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9章 天悦篇 心无波澜

“………你都来了,管我介不介意?”翎影在心中默默的想着。

“参见陛下。”众宾客全部起来,向轩辕天昊行大礼。

“彩霓大婚,朕只是来看看。”轩辕天昊抬了抬手,示意他们不用行礼。

“陛下亲临祝贺翎影大婚,翎影感激不尽。”翎影悄悄的叹了口气,对轩辕天昊做了一揖。

“无事。”轩辕天昊淡淡的摆手。

“报,弑凌派掌门之妹前来贺喜二位大婚。”小厮的声音又一次响起。众宾客又开始窃窃私语:

“弑凌派掌门的妹妹?”

“莫不是一个月前刚刚找回来的那位?”

“听说弑凌派掌门和他妹妹的关系甚好。”

“还没有人见过那一位呢!”

“也不知道长的漂不漂亮,嘿嘿”一个长相平庸,但是动作却很猥琐的男人搓了搓手。

“喳”的一声,一把巨刀飞了进来,不偏不倚的插在了刚刚那个男人身前的桌子上。

“轰”的一声,桌子一下子就化作了一堆粉末。

“那一把刀是?”轩辕萧看着那一把通体金色的大刀,皱了皱眉。

“辟天斩。”轩辕天昊和翎影同时开口。

“如果今天不是翎影大婚,不宜见血,你就死了。”一道女声响起,琴静末走了进来。

琴静末穿着红色衣裳,微风拂过,衣裙翻飞,仿佛一只只血红色的蝴蝶,如墨的长发随风飞扬,岂是惊艳二字可以形容!等到走近时,才发现此女子双目似星,仿佛一汪秋水,在这喧嚣的尘世中熠熠生辉,即使不用过多的描眉画眼,也能让人眼前一亮。

“琴姑娘,好久不见。”翎影见到琴静末,眼前一亮,向她打招呼。

“好久不见。”琴静末直接无视轩辕天昊,向轩辕萧和翎影点了点头。

“琴姑娘的身体可好些了?”轩辕萧问琴静末,看了一眼自琴静末来后就一直沉默的轩辕天昊,有些好奇。

“好多了,今天翎影大婚,这是贺礼。”琴静末一抬手,辟天斩就飞了回来,双手一翻,又拿出来了一个大匣子,递给翎影。

“琴姑娘,这是?”翎影抱着匣子,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行了行了,收下吧,琴姑娘送的东西能坏了不成?”彩霓闭嘴的时候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一张口就暴露了她女汉子的本性。

“打开看看。”琴静末抬了抬头,示意翎影打开。

“好。”翎影打开匣子后,立刻被里面的东西吸引了眼球。

那是一把剑,剑长二尺一寸,剑身玄铁而铸及薄,透着淡淡的寒光,剑柄为一条金色龙雕之案,显得无比威严,剑刃锋利无比当时真正的刃如秋霜。

“天下剑器排行榜第五,寒霜。”轩辕天昊淡淡的开口。

“好见识。”琴静末看了一眼轩辕天昊,说道。

“静儿,你出手果然不凡。”轩辕天昊说。

“陛下和那一位琴姑娘好像认识!”

“陛下对琴姑娘叫‘静儿’,莫不是两人早就认识?”

“叫的如此亲昵,定然不是一般的关系。”

“那弑凌派究竟是站在那一边?”

“琴姑娘一出手就是排名第五的寒霜,弑凌派的实力我们得重新估算了!”宾客们窃窃私语。

“………”琴静末没有说话,就是静静的看着轩辕天昊,一句话没说。

“过两天中秋节,一起吗?”轩辕天昊看着琴静末,叹了口气,问。

“………可以。”琴静末答应了他。

“你住哪?”轩辕天昊听到后,笑了一下,问。

“平逸王府。”琴静末说。

“不去我那?”轩辕天昊有些失望。

“………”琴静末没说话。

“堂弟,还有琴姑娘,您二位能不能等会再叙旧,吉时快过了。”轩辕萧开口。

“………”轩辕天昊。

“………呵呵。”琴静末。

“你怎么现在才说?老子还想成亲呢!”翎影。

“陛下是打着参加大婚的幌子,来见琴姑娘的吧?”众宾客。

“我朋友还在等我,先走了。”琴静末对翎影点了点头,离开了。

“琴姑娘慢走。”翎影向琴静末打招呼。

“朕还有公务,先走了。”轩辕天昊轻咳一声,也离开了。

“切,人家姑娘前脚刚走您后脚就有事,谁信啊?”众宾客猝不及防的被塞了一嘴狗粮,偏偏还不能说,只能在心里默默的吐槽。

“我们继续,不理他们。”翎影傲娇的哼了一声,对彩霓说。

“嗯。”彩霓也点了点头,她头上带着的那些首饰太重了,她的脖子都要断了。

府外。

“静儿,等等。”轩辕天昊叫住了琴静末。

“有事?”琴静末停了下来,扭头看向轩辕天昊。

“你的伤………”轩辕天昊觉得琴静末对他的态度不对劲。

“已经痊愈了。”琴静末说。

“你怎么了?”轩辕天昊走近琴静末,摸了摸她的脸。

“锁魂咒,锁我情欲,如今我看见你,心中竟是毫无波澜。”琴静末叹了口气,指了指自己的心脏。

“锁魂咒?为什么?”轩辕天昊咬紧了牙,问道。

“当时我被弑神诀重伤,魂魄消散,锁魂咒锁情欲,这是唯一能够让我活下来的方法。”琴静末看着轩辕天昊,淡淡的说。

“对不起。”轩辕天昊攥紧了拳头。

“你不用道歉。”琴静末说。

“静儿,锁魂咒,能解开吗?”轩辕天昊问。

“至少现在不能。我的魂魄不稳,需要锁魂咒,如果说我的实力达到一定高度,魂魄稳定后,锁魂咒就可以解开了。”琴静末说。

“一定高度?多高?”轩辕天昊皱了皱眉,问。

“不知道。”琴静末摇了摇头。

“还有其他方法吗?”轩辕天昊又问,他不甘心。

“有,找到能够滋养魂魄的天材地宝。”琴静末想了想,说。

“什么?”轩辕天昊问。

“年限过万,天滋地养的神物。不过,据我所知,凌霄大陆还没有这种东西。”琴静末说。

“静儿,我会为你找来的。”轩辕天昊向琴静末承诺。

“好,我等着。”琴静末勾了勾唇角。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重生之煞妃来袭重生之煞妃来袭恋仙仙|古言苦心孤诣她一步一步的辅佐他上位,却惨遭他们合谋虐杀。重生再来,她手指苍天,怨念生誓,红罗帐冷,寸寸屈辱,七年囚禁,含恨而终,不报血仇,生生世世永不轮回。前世害她家毁人亡,名节尽失的恶人,哪怕死后下入阿鼻地狱,她也要害她,伤她之人受尽恶果。庶姐恶毒,便撕开你毒如蛇蝎的美人皮;渣夫无义,让你也尝尝家破人亡,痛不欲生的滋味!重生而还,她手执利刃直指仇人,从此拉开一个煞神的传说!
  • 离殇,琴王妃离殇,琴王妃小骨城|古言一把古琴,一曲离殇。穿越千年,只为与你携手。古琴奏一曲离殇,伊人叹一回回望。曾经风雨伴海棠,今夕伊人随君郎。
  • 精华嫡女世无双精华嫡女世无双醉小夕|古言时髦穿越却附身可怜嫡女,娘不在,爹不爱,姨娘姐妹常虐待,本想扮猪吃虎,拿下大权涨势逍遥,却不想命盘转动,牵扯出身世之谜,一次次的身陷险境,又一次次化险为夷,不想招惹麻烦,可麻烦却总是不断,究竟是阴谋诡计?还是命运使然?还有那些没事就缠在身边的男人,你们究竟是有多闲?
  • 嘘!有仙嘘!有仙蝴蝶心中的花|古言鲜衣怒马少年郎,竟是王爷与将军多重身份, 但那又如何,他是本仙看上的人,跑不了也抢不走! 阴晴不定小疯子,说自己是天上下凡的神仙, 即使是当了偏房,也能大言不惭的叫大伙拜她、供她! 而这神奇的缘份,到底是谁撮合的,撮合来祸国秧民,还是拯救苍生? 不,小仙子表示,低调点,我只是单纯下凡享受生活的!
  • 墨染卿颜:三生劫墨染卿颜:三生劫水墨卿颜.|古言她身负诅咒转世重生。她受尽情殇,却探不破那一丝眷恋。直到她手中的末世王权刺进他的胸口。
  • 灵瞳妖妃倾天下灵瞳妖妃倾天下姬秋月|古言前世,她为爱所困,也因此丢了性命,异世重生,她只想将一颗伤痕累累的心仔细安放,安稳度日。可偏偏天生妖瞳不容于世,纷扰乱世中,他说:你是我的女人,既然这个天下都容不下你,那我便为你夺了这天下。
  • 公主天下:落跑灵兽小郡主公主天下:落跑灵兽小郡主许舒歌|古言昔日二十七世纪象牙塔“天不雨”特工组织“唐门”灵兽少女,一朝穿越成落魄皇族。灵魂深处三分之一魔女血统苏醒,能力,一触即发各色灵兽信手拈来,各种萌物纷至沓来公主(妖孽)成长火拼史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帝国大了,什么妖孽都有公主天下,绝世倾华
  • 姻缘天注定之凤归姻缘天注定之凤归微笑的森林|古言从出生那天起,她就过着风雨飘摇、颠配流离的生活,所以她对金钱有着狂热的痴迷!老爹和骏哥哥与她不离不弃、生死相依!生活才刚刚稳定,却因一枚“浴火风凰”的守宫砂!不得不藏起倾城美貌重又过上“流离失所”的生活!短暂消停后,以为可以和青梅竹马的骏哥哥相安过一生——却不想因一匹白马让相爱的两人断了姻缘!自此,那个人趁机闯入了她的生活,搅乱了她规划好的一切!爱人“背叛”、老爹离世、凭空冒出来的亲生父亲。。。。。。还有,在那个人死缠烂打“强行”闯入了她的心里之后才发现,原来一切都是他精心设计的“骗局”!她想忘记一切从头开始。可命运偏注定了她“不平静”的一生!还有多少人要闯入她的生活?到底谁才是她今生的宿命。。。。。。
  • 寒门有女初长成寒门有女初长成流年若初见|古言她本是现代一个平凡无奇的小白领,奈何因得罪了老板而被辞退,突发意外穿越至一个三岁的娃娃身上,且看她如何一步步蜕变……
  • 妃要休书腹黑王爷狂傲妃妃要休书腹黑王爷狂傲妃浊磬|古言她陆若一在最好的年华穿越了,既来之则安之,一切都自有注定,穿越身份很不错,是个王妃!王爷也很不错,风流倜傥英俊潇洒!就是抠,就是抠,就是抠!重要的事情说三遍!!陆若一每天必做都事情就是吐槽君墨谦抠门……他是朝廷响当当的七王爷谦王,正如其号,他是谦王,也非常有钱!每每一踏进若一阁就听到某人在吐槽自己,瞬间就黑下了俊脸,“娘子,既然你说为夫抠把为夫送你的价值连城的夜明珠还本王!”还就还,有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这珠子握在手里真不错!“诺!”陆若一有些肉痛的将手里的一块给了他!某王皱眉:“本王珠盒呢?”陆若一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在奔腾,还说不抠,还说不抠!还有,尼玛谁家王妃还有什么破保护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