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2章 再也不会迷路了

“哒!”

垅腾宗两名弟子踏着雨水前行,两人的身影出了城门,逐渐消失在群山之中。

站在客栈门口目送两人离开的竺喧一,转身跨过门槛。

“嗯?”

竺喧一突然诧异出声,她见那箭号突然浮现而出,并指着西边的方向。

“西边?”竺喧一后退了几步,见这箭号指的是沨峦仙祠的方向。

“仙祠……”竺喧一想了想,往那石桥上走去。

她见那箭号始终指着仙祠的方向。

“不将地下之物挖出的话,这个箭号就会一直存在?而且会一直指着仙祠,一直提示着我吗?”

竺喧一有些为难,她不敢挖仙祠,但,却也有一些心动,能埋在仙祠下的东西,那定是好东西啊!

“或许,这东西是沨峦上仙特意留给镇民的?”

竺喧一成功说服了自己,她回到后院,拿起铁锹,见这街道上无人,快步跑进仙祠之中,并关上了门。

箭号指着前方,竺喧一走过去,箭号转而指着地面。

“上仙,我,开挖了哈。”竺喧一回头看了眼沨峦上仙的雕像,铁锹用力向下。

“铛!”

铁锹与地面碰撞出一丝火星,地面丝毫无损。

“这么坚硬?”

竺喧一双手握住铁锹,用力向下!

“铛!”

“砰!”

铁锹断裂,铁锹头飞出撞到了一旁的石柱上,弹到不远处旋转着。

“……”

竺喧一看向地面,地面依旧丝毫无损。

竺喧一沉默了片刻:“是我太天真了,普通的铁锹怎么能破坏仙祠的地面……”

“那,该用什么?厨刀?”竺喧一摇了摇头:“不能用厨刀,万一厨刀也断了,那可就完了。”

竺喧一看着这不断在原地跳跃着,指着地面的箭头。

一下,两下,三下……

竺喧一看着这箭号若有所思:“不挖出来的话,这箭号会一直指着这地面?指着这仙祠?”

其眼睛突然一亮,若是她离开了镇子,上了山,这箭号也会依旧指着仙祠?

若是她一不小心又在山里迷失了方向,那她能按照这箭头的指示,下山,回到镇上?!

那她岂不是不会迷路了?!

“哈!”竺喧一笑出了声:“挖不出来也有挖不出的好处嘛~”

“嗯,先不挖了。”竺喧一心情愉悦地拿起断裂的铁锹,向外走去,走出仙祠。

她看向一旁的箭号,箭号指着她身后的仙祠大门。

竺喧一眼带笑意,回到了客栈。

后院,瓴奕趴在石桌上,正无聊地数着蚂蚁。

“怎么不去盛粥喝?”竺喧一放下断裂的铁锹问道。

瓴奕看了眼这铁锹:“我不想一个人吃饭。”

“好,我陪你。”竺喧一笑了笑,走进厨房,蒸上包子,叫上夜微雪一同吃早饭。

“咦?我的风筝鹰呢?”瓴奕看着石磨,这才想起那头端全崖鹰。

“去山里寻吃的了。”

竺喧一喝着粥回答道,不仅它,筳白雀也被她取消了早饭,自己寻吃的去了。

唯有这样,下次她说话才会管用!

瓴奕点了点头,继续喝着粥。

“呖!!”

端全崖上,突然传来高亢的鹰呖之声,一声又一声,不像单纯的呖叫,倒像是在说些什么?

夜微雪听着这鹰呖声,面色有些古怪。

竺喧一看着其神色,好奇问道:“它在说什么?”

夜微雪回答道:“它说,它囤了很多香菇,快来收香菇呀~”

“收香菇?”瓴奕眼中有着好奇之色:“这鹰还学会做生意了?”

竺喧一却是笑出了声:“这鹰还真是有些可爱。”

这是在等着她用包子换香菇呢。

“可爱吗?”瓴奕歪头:“哪里可爱了?”

“香菇可爱。”竺喧一笑了笑,走到厨房蒸上四层包子:“这些应该够了吧?”

不多时,包子蒸熟,竺喧一将其全部倒入竹背篓中。

洗着碗的夜微雪好奇地看着竺喧一这一动作。

“我上端全崖一趟。”竺喧一与夜微雪说了一声,看了眼坐在枯树上正在修行的瓴奕与栈栈,往外走去。

“呖~”

端全崖上,端全崖鹰见竺喧一还未前来,便又继续在高空之中呖叫着。

“嗒!”

刚下过雨的山间草地有些潮湿,竺喧一裙摆上沾上一些露水。

“这端全崖上连个果子都没有,那魔族吃些什么?天天吃鹰肉?没加盐,没有任何味道的那种?”

“呖!”

高空之中的端全崖鹰眼尖,看到了竺喧一,立马俯冲而下,朝其乖巧呖叫着。

“用香菇换包子?倒是聪明。”竺喧一伸手摸了摸端全崖鹰低下的脑袋。

“呖!”

端全崖鹰开心地叫着,引着竺喧一去了它藏香菇的地方。

“哦?这么多?”

竺喧一看着这四五十个直径都在三十厘米左右的香菇,有些诧异。

“呖!”

端全崖鹰兴奋地叫着。

“你打算怎么交换?”竺喧一解下竹背篓,拿出包子问道。

“呖呖呖!”

端全崖鹰呖叫着,竺喧一自然听不懂,她拿出一个包子,端全崖鹰拖出一个香菇。

“一个香菇换一个包子?”竺喧一将包子扔给它笑道:“你亏大了,你知道吗?”

“呖!”

端全崖鹰又拖出数个香菇,显然不在意亏不亏这事。

“我越发中意你了。”竺喧一将包子倒出,往竹背篓内装着香菇。

端全崖鹰啄了下包子,瞬间香味四溢,它摇晃了下身体,闻着这味道很是陶醉。

“呖!”

这味道引得其他端全崖鹰飞来,这头端全崖鹰立马用翅膀护住了这一草地的包子,双眼很是警惕。

“呖!”

其他端全崖鹰不满地呖叫着:你居然背着我们吃独食!还是这么诱人的独食!

“呖!”

这是我的气运,你们就嫉妒羡慕去吧!

“呖!”

太气鹰了!揍它!揍它!

但下一秒,这叫嚣着要揍它的鹰群突然安静了下来。

竺喧一抬头,见白袍魔族踏在草地上缓缓走来。

“我来,看看何事如此吵闹。”白袍魔族的目光却紧盯着那一地的包子。

端全崖鹰缓缓地收起了翅膀,不敢再护食。

竺喧一看着白袍魔族的眼神笑道:“老规矩,一个问题一个包子。”

白袍魔族点了点头。

“你与那黑袍魔族共用一个身体?那他的身体呢?他是只有魂魄吗?”

白袍魔族伸出了三根手指:“三个问题。”

“……”

竺喧一从竹背篓中拿出三个包子扔给他。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玉皇天下玉皇天下温柔书生|仙侠仙门林立天下,众神消逝神州。众生求逍遥仙道,凡人争锦衣天朝。蝼蚁中混迹,天门外徘徊,一朝起,玉皇天下!立神庙,集信仰;纳灵气,锻金身;觅奇珍,修神通。诸般法门,且看我一体兼修!由于本书在借鉴现实与神话中多做改动,故与现实或神话有颇多不合之处,请书友勿生嫌隙,权且当是另一个陌生的世界。各种仙法,各种奇怪法宝,各种神秘事物。“仙人大大,有票票吗?”以及以神性为核心,千奇百怪的神修功法,不一样的神道,闻所未闻的……“拜见上仙!”“什么!你是此地山神!”“请问你老爹是山吗?”。“……”“哇,是贱仙!”。“……”“呔,妖精,快快降服于我!”。“……”
  • 缘修千年为情故缘修千年为情故紫幽£傷羽|仙侠人生是修有人修道,有人修缘他是仙,她是魔仙魔缘薄,纵使有情也是无果他是师,她是徒师徒禁恋,纵使有缘也是无分是仙如何,是魔如何,我爱你,与仙无关,与魔无关。若因你是仙,我是魔就要分离,那我宁可不要这魔躯。若因你是师,我是徒就要遵循伦理,那我宁可不要这师徒虚名。她们是魔界的两极,为魔界而生,为魔界而死却因爱沦陷为情,她忍受百年折磨,苦中作乐,只为在生命最后一刻,在那人心中留下倩影为情,她舍仙成魔,纵使身死也笑对黄泉莫说世道无情,只恨情深缘薄修道千年为你,修缘千年为你修完命终才知,修缘即休缘修道既休道
  • 仙迹魔综仙迹魔综瓜子老兄|仙侠曾经,他是频临死亡的孤独少年,经历了人生惨淡,世态炎凉。后来,他在门派里受尽白眼与奚落,孤独修道。如今,他是众仙家吹捧争夺的对象,看清了人情冷暖。种种的经历,都在一步步的,将他推向曾经的‘身世’面前。。。。
  • 剑三狂想录剑三狂想录花元寸|仙侠剑三段子花园版江湖儿女爱恨痴缠酒已喝干故事未完
  • 长伴君侧长伴君侧岁微末|仙侠你是我生命中突如其来的阳光,照亮了我的人生,纵然万劫不复,我也愿,长伴君侧
  • 立法之道立法之道阿夫与空|仙侠埋藏在深山的蛮人村落,暗涌般逆流的死亡危机山外驱兽人无意间遭遇命运,无辜少年却死里逃生。他本无名,毫发遍体衣不遮身;他本为兽,茹毛饮血不识人事。七禾镇最有威信的驱兽人救下他一命,从此带回了百年来第一个走出山里的幸运儿——常念生!一切,从这里开始
  • 修真大铁匠修真大铁匠小旺旺|仙侠器若有魂,是否也有贪嗔痴?诸天万界,无数修士竞逐,多少神兵仙器沉浮,器魂有怨!奈落界应运而生。我为至尊时,开辟奈落界为器魂天,具无量不可思议!我为至尊时,诸天万界无尽器魂不为道具,皆得自由逍遥!我为至尊时,大道有器魂法,器魂与万界众生平等,铸我魂者为父母不为主宰!我为至尊时,诸天器魂,闻我名者,欢喜信乐,以清净心,同修无上大道,万界众生,莫不致敬!一个人造人的意识意外成为奈落界的先天生灵后回归,他将带给修真界怎样的动荡?
  • 戮仙:红莲缭乱戮仙:红莲缭乱婩姽|仙侠黑暗之中,一抹灵智苏醒,盘古开天,混沌青莲莲子化为四座莲台,青莲化三清成道法宝,黑莲遇劫一分为二,金莲入西方成就功德,幽冥血海,业火红莲缓缓睁开眼…………
  • 绝爱千殇绝爱千殇花陌语|仙侠命运兜兜转转,爱恨之间,可若是爱了,是非黑白也就不那么重要了,不是吗?
  • 聂天传说聂天传说雪夜骑兵|仙侠北冥大陆最年轻的太上长老,一个绝世的天才。从天罗宗太上长老龙御天传给他太上令牌的那一刻起,北冥大陆上注定会有一段传说,属于聂天的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