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0章 桃花酥

白闵月听李淑珍这么说,赶紧给了自己两个侍女一个眼神,本来她还想着让清寒去跟着那人看看情况的,可是这宴会要开始了,实在是不好分散人力去做这些事情。

清欣和清寒看懂了自家小姐的意思,便跟在后头,白瑾夕一脸开心的强行拉着自己姐姐往宴会大厅走着,还一边走一边和自家姐姐说,“姐姐,你可知道这李府最好的景色就是那满园的桃花,等明天开春,李姐姐一定会再办宴会的,你一定要来哦。”

她嘴上是这样说的,但是这李府的桃花宴向来都是李淑珍她娘亲办的,请的都是达官贵人的夫人们,自家舅舅的杨府根本就不在被邀请的范围之内,她一想到今天要成的事情,脸上的笑又多了几分。

白闵月倒是没有搭话,但是在前面带路的李淑珍是听得一清二楚的,自家手帕交不可能不知道自家桃花宴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宴会,她这样说就代表着明年这荣晖公主是一定会下嫁出去的,还一定会嫁到一个不错的人家,但是她偷偷看自家手帕交的现在样子,她像是一条看到猎物的毒蛇,在那里暗暗发喜的模样。

李淑珍不敢再回头看自家手帕交的模样了,她就在前面小心翼翼的带着路,她心里是越来越后悔答应了白瑾夕要帮她的忙了,这很明显能看得出来这两个镇北侯府小姐谁更加尊贵一些,一个是嫡长女,又是皇上亲封的荣晖公主,另一个只是嫡次女,根本就没有什么可比性。

白瑾夕见自己的姐姐和手帕交好像都没有打算搭理自己的意思,她有些不开心的瞪了自己手帕交的背影好一会,发现这人竟然不回头了,她便收回了视线,不再看她了,就自己一个人挽着自家姐姐的手臂到了那个宴会的大厅里。

大厅里的其他人看着是镇北侯的两位小姐到了,眼神都是聚焦在白闵月的身上的,这个大小姐是被皇上亲封的荣晖公主呀,这可是新贵呀。有幸的人在长公主殿下的赏花宴见过一面,但是还是很多人没有见过这荣晖公主。

大家都把视线都聚焦在了白瑾夕身边的姐姐身上,白瑾夕看到是这么一个场景,她挽着身边的人的手臂力量是一下子就加重了,她另一只手紧紧攥着。

白闵月被人抓着有些疼了,不怎么开心看了一眼身边的妹妹,看到她眼神中是满满的嫉妒和恨意,很想把自己生吞活剥的样子,她倒是笑了,笑得很是开心,她就是要看到这种场景,她心里倒是爽快了不少。

她轻轻的拍了拍自己妹妹的手,还一副很是关心白瑾夕的模样,唇边带着一丝嘲讽的笑意,笑意到达了眼底,消融了一丝清冷,冷冷道,“不要丢了我们镇北侯的脸面,不用紧张的。”

白瑾夕听了这句话直接把自己挽着她的手松了下去,她好像要快一步离开的样子,但是她看了一眼四周,这么多双眼睛在看着她们,这时候做这个举动实在是太不聪明了。

她再想了一下等会会发生的事情,她一下子原本黑的脸就又带上了甜甜的笑容,依旧很亲近自家姐姐,但没有再挽着她了。

落座的时候,因为她们两个是姊妹,只能是同席,但是白闵月坐在了前头,白瑾夕只能坐在后头,她看到自己的案上有桃花酥,看了坐在主座上的自家手帕交,幸好还算听话准备了这么一道菜。

她慢慢的挪到白闵月身边,用手指指了指那桃花酥,护甲中的一些小粉末撒了一整盘桃花酥,白闵月全都看在了眼中,她心想自己一定不会再碰那盘桃花酥一下。

白瑾夕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放过自己的姐姐,她看了一眼那盘桃花酥,眼神中带着一丝阴谋要得逞的意味在,声音不小,笑着对自家姐姐说,“姐姐,这桃花酥是李府有名的一道糕点,这是桃花宴上摘下来的桃花,然后经过晾晒之后得到的,然后再由秘方做成这桃花酥。你一定要尝上一块呀。”

她一边说一边拿起了一块,作势要往白闵月的嘴边送,还给了坐在主座上的手帕交一个眼神,让她帮忙也说说话。

坐在主座上的李淑珍现在是真的彻底后悔了,这本来自己好意帮帮她,是想能够得到一些东西的,现在看她这么卖力的让荣晖公主去吃这桃花酥,这若是荣晖公主吃了什么事那还好,这若是吃完之后发生了什么,这苦果还不是她李府来承担的。

白瑾夕见她竟然没有帮自己说话,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一直用眼神给她暗示,一定要让她说。她想了一想,这荣晖公主是得罪不得,但是白瑾夕也不是她能得罪得起的,眼神扫视了一周宾客,语气有些讨好的意味,“各位都尝尝我府上的桃花酥吧,我府上的桃花酥可是别的地方都吃不到的。”

她这样一说,大家都把视线放在桃花酥上了,还有一个好处,若是这荣晖公主吃了这桃花酥出问题了,那么说明这些桃花酥都有问题,但是其他人并没有什么问题,那这问题就一定不是出在桃花酥上,她李府的名声还能得以保全。

白闵月见有不少人都已经吃了桃花酥,还有些人点头称赞,她算是知道这桃花酥就算是是有剧毒她怕是也要吃上一块了。

她看了看白瑾夕手中捏的那一块,就是没有什么好感,她刻意挑了一块可能粘粉最少的吃了一口,那味道确实是不错的,但是她也只吃了这一小口。

白瑾夕怕这一小口的药性不够,她见自家姐姐已经放下了那桃花酥,便赶紧开口道,“这桃花酥莫不是不合姐姐的胃口,姐姐竟只是浅尝了一小口。”

她这样一说,其他人都看了过来,有些人确实是觉得这荣晖公主看起来不是那么好伺候的,这么好吃的糕点也只是吃上一口便不吃了,但是大多的贵女算是看出来了,这尝桃花酥怕是假的,这真的怕是这镇北侯二小姐有些什么心思在这桃花酥中。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傲视天下之圣魔降世傲视天下之圣魔降世柒栎|古言月光之下,身穿洁白罗裳的女子是那么遥不可及。“废物?”女子目光清淡,“是时候收回那些话了。”清脆的声音在空旷的山间回响。五官精致,眉目如画,传言只要接近他就觉得矮人一等———第一美男华缙逸,却次次维护她。死去母妃,心中本装满怨恨的华萧却因她而去冒险。在所有王爷里最沉默的四王爷,,整日带着一张面具,只有他的母妃和上一任皇上看见过他的真颜。因为她,摘下了面具,说过要守护她一辈子美人究竟与谁共上鹊桥?
  • 今生今世,非你不嫁!今生今世,非你不嫁!诗水年华|古言她是宰相千金,他是皇上之子。她女扮男装,他男扮女装。从小时候相遇,到长大后开始成为冤家到,被皇上赐婚,这是缘分,还是等待着下一次的离别?到了最后他对她说:“今生今世,朕只娶你一人,可好!”
  • 朱砂志朱砂志无勾|古言江湖中的女人们绝不肯承认朱砂漂亮,女人啊,哈哈,她们说比如她的眉毛就比起江南的女孩子稍浓重了些。当然见过朱砂的男人可不这么想。你又见过几个女人真心称赞过别人漂亮,除非她很自信她称赞的人比她丑得多。朱砂并不在意这个,她现在想的是如何脱离父母的羽翼庇护,用自己的眼睛看看这个世界,当她卷入这个义气、神秘、诡异、险恶的江湖,她会收获多少欢笑、泪水和荡气回肠呢?
  • 魔王轻轻爱:千里寻妻魔王轻轻爱:千里寻妻兮芷01|古言此文为小纸片的首发文,希望北鼻们喜欢醤~?(?▽`)~古代多为弱女子?错错错,大错特错,谁说女子不如男,谁说女子必在家中相夫教子?姑奶奶我能文能武,文武双全,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身边美男一抓一大把,来抢夫,去你的,蹲在奶奶脚下唱征服……
  • 公主生存守则公主生存守则拾夏|古言正常的女主有三宝——穿越,重生,身手好慕成凰听了冷汗直冒,自己可是一样不沾某人安慰道:“你也有三宝啊,貌美,胸大,有头脑。”“哦,对对对,可是等等,这胸大你是怎么知道的啊摔!”以下是温情版对话:有些人明明一无是处,可就是舍不得,放不下。”“皇叔,你要是一直这样拐着弯骂我的话,我就不让你抱抱了。”
  • 最是狐妖三百年最是狐妖三百年艾依千藤|古言在人世漂泊了多久,我早已无任何记忆。转徒于江湖之间,一汪江南水乡的清泉伴流水在指尖缓缓流过,留下的,只不过是刹那间感触到的冰冷的记忆。游荡在江南水乡,做一条曳尾的鱼,在青石板,蝴蝶瓦铺垫而成的世界里轻轻地告别。无论爱与不爱,我们都没有紧握对方双手的权利。或许贪恋那双手的温暖,或许离不开那个怀抱的安全感,但,是时候放手了。从此,你走你的路,我过我的桥。或许在夜里,在梦中,还是会与你相依偎,但再见的时候,我们就那么擦肩而过,好不好?本文保证两日一更(虽然速度有点儿慢的说,但是小艾还是在校生,大家就将就些吧……),每次都约在19点左右。呼唤票票与收藏!!!如果有什么建议,请加QQ:896587922,并注明《最是》。谢谢啦~~~
  • 我家七爷太霸道我家七爷太霸道柒一笙|古言柒柒的新书《盛世余生只为遇见你》已在连载中,求支持~梦境中的雪白色,伴随着长剑直穿而入,染成了血红色,覆盖住她那双璀璨如光,独具一格的暗紫色双眸。 而遗留下的,只有那魂牵梦绕的噩梦,以及像是孤魂野鬼一般,苟且偷生的她。 她一生为复仇而来,却没想到被某人盯上,纠缠不休,抵死缠绵。 她一句“皇上问我,愿不愿意入后宫”某位摄政王直接发疯,将她往死里吻去......并发誓,这个小东西,只能属于他一个人!至死不休!
  • 战国纵横之乱世锦官城战国纵横之乱世锦官城锦铭|古言王朝末年,礼崩乐坏,诸侯并起,心怀天下的小公主悲悯苍生,创建和平一隅锦官城,进而平息战祸,统一天下,且与各位诸侯公卿爱恨情仇的故事。
  • 独宠商妃之墨涵清歌独宠商妃之墨涵清歌安若晴天|古言她,南宫涵,是被一只玉镯带来到异世的少女,既来之则安之,接手义母的家业,在商场上玩得风生水起,身份的疑云让她来到御城。遇见了孤傲神秘的墨凌染,结识到温文尔雅的夜岚曦,还有曾经受她帮助的靳寒。身世揭开的同时,一场隐藏多年的阴谋也随之浮出水面!(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荣华锦绣荣华锦绣毛小北|古言文锦绣一出生就有臭道士说她是富贵命。生在世代经商富得流油的文家,文锦绣暗想:你这不是废话?可文锦绣万万没想到的一向疼爱她的祖父居然把她嫁给了这样一户人家。做妾又怎么样?拿着大把的银子,文锦绣不信自己谋求不出个地位、荣华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