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章 —伍— 一直在等你

出了首饰店的门,眼见太阳都照山头了,想必现在已经快到了午时。

昨日与邹雨分别时约好今日再相见,现在洛逸熯随着,只得拉着他一同去了邹师傅的家。洛逸熯虽是极是不情愿,可是觉得离了卿慕自己一人也是无趣的很,也随着来了。

现在正值暖春时日。邹师傅家中的花开得正艳。

邹师傅是个有情趣的人,院中植的花花草草真是不少。每逢春夏花开时节,各色的花让人晃了眼。而卿慕钟爱杏花,只可惜整个缚城也只有邹师傅家可以见得这杏花树了。

“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

想到往年,每逢暮春,她便独爱来邹师傅家赏杏花,直至日暮。

几乎日日都要卿言寻着自己才肯归家。众人都知卿慕是钟爱邹师傅园中的红杏,可未曾有人知她只是爱慕这园中的一位少年郎。

“卿慕!卿慕!”卿慕正踏入邹师傅院内,邹雨就老远的迎了上来。热情的到让她好不自在。未等回过神来,邹雨就紧紧的攥住了她的手,一张小脸激动地通红。

自己来了应不至于让邹雨如此喜悦,往日并未见她对自己有如此的亲热劲啊。卿慕可确是不知所以。

“卿慕,你猜猜谁回来!”邹雨握住的手生疼,却怎么也抽不开,她开心得蹦蹦跳跳。

卿慕从未见过邹雨这般模样。哪怕是上次赠她了一个心仪已久的汉白玉镯,也没有如此眉飞色舞。

莫不成是卿言他们剿匪回来了?那若是让卿言看见自己没好好在家禁闭,还偷溜出来,这日子可真的是不得过了。她吓得赶紧把邹雨的手甩开,正欲开溜。

“小慕。”背后响起一个清朗的男子声音。

卿慕心头一紧,整个人都震在原地,连眼圈也不自觉地红了起来。这个声音自己怎会不熟悉。

三年前的那日,他不辞而别。

自己朝思暮想,他的声音每日都要自己脑海里回旋几百遍。

每一刻自己都在盼着他能够回来,能够站在自己的面前再唤一句小慕。而如今这一刻真的到来了,却连回头看一眼他的勇气都没有。

“卿慕!旭哥哥回来了!你看啊。”邹雨则拉着卿慕回过头,卿慕如同石头人一样木呆,任由邹雨拉扯着。

终是又重逢了。循声望去,她抬眼看着杏树下那个男子,长身玉立,乌发用水蓝的发带竖起,半束半敷。望着卿慕的目光如春日的暖阳一般温暖。

他好似三年前那般明朗,却比三年前更加成熟。她遥遥的望着他,手足无措的不知此时是该笑还是该哭。

记忆好似一个尘封已久的匣子,在这一刻拂尘开箱。

那时的卿慕尚于髫年,日日吵着要同卿言一起学武。父亲争不过,无奈便让自己也随着卿言日日呆在邹师傅的宅中,也正好与邹雨做个伴。

她幼时很是顽皮,初次前来,在园里迷了路。

那日也暖春,自己寻不得出路,又在花园里摔了一跤。正是委屈时,看见一个男孩在树下练剑。那个男孩很是年幼,却手执青剑,挥舞的如同蛇信一般,在空中划出道道的白光。他身轻如燕,几个跃身犹如那天边的白鹭,轻盈自如。

那年的杏花开得真好啊。

男孩武的剑,如白影破风,连高大的杏树都随着剑风晃动了起来。飘飘然的竟然下起了红杏雨。

朵朵杏花如同片片的粉云,轻落他的身间,随着他的剑气,环绕飞舞。

这一幕宛若仙境一般美好,让她躲在大杏树后看傻了眼,连方才跌倒的痛都忘记了。不知是看了多久,男孩也练累了,敛起了剑正欲离开时,注意到了在大树后面的卿慕。

那时的她很是狼狈。瞧见他望见了自己,怯生生的缩在大树的后面。半响,才漏出了大大的眼睛恐惧的看着男孩,好似一只惊弓之鸟。

他走上前去,蹲下身,看着小小的卿慕,不嫌弃她满身的泥泞,伸出手拭去了她脸上的灰尘,牵起她脏兮兮的小手,带着她走出了园子。那双握住自己的手小而坚定,给了卿慕无限的安全感。

而这份安全感一直持续了十年。

后来的卿慕才知道那个少男孩名唤启旭,是邹师傅的大弟子。幼时父母双亡,因极有天赋而被邹师傅收留了下来。

卿慕那时年少,不懂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但却知自己喜欢看见他,喜欢和他在一起。

从那日以后,她便日日粘着他。平日里一刻也静不下来的卿慕,只要和他在一起就变的安静下来。

他练剑,她就在旁静静的望着。他写字,她就在旁研墨。

一日日,只要他在自己身边便不怕枯燥。

启旭自小也极为护着卿慕。

她被卿言欺负时,他会站出来训斥卿言。她闯祸被责罚时,他会把她护在身后担下一切的罪责。

他是一个爱护卿慕的好哥哥。后来长大了,略懂了情爱之事。她才知晓她不想,也不愿,他是她的哥哥。只是这一份心思因当时尚年幼,从未敢言起过。当她真正明了自己心思,正欲向启旭表明时。他却消失了,不辞而别,卿慕寻遍了整个缚城,无果。邹师傅只道他出去历练了。

从那日后,卿慕的心也随着他走了。她日日都盼着启旭有朝一日能够回来。

这一等便是三年。

卿慕爱杏花,每逢花期便独自一人,在院里呆呆的望着一整日。大家也都习惯了,只以为是她爱杏花如痴,连爹爹也说只有赏杏时才可瞧见卿慕半分的安静样。

可是只有卿慕知道她望的并不是那满园的红杏,而是初见时那个在杏花中翩翩武剑的少年郎。

三年了。

思念他足足已有三年了。而现在他就如记忆中般,立于杏花树下,杏花落在他的身旁。

她很想如同幼时一样冲上前。抱住他,拉着他的手撒着娇,责怪他,当初不告而别,告诉他,自己每日都在思念他。

然而卿慕早已不是幼时的那般不懂事的年岁了。她冷静了片刻了,待启旭走近自己,扯着一个笑对他说了句。

“旭哥哥,好久不见了。”

真的是,好久不见了,旭哥哥。你知道吗,小慕,一直在等你回家。

他如同从未离开过一样,伸出手宠溺的揉着卿慕的头发,言到“:小慕长高了不少啊。”只是一句话就又让卿慕险些溢出了泪。她低下头,暗暗地双手搓成拳,把眼泪咽了回去。

卿慕不是一个爱哭的女子。从小到大鲜有落泪的时候。唯有他离开的那日,夜里太过思念,便把被子盖住头,一个人默默哭着哭着直到睡着。慢慢的时日久了,也就想明白了。

这份思念太深刻,与其心痛,不如藏入心底。

洛逸熯在旁,不懂卿慕和眼前这个风华少年有什么渊源。却也清楚的将她细微的表情收入眼底,明了个一二。

邹雨的喜悦之情比卿慕来的直白的多。她拉着启旭跳着脚问“:旭哥哥,你回来我们真的都好高兴。当时你突然就离开了,我和卿慕可是伤心了很久。”

“是吗。”启旭眼光温柔,却带着半丝询问之意,望向低着头的卿慕。

卿慕半响不言语。她并非不想和他说话,而是不敢说话。

她怕,怕话未出口,泪就先落下。

寒暄了片刻,四人决定留在邹雨家吃午膳。

卿慕一直安静的很,不见平日里吵吵闹闹的模样,低着头面无表情,吃着面前的饭菜。

“旭哥哥,你这次回来是有什么事吗?”邹雨像极了卿慕平日的样子,不停地对着启旭问东问西。启旭性格温和,一向是有问必答。

他们聊得欢快,卿慕在旁听着,足够了。

“傻丫头,回自己的家还非要有事情吗?”启旭笑着与邹雨开着玩笑。

邹雨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启旭却继续说道“:不过此次却有事情要与师傅商议。可也是不巧的很,没成想我回家了,师傅到是带着弟子们剿匪去了,这一去不知是多久。唉,我也只能望着师傅回来再与其商议了。”

听见这话邹雨好奇了起来,她连忙凑上去,打探道“:是什么事情啊?”

启旭面色红润,微微一笑,卖起了关子,说道“:这事啊。等师傅回来了,你们便也会一同知晓了。”

邹雨听闻旭哥哥都这样说了,只能缩回座位上,着急的咬住筷子,不便再继续追问下去。

“小慕。”闻见启旭叫了自己。卿慕抬起头,对上了他关心的目光。

其实她从启旭回来时就有意躲避他的眼睛,更不敢去读他眼神里的含义。启旭好似察觉到了她的不自在。

他看着卿慕抬起头,笑容刻意。一双眼凝视着她,目光也渐渐的复杂起来。半响,只问出了一句“:你最近过的可还好?”

她依旧是笑盈盈,答曰“:一切都好。”又低下头,若无其事般大口吞咽着饭菜。

其实她的那句话还未说完,后半句只能在心里默默说给自己听。

我一切都好,唯一的不好,便是你离开了。

这一餐饭,在邹雨和启旭的嬉笑声中,结束了。卿慕很是庆幸有邹雨这个话痨在,不然若是缺了她,真不敢想象这顿午膳会吃的有多么的尴尬。她羡慕邹雨,可以若无其事的同启旭谈笑风生,而自己怕是无法做到了。

三年未见,又已明了对他的感情。

以后,再也做不到如曾经那般了。

卿慕望着天空,闭上眼睛,长叹了一口气。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天空下的守望天空下的守望暮玲喵|幻情“我叫千珑,我在一个如同天堂一般美丽的地方度过了我人生中最快乐的七年时光,直到有一天,意外发生了……”
  • 双雄志双雄志六岳|幻情这个故事发生在辽阔的奥古兰大陆,两个宿命中,既相依相存,又相斗相争的英雄将演绎一出关于毁灭与拯救的壮丽史诗,战争的硝烟将跨越浩瀚的叹息之洋,最终演绎出新旧大陆霸主的终极对决;在这一进程中,神灵那伟大而神秘的身影将始终若隐若现地站在各自的代言人身后,但在决定人类命运的重大历史时刻,还是人类的领袖,凭借着独立的精神和不屈的意志,最终站在了那个时代的巅峰!(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飞花未雨犹漫漫飞花未雨犹漫漫无忧果果|幻情【新书上线,错命皇妃~】那一眼,在人间七夕节,画舫之上,我们初见,我是一条蓝色锦鲤,你是天界的上仙,我笑着说道:“仙友以身相许如何?”本来只是一句玩笑话,你却当了真…… 昆仑山上你我画扇定情,珠玕之树丛生,浮华若现,昆仑景色不复存在,你可还会记得我? 仙路漫漫,有你的陪伴,我亦不觉得苦…… 那一眼,便让我沉沦万年,一点一点走进我的心间…… 落雨飞花轻入梦,疑是凌波照影来,只是你那如星光的眸中那样的柔情却已不在……
  • 惊世魔妃:废柴二小姐惊世魔妃:废柴二小姐星月紫|幻情一部凤吟决,男友夺她家产,害她爷爷,将她囚禁起来折磨三年。三年隐忍,本以为大仇得报,却不曾想那才是真正的末日… 一朝穿越,她是没有灵力人人唾弃的废物。可事实上,她聪慧有心机,冰冷且无情,手段利落狠辣,杀人于无形。独一无二的凤吟决,双灵印,废物二字,从来都不是她的代名词。宫殿之中,她一袭红衣妖娆似火,一双漆黑星眸却是冷若冰霜,“世于我不仁,我留世何用!”那些曾经欺她辱她、伤她害她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无意间救回的邪魅男子,从第一次见面就对她百般呵护,万般宠爱,一次次接近她,却被她一次次推开。 “我不信一个人会无缘无故地对一个陌生人好,所以,我不信你。” 这场爱的角逐,是真的一见钟情?还是另有所图?
  • 跨族奇恋:星光夜语跨族奇恋:星光夜语子夜霜降|幻情本书重新起航,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谢谢~~她们,前世是D组织的头号双盗神偷,今生是异世的孪生蛇公主。她,爱好整人,活泼可爱却性格火爆,带有点儿的神经质,她最怕鬼,却爱上了鬼……她,聪明伶俐且时而温柔时而冷淡,是个隐藏性腹黑,无论前世还是今生,依旧是那个爱她无悔的人……她与他,她与他会发生些什么故事,待我细细说来……
  • 九幽漫漫追妻路九幽漫漫追妻路埃克西莱奥西|幻情装疯卖傻痴儿成癫,只为报仇,当大仇得报,又该何去何从?
  • 三生倾月三生倾月雨格格|幻情宿命的使然还是命运的捉弄,现代毒医的她穿越异世,成了北辰世家的废物大小姐。琉璃美目流转着绝世的风华,集齐灵珠,解开封印,收灵宠,炼丹药,炼神器,煮美食。傲天大陆第一炼器师宗师,第一丹药宗师,出神入化的第一绝世毒医,九幽殿的第一王妃。据说她离开这片大陆时全民来送行,据说她曾一人入魔鬼森林捉到几十只圣兽以及数不清的高阶魔兽送予自己的手下,据说…………他是南华的修罗王爷也是九幽殿的王。对任何人特别是女人都是无比反感,唯独对她他只想一点一点费尽心思的的去靠近。宠她,爱她,包容她,保护她,一生一世一双人是他三生三世永不变得责任是他乐意之至的事
  • 暗黑圣战之神与神暗黑圣战之神与神浮羲|幻情他是冥界的少主,却因一个女人与冥界断绝关系,他继承了魔神的力量,注定了要带领黑暗对抗光明,一生为爱而战,却又愧对了多少个她。
  • 倾城笑倾城笑倾世格格巫|幻情战火四起,三界民不聊生。一天,一个叫顾倾城的小女孩,踏着硝烟,孤身一人,来到了小山村。从此,传奇展开。--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重生之美人惑众重生之美人惑众泪殇浅雨|幻情【1】“媳妇儿,我家老爹让我把你带回家呢!”某人一脸邪肆的望着对面某个无良的女人。“那个无良的老头……”某位魔女微微扶额。似是想到什么的眉头跳动:他老爹丫的就一丹痴,看到了自己像狼看见猎物的样子。【2】“媳妇儿,咱家宝宝说是出去给你找儿媳妇了,留下一封信离家出走了。”恩正好,总算没人跟我抢媳妇了。某无良男人把自己儿子出卖的彻底。“溯璃,你丫的给老娘滚出去不把老娘的儿子带回来,你就等着睡书房吧!”此话一出。“嗯?着了由不得你了。”直接扛走!“你丫的禽兽不是人”……想看的快快来哟字数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