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章 傅乐:我太难了…

沙尔到来的时候火锅底刚好上来。沙尔将贺麟挤到和傅乐一个椅子,很自觉地端着莫离的杯子喝了一口水。

本来就一副欧洲人的脸型,还将金发扎起来,穿着格格不入的高档西装,引得正在吃火锅的客人频频回头。

“嗯?傅乐你怎么了?鼻子红红的。”

“没事。”傅乐回答,闷闷的,盯着火锅发呆。

“锅开了。”莫离放下手机,将手边的食物全都倒进去,用筷子拨动了一下。又拿起勺子,给大家弄汤。

“谢谢。”傅乐继续盯着锅发呆。脑内还在播放着刚刚那一幕。

“傅乐。”

“嗯?”傅乐闻声抬头,对上了莫离的眼睛。那是紫色的,紫到发黑,像是漩涡一般,将自己吸入其中。

“啪。”一个响指。

“继续吃。”看傅乐清醒过来后,莫离像没事人一样,继续涮肉。

傅乐也跟着涮肉,好像刚刚那个发呆的人不是自己一样。

“你干什么了?”沙尔偷偷的问。

“催眠。”

“嗝~”糟了,好像一不小心吃多了。

莫离摸着自己的肚子。

“去,结账。”

“嗯。”沙尔走向吧台,掏出钱。这时,有两个女生结伴向沙尔走去。

莫离坐在椅子上,胳膊肘搭在腿上,手撑着下巴,百无聊赖地看着这一幕。

只见沙尔指着这边不知道说了句什么,那两个女孩略带遗憾,又似乎有些激动,走了。

莫离看着沙尔的嘴型,眯了眯眼。

啧…小朋友学坏了…

“走吧。”声音从上方传来,莫离抬头看去。暖黄色的灯光下沙尔的笑容和几年前的笑容突然重逢。

“走吧。”那年沙尔将莫离拉起来,这一拉,就是一辈子。

傅乐套上自己的衣服,帮贺麟把衣服穿上,双手插在口袋里,被贺麟挽住一只胳膊,慢慢的往门口走。

“爸,我先下去结账。”楼上传来熟悉的声音。

莫离被沙尔拉着快走到门口时停顿了一下,将右手向后一伸:“麟麟,拉手。”

贺麟挽着傅乐,屁颠屁颠地拉了上去。

一行四人冲出了厚厚的帘子。

“这是哪个傻逼停的车?”莫离踢了踢横放着的车。

一辆骚气的大红色凯迪拉克横着停在那里,车被堵在车位上,被堵的还有旁边的探险者。

“太贱了,这人。”沙尔掏出手机,从远处对着这个车拍张照,又上前寻找电话号码。

“爸,我们接下来去……”一道声音由远及近,探险者的灯闪了一下。

傅乐跟贺麟正坐在车里玩着俄罗斯方块,为了防止她们闷死,沙尔将车窗降下来。傅乐听见声音抬头,恰好对上了骆织的眼睛。

啧。

傅乐不自觉的皱了一下眉头,将车窗升上去。

“怎么了?”贺麟感觉到眼前突然变暗,奇怪道。

“有点冷。”傅乐缩了一下脖子。

这时一家五口也来到车面前。

“这谁的车?”一个较为年长的女人皱眉。

这是一个标准的贵妇。

黑到发亮的皮草包裹住凹凸有致的身材,脸上画的淡淡的妆,大波浪披着,看起来像二十多岁的姑娘。胳膊上挂着最新秋款“四季”。

“我去问一下。”中年男子似乎注意到自己的媳妇有些不满,丢下一句匆匆走开。

“妈,我们先到车上去吧~”骆琦摇着那个女人的袖子。

“好好好~都听你的。”说着,拉开车门,让自己的女儿先进去,自己随后再进,“骆伊,你不上来吗?”

“不了,妈。我在外面站会。”站在骆织旁边的男子笑了笑。

“那行,别感冒了啊…”声音被车门阻挡住。

“贺麟,我要去干件大事,给个口罩。”傅乐说着,摸了摸口袋,接过贺麟递过来的黑色一次性口罩。

“坐车里等我。”说着,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贺麟挪到傅乐的位置,将窗户降下来,头搭在车窗口,看着傅乐的背影。

只见傅乐走到沙尔和莫离中间,从口袋中掏出一个白色的小瓶瓶,说了些什么,沙尔立刻露出一个“赞”,莫离的表情比较微妙。

然后这三个人就围着那个骚气的凯迪拉克,前瞅瞅,后望望。

动作比较大,引得骆织频频回头。

“你们在干什么?”终于忍不住了。

“找电话号码。”沙尔说的一本正经,脸都不带红一下。

坐在车里的贺麟看的可是一清二楚,没忍住,“噗…咳咳咳…”

莫离和傅乐两人立刻将食指竖到唇边。

三人办完事之后,就钻到车里。

“咚咚咚…”车窗被敲响。

“不好意思…”一个中年大叔此刻正站在车窗旁边,帽檐拉的很低,看不清表情。

“因为这里没车位了,所以我让那位车主将车停在那里,那位车主说他就停一会,谁知…”

“那他什么时候下来挪车?”

“不,不知道…我打电话问问…”那个大叔头低的很低,非常惭愧。

“麻烦你了。”莫离将窗子升上去。

“好了,现在来提问。”沙尔将所有窗子都升上去,从口袋中摸出一个纽扣,放在仪表板前。

“刚刚那个大叔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贺麟迅速举起手。

“他的帽檐很低!”

“皮肤很细腻!”莫离跟着说。

“声音很低,感觉像刻意的,就像这样。”傅乐说着,调整了一下,张嘴,“啊…”

“……”剩下三人没说话,只是默默地抬起右手,竖起了拇指。

“他还有那个车主的电话,我怀疑他们是故意的。”

“沙尔,换一下。”莫离似乎察觉到什么,从副驾上下来,和沙尔换了一下位置,从车的侧面摸出口罩带上。

“可以走了。”莫离说着,踩了一下油门,“抓稳。”

面前的那辆车刚挪到一辆车可以通过的距离,莫离就立刻冲了出去。

贺麟和沙尔系好安全带,伸手抓住上面的扶手。

“?”傅乐还没反应过来,莫离已经冲了出去。

“!”傅乐由于惯性向后一仰,然后头撞到前座靠背上,怼到贺麟身上,又怼到车窗上。

我太难了…

站在那辆红车旁边的,是一个年轻男子,嘴角微微上扬。穿着黑色的风衣,一只手插在口袋中,另一只带着黑手套的手对着张扬而去的车挥手:“哥,下次见。”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云端有只猫云端有只猫宫湮陌|青春云端六岁的时候,家里寄宿了一个漂亮的小弟弟,全身雪白的动物装,帽子上连着小红冠,走起路来一摆一摆的。每天清晨会准时爬到他的床上,奶声奶气地叫他起床,叽叽喳喳扰他清梦的恶行,他无力抵抗。一周后,云父看到周记本上赫然写着“我家有只小公鸡,全身长满雪白的绒毛,走起路来一摆一摆的,每天清晨都会在我耳边'喔喔'啼叫,叫醒睡梦中的我”。直到十年后的某一天再次相遇,云端才知道,原来漂亮的小弟弟是漂亮的妹妹。(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兔子的恋爱世界兔子的恋爱世界苏末兮|青春传闻中当红巨星组合AMN的殷彩,不仅得到粉丝青睐,更使得同组合的两位美男成员悉心照顾,甚至到了无微不至的地步。「殷彩,你是我的女人……」「不不不!我是男人!」某殷拼命摇头否定。「是吗?那就让我证明看看,你到底是女人还是男人。」某殷哇哇大叫,却被他以唇堵住了声音,只剩下细碎的娇吟和深沉急促的呼吸。隐藏身份加入组合,携带着更大的谜团。就在幸福临近的时候,危险也接踵而至。比幸福更大的危险炸弹,藏匿在暗处。是谁在黑暗中,监视着他们,在最完美的时刻,上演一场最华美的危险【周六周日双更】
  • 黑非黑,白却白黑非黑,白却白等你几个盛夏|青春他是她生命中的彩虹,绚烂美丽,转逝长空,他是她生命中的烟火,光彩缤纷,随即落幕,他说忘记,她却说,这辈子山山水水,岁岁年年执念,只为下辈子再也不见........
  • 关于我的那些回忆关于我的那些回忆叶小茗|青春关于我的那些回忆,藏在我的心里。那些青春的美好时光,全部挥霍而去。现在想想以前,是多么美好。
  • 窗前两只百灵鸟窗前两只百灵鸟不才子|青春让心情洗个澡,微笑去晒太阳,路走走,听听歌,我还好着呢
  • 明日夏凉明日夏凉宫雪弦|青春我喜欢你单纯的喜欢与性别无关,我可以给你你想要的一切,包括离开你。我常想起,那些日子里的你,还是不是我曾经执着着要喜欢的你。
  • 呆萌青梅之竹马校草求放过呆萌青梅之竹马校草求放过吣星草|青春上一世,她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圣君。这一世,转世成为了一个天赋异禀的全能少女。当她恢复前世的记忆,为朋友们报了仇后。殊不知还有一个人在等她!
  • 有所无伊有所无伊轻水映月|青春在我最美好的年华里,我遇见了你,那时的我,一无所有,在我最骄傲的时光里,我寻不到你,此时的我,有所无伊。。。。。
  • 喂!听好!喂!听好!苏小小的夏天|青春我们执着过,猜疑过,到最后,变成懂得。“喂!那个叫上官月夜的混蛋!”“干嘛!”“你听清楚,我-喜-欢-你!”“什么?再说一遍!”“仅此一遍,过期不候!”“那好啊,我走了,拜拜!”“等一下,你站在那,现在,由我把这一万步终结。”
  • 云起初夏云起初夏唠货|青春他们逃脱不了那个大学毕业就分手的命运,他们被岁月的罗盘打乱,但是现在,命运又带着他们来到了这里,这个神奇的城市——洛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