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7章 套路,继续套路

江同心中登时如惊涛骇浪般不得平复,很快,他骇然发现,手中握着的丹药是极品回血丹!

少年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如此大方,更加坚信道:他必定来自某个强大的隐秘世家吧!

江同踟蹰片刻,便服用了两颗回血丹。他深吸了一口气,叹息道:“其实这灵阵和地牢,都出自我‘内人’之手。”

江同一生经历可谓跌宕起伏。

年少气盛闯荡修真界,没有资源和背景,起先过得极为艰辛。但凭着超高天赋加入珩月宗成为其内门弟子,意外得到小传承,后来更是悟出了自己的剑道,一时风头大盛,遭到师兄弟的嫉妒。在他们的设计陷害下,自己与宗门唯一的女长老发生关系。

接下来的事情可想而知,重伤后被逐出师门。他只是受了皮肉之苦,那位女长老却从元婴八重境的修为一下跌了七个小境界,还残了一条腿,大受打击下险些疯癫。

后来,他便带着她来到了素风镇,对外宣称是一对夫妇,生活了几百年倒也相敬如宾,如同亲人。

江同苦笑道:“她便是曾经闻名天下的女幻阵师向长歌。”

这是他压了几百年的秘密,一朝倾吐而出,竟无比的轻松。

苏黎觉得向长歌这个名字很熟悉,努力回想,然后记了起来。

可不就是《契约灵兽》中,莫家女乘着微醺倾诉芳心的情节嘛。做为第一个告白的女修,曾连续上了十二条微博热搜。

尤其是那句最著名琼瑶风情话,引人津津乐道:“前二十年里,我一直在生活在向长歌的阴影下,是你把我拉出了那片孤岛。如今,我还想走进你心里去,你愿意拉我一把吗……”

对了,那位千娇百媚的莫家女也是个幻阵师!

心里忽然有点闷闷的。

苏黎瞬间不想理他,忿忿的把爪子从少年手中抽了出来,跳上他的肩膀,用屁股对着他,生气。

沈骆无奈地重新将她抓进了怀中,轻柔地梳理雪白的猫毛,安抚这只莫名其妙就炸毛的妖兽。

苏黎舒服得“嗷呜”了声,眯了眯暗红色的猫瞳,甚至还配合的昂起了下巴,身后那截尾巴恣意地摇来摇去。

所有人眼睛都愣直了,心肝儿微颤。

好、好萌啊!

沈骆忽然抬起头,那双锐利的眼,缀着三分冷笑七分警告,从每个人脸上扫过。

恍然间犹如阴风窜过脊背一般,所有人都觉得寒毛直竖,慌忙移开目光。

好霸道!

也好可怕!

江同一颗心怦怦直跳,小小少年,便有此等气势,未来该是何等风华的大人物?

将妖兽按回怀中,再抬头时,沈骆已经敛好情绪。他看向江同时,似是想到什么,嘴角微勾,问道:“你的仇家是否与莫家有关?”

江同骤然变色,惊愕出声:“你怎么知道?”

“对方还是个很厉害的人物。”沈骆一针见血的分析道:“过去的你拼不过他背后的家族,如今你却打不过他本人?”

江同顿时勃然大怒道:“莫峰宵那个老贼人倒是好运气,好手段,一路平步青云,如今当上珩月宗宗主。早知道当初就该宰了他,以除后患!”

他忿忿说完,便看到少年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脸色猛地僵住了。

然后,有些心梗。

三言两语就被少年套了话,他是活到狗身上去了吧?

“主人,有人进来了。”蓝虞蛟突然向沈骆传音道,“对方元婴境修为。”

沈骆眉尖顿时一挑,脸上表情未变,仍然一副笑眯眯的模样,继续说道:“双生阵只有元婴九重境的人方能开启,所以,向长歌不仅早就恢复修为,甚至比以前更精进了?”

江同紧闭着唇,一副我不想说的模样,但那蓦然瞪圆的眼睛,已经出卖了他。

简直没眼看。

苏黎觉得江同懵逼的样子挺可怜的,被沈骆一直套路着不知不觉就把真相全部都吐露出来。

不过,少年真是棒棒哒!

举着肉垫子拍拍他的手臂,以示表扬。

沈骆一顿,莫名就是懂了她的意思,嘴角的笑意真切了一分。他朝着江同说道:“因为她进阶太快,你甚至也怀疑,这次的事情与她有关,对吗?你带着我们进入地牢,目的也是想引起她的注意,试探她的反应。”

沈骆起身,看向通道入口处,他冷声道:“既然向前辈也在场,便出来解答下小辈的疑惑吧。”

一阵微风拂过,通道处安静得没有任何声音。

蓦地,一道紫色的身影如闪电般掠过来,疾向沈骆。她才至半空,斜侧面忽然射出一道蓝色冰棱。

向长歌急忙旋身,挥掌一档,不料那冰棱却像是灵蛇般沿着她的手臂往上攀爬,开出一朵朵蓝色的莲花。

所有人和妖都目瞪口呆,眼前的场景简直又妖又美又奇幻。

森寒冷戾的气息沁透入向长歌血肉中,然后,寒气竟然变成了一根很尖细的冰棱,穿透而出。

“啊!”她痛呼一声,栽倒在地。

那条手臂砸在地上,“咚”一声断掉了,骨碌碌滚到墙边才停下来。出乎意料的是,没有一滴血液流出,只在肩膀的切口处绽放出一朵朵蓝色冰莲花。

这正是蓝虞蛟的新绝技:九幽蓝莲。

苏黎兴奋地道:“老三,你好厉害。”

蓝虞蛟不甚满意的皱皱眉头,说道:“凑合吧。”

虎魂忿忿握爪。

妈蛋,又被这个鸡贼的老三抢了风头。

现场鸦雀无声。

愣怔后,江同冲上去护在向长歌面前,怒发冲冠道:“欺人太甚!你废了长歌的右臂,不等于是把一个幻阵师逼上死路吗?”

蓝虞蛟冷哼一声,并不解释。丝丝缕缕冰棱又从手指间溢出,蓝色冰棱如丝线般粗细柔软,缠绕住那只断臂后,猛的抽过来,甩至江同面前。

“哐当!”

从那只被冻得硬邦邦的手掌中,掉出一把通体缠绕着黑雾的匕首。

死寂,全场又是一阵死寂。

江同哑口无言,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十分精彩。他不敢置信地回头,望着与自己生活了几百年的人,目光中似惋惜、似沉痛、似无奈,嚅嗫许久都说不出一句话。最后,只得长长的叹息一声。

急于表现的虎魂连忙说道:“老大,她的右腿有问题。”

苏黎心想这个世界也秉持男女大防,老三不宜出手。她躬身,便从沈骆怀中跳了出去,四爪稳稳踩在地面。迈着猫步来至向长歌右腿旁,锐利的尖爪自肉垫中弹出,高高扬起,然后对准她的裙摆用力一挠。

“呲啦!”布帛撕裂声响起。

裙下的光景,让所有人愕然变色。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女神,降临女神,降临XD666|幻情※PS:本文设定一女多男~~跳坑请慎入><※这是人界+神界+魔界+妖界,时代背景架空。这是关于创世女神与一群仰慕女神的青年们的恋爱故事~~
  • 穿越之亚瑟帝国穿越之亚瑟帝国迷糊梦|幻情三个女生意外发现一本古老的书,由这本书引起了一系列不可思议的事情。
  • 念龙别念龙别北墨凌An|幻情千年前便有人设下一个局,框住人龙结交的预约。千年后人龙凡界共处无恙,无奈天降屠龙者,天下大乱。一念成仙,处处逍遥处处烦;一念成龙,处处预言处处坑;一念成人,处处有情处处流;一念成执,寸寸相思寸寸灰.你们以为这是部言情小白文吗?待我变为一介凡人,你我再谈儿女情长可好,否则将隔着棺材板的天涯距离!NO!三界之大,上有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天之骄子,下有一人之上万鬼之下的美男阎罗,凡间也有不食人间烟火的帝皇星,SO,让我们玩玩cos、搞搞CP、联手打小怪兽吧!!!
  • 三生花之花开花落三生花之花开花落冷无意|幻情三生花在夏季遇见,她们等待的是花开还是花落呢?
  • 错了梦错了梦思语ZZ|幻情这是一段爱情故事,也是一段友谊的故事。我为你做过很多,可你从未看见。她只为你做一件事情,你却记了一辈子。当我离开,你才发现,原来一切都是习惯的错。当你习惯了,很多事情就成了理所当然,可你却忘了,我从来不欠你。她走了,我也累了,所以也就离开了。命运或许就是这么奇妙吧,我用我的生命换取你的生命,最后还是失败了,但我绝对不后悔,为你做的一切。PS:本书带点小玄幻但主要还是都市言情虐恋友谊爱情
  • 酱油党的修仙人生酱油党的修仙人生哈士奇萌萌哒|幻情一个名叫蒋由的酱油党的修仙生活。村姑出生,灵根不显,机遇不断,这明显就是励志修真文的女猪脚。重生女配、穿越女主斗得死去活来,不过这些和蒋由并无关系。蒋由只是酱油党一枚。这是一个酱油党和其他酱油党一起走上人生巅峰的故事。
  • 宠狐成瘾:帝君,不要撩宠狐成瘾:帝君,不要撩冷雪凝儿|幻情她,暗黑系的病娇,怀有一身异于常人的绝技,一不小心穿越成一只娇萌的雪狐,渡劫逃命却遇上了既腹黑又霸道的美男。 国师大人:“你输了,所以从今日起,你归我。”她看着笑里藏刀的某美男,从此暗下决心,你丫的就洗干净身子,等着被我宰吧! 一心想报受辱之仇的雪狐,开始了神挡弑神、魔挡灭魔、妖挡杀妖,烂桃花来一朵掐一朵的跳坑之路。
  • 魔女轻狂拐只妖孽来魔女轻狂拐只妖孽来伽嵘|幻情她不幸被自制炸药所伤,魂穿异世。她,是天族孤女,被同门排斥,天帝厌弃,一朝踢下诛仙台,魂魄俱灭。看她如何接替肉身,玩转异魔仙三界。魔女一路披荆斩棘,强悍归来,扰的天宫一片动荡不安。这是哪里来的妖孽,敢管姑奶奶的闲事?什么!天族太子?天尊修士又如何?正好修为卡在瓶颈处,通过双修提升一下也不错!“大胆妖女!你将天界扰的动荡不安,休要让本殿下委身于你!”,“委身?父债子还!天经地义!姑奶奶貌美如花,你还嫌委屈?”
  • 异界之捉妖事务所异界之捉妖事务所糖心卷子|幻情李青和被系统传送到了异世界,一个妖魔横行的世界。还好有系统傍身,降妖除魔是日常,空了还要传播地球文化。偶尔还要带着臭屁的宠物们回华夏,她太忙了。 “长恨你又在某宝买了啥?快递箱子都把家门口堵了!” “噢!本喵订的蒲团到了。” “……你一魔物要蒲团干啥?” “本喵是一只与时俱进的妖,日常追剧打游戏……” “说重点!” “你不觉得本喵应该练练瑜伽吗?” “……”某女无言问苍天 隔天—— “这些是给本喵吃的吗?”某只已经成肥宅的上古魔物指着桌子上的咸菜馒头说道:“快给本喵上汉堡可乐,不然就上麻辣小鱼干或者我们叫个外卖?” 某女指着堆满客厅的快递箱子还有一地的蒲团,“生活费都被你买这玩意了,哪里来的钱吃外卖?再说了你一个魔物吃什么饭?”
  • 我的王将我的王将墨君竹.CS|幻情本是除妖族的他,家破人亡,爷爷临终叮嘱他去找妖的帮忙,势必揭开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