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7章 尾声

那天家庭聚餐的晚宴上,林渡同学算是正式登场,在家人们事先都几乎毫无预备的心理状态下。不过他临场发挥的不错,得到了全家人的一致认可。

我爸自是满意,饭桌上一副审视女婿的目光,可能也是这么多年看我毫无着落,心里急了。我和林渡也打算明天找个时间去一趟川县,我妈的老家,把我们的事情通知一下。

席间,苏蕊的那对小门缝眼也一直闪着精光的对林渡浑身上下扫荡般的打量。我多次朝她瞪眼,都被她一如既往的凶狠怼了回来。我瞟了眼我的大表妹夫,正在老老实实的吃菜,这些年真不知道你是怎么过来的?难怪发际线都跑到了后脑勺。

陆西洲已是一副乖巧的小白兔模样,讨好着未来的姐夫,一口一个,“林渡哥哥,吃这个,林渡哥哥,吃那个——”叫得比自己的亲哥哥还要亲。

我赞赏的飞了一个眼神给陆西洲,陆西洲笑意相接,再回怼一个不屑眼神送给苏蕊,苏蕊狠狠含住,脖子杠的跟钢筋水泥一样。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女人还是一副极度不好惹的样子。

晚宴过后,散场期间,我的小姑夫,也就是那位大学校长,悄悄的移近我,问了一句:“就是他了哈?”

“嗯。”我点头。

“算了,我还是以婚礼当天到场的那个人为准吧。”小姑父嘀咕着。

“那不行,最终我们要以结婚证上登记的那个人为准。”二姑夫凑近,更为精准的加以更正。

“你们都讲的什么话?”我爸拧眉在两位姑父的调侃中正色,脚步跟上。

一大家人笑作一团。

“我们陆总话讲的没错啊,是要以结婚证上的登记为准啊。”小姑随着大姑和苏蕊一起加入调侃的队伍中。

我爸摇头,直呼一群成年人了,讲话还是这么不分场合。人家林渡也还在场呢。

对于我们这一大家子的亲戚,除了我二姑和陆西洲,口不择言是他们一贯的风格,我早习以为常,只是担心林渡初来乍到,不能适应。于是偷偷瞥了一眼一直从旁竖着耳朵的他。

林渡笑嘻嘻的,毫不在意,“各位长辈们,到场的肯定是我,登记的也肯定是我,请大家放心——”

“那也不一定。”我斜了他一眼。对于他的“盲目”自信回了一嘴。

“饭都吃了,还不一定呀?”林渡惊嚷。

“我二姑夫不是说了嘛,得以最后结婚证上登记的为准——”我大步流星的步出饭店门口。

“等等我——”

我的身后是林渡的紧紧相随。

第二天上午,林渡一早赶到“临江公馆”售楼部门口等我。二姑、二姑夫和陆西洲也一起下楼陪着我和我爸。江塘市的楼价比起Y市简直就是白菜价。所以我没有选择按揭,直接一次性付清了,所以手续相对简单。

终于在江塘市买了一套比较满意的房子,让我爸的晚年能有一个舒适的居住环境,我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

在去川县之前,我跟林渡说我想去大成中学看一看。虽然这么多年我每年都回江塘,但从没有勇气去大成中学再看一眼。

如今,我有了,我想再去看一眼。

“行,现在走。”林渡拉着我,和我一起跟我爸还有二姑、二姑夫道了个别。

“不要直接开车去。”我提出要求。

“那要怎么去?”林渡疑惑。

“把车先开到以前我爷爷家门口停下,我想一路走过去,沿途看一看。”

“——”林渡稍作迟疑,一口答应,“行。”

车子停在了曾经的爷爷家门口。这里已是江塘市最高的商业写字楼了,器宇不凡,完全找不到当年爷爷家单位宿舍区的场景。我和林渡下了车,牵起了手,步行在通往大成中学的马路上。

我眯起被太阳刺得微微发疼的眼,细细的观察起四周。

抬眼望去,眼前的树都变了。那些年,曾经为我们遮荫避日的梧桐树已尽数不留,全部换成了散发着独特清香气味的香樟树。

“以前的梧桐树呢?”我问林渡。

“早就砍了,你没发现啊?”林渡惊诧我这几年到底有没有回过江塘。

“没有,没留意,为什么都砍了?”

“因为飞絮太多,环卫工人们不好清理,所以全都换成香樟了。”

我眸色微垂,江塘市连街树都换了。

真是时移世易。

“大成中学——还在吗?”

“应该拆完了,不过我们还是可以过去看一看。”

我们路过了老北门,这么多年回江塘我都一直刻意避开的地方。当年,这里那么多的大排档。。。还有。。。全鸡全鸭——现在应该早就没人再听说过了吧。虽然这条街还是繁盛的餐饮业,但看得出都经历过一轮轮的整改,已是井然有序、十分规范了。

以前要靠骑行车才能到达的大成中学,现在步行起来,也根本不觉得远。只是在林渡的陪伴下,走到了,却也一丝没有看出来。

“到了,”林渡指着一条巷子的入口处,“就里面。”

“这个里面?学校的大门呢?”

“早就拆了。”

“你之前来过?”

“嗯,回江塘的时候经过过。”

“——”

我敏感的扫了眼马路对面,那只曾经在我放学时分陪伴过我的绿色邮筒早就不见了影踪。

“要不要进去?”

“进去。”

我们一起走向没有了校门的校园里。

路上有四只正在晒着太阳的流浪狗有站着的、蹲着的、趴着的警惕的看着我俩。

这里已然已是一所荒废之地。

“前面就是教学楼的背面。”林渡指着我们的正前方。

我却一点也看不出来了。

这里不是我记忆最深刻、最难忘的地方吗?怎么走近了,却居然一点也看不出来了?

我随着林渡绕到教学楼的正面。

废弃不堪。

一楼教室下方的墙壁仍保留着老旧剥落的绿色墙漆,二、三楼的走廊下方的墙面上涂着残留的老旧的枣红色油漆。每间教室门紧闭,无人出入的样子。但却见教室门口晾晒着的一排排衣物。

“这里。。。现在干什么用?”

“给附近的拆迁户临时住的。”林渡随口答道。

“就住这里?”我指着一楼我曾经在度老太班上时坐过的那间教室。

“嗯,临时过渡。”

我们以前的教室居然现在成了附近拆迁户们临时安置的房间。我凑近教室的窗户,趴着往里面看,教室里居然摆满了一张张的上下铺,像大学宿舍一样,却又没有大学宿舍里干净。

我退了出来。

重新站在教学楼的正前方审视着这栋给我留下满满青春回忆的大楼。

原来当年我们的教学楼这么矮,为什么以前却觉得高大?为什么曾经郁郁葱葱、满布梧桐树的美丽校园,如今已然成了拆迁户们临时安置的废弃场?那些曾经留给我的难忘回忆,如今全都变了?

我的视线缓慢游走,却逐渐被一楼教室门口的楼梯道吸引了。

敖德萨阶梯?

这条就是当年我站在上面被蒲一程俯视拒绝的那条楼梯道?

我定睛认真的数了数,一、二、三、四、五、六。。。一共只有十一阶?这么短的楼梯道?当年我可是觉得长得看不到尽头啊。

虽然难以相信,但眼前就真真是我曾经最为眷恋的大成中学。

不管怎样,来了,看过了,就安心了。

无论现今如何,她都是我青春年华里最美丽的过往。都是我心灵深处最重要的一个地方。

记忆可贵,定当珍藏。

“走吧。”我拉着林渡的手。

“不看了?”

“不了。”

“行,那我们去取车,去川县。”

“好。”

{全文完}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神秘樱花八公主神秘樱花八公主依夏琉璃|青春她们是神秘的八位公主,有一个人人羡慕的家世,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有让人倾国倾城的样貌,有逆天的能力,有个个都是冷血无情的杀手,世界上无人能敌。当她们遇上了比她们差一点,也有逆天的能力的八位王子,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
  • 北巷栀酒北巷栀酒央皖|青春一枕情风梦绿萝,人生随处是南柯“我能让你不再受伤,能在你需要的时候出现在你的身边,我或许不能像你喜欢的宋岸然一样,但我能尽全力保护你”
  • 王俊凯—飘雪承诺王俊凯—飘雪承诺悠筱小|青春重生后的再次相遇,不过短短几个月,再次分别,十年间悄然过去,是该做个了断,是该勇敢些了,懵懂女孩,痴情男孩,该何去何从
  • 那年烟花漫天那年烟花漫天燕国刺客|青春有一种东西叫做烟花,他常常会在众人的仰望中,伴随着巨响,骄傲的盛开在无边的夜空,美丽,明亮。但是它的惊艳就那么一瞬间,马上又会被漆黑的夜吞没,只剩下惊慌闪躲的星星,以及,一片灰烬。。这又像我们的青春,美妙而短暂。我们的青春一个个的绽放在校园,这片属于我们的天空。就在这个充满喜怒哀乐的地方,我们风华正茂,我们年少轻狂,我们是春天的鲜花和秋天的果实,争先恐后地开放和成熟。
  • 疯格疯格泽个老范|青春洒脱奔放的苏格挣扎着从一段青涩的情感里挣扎出来,因为一次旅行意外遇见温柔暖男秦易熙,性格合拍的两人再旅途中欲拒还迎,在旅行的结束秦易熙却人间蒸发.....回到校园里苏格却意外撞见消失许久的秦易熙,原来他在这里,是为了等待.....
  • 忘不了的你们忘不了的你们桉婷|青春这本小说主要写一个毕业生的感想和回忆往事,有兴趣的可以稍微看一下,桉婷不强求
  • 紫城2008紫城2008冯亦慈|青春梓丞是温柔的、纯贞的,所有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爱上她。子初是病态的,却顽强,她的生命力是张扬的,让人感动.这两个姐妹,一个骄傲倔强地离去,一个坚强勇敢地活着。
  • 等风,为谁等风,为谁放下VS远方|青春这年夏天的风来迟了一步,风是祸?风是福?青春的风,吻过了你的脸颊,不知道,她是否还会再回来。看着夕阳夕下,你愿意等风吗?(写给自己青春的故事)
  • 学渣向前冲学渣向前冲水水柠|青春快要中考了,作为学渣的卫雨绮该怎么生存呢?面对强大的竞争压力,父母的压迫。既想考上理想高中,又想轻轻松松的。最后她逆袭了吗?
  • 你若安好我便此生足矣你若安好我便此生足矣翩紫翎|青春她们,是闻风丧胆的圣尊,身上肩负着杀母之仇,为此,她们,活的一点也不轻松;他们,是上六大家族的三个王子,他们遇见了她们,冰冷王子变得爱笑了,腹黑王子改过自新了,花花公子唯独爱上了她。他们,有多少女子爱慕,可她们却不屑。他们深爱着她们,但她们身负仇恨,他们究竟能成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