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2章 略知一二

在顾长青的眼里,他是余世文,但在更多人的眼中,他只是一个略有薄名的“一石居士”,在清平城多年,守信义,有口碑,他亦有自己的生活,余世文说,他家中还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母亲和一个结发的妻子。

顾长青走了,余世文将他送到了门口,献上谄媚的笑容。

“大人,您要是有用得到我的地方,您尽管开口,我必然是义不容辞!”余世文也瞧出来了,顾长青进来之时是装的冷漠,这个年纪尚轻的少年,必然背负着大家族的压力,那既然是大家族,岂能轻易害人性命?而且他也明显不是这种人。

顾长青还真有用得到余世文的地方,余世文开口了,他也不客气,道:“我也是住在这家客栈之中,后日便是清平城的交流会,既然来了清平城,也不着急走。对了,你是卖武功秘籍的,我且问你,你是否有《洪湖拳》这门武功?”

《洪湖拳》这门武功,在藏经阁之中,被列为修习《十三路通臂拳》的先行基础武功之一,若能修得这门武功,对顾长青融会贯通,修炼《十三路通臂拳》大有裨益,只是太玄门传承之中,也没有这门武功,顾长青碰碰运气,看看余世文知不知道这门武功。

余世文大吃一惊,心想顾长青怎么突然提起这门武功,他颇为警觉地看了看,然后又重新关上了门,说道:“大人,这门武功,可是鲜为人知,你是怎么知道这门武功的?”

顾长青奇道:“这门武功有何特殊之处?”

“大人,这门武功,你若是问了其他人,必然是不会知晓,但你问我,那可真是问对了路子,在下对此,略知一二。这门武功,并非我北赵武功,在北赵,鲜有人修炼此门拳法,这门武功,确切的来说应当是大周朝的武功,但实际上,这门武功,又是从我们北赵流传过去的。”

顾长青听得有些绕,问道:“你说具体点。”

“这门拳法,原来是我们北赵洪湖水庄的成名武功,但在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洪湖水庄迁徙到了城中,并逐渐走向没落。十多年前,洪湖水庄的庄主决定举派迁徙,离开了北赵,说是周游列国,实际上却是去了西周,后来,这门武功在西周改了名字,广为流传,而在北赵,随着时间的推移,会这门武功的人越来越少。”

“有人传授,自然学的人多,也容易推广,若是学的人少,哪天没了性命,一身武功就又少了许多传承。”顾长青自然理解,为什么北赵学这么功夫的人越来越少。江湖门派,之所以广招弟子,就是为了延续传承,若是一门之中只有个把弟子,难以抵挡江湖风雨。

余世文低声道:“大人,我听说,这洪湖水庄当年之所以离开赖以生存的洪湖,似乎与本门有关,当年轰动一时江湖,因为那洪湖水庄也算是江湖二流,在郡中跺一跺,震三震的门派。”

顾长青发现了这余世文的长处,这三十多年江湖路下来,余世文混迹江湖,经历过许多江湖事情,很多现在人并不知晓的辛秘,他都十分清楚,而且只要不涉及到他委托人的事,他都如倒豆子一般,全讲了出来。

顾长青沉声问道:“那这门武功,你那边可有秘籍。”

余世文:“.......大人,这个在下真的没有。”

“你有什么办法获得这门武功吗?”顾长青开口问道,也没有说明什么缘由,这余世文也不问,想了想之后,回答道:“此次清平城交流大会,我愿意为大人跑上一跑,看看能否获得此本秘籍,但大人,这我可不敢向你保证的。”

他说完之后,又有一些的难为情,扭捏地说道:“还有,这购买费用,您看?”

顾长青翻了个白眼,从怀里拿出银子,交到余世文的手里,“这些银子你拿去用,多的,就算是给你的奖励。”

余世文大喜,抑制不住的笑容在脸上绽放,拱手道:“谢大人厚爱!”

余世文一口一个大人,叫的亲热,顾长青也算是见识到江湖老油条的油滑程度,余世文仿佛什么都略知一二,是真正的江湖人,自己虽然决议要避开乾元宫这样的庞然大物,但若路上有此等老油条相助,必然能事半功倍,可惜的是,此人牵挂太多,让他抛下一切离开通东郡,太强人所难,亦非他之愿。

........

通东郡的交流大会召开在即,清平城太守府下令解除宵禁,整个清平城四门大开,到了夜晚,更是玉壶光转,灯火通明。

秦少君回到了客栈之中,见顾长青坐在客栈二楼吃食,有些吃惊,他没想到顾长青居然比他先回来,这清平城的坊市他也是第一次来,亦被这坊市的规模而震惊,短短两三个时辰,他觉得大大不够,等到坊市要关门时才回来。

“黄兄可有收获?”秦少君一摇折扇,走到顾长青身边,倒是极为不客气地坐了下来。

顾长青选的位置好,二楼靠窗边,可观街外,可视堂中。

这清平城中,四海宾客齐至,江湖人武功层次不齐,但绝大部分都是后天武者,几乎没有先天级别的高手出没,也是了,像这样的交流会,针对的就是后天武者,于先天武者,几无太大效用。

顾长青见秦少君坐下,摇摇头,笑道:“见识了清平城远近闻名的坊市,也算是一种收获了。”

“那是自然,清平坊市可是通东郡一绝。”秦少君拿起酒壶,放在鼻口嗅了嗅,道:“普通的清酒,家庭作坊即可出产,酿制方式比较简单。”

“喝一点。”

“可以,喝一点。”

秦少君给自己斟了小碗酒,顾长青拿起碗敬了他一下,两人酒碗相碰,相视一笑,而后一饮而尽。

酒的度数并不高,但秦少君可能喝的太快,呛了自己一口,连咳好几声,咳得脸都红了,他皮肤如玉,这般情况下就好似涂了两抹腮红,他眼睛极亮,喝了这酒,忍不住发出赞叹,“没想到这寻常客栈的清酒也有这等味道。”

“你没喝过清酒?”顾长青记得秦少君可是说过他早已游历江湖,在江湖中走,哪能没喝过清酒。

“让黄兄见笑了,我行走江湖向来是不喝酒,今日若非黄兄在此,也是不会轻易破例。”这番话说来,似乎是表达了对顾长青的信任和尊重。顾长青心想不过是萍水相逢,这秦少君若是真的小心行走江湖,怎会轻易喝陌生人的酒?难道真是把自己当朋友了?

“我家境极好,在家中,没有朋友,也无人敢与我做朋友;出门江湖上,见到的人,大多是别有所图,像黄兄这般坦荡的,真是百里挑一,极为少见。”秦少君知顾长青心中所想,便将话都说个明白,但他哪里知道,他结交但“黄达”,连名字都是假的

“客气了,客气了!”

顾长青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能是小酌一下,以示尴尬。

自来熟的太玄门前弟子,自来熟的秦家少爷,这江湖路上,大部分的都相当自来熟。

秦少君说了一些清平坊市的事情,两人在坊市中分开之后,秦少君参加了坊市组织的拍卖会,虽然未曾拍卖到什么奇珍异宝,但却看到有人在拍卖会中获得了一本玄阶的武功秘籍,引发不小轰动。

顾长青就听他说着,随声附和两句,一边撑着脑袋,吹着夜风,自得其乐。

........

两日之后,清平城交流大会举行,数万名武者齐聚清平。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武林英雄榜武林英雄榜帆笛|武侠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恩怨。 为什么要拿起那把剑? 我不是为了名利, 而是为了我在乎的人不再需要拿起那把剑。
  • 赤玺传赤玺传清韵轻流|武侠宋末元初,武林中多个帮派一夜之间在江湖中灰飞烟灭。一个幽灵一般的邪教在江湖中无孔不入,兴风作浪,令各大门派闻之色变。 江湖传言,道家鼻祖老子的一部《血经》重现江湖,得之可一统天下。更令江湖中人为争夺这部经书掀起一场场腥风血雨。 暗夜里,一双令人毛骨悚然的眸子,密切注视着江湖中发生的一切,嘴角,泛起一丝诡异的笑意……
  • 古道啸西风古道啸西风疯无涯|武侠两百年前,古华皇朝崩,九鼎现,武林宗师,皇朝旧侯一争九鼎,群雄逐鹿。一百年前,北州少林寺空智方丈修炼易筋经走火入魔,堕入魔道,杀得北州武林宗师凋零,人心惶惶。六十年前,江湖人才辈出,群雄争霸,然双星并世,引领一时风骚。三十年前,五帝横空,纵横四海,搅动武林,敢问天下,谁可称雄。江湖从来都不平静,纷纷扰扰,问今朝,谁主天下沉浮?
  • 暗河暗河Abing|武侠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他曾是个奴隶,后来成为一个杀手。但无论奴隶还是杀手,他都还算是个人。所以他也有他的江湖。一个杀手。他的每一次伏击就是他的江湖。一个写武侠小说的人。他的脑袋里就是他的江湖。一个一辈子被关押在牢笼里的奴隶,他的牢笼就是他的江湖。有一天他翻出了牢笼,天下就是他的江湖。有一天他拿起了剑,他手中的剑就是他的江湖。他一剑刺向太阳。
  • 巾帼群英巾帼群英七月南极.QD|武侠没有异能,没有玄幻,传统同样精彩,或者,更精彩唐忠岳:武功无高下,用者有高低。同样的招式,到了不同的人手里,威力也完全不一样。好比说同样一招倒踢天门,你母亲用起来和你用起来就完全不一样。所以说,武功无所谓厉害不厉害的说法,任何一门武功,练到极高深境界,都会威力无比。修炼者的人也会成为最顶尖的高手。唐箐:那为什么还有上乘武功,下乘武功的说法呢?唐忠岳:那是指武功的难度,一般来说,越容易练的武功越是上乘。唐箐:爹,你说反了吧。唐忠岳一种武功好学,那么这种武功培养出来的高手自然就多,高手多了,那个门派自然就兴旺了。也就是说这种武功让那个门派兴旺了。可以让一个门派兴旺的武功,难道不算是上乘武功么?
  • 醉卧江湖之多情醉卧江湖之多情抚琴诉离殇|武侠身世离奇从记事起就被一群女人抚养长大,却总有一个挥之不去的画面用在脑海中浮现,想要靠近却总是看不清她的脸,多年以后无意间得知了一些关于自己身世的传闻,而踏上了寻找记忆的旅程!…
  • 秦时明月之路人秦时明月之路人沉默494|武侠不一样的秦时,关系错杂的七国,百家,他们之间的恩怨是如何的?为何百家要反秦?又是因为什么原因?
  • 玉观音之魔我两生玉观音之魔我两生莮子|武侠家传观音在王俊麟父母车祸身亡后将他带回前世..由此揭开观音背后的恩怨情仇,血观音玉观音背后的血宗玉宗之间的恩怨,看王俊麟怎样一统冥教..前世的情缘由一句恨你在今世能否圆满..
  • 乱世一人行乱世一人行东石望海|武侠人生如墨,江湖如纸,各画各的色彩,各谱各的诗篇。天下之乱以民心所定。而此有一人行乱世,不为恩仇,只为心中所向,民心所指。
  • 非神非神口水蚕豆|武侠神也是人,之所以被称为神是因为他们做到了大多数人做不到的事,所以他们成为了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