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2章

符禺山的植被覆盖率是真的高。

漫山遍野都是各种各样的松树,还有品种繁多的落叶树和阔叶树,光是顾小满认得的就足有二十多种。每一株都高高大大的,长势极好,瞧着至少也有好几百年的模样。

树下是蕨类植物和种子植物的天堂,各种认得的不认得的植物肆意生长,郁郁葱葱,丝毫也没受到茂盛枝叶遮天蔽日的影响。

顾小满一路行来,除了果实不合时节的缀满枝头的诸多板栗树以外,竟然还发现了不少药材。

苍术、菖蒲、远志、沙参、细辛、山药、连翘、柴胡、茵陈、天麻、金银花、桔梗……

一株株长得朝气蓬勃,格外喜人,且数量极多,简直随便一脚都有可能踩到两三株。

林间不时能听到鸟儿的啼鸣,或是清脆婉转的一两声,或是热热闹闹的连成一片。茂密的植被间偶尔还能看见小动物出没的痕迹,多以野兔为主,但也时常能看见追逐松果蹿下树来的松鼠——基本都是刚露个面,就被两位不速之客吓得飞快的缩了回去。

宁静,却又热闹。

哪怕顾小满打小在山里混惯了,早就见识过各种没有任何人类痕迹的自然环境,也禁不住为这里的生态感到惊叹。

这么好的环境,养出来的肥兔子得多好吃啊……

又一次敏锐的捕捉到茂密植被下一闪而过的灰色野兔,顾小满咽了咽口水,再度勉强克制住了自己把白羽枪扎出去的条件反射。

心里不知第几遍的告诉自己“正事要紧正事要紧正事要紧”,她艰难的转过头,视线仔细扫过一丛丛草,试图从里面找出一株条草来。

可惜的是,从他们俩上山到现在,将近两个小时了,却连一株条草都没见到,更别提恰好挂果且临近成熟的条草了。

顾小满剥了颗新鲜甘甜的板栗丢进嘴里,有点发愁。

这玩意儿居然这么稀少的吗?那今天还能不能找到哦?

一直默默走在她身侧,尽职尽责控制着半空中的小火苗充当“探照灯”的苍炎微微侧头,看见她脸上的困扰,想了想,忽然轻声开口。

“这边。”

说完便转了个方向,大步走去。

顾小满懵了一下,赶紧追上前:“苍小炎,你去哪儿啊?”

苍炎没有回答,只埋首前进,很快就领着顾小满到了一条清澈蜿蜒的小溪边。

他停下看了眼溪流的水量,便向上游而去。

顾小满一脸懵的跟着他转向。

约摸走了六七分钟,再次停了下来。

苍炎指向岸边一处:“那边。”

顾小满眨了眨眼,有点莫名,但还是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然后就见一处溪水蜿蜒的浅滩上,挨挨挤挤长了一大片条草,每一株都长得青翠欲滴,风一吹,细长的叶片便随风微微摆动,衬得夹杂在青绿叶片间的几朵红花越发烈烈灼目。

条草!

而且还是正当花期的一大片!

哇!

顾小满顿时喜出望外的看向苍炎,眼中光芒闪烁。

“哇苍小炎你怎么知道我要找条草的呀!”

苍炎的视线与她微微一触便移了开去,声音清冷:“猜的。”

符禺山上生态虽好,但大多是些凡人世界也能找到的普通物种,唯二的特有植物,一个是文茎树,一个就是条草。

她一路走来视线一直在草丛灌木中徘徊,想就知道是在找条草了。

“你真是太贴心了!谢了啊!”

顾小满高兴的拍了拍苍炎的胳膊,便蹦蹦跳跳跑了过去。

她眼神好,一眼就看见这一大片条草虽然都正当花期,但当中挂果的却很少。少数几株结了果的也都不是之前在药林见过的明黄色,而是浅浅的绿色,显然还没到成熟的时候。

该不会还不到成熟期吧?

顾小满心里一紧,赶紧弯下腰打算细细翻找一番。

手指还没碰到叶片,就感觉衣兜里动了一下,紧接着一道白影就飞快的跃向了跟前的条草。

顾小满行动快过于大脑,一把就将白影捞在了手里。

等那毛茸茸的触感从掌心传来,她才恍然想起,她来符禺山时不仅带了墨茹玉交代的必需品,好像,还带了白毛球——那个害得她欠债一万多的罪魁祸首来着。

本来是打算还给廖蕾的,但是几次都没找到机会,她就直接给忘了。

她忘了不要紧,关键是这小家伙显然一直都没忘记吃条果啊!

瞥见重重叶片间露出的一小点明黄色,顾小满后知后觉的心有余悸了一下下。

这小家伙鼻子也太灵了!

还好还好,幸好她动作一向灵敏快速,不然她怕是还没发现这枚成熟的条果,就直接失去它了哦。

顾小满松了口气,她手中的白毛球却不高兴了。

“呜呜!呜呜呜呜!”

细细的叫声带着浓浓的不满与委屈,手中的毛球努力动了动,露出一双黑溜溜的眼睛,委屈又谴责的看着顾小满,仿佛她是个虐待小孩儿不让人吃饭的恶毒后妈。

顾小满给它谴责的目光看得心虚了一瞬,一句“好的没关系崽你想吃你就吃吧”险些就要脱口而出。

还好关键时刻贫穷战胜了心软,让她勉强拉回了理智。

“崽啊,这玩意儿可贵了,咱饿了吃板栗好不呀?”

说着从一兜新鲜的板栗中摸出一颗,单手迅速剥好递了过去。

白毛球却看也不看,小爪子轻轻推了推她捏着板栗的手指,委屈巴巴的看着她。

“呜呜呜!”

顾小满哄道:“崽啊,你信我哦,这个板栗真的很好吃哒!来你尝一口嘛~”

白毛球委屈巴巴的瞪着她,小爪子使力把她的手指往外推开了半厘米:“呜呜呜!”

顾小满:“真不吃?”

白毛球:“呜呜呜!”

顾小满:“行吧。”

于是就把板栗丢进自个儿嘴里吧唧两口吃掉,腾出手来麻利的摸出墨茹玉借她的玄玉匣,飞快摘下这一大片条草中唯一一枚成熟的条果装了进去。

任务一下就完成了一半,顾小满十分高兴。

白毛球却完全高兴不起来。

乌溜溜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看顾小满,又看看关上的玄玉匣,再回头看向顾小满。下一瞬,眼泪啪的就下来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凰女惊华魔君别跑凰女惊华魔君别跑凰浅夏|幻情她,慕千雪,天星大陆第一人,器阵双绝,医毒精通,御音驭兽,无所不能。 一场意外,她穿越到了星辰大陆,成了凤栖帝国云王爷之女——慕千雪。 什么?她竟然穿越成了奶娃娃? 没事,姐有技能傍身,什么妖魔鬼怪,魑魅魍魉统统不怕! 再不济,上有皇帝舅舅护着,下有大将军哥哥宠着,中有摄政王爹爹疼着。 等到她能力显露之时,瞬间惊掉了一地的眼珠子: 绝品丹药,信手拈来;圣兽神兽,争相认主。 凰临异世,谁与争锋? 当她遇见他,那个大陆人人谈之色变的魔君,又将擦出怎样的火花? 且看他们男强女强,强强联手,笑傲天下!
  • 邪王宠妻:废材逆天变主神邪王宠妻:废材逆天变主神a曦|幻情她,黑道至尊,世界第一杀手,可却遭亲情的伤害,友情的背叛,爱情的欺骗。她内心的孤独谁懂?穿越后,她是人尽皆知的废材,当她遇到她,他发现他是超级天才,他冷漠,无情,却对她温柔。他们之间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 黑道教父的狂傲前妻黑道教父的狂傲前妻冰冻的小白|幻情她,是‘神偷堂’掌权人,邪魅,狂妄,谁若犯我百倍奉还。他,国内赫赫有名袭氏集团的风流二少,外貌邪气俊美,风流过人的情场浪子,可在他退去那二少的面具时!当她顶着名门淑女典范的千金小姐的头号时!为了那残烛的母亲,她成为了父亲手中利益的交易品。他却是意大利黑手党老大,铁血无情,心狠手辣,新婚之夜,二少却带上了黑老大的面具,将她强行侮辱!隔天,她成了下堂妻,带着上流社会的鄙视目光,黯然退场。却没留意,她转身后那狂傲的神情和嘲讽的笑意。两年后!两道势力火拼现场,她牵着两宝宝闪亮登场,会发生什么!
  • 蛇王:带我和崽一起走!蛇王:带我和崽一起走!单身的落小樱|幻情他,翻手覆云,是妖界众妖的山老大。她,是千年难得一遇的空灵体。她是学校的小魔女,爬墙,旷课,打架,去酒吧,凡是小太妹做的,她一样不少。他,来到人界,混得风声水起,商业界的一大鬼才。当她遇到他,做什么!?逃啊!不逃干嘛!?等着被吃吗?!想逃!?没门!连窗子都没有!扑倒在床,他把她吃干抹净。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让他跪在地上给她唱征服,然后她霸气的说一声:上来,自己动!哦哈哈哈哈~~~~“老婆,你流口水了。”“滚!”
  • 异世叶罗丽之幻象塔罗师异世叶罗丽之幻象塔罗师沧依灵澜|幻情一场轮回,是命中注定,还是早有预谋。 穿越异世,是华丽脱变,还是自甘堕落。 她,一个自闭的可怜人,父母在一场车祸中死去,成了孤儿。被人嘲笑,欺负。 在缔结契约之后,她找回了自信的自己。原本以为能有一个亲人,一个温暖的家,却在一天破灭,她再次变得一无所有。她的死,让她从光明之中,再次跌入无尽的黑暗。异世之旅,她寻找着复活她的方法,不惜一切代价。不曾想,前世的记忆一点点浮现。前世之缘,今生所爱,她将何去何从? 作者互动群号码:838286480 主角:齐娜
  • 妖孽一生一双人妖孽一生一双人玦解尘殇|幻情据说那御冥阁阁主最近迷上了一个小丫头。传说小丫头冷漠无情。传说小丫头残忍可怕。传说小丫头杀人如麻。……阁主大人:“你们说谎!我的小丫头最可爱!”阁主大人:“你们乱说!我的小丫头最善良!”阁主大人:“啊呸呸呸,我的小丫头最讨喜!”众人:“……”阁主大人,你要不要这么幼稚?你家小媳妇看着你呢!阁主大人一脸平静,撒娇说道:“媳妇儿,他们说我骗人!”众人无辜脸……小丫头:“你没骗人哟,我们都是诚实的乖宝宝!”小丫头笑靥如花,看得阁主大人好一阵失神。
  • 华觞华觞仝阡陌|幻情莫名其妙的穿越,莫名其妙的梦境,莫名其妙的……这一切真的只是偶然吗?还是……一切其实早已注定?华觞作为一个古筝高手,莫名其妙的穿越了!!!没错,她真的穿越了,只是……(这是个什么鬼地方)……说好温柔美丽的魔尊呢?帅气桀骜的王爷呢?怎么…和小说里貌似的不太一样?!
  • 邪妃惑世之逆天言灵师邪妃惑世之逆天言灵师长歌欢|幻情【女扮男装,一对一,男强女强】 她是仙灵界人人敬畏的神级言灵师。 说破——万物可破。 说死——无人能活。 一朝陨落,变成无法修炼的废物。 不能修炼又如何,言灵一出,天地可控! 当废物一言定生死,狠狠打脸狗眼看人低;当唯一的言灵师势不可挡地崛起,仙灵界和凡人界,又将掀起怎样的腥风血雨! —— 彼时。 她红衣张扬,风流肆意,谈笑间尸横遍野,世人畏之如魔。 他白衣蹁跹,淡漠薄凉,抬手间起死回生,世人敬之如仙。 当光与暗强强碰撞,谁又夺了谁的心,谁又控了谁的魂? 她眼尾轻扬,“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能与玥公子春宵一度,死而无憾。” 他眉宇寒凉,“——如你所愿。” —— 片段: 当无数灵师用尽各种战技掏空灵力攻击封山大阵,奋战几个时辰,累得大汗淋漓,眼看大阵摇摇欲坠,马上就碎,众灵师激动得语无伦次。 这时,姬夜欢来了。 她说:封。 于是,大阵恢复如初。 众灵师傻眼,全部扔了武器骂娘! 卧槽,谁愿打谁打去,这也太无耻了! ——
  • 羽之殇:邪魅公主的黑白旋律羽之殇:邪魅公主的黑白旋律独孤雪鸢|幻情“凭什么,天就可以主宰人的命运?!凭什么,天就可以决定我的生死?!我千羽泠,偏要逆天而为!若我不死,日后定要站在世界巅峰,遇神杀神,遇魔斩魔!”濒死之际,她绝望又撕心裂肺的呐喊震撼人心。……云端之上,她倾城一笑魅百生,俯瞰整个因她而动荡不安的世界:“我说过的,这世界,总有一天会被我踩在脚下。”
  • 冰封女帝:魔神心上宠冰封女帝:魔神心上宠EA黄金剑|幻情重生在异世,战神陆七表示很不爽。祭司摆着甜美面孔,却虚伪善妒。精灵自以为纯净仙气,却骄奢轻狂。天族的六翼闪着神光,却自私傲慢。以为她是个废物,就高高在上,辱她欺她?呵,那就看看谁先原形毕露,摇尾乞怜!魔核难得?她随手进化,一级变九级。赌石难赢?她随手切石,废料出玉髓。神级炼金师,打造至高军团,法神武神尽收麾下!只是,身边踏着巨龙的魔神陛下实在是嚣张。“我一定是您最忠诚的信徒,会为你献上我全部的身心,女神大人。”俊美邪佞的面孔上,双眼明亮深邃,显出十二分的深情。“不论是在战场,还是在……床上。”这无耻的家伙!带着他的小崽子,滚去矿山挖石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