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8章 暮夜晚归(2)

下人准备好了晚膳之后,离笙与侯老夫人便起身离开花园,一同来到了大堂后方用膳处。

桂嬷嬷本想提醒自家王妃时候差不多该回府了,可又不敢说,怕恼了老夫人与侯爷落了他们的面子,可不提醒又怕晚归了自家王爷会责备,不过这纠结来去都还没开口请示,她和南霜也都被请到了下人们用膳的地方。

……

“我与临儿的口味稍稍有些差异,恐怕王妃与我们的口味差异就更大了,这些菜食也不知合不合你的口味,”

侯老夫人如此说着,离笙望了望那桌上琳琅满目的菜肴,整整一桌,足有四五个人的量。

“本妃倒是不好意思,说是来感谢侯爷,竟还叨扰老夫人与侯爷了,”

离笙笑笑说道。

侯老夫人与赫临皆是笑到,称离笙太过客气了些。

几人客气的再说了几句话,便动起了筷。

…………

另一边谢云槿从宫中归来杨叔便把离笙的去向告知清楚,而谢云槿随意答了一句就没说什么,杨叔也就没多说下去,便就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

书房中。

谢云槿坐于案前看着书籍,而秦舒则是坐于客椅整理着准备参加三营竞赛的将士名册。

只见上位的谢云槿半倚着椅子,一手扶额一手拿着册子正细细看着,略显慵懒之姿。

“我交代你的事还是没有进展吗?”忽而他抬眸问起秦舒。

“回王爷,属下与独孤将军对全城进行了排查但仍无所获,刺客身上除了衣布与配剑并无其他东西,衣服布料乃是普通面料到处皆是,我们也派人检测了那布料,至于他们所用的剑属下与独孤将军查边了京城大大小小的铁匠铺与武馆均没有人打过类似图案的兵器,”

底下的秦舒回答道。

随着又若有所思的说:“王爷,那这群刺客会不会是来自异国?或是来自我朝的某个地方?王爷觉得需不需陛下诏书通知各州郡县调查此图案出楚?”

“暂时还不能下定论,夏朝大大小小众多州城郡县,如此调查费力费时也容易打草惊蛇,”

底下的秦舒点头便是同意此说法。

谢云槿继续倚着太师椅,眸光愈寒,目前让他最想查出的事那天与他交手的那武功颇高的红衣男子是谁,那人虽声音奇特,面具也挡了容貌可不知为何却是给了他一种莫名的怪异感。

该交代的事情交代的差不多后,二人又各自忙了起来,各是各看各的。

就这般也不觉得多久,杨叔从外面进来请示着二人晚膳时辰到了,

“王爷,秦将军,该用晚膳了,”

杨叔在门口请示到。

这时谢云槿才将手中的书放下同秦舒一起出了书房,而这一出了门才发现天色已沉,红霞晕染了半边天,眼前的整片景物全被笼上了一层赤金色。

…………

晚间的槿王府花园内。

因天气闷燥,用完晚膳后谢云槿与秦舒二人便没回书房,而是带着笔墨纸砚与书籍到了落溪亭内观看处理。

秦舒正埋头处理一些军中事物,可眼神却时不时被他这个似乎有些“心浮气躁”的王爷吸引着。

“咳咳……”秦舒轻咳了两下,有意引起谢云槿的思绪。

只见谢云槿阴着脸节骨分明的手指轻敲着桌子:“什么时候本王的心思能由着你开始胡乱猜测了!”

“王爷恕罪啊!不是属下乱猜……是王爷这脸上的情绪…………王爷若担心王妃便亲自去接一趟罢了,”秦舒一放手中的笔,扬脸嬉笑道。

虽说他们这王爷脾气暴躁,但他也知道这点玩笑还是说得起的,也莫不至于生气杀人吧!

不过细想来西辽公主和亲入府以后,他这王爷似乎发生了那么一点点……一点点的变化,虽说也有可能是他的错觉,不过有变化也是极好的,终归有人管管他家王爷了。

想到这秦舒满意的自顾自点了点头,但届时他又心中一沉,从刺杀一事到昨儿派他去调查,王爷对王妃似乎还是有所提防的,如此一来自己也定要防着,王爷的安危与家国安危为大。

在一边的谢云槿将秦舒这模样收在眼里,满脸黑线,这秦舒今日怎的有些反常?

“本王何时说过是担忧她?最近京中异常需得提高警惕,”

秦舒语塞……

只是抱拳道了句:“属下遵命”便又忙着手中的事。

角落里杜辛儿院里的人听完两个人对话后反身回了院禀话。

不久便见杜辛儿殷勤的抬着茶盏向落溪亭而去。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十年紫禁情十年紫禁情杉木依依ss|古言十一岁,为保皇位,从大清门娶进辅臣孙女。 十四岁,亲政,却奸臣当道,与她携手过低谷。 十六岁,扫除奸佞,爱子降生,意气风发。 十八岁,朝野动荡,痛失爱子,她身担皇后责任,亦坚持不渝。 二十一岁,三藩作乱,复得嫡子,永失心爱之人。 君临天下时,再不见她笑颜。手握天下人生杀大权,却握不住她逝去的芳华。纵使三宫六院,妃嫔成群,心中孤独冷寂,再无人能解。终其一生,只愧对于她,未能教养好她留下的唯一血脉。
  • 锦绣厨途之秀色农女锦绣厨途之秀色农女夭媱|古言魂淡!明明是庆祝宴,却莫名其妙穿越来了古代,还莫名其妙砸了鸡窝,睡死了母鸡。活了三十年,就没见过死了一只鸡,能追着人满村子打的市井泼妇。泥煤!穷乡僻壤也就算了,居然还来个王爷征地不补偿,抄起锅铲……世界那么大,好好去干干。(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小姐逃婚记小姐逃婚记红袖指尖|古言本文乃是玩[逃婚记]产生的zha,各位可以玩玩游戏看看zha文,如果有人和我一样的剧情请毫不犹豫的给评吧
  • 画中仙画中仙柳扶疏|古言萦儿是传说中的以梦境为食的异兽梦貘,一次遇到了一个名叫玄澜的道士,两人一起进入到梦境之中,前尘往事纷至沓来。被困在画卷中的人要如何出来?曾经的爱恋如何面对?画中仙,一段传奇,缓缓说来。
  • 妃来横祸:三嫁俏郎君妃来横祸:三嫁俏郎君九音|古言一朝穿越,重生于棺中。那时,她见到令她魂牵梦绕,赔进一生的俏男儿。他救她于危难之中,带回府中,细心照料,疼爱有加,捧在手心,如珠如宝。她则是倾心相许,以为情深终成眷属,谁知……一嫁,她只见府门,不入其门,被一群“抢亲的”丢到荒郊野邻。“你们抓错人了,我是无辜的……”二嫁,入了大门,准夫君却被突然调派。“这战报来得太及时了,我还没有拜堂呢!”三嫁,夫妻交拜,送入洞房,她却扯开盖头逃婚而走。“因为我爱你,所以不能让你一错再错。”这一场情,你不负我,我不负你,但一路迈过来,祸事不断,终不如所愿。【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蛟霸天下:难缠太子靠边站蛟霸天下:难缠太子靠边站原树林|古言她本是上古神族蛟王家的小幺女,天生神力,却因天帝暗算而变成废人一个。容貌尽毁有何干系,借着瑶池仙水恢复,瞬间成为天地间第一美女!西海大公主仗着上古神器九龙鞭伤她,没关系,那原本就是她丢的,夺回来!天庭瑶姬上仙借着她的内丹修成上仙,门都没,那也是她丢的,抢回来!天界太子恒璇自从见到她一次,便再也没有离开。他说:“跟我走!”她不屑地摇了摇头,道:“我既然能够回来,就要一点点拿回从前属于我的东西,全部的东西,除了你。”(本文女主慢慢地变强大,男主专情独宠)
  • 青枝黎离青枝黎离三苼宅|古言男二和女主是青梅竹马,男主危险了。。但是,呵呵,女主可是重生而来。
  • 重生之腹黑狂妃重生之腹黑狂妃菩提鑫|古言她拼死生下孩子,却被夫君和表姐连同孩子一起丢到乱葬岗喂狗。谁料她竟重生归来,带着无尽的恨意回到十二年前,化身成为含着罂粟的魔女,将伤害她的人一一斩尽杀绝。想害她家人?不扒你几层皮也剁你几斤肉!贱人敢矫情?拖出去打一顿再不行就砍了!大舅母恶毒?不送你见阎王我良心过不去!表姐爱爬床?扒光了送给渣男正好凑一对!重活一世,她只想和家人过着安稳的生活,挑个“凡夫俗子”过温暖的小日子,却不晓得自己偏偏挑了个全天下最招烦的男人,宠她护她样样依她,要嫁给别人?不行!你是我的。他,是世上最文雅的无赖。既然敢扰了她的清静日子,那就莫怪她心狠手辣!且看浴火重生的她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 摘星追月摘星追月凤家小九|古言本是驴友,哪只为避雨一朝穿越,谁知到老天爷你是几个意思,我们友情的小船说翻就翻啊。古代大齐,一个历史都没有记载的古国,人家穿越都是女特工,女杀手,军医,特种兵的。我一个吃货驴友让我怎么变成外挂小公举啊。好吧,霸气的人生不需要解释。既然老天爷让我来了就一条道走到黑吧,谁让咱是东北大妞呢,虎啊。这是什么节奏啊,黑心皇子,可爱正太,霸道总裁,花式来袭,看来是撞大运了哦~
  • 穿越之庶女逆袭穿越之庶女逆袭上衫绘梦|古言已改名:无上天灵师。她是一名特工,在一次执行任务时“死了”,穿越到古代,当时这具身体的主人是一个废柴,她偏就要当天才。群号:147259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