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0章 黟山武林大会4

慕倾伶冷哼一声,“你不过是仗着暗器的优势胜了镇岳教的宫教主,居然敢口出狂言,和我们藏玉山庄比暗器。”

莫染美目一瞥,问道:“这么说来,你们藏玉山庄比镇岳教还要厉害喽?”

慕倾伶不是傻子,立即反应过来刚才的话被莫染钻了空子,她避开陷阱,道:“你不过是侥幸而已,现在就让你看看什么叫暗器。”

莫染哦了一声,正色道:“领教。”

慕倾伶指间忽现六根细如牛毛的银针,口中念了一句:“无边丝雨。”紧接着便向莫染掷了出去。

莫染轻而易举地旋身躲开了,她以为这便是藏玉山庄的功夫,刚想出言讽刺,却发现情况不对,她迅速施展轻功,在比武台上与慕倾伶的银针周旋起来。

几乎在她刚点地离开的一刹那,就会有三到五根银针钉入,速度之快,让她一点也不敢轻敌。

几乎只是一盏茶的时间,比武台上银针就布了一周,将莫染的运动轨迹清楚的描绘出来。

莫染只能另寻落脚点,慕倾伶怎么会给她机会,左右手同时开花,一手提前预判位置钉入银针,另一只手向莫染飞射。

在场众人皆以为在这么密集的攻势下,胜败已没了悬念。谁知莫染一个后空翻调转头脚,一掌打向比武台,将钉入的银针击飞击碎。

比武台上瞬间冰霜蔓延,莫染周围真气云涌,将她护在中心,银针刺不入,僵持在外围,几乎是三息的时间,冰霜就将慕倾伶围在一隅,同时真气在那一刻爆裂开来,银针顺着来时的方向回击回去。

慕倾伶飞身离开,落在冰霜之上,唯剩的那隅瞬间被冰霜覆盖。

莫染虚停在半空中,此时道:“你的银针用的差不多了吧,该我了,无边丝雨。”

她用其人之道还施彼身,密密麻麻的冰魄针不断地追击慕倾伶,慕倾伶可没有那么好的轻功,躲避的过程颇为狼狈,衣袖被划破了好几道口子,头发也因冰魄针击掉发簪而披散开来。

莫染从一开始就没想要人性命,等到慕倾伶无地落脚,才发出最后一针逼迫她的走位,想让她落于台下,谁想慕倾伶内力消耗过大,躲避不及被击中了小腿。

绣花针粗细的冰魄针一入肉体,便化为阴气侵入经脉消于无形。

所以慕倾伶只感觉小腿一疼,待落于台下,只觉右肢无力,一个踉跄单膝跪于地上。她的两名侍女见状赶快过去扶她。

莫染收了内力落于比武台,冰霜逐渐化去,消失的无影无踪,她道:“承让了。”

藏玉山庄的大小姐杨汐妍连看都没看慕倾伶一眼,拍案而起,质问道:“妖女,你从哪里偷学的我藏玉山庄的武功?”

莫染道:“我没偷学啊,不是慕倾伶刚教的吗?”

萧南城循声望去,仔细辨认,才看清了杨汐妍的脸,他一把抓住李冰栾的衣袖道:“二师叔,是她。”

李冰栾向前一步,也看清了杨汐妍,认出她是那天抓南城的人,立即对徐圣章道:“师父,那日抓南城的女子正是藏玉山庄的大小姐杨汐妍。”

徐圣章疑惑道:“冰栾,你说她为什么要抓南城?”

李冰栾摇摇头,“徒儿猜不出。”

杨汐妍听完莫染的回答,虽然有些震惊,但她借机发难,转头斥责慕倾伶道:“慕倾伶,你好大的胆子,将她压下去。”

慕倾伶被架在两名侍女中间,闻言暗暗握紧了拳头,但是面上也不过是淡淡一笑,“大姐,相煎何太急?”

杨汐妍一挥手,“你们都听不到吗,本小姐让你们将她压下去。”

藏玉山庄的其他人无法,由小棋带头想要动手,慕倾伶道:“慢着,我自己会走。”说完,她对镇岳教的李剑臣道,“李师兄,烦请安排个房间,让我暂且休息一下。”

李剑臣听后立即道:“镇岳教一早就为各位安排了休息之地,二小姐请跟我来。”

慕倾伶点头,两名侍女立即会意,架起她快速跟着李剑臣而去。

杨汐妍做了个手势给小棋,小棋点头,也跟着去往后院。

莫染懒得看她们之间的纷争,又跑到萧南城旁边,无视白帝城弟子的围观,拉起他的手问道:“城哥哥,你在客栈发生了什么事?”

萧南城道摸摸她的头发,道:“无事,我能解决。”

莫染还想再问,就听段知诚道:“嘿,小姑娘,别光顾着谈情说爱,咱们之间的恩怨还没解决呢!”

莫染深吸一口气,内心简直讨厌死这个男人了,烦透了!可她不得不回到台上。

萧南城拉住她,“别打了,我跟你走,我们离开这。”

莫染安抚地拍了拍他的手,道:“还不能走,我要救一个人,若是师尊赶不及,今日只能靠我了。”

“舅舅也会来吗?”

莫染摇摇头,眉宇间露出一丝担忧之色,“不确定,希望他能赶到。”

重新回到台上面对段知诚,莫染叹了口气问道:“我和你之间有什么恩怨啊,说来我听听?”

段知诚道:“十八年前,我义兄罗奉带领一队人马护送客商去往西域。在回来的途中经过一片沙漠不慎迷了路,等他们兜兜转转来到祁连山,勿闯进惊鸿殿的地界,却被一走火入魔的老者逐个击杀。我义兄命大又逃回了沙漠才幸得一命,但他的双腿被废,导致终身残疾,你说这个仇我应不应该替他报?”

莫染点点头,道:“是应该替他报仇,但是,你怎么确定,他闯进的就是惊鸿殿呢?又怎么确定伤他的老者就一定是惊鸿殿的人呢?”

段知诚被问懵了,是啊,如何证明?

莫染好心的提醒他:“是老者自报家门了吗?”

段知诚心想,一定是这样的,隧道:“对,那老者自己说的。”

莫染又问道:“你不是说老者走火入魔了吗?既然走火入魔,还能对一群陌生人道,‘我是惊鸿殿某某,我要杀你们。’”她学的惟妙惟肖,白帝城众人和一些其他人都忍不住笑了。

宫溯屿见场上情况不对,一手捂着伤口站起来道:“段兄,跟她废什么话,妖女口才了得,你如何说得过她,赶快将她杀了要紧。”

段知诚幡然醒悟,指着莫染道:“你这个小姑娘挺有心机啊,差点被你忽悠。”

莫染道:“大叔,我可是认认真真帮你分析呢,我惊鸿殿虽然落没了,但也不能随便被别人泼脏水啊,万一你寻错了仇,杀错了人呢?那你跟那些伤你义兄的魔头有何区别?别忘了,你可是名门正派呢!”

段知诚一想也对,固有思想受到了冲击,让他浑身都烦躁不堪,他在比武台上来来回回地走着,就是想不明白。

莫染道:“大叔,你看我像是魔教妖女吗?”

看模样就一俏丽小姑娘,十五六的年纪,像朵花一样,段知诚挠了挠头,指着莫染道:“你别说话。”

这架到底打还是不打啊?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最游记最游记无名矢|仙侠他是世间最后一个神,被仙鹤所养,故取名白灵。她是天上的仙子,出生时祥云漫天,故取名云梦瑶。不同世界的两个人,共同生活在并不存在的虚无的时间里,西游的故事该如何续写?最游记,从这里开始。
  • 南仙南仙冷冷冷|仙侠今生不作地狱鬼,便为世间第一人。跳下山崖的那一刻,林凡心中浮现出这样一句话。
  • 玄家弃少玄家弃少璃琼颜萌|仙侠被戒指带入异世,成了玄家的废物。忍不了,这绝逼忍不了。看着曾今的废物崛起,闪瞎他们的狗眼!
  • 修真学霸系统修真学霸系统王不过霸|仙侠顺成人,逆成仙,都在其中颠倒颠 姜成一直以为修行和学霸是没有关系的,但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每一条道路都在向他阐述着这个观念是如何的可笑
  • 极武入道极武入道轻心言|仙侠一个武道极度昌盛的世界。这里有平民,有武者,有世外势力,还有不可以思议的妖兽。生为平民,你就应该好好安分,不要读书,不要练武,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如果一旦忘记了自己的身份,踏出了改变命运之路?你会发现那是一条不归路。李凡,平民。李凡,武者。李凡,世外高人。李凡,北游之子。李凡……一位在异界抗争的穿越者。
  • 界玉界玉拳打老牛|仙侠在这个世界上我居然会用“降龙十八掌”你以前也是鬼灵宗的元婴期大修士居然受不了“阿弥陀佛”没想到黄金匕首居然是成吉思汗的佩刀,里面还有一位牛逼的丘道长。“什么你真的要传我’七十二变’?还有轩辕黄帝的‘御女心经’你都懂。。不会吧,那菩提老祖穿什么颜色的底裤你都知道。”林雷看着六耳猕猴惊讶的大叫道。“对不起!一不小心便得了你的盘古精血。”林雷大喜的看着共工的尸体说道。“我靠,这么多的核弹头,看我怎么报仇。”
  • 仙为何仙为何睡大床|仙侠仙为何?仙为何?仙是什么?仙又为了什么?一个无忧少年,懵懂中走上修仙之路,从开始一种对修仙的向往,到后来的为了亲情,为了爱情,为了友情,为了守护,经历种种磨难,迎难而上,最终踏上了追寻自己修仙为何的一条求解道路。。。
  • 起点孤儿院起点孤儿院良心|仙侠穿越了,王文很淡定。 穿越后成为了一家孤儿院的院长,王文依旧淡定。 直到他发现,穿越的世界,叫起点大世界。 他的孤儿院,叫起点孤儿院。 穿越的当天,一个被抽了至尊骨的孩子,被扔在了起点孤儿院的门口。 王文淡定不了了。
  • 嬉笑仙侠嬉笑仙侠合光同尘|仙侠悲催的地球游戏商人,穿越到仙侠世界。自带天赋技能?那是什么,咱家没有!那你有兑换空间?我都不知道你说的是啥!那一定是有神秘高人传功?胡澈一巴掌拍飞,有个老骗子算吗!
  • 青丘狐梦青丘狐梦画柒染|仙侠她最大的梦想就是像个平凡人一样过完这一生……虽然这一生无比漫长……只可惜命运多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