无需担心)
  • 第二星第二星旷世大盗|科幻二零一五年,人类探查到了第二课地球,但在两颗地球之间,连接着一个巨大的黑洞,人们无法通过黑洞到达第二颗地球。二十年之后,科学家们研制出了可以穿越黑洞的战舰,二零五零年,人类开始运用更多的战舰来向第二地球进发。因为害怕第二地球出现当地生物,人类最高领导们在一起商讨了如何移居的事情。于是就有了主战派系和主和派系。经过商讨之后,主和派系将派出二十五人,前往第二地球,如果真的有当地人,希望能够进行沟通,让两个地球的人民共同生活。当二十五人组成的团队,开着战舰出发的那一刻,故事便开始了……
  • 末日之召唤神魔末日之召唤神魔最爱包子君|科幻神魔之地,胜者为王。 这是末日,更是盛世。
  • 穿书之末世生存计划穿书之末世生存计划2333上天|科幻宋瑶瑶从没想过,自己一个网瘾打机少女第一次入坑言情小说就书穿了。 穿啥不好穿女主角,还是末世开挂那种。 问题是她书只看了前三十章,对女主角的性格吐槽来吐槽去,后面还有两百四十多章,她还没吐槽呢! 发现回不去原来的世界之后,决定绝不要像女主一样活着。
  • 女主是个恋爱脑女主是个恋爱脑一只小松许|科幻月娆嗝屁了,遇见了一个系统,系统说:【做完务就能复活。】 月娆:“没兴趣。” 系统:【还可以回到原来的世界。】 月娆:“也没兴趣。” 系统:【那你…】 星沉路过。 系统:【检测到完美匹配者,任务更改为,与星沉相守一生。】 系统:【既然你不想做,那任务就……】 月娆:“做!” 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车遥遥篇》范大成
  • 永不哭泣永不哭泣白爚|科幻在丧尸的世界中,没有进化,没有变异,只有一颗永不哭泣的心……身为高三学生的社会青年原煌和心理变态夜寒等人,将在这场末日中艰难求生……希望这本小说可以教会您——如何在丧尸末日中生存!我想给大家的,是一本通俗小说。没有过多的修辞,没有专业的文笔,只想写出一部通俗易懂、简洁明了的丧尸小说。我不想做太多的“无病之呻吟”,只想写出白居易的通俗、简洁。希望大家可以支持,可以喜欢这种通俗的小说!感谢宇文子攸的帮助,感谢所有的读者!
  • 秘密学院之四季花神秘密学院之四季花神笑吟枫落|科幻腹黑帝王皇子vs吃货逗比神女,期待不,ok吗?结局开放,随便。。。。
  • 芸华倾付芸华倾付墨霃|科幻某系统本想找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女去到各个位面攻略反派,帮它实现业绩前一百的梦想。可谁知自家主人深藏不漏。 “唉,有些人呐,表面上人畜无害,品学兼优,背地里跟人打架,还学人家撩小哥哥,唉。”某统感叹 “我那是教训青年,把他们引入正途,任务不就是攻略男主吗。无良系统,早看你不顺眼了,再多事小心我揍你。” 无良统:“唉,不就坑了你三五十回嘛,至于嘛。” “滚!”
  • 寒星纪寒星纪木子勿忆|科幻“也许,你们认为这是可笑的,但对我来说,这是我要真正用一生守护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