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籍 南宫28圈官网下载

第8006章 黑熊妖兽

她从宽大的袖口掏出小黑,摸了摸它的脑袋,万分不舍道:“它是东游叔叔因退婚赠送我的本命灵兽,跟在我身边也有些日子,这只黑狐狸虽然比不上神龙之威,却仍是震慑四海八荒的神兽,希望天后能好生待它。”
   黑狐狸老老实实的趴在她掌心,平时里的灵动不复,似乎病殃殃的吧啦着,既不欢喜,也不反抗。
   天后采薇脸蛋在抽搐,心更在颤抖,而白皙的掌心也被掐出血液,几乎到了爆发的边缘。
   她的好儿子,这不管不顾的上前一抱,就等于证实了洛清所言,也等于将她护在身后。
   如今她想翻盘,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半响,天后才寻回自己的声音,僵硬道:“东游亦辰的本命灵兽,他岂会愿意转赠。”
   “东游叔叔将小狐狸补偿给我,想来不会说什么。而且它跟在您身边,也算相得益彰。”洛清双手捧着黑狐狸,让天后采薇瞧个真切。
   “当年你为了宁儿割舍情丝,救他于危难,我心中感激,如今龙神已逝,源于你情绪失控、心智被封所致,于情于理,我都不该责备你。至于东游亦辰的本命灵兽,无须转赠我,好好收着吧。”天后不愿再多看她一眼,挥了挥手,跟赶苍蝇似得驱赶着。
   见天后不接受小狐狸,洛清可不乐意了,献宝似的,硬塞到她面前:“天后娘娘若不肯收下,我于心不安啊。”
   “凡事有因皆有果,无须太过纠结过往,这事非你所愿,并不能责怪你。”天后对黑狐狸无半分喜爱,东游亦辰的本命灵兽,她可不想留隐患。
   洛清再度被拒绝,谄谄的摸摸鼻尖,随后毫无预兆的转身将黑狐狸塞到熙宁手中,十分扭捏道:“既然天后不愿接纳它,熙宁哥哥你收下吧,希望你与云婧妹子一同照顾它,不要让它受任何委屈。”
   她不舍的抚摸黑狐狸的皮毛,眼中的眷恋并不作假。
   洛清不想欠天后任何情份,况且,天后此时不追究,往后若追究起来,可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的。
   若是熙宁收下黑狐狸,也算一种潜意识的补偿,拿人手短吃人嘴短,她要确保往后万无一失。
   台下,封玄弈端起玉桌上的翡翠杯,将里面的琼浆玉露一口吞下,淡淡的酒香在舌尖散开,醇厚的酒味让他目光越发深邃,望向洛清的视线显得火热。
   莫习凛小声传话道:“大哥,你不是真的看上那丫头吧?怎么还盯着她不放。”
   封玄弈不语,继续痛饮。
   “别看洛清那臭丫头此刻温顺乖巧,指不定一肚子坏水呢,瞧她狡黠的眼珠子,一闪一闪的,立马就有阴谋诡计闪现,坑死人不偿命。”莫习凛生怕自己兄弟被勾了魂,将对方的缺点无限扩大。
   封玄弈一杯接一杯,面上不露红霞色泽,他目光幽深道:“我就是觉得那双眼睛在哪里见过,同样狡黠多变,有让人看不透的朦胧感,却始终想不起来。”
   熙宁感觉手臂一沉,黑狐狸神色倦怠的趴在他掌心,因为害怕掉落摔死,它的利爪有几根死死勾着袖口布料,甚至嵌入锦稠在他手腕上勒出几道血痕。
   盯着黑狐狸,熙宁目光幽暗,揪了揪狐狸耳朵,道:“你送我的,我都会护如珍宝。”
   洛清目光躲闪回避,想猛抽自己几嘴巴,她指着云婧的方向,就是不愿让气氛往暧,昧处发展,:“瞧你说的,总归是我犯了错,天后娘娘毛施淑姿,兰质薰心,云婧待我又热情友善,而你如兄长一般照顾我。因此,并不想因为误会,使司幽与天界产生任何隔阂。”
   三番五次提到云婧,洛清只是想以此提醒熙宁:你已是有妇之夫,就不要滥情的倾诉衷肠了。只是她心中不免呐喊,对云婧挤眉弄眼:‘菇凉,你若真想得到情郎青睐,就千万不要拆穿我。
   熙宁苦笑,恰巧一阵柔风从凤曦宫的后山悬崖席卷而来,清幽的芳草香瞬间萦绕鼻尖,那种淡雅的芬芳,似乎带着某种蛊惑人心的力量,能驱散心底阴霾,让他立马做出一个郑重决定。
   他将黑狐狸交换到洛清手中,宠溺一笑的摸了摸她头顶的黑发,在对方未反应过来时,与她直接擦肩而过,衣袖飘飘的站到最中心位置,温文尔雅道:“趁天下豪杰汇聚之时,熙宁也有一件事让大家见证。”
   洛清甩了甩头,十分抗拒的挥散头顶的温热触感,耳畔梵音悠悠荡荡,她却有种不妙的感觉。
   “我与云婧自幼相识,她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两千年来我病魔缠身终日浑浑噩噩,她怜悯轸恤才对我悉心照料。”熙宁款款而谈,凝视着云婧的方向,深邃的目光灼灼光华,带着一种卑微的愧疚之色。
   听着如此深情告白,百里轩异常激动道:“莫非是真情流露,要与云婧仙子早日完婚?”
   莫习凛无语扶额,丢脸的遮挡面颊往封玄弈身侧挪动:“也只有风花雪月之事,才能引发你莫名的热情。”
   “当然,如此美妙的事,能一饱眼福做个见证,也是玄之又玄的。”百里轩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痞里痞气往口中仍几粒仙果,兴致盎然的欣赏着。
   熙宁只停顿稍许,故意忽视天后采薇的神色,继续道:“长久相伴相依,在那相濡以沫的岁月中,使我们如亲兄妹一般感情深厚。只是无奈被天后娘娘误解,在我昏迷沉睡之时,母后擅自主给我与云婧订婚。今时今日,我却不想再自私的耽误云婧的年华,希望在诸位见证下,解除我与云婧的婚约。我愿认云婧为义妹,以天界十九公主的身份,择良日与她一同祭祀天地。”
   “咔嚓!”一声脆响。
   靠尾端的席位上传出一声瓷器碎裂的声音,骤然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闹非凡的宴会因这清脆的响声,陡然安静,弹奏琴弦的仙女无措的停下动作,紧接着所有乐器声音接二连三消失,宴会陷入沉闷的寂静中。
   没有撩动人心的音乐牵引,翩然飞舞的仙子们只能停下舞步,同时不安的停在半空的云端上。
   洛清猛地转身,下意识的朝自己座位方向望去,果不其然,只见云婧失魂落魄的站立在席位前,她脚边一只翡翠杯四分五裂的散落地面,一块一块瓷片坠落在尘埃之上,仿佛她那彻底粉碎的心。
   “熙宁殿下要与云婧退婚,真是好极了,我早就觉得云婧配不上熙宁殿下。”
   “她竟然在宴会上失魂落魄,也不瞧瞧自己的身份,仅是东海荒蛮海域之中的一只鲛人,就如此倨傲无礼、野调无腔。”
   “看来是神女有情襄王无意,熙宁殿下还是温雅善良的,他虽将云婧弃了,却给她一个天界十九公主的身份,并未亏待她。”
   角落里的议论不绝如缕,虽然细微隐晦,但在座的人哪个不是耳聪目明,仙家聚集之地,这些流言蜚语却成了最厉害的攻击利刃,伤人于无形。
   熙宁没有回头,甚至不顾四周人指指点点的目光,朝着天后席地而跪,恳请道:“还望天后娘娘成全。”
   天后采薇握紧的拳头渐渐松开,炫金色纹路的袖袍已被血色染红,她眉头紧锁,看着跪在身前这个自己最宠爱的儿子,所有的强悍与刚毅都只能用一声无奈来平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