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8章 祭典

黎川上前,绕过祭品,走上大鼎旁垒砌的台阶,以手中的木香点燃大鼎中神火。

火苗窜出,不过顷刻间便窜天而上,熊熊燃烧。

黎川退下来,行至正位,将木香插入桌上香炉中。然后双手合十,紧闭双眼,口中默念着什么。

“跪!行大礼!”太常寺卿一声令下,文武百官皆下跪伏地。

可是谁都没有看见,那大鼎中的神火正在逐渐减小,刚刚还窜天的火势如今居然只剩了一点微小的火苗。

黎川睁眼,被眼前这一幕惊得气息都要停止了。

神火未盛而熄,凶!

冬节的祭祀大典是星月王朝的每一人君王都会举行的,并且是全年中最为重要的典礼。一来求得天神保佑,风调雨顺。而来告慰祖先,以求太平。

从大典开始时点燃神火,直至大典结束后神火方才会自行熄灭,如此便为圆满结束。而自冬节祭祀伊始至今,从未有过神火未盛先熄的情况。

这究竟意味着什么……难道说,星月已不再得到上天的庇佑?

太常寺卿在台下看到这一景象,更是心中惶恐,迟迟未叫百官起身。他虽是太常寺主事,多年来对各种祭祀礼仪也了解颇多。可头一次遇上此等怪异之事,不敢多言,只等太子殿下吩咐。

黎川还未来得及反应,一阵狂风随即呼啸着刮来。

原本静谧无风的环境中突然不知从哪来了一阵妖风,铺天卷地裹挟着厚厚的白雪和着冰沙直冲冲向着祭台上来。

黎川轻松一跃便翻下祭台,台下百官察觉异样,没有命令却也不敢抬头查看,只偷偷摸摸交头接耳,极力歪着头以余光环视周围。

可那妖风似乎是有意识般,带着某种目的绕过祭台,卷着冰雪向黎川所在方向再一次袭来!

速度之快令人毫无招架之力,黎川拔出随身佩剑在前方雪地中猛然一划,雪花飞溅,如无数利刃般击散了那股裹挟着冰雪的妖风。

只见那股妖风以极快的速度蜿蜒着窜入百官之中,最终消散不见。

太常寺卿见状,终于回过神来,磕磕巴巴大声喊叫着:“来人!快!快护着太子殿下!”

闻声,百官终于敢抬头起身,在起身的一瞬间随即被眼前所见吓的后退几步。武官还好,见此情景立刻全部向前冲去,勇猛无畏。

正在此时,空中一白衣少年以所有人都未察觉到的速度飞到了黎川身边,是孟朔,小小少年居然如此功力不凡!他环顾四周,谨防有恶徒再次袭来。

“不必了!”黎川伸出手制止了百官上前。

“已经没事了。你们暂且退下!”黎川收回佩剑,语气冷漠。

百官退至自己位置上,担忧的看着太子殿下。却不巧突然发现了祭台上……神火已灭!

天大的凶兆啊!

顷刻之间,台下一片嗡嗡嘈杂,或抱怨,或愤慨,甚至还有低声不易察觉的呜呜哭泣声。

“神……神火!这可是大凶之兆啊!”

“看啊!上天抛弃我朝了!是她,定是那女子为官所致!”

“如此说来,前几日甘泉宫大火便是对我朝的警告啊!”

“怎么办!我还有八十岁老母,求上天保佑我朝!”

那低声抱怨渐渐演变成刻意提高音量的愤慨。

“都说够了没有?”黎川懒洋洋的说出这句话,却威严十足,他似乎是已经没有精力再和这帮人争执什么了。

这声音不大,却清晰的传入了在场的每一个耳中。听到这看似懒散实际却带有非常严肃威胁意味的话,台下一瞬间变得安安静静。

待到台下再无一点动静,黎川回头看了看那尊已经彻底熄灭的大鼎,漫不经心道:“神火已灭!”然后回过头来,对着恭恭敬敬站在台下不敢吱一声的文武百官说道:“祭祀大典,就此结束吧!”

如此重要的祭祀大典突然出了问题,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自古以来星月王朝就信奉天神鸾鸟,如今神火突然熄灭,连他自己都开始怀疑是否上天真的对星月有了不可言说的疏离。他心中抑郁难发,又不能在众朝臣面前表现出来。

本身因甘泉失火和立女为官之事,朝中对自己已是颇有言辞,若说那些不过是现实事件,可今日大典,关乎天神!关乎的是星月王朝千年来的信仰!

星月朝的每一个人都信奉着上天,包括他自己。

如若表现出了慌张错乱之意,必然会让那些朝臣更加确信今日之事是因星月朝太子做了错事,招致上天惩罚,如此一来,且不说上天是否真有此意,但说他自己的地位,就连皇上出面也是保不住的!

听到太子殿下居然让大典就此结束,连个解释都没有,百官则更是愤慨!

“太子殿下!”一个雄厚浑浊的人声响起。

人群中走出一个威武雄壮之人,满面胡茬,体态圆厚,身披银色铠甲。此人便是卫国公府兰荣生,为当朝皇后兰凌芷的生父。此人来历不小,出身于武将世家,任武卫大将军,堂弟又被封为宁远将军,兰家两位大将便扛起了星月军队的一面大旗,常年驻守在西部鬼方边境,战乱中几次大胜亦是兰荣生之功,为此无论从皇家赏赐还是家族荣誉来说,都增添了不少。

其祖辈都在朝中任五品及以上官员,常年征战沙场立下军功赫赫,封官受爵。加之独女兰凌芷入宫为后,兰家势力更是壮大不少,如此一来,兰家便掌控了星月王朝兵部的一大部分,是星月之于鬼方的一大劲敌。而在皇宫之中也有自己说话的权力,无论沙场还是朝堂,兰氏一族都紧紧握在手中。

兰荣生走出人群,后跟随着两名大将。

“神火无故熄灭,您不觉得十分诡异吗?”声音苍劲有力,传入黎川的耳中却变得有些尖锐刺耳。

“大将军不觉得刚刚那一团妖风才更加诡异吗?”虽此人为星月立下赫赫军功,但黎川却要时时提防。

想起自己当初用计逼走前太子黎墨,自己入主东宫那日,也是在冬节祭祀大典!当时西部鬼方戎狄时常来犯,考虑到可能会有大动作,兰氏一族也算忠心,在沙场上浴血奋战一连数月未曾回朝。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EXO之恶魔在身边EXO之恶魔在身边易雨轩|幻情此文转自微博“十里春风拂我心”的小说《恶魔在身边》小说作者规定禁止商用.此篇小说和灵异稍微有关文风是轻松风格请大家多多支持这篇小说
  • 穿越时空:高雅冷漠上神穿越时空:高雅冷漠上神花千沫|幻情神界变天,身为上神的尧月被迫下凡,转世成为废柴,可真正的她法力高深莫测。奈何神魔疏途,身负杀父之仇的夜冥轩遇到尧月,他会如何选择,杀,不杀,爱,不爱……
  • 火舞狂姬:废材逆天嫡女火舞狂姬:废材逆天嫡女折词|幻情仙界上仙一朝被渣男贱女所毁,竟然变成了修仙世家的废材嫡长女!入赘夫君成婚不到三日便弃她修仙而去,天才庶妹暗地里算计,师门嫌弃,师父不管!没事,本上仙兴趣不多,就是喜欢闪瞎别人的狗眼,毁我,别怕不多,千倍奉还。 哎嘛,这位师兄不是自家的入赘夫君吗?弃我而去,就别怪不顾夫妻情分,虽然是枚美男,可是本上仙不谈爱情。 等等,这枚美男不对劲,说好的战五渣绣花枕头怎么变成了大乘期的老怪了呢? 修仙等级:练气期筑基期金丹期元婴期出窍期化神期合体期大乘期渡劫期
  • 守尘守尘琴姬|幻情被两种意识寄托的紫玲,原本生活在一个宁静的小山村,浑然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已经被安排。直到村子遭遇劫难,亲人离世,自己被命中注定的人所救,原本以为就这样过去!直到有一天一个神秘组织的出现,一个陌生面孔找上门来,她体内的一个意识无奈之下选择自我消散被紫玲融合,从此一个全新的世界为紫玲打开了大门。为护天下苍生,与邪恶势力斗争!她一方面卧薪尝胆打入敌人内部,又与正道势力私下联系;直到某一天她体内的另外一个意识苏醒,她才知道自己所背负的天命是如何之大,而那个时候真正的人间浩劫才真正开始...长生非长生,而是护苍生。
  • 纨绔暗妃纨绔暗妃郗灵子|幻情她二十一世纪的鬼才特工,却不想帮别人抓个小偷,意外被车撞死;她玄灵大陆的痴傻郡主,与未婚夫出去游玩,渣男渣女勾结害死。一场意外穿越,从此弱者变强者,痴傻变腹黑,强者之路被开启。什么痴傻?你看姐的样子,像是痴傻的人吗?!什么废物?我的修炼速度甩你几条街!你见过这样的废物吗!踏遍天下,谁与争锋。……中途不小心救了一个邪魅美男,从此便缠上了她,“媳妇儿,你要去哪儿?”她冰冷的说道,“这里没你媳妇儿。”“媳妇儿,你怎么能这样,明明我媳妇儿就是你啊!”她扶额,不冷不热的吐出一个字:“滚!”谁知转眼就看到那男人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她,她心里哀嚎:这还是我当时看到的那个冰冷的男人吗!老天,你玩儿我呢!
  • 穿越之混在黑暗异世的女配穿越之混在黑暗异世的女配萧瑠依|幻情如果...命运给你一次重生异界的机会,却限制你必须走跟从前一样的道路...那么,你会怎么选择做呢?﹉﹉﹉﹉﹉﹉﹉﹉﹉﹉﹉﹉﹉﹉﹉﹉前一世,萧莜的一生都在饰演着她人的陪衬,就连身死,也是成为别人的牺牲品。 然而穿越重生后,萧莜却仍然要在命运的压迫下,重走上一世的老路。 “我萧莜在此发誓,不仅要活得好好的,还要活出自己的风采,永不再成为任何人的踏脚石!”------望着阴沉昏暗的陌生异世天空,萧莜心底冲着命运之眼器灵,咬牙沉声道。 “噢?那我倒是要拭目以待了!”------略显一丝玩味,却又冷漠至极的声音,悄然响起。
  • 小花仙,拉贝尔大陆小花仙,拉贝尔大陆慕容洛熙汐月|幻情一次意外跌入水池,在水中,她看见了发光的魔法阵,但她肯定,那一定是连接拉贝尔大陆的通道,于是,她们就来到了这神奇而又美丽的地方——拉贝尔。但花的国度,浮生若梦,安安她们的旅程,再一次开启新的篇章。
  • 溅落星辰之鬼娘子溅落星辰之鬼娘子逃夭小仙|幻情碧清,自有记忆开始,就是一只寄宿在他人躯体上的魂魄,中华五千年历史她参与了大半,见识过形形色色的人,什么宫斗、战争、武林、豪门恩怨、民国深宅、特工警察她都门儿清,即使这次混穿到异世大陆,她还是那副冰冷傲娇的模样,日子还不是一样过。却不想一切在遇到了花君离这个大麻烦后发生了变化,他说他们之间有婚约?开什么国际玩笑?她当他祖宗都够格了!他的那些撩妹技巧,还是去哄小朋友吧!这个大麻烦还是远离吧,要不总有一些小苍蝇需要我去拍灭。九城六域四池纷纷不让她安宁,清冷?傲娇?那只是她的一面,只有和她签订了契约寄宿在她碧玉佩里的十四只魂魄才知道,敢欺负她?敢欺负她的人?那就要做好比死还要可怕的觉悟。
  • 云嫣然云嫣然蜀中唐诗远|幻情万卷山东南,有女叫嫣然。落处有馨花,闭目云成端。情动婆娑起,鸿蒙是劫难。舍魂舍神身,墓碑留神山。
  • 大脑拯救宝典:系统君,滚粗大脑拯救宝典:系统君,滚粗淡娘|幻情一转眼已经在硝烟弥漫的抗战前夕; 租界上海滩歌舞升平; 从老北京来的旦角轰动江南; 谷白练就恰好穿成了那个旦角。。。的疯狂追爱着。 最最疯狂的一位。 说好的快穿从校园小清新走起呢? 谷白练对系统无声抗议。 系统弱弱回了句,我不喜欢你的名字。 白练,白莲, 合该你倒霉。 这只是故事的开端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