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1章 唤起一天明月

“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洛安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凌寒歌,语气轻蔑。

“我当然知道”凌寒歌轻轻一笑,他静静的看着恼怒的洛安,缓缓说道“倘若是面对货真价实的二品二境强者,我自然不会生此妄念…”

“进入二品,境界与境界之间便存在着巨大的鸿沟,莫说二境,我就连一些与我相同的二品一境的天才都不敢妄言必胜。”

说着,凌寒歌下意识的侧目看向在一旁沉默不语的木青衣,叹了口气,便继续盯向洛安

“但你不过就是一个被药物推上的伪二境,我为什么不敢说我和我旁边的青衣姑娘联手杀不死你?”

“我们可都是靠自己才拥有如今这样的力量,和你这样根基不稳的家伙可不一样!”

这句话一出,洛安的表情变得极其难看,额头上面青筋暴起,此时的他就像是一个毁容的丑鬼被掀下面具,并被肆意嘲讽一样。

“?你在恢复体力的同时也不忘激怒洛安,看来我对你的判断有些错误了,凌寒歌!”

看见洛安这般模样,木青衣诧异的看着正在冷笑的凌寒歌,轻声对后者说道。

凌寒歌自然是听见了木青衣的话,但他并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他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他在和洛安交手以后就明白了这个人并不是货真价实的二品二境。

否则他凌寒歌绝对不会有机会撑到木青衣过来,更别提站在这里侃侃而谈。

但是换做以前头脑一根筋的凌寒歌可不会这样刺激对方,来换取战斗中的优势。

他只会真刀真枪的和对方比试,想到这他突然想起来那位交战过的执笔者…如果没有楚人风吓退他,自己可绝对不是其对手。

无论从心性还是实力,都一样!

“想要激怒我,让我失去理智的判断么?”洛安阴冷一笑,他凝视着凌寒歌,语气寒冷刺骨

“你成功了一半!”

脚步轻踏地面,洛安整个人如同猛虎扑食一般快速冲向凌寒歌。

眼眸中精光一闪,凌寒歌心知自己争取到的时间已经到此为止了,抬腕便举起太白剑挡住了洛安这一刀。

但洛安的含恨一击又岂是凌寒歌可以轻易接下的?

虽然他说的没错,洛安的确是伪二境,但就算是这样也比他一个一境的要强太多了。

“青衣姑娘,非要等我死了你才肯出手么!”

凌寒歌怒目圆睁,以巧劲卸去了这一刀六分力道,但余下四分也足以让他方才止住血的伤口再度破裂。

“若不是看在你还有江凌这重身份,我可不会帮你!”木青衣冷哼一声,手指点向洛安,顿时清祀嗡鸣一声便刺向后者的脊背。

洛安感知到向自己后背而来的一点寒芒,丝毫不敢怠慢,低吼一声便侧身一跃躲过了木青衣这一剑。

洛安是躲过了清祀,但他也因此再次和凌寒歌拉开了距离。

见状,凌寒歌深深吸了口气,他悄无声息的将内力贯入太白剑。

“凛冬”

和之前不同,再度出剑凛冬的凌寒歌,在他身上忽的散发出浓重的冰冷白雾,让这周围的温度都因此下降了几分。

“流风”

就在凌寒歌出剑的一刹那,木青衣也动了。

这次她没有使用御剑术,清祀稳稳的握在其白皙的手掌中,一剑斩出宛若流风一般迅捷。

洛安面对这来势汹汹的两个人,表情凝重,即使是他面对这两位少年天才也不敢有丝毫怠慢。

纵使此刻在他心中已经怒火中烧,但他并没有失去理智。

晋升二品二境是靠服药这一点除了洛家家主和血煞卫的总头领以外再无任何人知晓。

关于这一点在洛安心中一直隐藏着一个故事,那是一道最致命的伤疤。

但凌寒歌却当着他的面揭开了伤疤,如果能够让他不恼火?

可能就连凌寒歌都不会知道他无意中说出的这些话对洛安产生的影响之巨大。

“想要杀我简直是痴心妄想!”

洛安步法玄妙,略微扭动了几下身子便躲过了木青衣的一剑流风。

但是凌寒歌手持太白斩出的凛冬也在他躲闪木青衣的同时杀到了洛安脸前。

“圆舞!”

洛安仰天长啸,随即手腕轻抬,长刀硬生生抵住了太白剑,但他能感觉到一股冰冷的寒气自太白剑上传来。

紧咬牙齿,洛安扬手划出一个半圆,用尽气力将太白剑劈开,

但是凛冬可没有这么简单,这一招相当阴损。

若非如此,凭借凌寒歌的天赋在江南又怎能学不会?

不是不能学,是不想学!

“好一个阴险狡诈的小鬼!”洛安的双手双脚已经冻得僵硬,他感觉到在他体内赫然有一道寒气在四处游走。

“这一点,我比起你来可差得远了”凌寒歌此刻瘫倒在地上气喘吁吁,他方才恢复的体力和内力已经全部耗尽。

“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凌寒歌勉强仰头看向木青衣,咧嘴笑道。

凌寒歌第一次使出的凛冬只不过是虚有其表,他隐藏了实力,为的就是迷惑洛安。

如果木青衣没有来,凌寒歌是有四成的把握挡住洛安的那一刀,之后再斩出这式真正的凛冬短暂的使后者行动不便。

虽然只有四成的几率,但只要成功,这个少年完全可以趁着这片刻的时间逃跑。

木青衣在洛安出现异常的时候就已经洞悉了凌寒歌的心思。

后者本来是想用这一式逃离洛安,但她的到来让这个少年改变了想法。

“天九.玲珑”

这些思考看似漫长,但实则只在一瞬,

长出了一口气,木青衣言出剑动,手中清祀不断舞动,配合着她不断扭动的身躯,这一式玲珑剑看起来并不像是夺命的凶招,反倒让木青衣像是宴会上翩翩起舞的美人。

洛安何等心性,就连他在看见这时候的木青衣都不由得一愣神。

虽然只是一瞬的时间,洛安就恢复了清醒,但就这一瞬也足够木青衣突进到他身前了。

洛安大惊失色,赶忙握紧武器挡住了木青衣的致命一击。

虽然这一剑被挡住了,但后者并不沮丧,木青衣从未想过只凭这一剑就击杀洛安。

不过就在刚才短暂的碰撞中,木青衣已经敏锐的发现了洛安的力量正在衰退。

天九.玲珑可没有这么简单,这一式可是一代剑道宗师宫飞鸿穷尽半生之力所创的天九剑术第三式。

虽然由木青衣使出的玲珑剑远不足以和宫飞鸿比较,但对付一个实力衰退的伪二境还是绰绰有余。

“你…怎么会…”洛安神情呆滞的低头看着自己被硬生生斩断的长刀,木青衣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了他面前。

方才发生的一切都超乎了他的想象,这个看起来很柔弱的青衣女子是怎么斩出这一剑的?

那一剑带有的巨力和喷涌而出的电流直接让他的长刀一分为二。

不,不只是长刀,还有他自己。

洛安瞪大了眼,他能感觉到自己的上半身正在和下半身分离。

他从来没有想过他会死在这里。

木青衣沉默着站在洛安身后,手中的清祀缠绕着青紫色的雷电。

即使是木青衣也不可能毫无损伤的使出这一剑。

双腿一软,木青衣松开了清祀跌倒在地上。

天九剑术中除去她自创的十四夜,前三式皆是必杀绝技,是目前的木青衣很难使出的剑招。

洛安再怎么说也是一个二品二境的高手,换做对上普通的二品一境,那自然是手到擒来。

但很可惜他遇见的是凌寒歌和木青衣,这两个人从来就不能当做普通的二品一境。

单独对上其中一位,这位狼顾的头领或许还有很大的胜算,但面对二人的联手,即使是洛安也只能饮恨而终。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男王男王宗铭|武侠简介:后世英才得鎏金小鼎,农村城市、现代古代,美女如云,金钱无数。商业之尊,一方之最,正气之中,玩笑人生,我等唯有,志欲翟钺,羡慕其名。。。。。
  • 斗甲星河斗甲星河半肆|武侠嘉靖七年的那年寒冬。青龙港外,周洛纵马踏江而去,破碎虚空。可他却没料到,竟会因此一头闯进个古怪离奇的时空。曾经的认知全部颠覆,一切变的破碎陌生。世界像个巨大的陀螺,时间空间被扭成了一圈一圈两点之间最近的不再是直线,百步穿杨的射手想要命中目标,得够近才行。近到可以用拳头去打,打到众生拜服!这里是河心世界,从不合理,但却合理存在。有彷徨,有迷惑,但真正的武者从不退缩。他是周洛,誓要追寻生命中最浓烈的色彩,踏破巅峰!阳明先生说——此心光明,亦复何言!周洛说——大丈夫当如是也!
  • 黑白道之天命难违黑白道之天命难违秋叶的歌者|武侠故事的主人公方承经历迭变之后,自此才开始走入真正的人生。在历经武功尽废,自戗未死之后,他一步步的明白心中所求,并很幸运的找到了真正所爱。几次生死劫后,堪破一切的他却逐渐淡漠了世间的一切,一心想去归隐。但这时命运却捉弄似的把他重新推入俗世,并推上了人生的巅峰,隐藏在他所爱之人身后的隐秘也逐渐打开。
  • 金蟒匕金蟒匕笔下的江湖|武侠原本在连云山中生活的齐云川,却因为妹妹落入敌人手中导致其身患怪病,从而必须与敌人作对,而当齐云川随着事情的发展一层一层的揭开敌人的神秘面纱的时候,他才发现一切远远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而陪伴了他许久的金匕首也有一个他不知道的名字---金蟒匕。
  • 北舞燕灵之一百单八怪北舞燕灵之一百单八怪白苏鹤利|武侠茫茫宇宙……一位创世神厌倦了,便用自己的身体创造了一个名为荒唐的世界。时间在流逝,争斗永不止……为了生存,为了抵抗来自宇宙的灭顶之灾,他们开始了探索……武功、科技、法术等等,这一切只是为了活下去……
  • 剑客的品格剑客的品格刀痴剑狂|武侠明朝万历年间,丰臣秀吉在统一日本后,对中土蠢蠢欲动。秀吉曾经的传奇军师黑田官兵卫,晚年受到其猜疑和冷落,为重新获得秀吉的信任,他策划了一系列间谍活动,企图攻下中土海岸重镇——惠南城。而祝还真在其金庸门战友明谛和六扇门捕快云歌的协助下,粉碎了黑田的一系列阴谋。
  • 仗剑武林行仗剑武林行夏至栀桐|武侠北宋初年,朝野上下暗潮汹涌,边患内乱频频爆发。少年英雄王猿卷入其中,仗剑而行,劈开迷雾,勇闯江湖。这里没有黑白之分,只是心中的正义不同罢了。莫分善恶,坚守心中道义,走一条自己的江湖之路!
  • 灭秦系列第二卷灭秦系列第二卷龙人|武侠大秦末年,神州大地群雄并起,在这烽火狼烟的乱世中。随着一个混混少年纪空手的崛起,他的风云传奇,拉开了秦末汉初恢宏壮阔的历史长卷。大秦帝国因他而灭,楚汉争霸因他而起。一切一切的传奇故事都来自他的智慧和武功……
  • 七剑逐鹿传七剑逐鹿传若阎|武侠一夜之间,惨遭灭门面对多方的追杀他毅然拿着神兵仗剑江湖定找出真凶,还自己一个清白
  • 寂流年寂流年星和宇墨|武侠自他有记忆以来,师傅一直称他为年儿,但他知道,流年,记忆长河中不会逝去的是那漫天的血色,师父不忍他背负太多,于是封锁他的记忆,隐于江湖,可是命运总是躲不过的。他的师父闻人青说:"年儿不能一直逃避,该面对的,必须坚强。“他说:“区区人间,不过数载,又能奈我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