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1章

五一假期如期来临。

校园里熙熙攘攘的学生群立刻减少许多,整个校区都安静下来。

女生寝室302房间空无一人。

齐城市,某大型时装品牌原创衣品发布会,T型展台,高朋满座。

优雅的中国风音乐响起,一行身着旗袍的女子缓缓走出。

她们各个身形高挑,将旗袍的优雅和曲线尽显无遗。

其中一名女子,你看她的时候,她的眼神自凤尾般的眼角倾洒而来,触之,如仰神袛,如沐甘霖,明明是明艳不可方物,可你偏偏动不得丝毫歪邪心思,只想匍匐在地,俯首甘为臣!

“哇!月亮好美啊!”后台帘幕后,秋子,娟子和悦文忍不住低声赞叹。

一场旗袍大秀下来,月如依更换了十几套,几只手忙脚乱地跟在左右忙前忙后。

古风时装大秀完美结束。

主管非常高兴,给每个模特都来了热情的拥抱。

待他走到月如依面前,伸出双臂要环过来时,月如依不动声色的躲开,假装蹲着系鞋带。

主管笑着说,“月如依,你是个心里有故事的人呐,今天的大秀,你表现最出彩。好了,去财务那里结账吧。”

主管还挺通情达理,月如依露出笑容,“谢谢。”

主管点点头走了。

领完工钱,月如依揽着她们几只说道:“你们放弃假期赶过来陪我上工,果然是患难见真情,疾风知劲草,说吧,今晚想吃什么大餐?”

悦文笑道:“我们多亏了你,才能有这样一次宝贵的社会经历呢,要说吃饭啊,咱就去月亮中餐馆吃!”

“好好好,举双手双脚赞成!”秋子和娟子大喊一声。

“好,姐几个,走起!”月如依挥挥手,几人互相簇拥着,走出这家公司。

刚出大门,忽然有人在后喊道:“月如依,请留步!”

几只愕然顿住脚步,回身望去,一个男人扛着相机跑出来,看样子像狗仔。

“有什么事么?”月如依皱眉问道。

男人看起来三十多岁,笑起来一脸褶子,“你好,我是星华传媒的星探,请问你明天有空么?能不能到我们公司来见见面?”

“星华传媒?”月如依露出迷茫的眼神。去那里见面干嘛?!

星探看她神情戒备,忙笑道:“你们是学生,可能没听说过我们公司,没关系,到网上哪里都可以查到我们公司,这是我的名片,决定了,就可以直接过来,作为一名星探,我预感,你是个好演员。”

月如依恍然,他是要让我当演员,不由微笑道:“星探先生客气了,只是一场大秀,先生就断定我是个好演员,未免偏颇,其实,不瞒你说,我本人并不想进入娱乐圈。”

星探笑道:“我想你可能对娱乐圈有些误会,没关系,你好好考虑考虑,再联系。”

月如依礼貌点头,表示感谢:“无论如何,谢谢你的赏识。”

星探摆摆手就走了。

悦文她们已经迫不及待地拿出手机翻查网络。

一查之下,大惊失色,“月,月亮,这家公司,非常有名气哎,培养的都是,都是大明星!”

忙拿起手机,杵在月如依眼前。

“当大明星哪是那么容易的?姐几个,我想进这家时装公司。”月如依回头瞅瞅他们的办公楼,虽然只有几层,但是,是她感兴趣的行业。

“你要当他们模特?”

“不,我对设计比较感兴趣。”月如依说道。

“可我听说,这样的公司都有自己的设计师了,你要是想当设计,不知何时才能出头。”悦文说。

月如依摸摸下巴,笑道:“慢慢寻找机会,机会总会有的。”

转眼到了暑假,月如依再次出现在时装公司。

主管听说她想应聘到设计部,说道:“月同学,你的专业不相符啊,设计没几年功夫下不了场子,你的经验值是零。”

月如依说道:“能不能从最底层开始做起?”

“最底层的工作没有什么技术含量,行倒是行啊,只是我不明白,我朋友那么大的传媒公司让你去,你为啥没兴趣呢?多少人都想当明星,你一点都不心动?”主管问。

“我,我有点发怵,不明白去了要干嘛,他说我有当演员的天分,可我自己都不知道……”月如依支吾道。

“哎呀,你就是一根筋,这样吧,我们公司正好要拍个小广告片,由他们公司负责操作,你来试试。”主管说道。

“好,好吧。”月如依答应着。

“咦,你还皱眉头?月如依,你知不知道要拍广告片上镜也是很多人都挤破头想得到的机会,你还给我一脸不愿意的样子?”主管有点挑战认知,像是看到不正常的人似的。

隔行如隔山嘛。

不过,要出人头地,除了自己个人本身的硬件软件素养,还有最重要的条件就是遇到伯乐。

因为这个主管,又因为月如依本身素质过硬,她这一犹犹豫豫的决定,成就了日后的大放异彩!

旗袍的广告成片一出来,星华传媒的星探张成激动不已,他用胳膊肘捣捣时装公司的主管,说道:“你无论如何得给我把她忽悠过来,让她到我们公司,这绝对是棵摇钱树!”

主管一翻白眼,“你可别吓着她了,这个女孩本身警惕性特别高,就拍这个广告片,也是她确认安全才过来的,你们公司那水啊,嘿嘿,不用我说吧,黑不黑,浑不浑的,她脾气可倔,你不一定留住她。”

张成神秘的笑笑:“她是很特别,比同龄人都早熟,也自爱,脾气倔好办啊,这种人只需要摆出真诚脸来对付就好了。肯定吃这一套。”

主管开他玩笑,“你有真诚脸么?”

“有,有,这支广告片的成果,拿到她面前,就是我最大的真诚!”

一句话,主管闭了嘴。

某县城,月如依的父母吃过饭,遛弯回来,打开电视,准备看几眼电视剧,一支旗袍广告浮出来。

一向不看广告的月妈妈,因这支广告画面的美丽优雅而被吸引,她盯着女主角看个不停,对月爸爸说道:“你看这姑娘是不是长得像咱们月儿。”

月爸爸戴上老花镜,仔细的瞅瞅,不大确定的说道:“看长相是很像,但这眼神...”

电视上,月如依疏离高贵的神态,只令人仰视,当然与她在父母前的小女儿样子相去甚远。

齐城大学,月如依从外面回来,回到寝室,手机铃声响起,一看是家里电话,迅速的接起来,唤一声:“妈。”

“哎,月儿,你暑假还回家么?”

“妈,刚要和你们说,我已经买了火车票,明天就回去。”

“那太好了,我们可盼着你回来呢,月儿啊,妈妈再问你个事,电视上有个广告,你看了么?有个姑娘穿着旗袍,我和你爸爸都看着像你。”

已经在电视上播了么,我还不知道呢。

“是么?我一会打开电脑看看。”

“这么说,那姑娘不是你?”月妈妈疑惑了。

依靠妈妈的直觉,她认为有九成是自己的女儿。

月如依笑道:“我是拍了个旗袍广告,但还没看到成品,我这就打开电脑看,稍等等。”

月妈妈听说以后,朝身后的月爸爸小声说,“闺女说她拍了个旗袍广告呢,一定是这个!”

“是么!”月爸爸惊问。原来她的女儿这么厉害,那个眼神,是怎么出来的?是不是她在外面有不开心的事?

血缘亲情就是这样的,永远看到的是自己孩子背后的心酸和努力,而不是表面的光鲜。

月如依打开电脑,点开播放器电视直播画面,果然看到了广告成片。

“妈,这里面的人是我。”

“哦,月儿,难怪你这么多天没回来,没想到我女儿这么厉害,竟然拍广告还上电视了。”月妈妈笑道。

“哈哈,妈,你的女儿一直都是很厉害的,哈哈。”对着自己的父母,月如依笑的可欢了。

整装行囊回家,一路上的风景都没错过,果然回家的路心情很好。

广告的片酬也足够支付大四的费用了。

是啊,过了暑假就是大四了,烈,你还没回来,我都快毕业了。

远在瑞士的烈云起,打开电脑,他一向不看任何电视剧,直接打开邮箱,看有没有可处理的事宜,看到东城有一封邮件过来,点开。

附件是一个视频。

古风优扬,意境清雅,女孩一身旗袍,曲线玲珑,身姿窈窕,就那么自远而近的走出来,似要从屏幕里漫溢出来。

她的眼神,魅惑,疏离,高贵,淡定。

烈云起的眸中顿时烈火焰焰,拿起手机,看一下时间,她正好是晚上八点。

“月亮,你去拍了旗袍广告?”

月如依看到青龙的信息过来,急忙点开,看到他问自己,嘴角微笑,就不知我这支广告对他来说是惊喜还是惊吓?

“是的,你怎么看到的?国外也有放么?”

“东城发给我的,月亮,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在外面工作不要一个人单独走夜路。”

烈云起似乎一直在叮嘱我不要出去,他这么紧张我的安全,是因为有人威胁他么?

“烈,告诉我,谁要威胁我的人身安全?”

“没有,没事,听我的话,不要单独走夜路就好了。”烈云起不想吓到她。

月如依沉默了很久,并没有信息回复过来。

烈云起又发了好几条消息叮嘱。

月如依缓缓键入消息,回复道:“是不是卓不凡的爸爸以我的人身安全为由,威胁于你?”

“没有,他不敢。”

“你不肯告诉我,我知道是不让我担心,可你什么都自己担着,我也想为你分忧...”

......

“卓不凡的爸爸是我们集团的总经理,占有一定的股份,我父亲当年十分信任他,把公司大部分的事交给他处理,包括允许他将御云的商标注册到自己名下,如今我们御云集团最大的品牌支撑力就来自御云,如果他拿走这个品牌,御云集团就得全面更名,一文不值,重新变成无名之辈。”烈云起终于说出真相。

原来是这样,卓不凡爸爸是以整个御云集团做筹码,难怪烈云起会消失。

可他消失,同这个筹码的关系是什么?一定是烈云起已经做了牺牲和妥协。

他的牺牲和妥协,只可能是对卓不凡的。

也许他的身边,现在就跟着卓不凡,要不,怎么这么长时间,他都不肯跟我视频...

月如依开了脑洞,前面的分析还挺理智,到后来想到卓不凡,开始患得患失。

“烈,你,你每天都自己一个人睡觉么?”月如依忍住发烫的脸颊,直白的问了。

哈哈。

烈云起看到她的信息,一愣,“你的小脑袋瓜在想什么。”

“没,没有...”

拿着手机,烈云起低声一笑,长指伸出,点开了视频通话。

“嘟,嘟,嘟...”

视频通话来了!

月如依此时正蓬头垢面的坐在床上,趴在小桌板上看手机,吃零食。一看视频通话过来,急忙用手理理头发,把凌乱的床铺几把搂起来,扔到一边,端正坐好,这才点开视频。

烈云起俊美绝伦的脸出现在眼前。

月如依展颜一笑,伸出单爪,朝手机挥一挥,说道:“嗨...”

颇没有底气。

烈云起低声一笑,“你在干什么坏事么?”

看到他衣着完整,好像在一个办公桌的地方,月如依稍稍放心了,笑的也更欢快,“没有,就是很久没看到你,有点激动了,哈...”

“呵呵...”

月妈妈经过女儿房门的时候,隐约听到里面有男孩的声音,顿住脚步,仔细的听听。

确定女儿在和什么男孩在通话,嘴角笑笑便离开了。

回到房间,和月爸爸偷偷报信,“女儿可能有男朋友了呢。”

“噢,她也到了谈恋爱的年龄了,就不知什么样的男孩,你抽空看看她的意思,看能不能介绍给我们认识认识。”月爸说道。

“嗯,是得认识认识。”

家里有女儿的,做父母的没有不担心的。

自己的掌中宝,会被什么样的另一半领走呢?关系到一生一世的问题,是大问题。

由于是长途通话,又是视频,花费太惊人,月如依跟烈云起聊了几句,就假托要睡觉,关了视频。

他们家事业现在在瓶颈口,也许他在那边都没有钱花了。

月如依脑洞又开了。

可她还真开对了。

视频挂了以后,卓不凡正站在烈云起面前,冷笑道:“烈云起,你今生今世都别想跑掉了,只能待在我身边。”

“是么?”

烈云起缓缓放下手机,冷肃的气场爆发出来。

冷而迫!

卓不凡不由缩缩脖子,可失去理智的她立刻梗着脖颈说道:“我爸爸明日就会宣布御云集团的无形资产都归他所有,你们烈家只能乖乖听他的话,否则,你们就等着去大街上要饭吧。”

烈云起长腿一伸,缓缓靠在椅背上,盯着她说道:“你的爸爸为了自己的钱途,把亲生女儿一生的幸福葬送,你还沾沾自喜,毫不自知,真是可悲。卓不凡,你要知道,我是不会和你结婚的,纵使你们用非常手段把我困住,我也不会碰你一个指头,你永远都别想得到我的心。”

卓不凡暴怒道:“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打电话给爸爸,让他找人废了月如依!”

烈云起冷笑道:“你敢这么做,我就把你收买痞子的视频曝光,让你尝尝大牢的滋味!”

“视频?什么视频,你怎么知道的!”卓不凡脸色变了。

烈云起看着她像看着跳梁小丑,摇头说道:“女孩子还是应该端庄些,不要搞得人不人鬼不鬼,明明人生可以好好过,为什么你要钻牛角尖。”

“为什么,你还问我为什么,我看上你了啊,就是那个月如依,老赖着你,不然,不然...”卓不凡一张脸暴怒异常。

“纵使没有月如依,我也不会爱上你,这话我跟你说过,你好像记性不太好。”烈云起双目没有一丝情感,指着门说道:“你出去,我要工作了。”

谁知,卓不凡一下坐到他桌子上,撒泼道:“我就是不走!”

烈云起浓眉拧起,忽而扬起长睫,眸光似九天寒霜,“你确定?”

卓不凡顽固的心灵,触到他的眼神,虽然心里也是冰冷和荒芜,可她独霸的性格,暴躁的脾气,使她很容易失去理智。

烈云起站起来,关上电脑,就在她的目光里,慢慢悠悠的打开门,出去了。

屋里,卓不凡发疯似的摔了所有的东西。

烈云起背着电脑包就往大门外走。

门外的警卫拦住他,“烈少爷,你不能出去。”

“我就到前面便利店买点吃的。”烈云起说。

“请稍等,容我们请示一下。”警卫说完就给卓不凡打电话。

卓不凡站在别墅二楼冷冷的看着烈云起,听到警卫电话,烈云起要去便利店,“让他去,你们派个人盯着。”

她不敢逼得他太紧,反正他的护照在她手里呢。他能到哪里去?

烈云起进了便利店。

警卫守在门外抽烟,几颗烟吸完,腿都站麻了,烈少爷还没出来。

推开便利店门,店员礼貌的打招呼,“欢迎光临。”

警卫环视店内一周,空无一人,一个顾客都没有。

此时的烈云起正沿路狂奔,终于打到出租车后,让司机直奔机场。

护照早被他替换出来,藏到电脑的夹层里。

回国的班机要到凌晨时间,为躲避警卫,他一夜间不停变换藏身地,终于,毅力过人的他,熬过所有警卫的防备,准时登上飞机。

暑假进入尾声,月如依跟着父母从菜市场回来,踢掉鞋子,换上舒服的拖鞋,扑倒在沙发上。

还是家里舒服啊。

手机铃声响起,月如依听见是那个专属手机打来的,忙抓起来一看,不对,怎么是国内的号?

铃声响个不停,犹豫间,拨通了绿色接听键,“喂,月亮……”

话筒里传出烈云起略带沙哑的声音,是他!

月如依一下从沙发上弹起来,握着手机的手微微颤抖:“怎,怎么现在打来?”

现在是他那边凌晨的时间。

“你在家么?我在你县火车站……”

啥?!他,他,他来了?!

月如依蹭蹭往外跑。

月妈在后面喊,“干嘛去呀?”

“没事,我一会回来。”月如依喊了一声,急急跑出去。

月爸笑眯眯走出来说:“闺女肯定去见男朋友了。”

月妈拧眉道:“你怎么知道?”

“她接了个电话,很高兴的样子。”月爸笑道。

“喔……”月妈虽然也高兴,但究竟有些担心,快吃晚饭了呀,女孩子要早点回家,晚上不可以在外面的。

月如依骑上电动车,急奔火车站。好在不远,十分钟后,便到了。

停好车,她的心跳怦怦地,举目张望,火车站前的小广场,人流边缘,有一人长身玉立,也正四处张望。

月如依欣喜若狂,真的是他!

烈云起也发现了她,长身迈动,向她走来。

月如依几步跑过去。

少年长臂伸出,一把捞住她,握住她双臂,俊眸如漫天星海,细细看来,喉间低叹:“终于看到你了!”

千言万语梗在心头,月如依口不能言,只重重点点头,凤目水光微漾。

他的眼里布满血丝,有点疲累的样子。

“走吧。”

车站人多眼杂,烈云起带月如依到了已经订好的旅馆。

放下电脑包,二人走入酒店自助餐厅吃饭。

月如依不忘给爸妈打电话报备,让他们吃饭不用等她。

烈云起待她打完电话,才说道:“我现在这个样子,还不能去拜见你的父母,总得等事情全部处理好,你和你的家人才能浮在明面上。”

他是为了保护我的家人。

月如依点点头,“我懂。”

“所以,你父母知道我的存在么?”烈云起微笑问道。

“还不知道,我还没告诉他们。”月如依笑道。

“嗯,他们就这样让你出来?不怕我拐跑你?”烈云起指着外面将黑的夜色,坏坏一笑。

月如依往他餐盘里夹菜,闻言笑道:“要是拐也是我拐跑你,你都来到我的地盘了,哈哈……”

“是,你是我的地头蛇了,呵……”

月如依刚戴上手套要给他剥虾,烈云起却一把按住她的手,说道:“我剥,我来剥。”

说着戴上手套,利落地剥好一颗虾仁,放到月如依面前的餐盘里。

月如依俏皮一笑,拿起虾仁一口塞嘴里,笑道:“小女子恭敬不如从命。哈哈。”

烈云起嘴角含着笑,第二颗虾仁直接蘸好料,递到她嘴边,说道:“张嘴。”

月如依依言张开嘴,虾仁入口,鲜美非常。

二人你侬我侬地吃了一顿饭。

“走吧。”烈云起牵起她。

要去楼上么?月如依心里微微紧张,喜欢的人近在眼前,秀色可餐,说不想上去是假的,可是上去以后呢?

她的思想意识非常鲜明,自律性极强,是绝对不同意未婚就突破最后一层防线的。

不如试试他,看他是什么态度。

烈云起紧紧拉着月如依的手,径直开了电梯,刷卡进入房门,屋内的灯亮起来。

房门“啪嗒”一声闭上。

月如依未及有任何反应,即被一双有力的臂膀揽入怀中。

烈云起俯在她肩头低语,“月亮,让我抱一会儿……”

声音里是浓浓的疲倦。

月如依微惊,“烈,你是不是很久没休息了?”

“嗯……”

烈云起热热的呼吸喷在她肩头,呼吸忽然一转,转向了脖子。

月如依僵住。

温热的唇轻柔的贴在她修长优美的脖颈,缓缓移动。

月如依紧张的咽口唾沫,这致命的诱惑力,有几人能坐怀不乱?

感受到她的紧张,烈云起轻轻抚着她的背,温声说道:“乖,放松,不怕……”

月如依真的立时就不紧张了,心里却在天人交战,怎么办,怎么办……

男生温柔起来,没有女孩子能抵抗的了。

烈云起忽然放开了她,磁性的声音忒是醉人,“月亮……我,我开电视给你看一会。”

“好,好啊。”月如依长舒口气。

烈云起牵着她走到床沿坐下,拿起遥控器,俊眸却并没看电视,只是罩住她,像一团火焰。

月如依眼前一暗。

颀长的身形已经压过来,有力的大手拖住她的后脑勺,轻柔的放倒她。

长身欺下。

温暖的唇微一犹豫,随即轻轻覆向她的。

二人瞬间像着了火。

宾馆真是个……斗室,真的似乎没别的事可以做。所以,女孩子一定不可以单独和男孩子去宾馆,无论你有多爱他,没结婚就是不行!

可是,烈云起和月如依,并非寻常之辈,他们都是自律性极强的人。

纵使多么相爱,男生一定知道要提前刹车,女生也要保持最后一道防线。

这不是保守和死板,女生要懂得保护自己,如果那个男生是真的爱你,他一定不是自私的。

果然,虽然烈云起已经如火焚身,他却放开了月如依,只喃喃低叹,“我一定会娶你,就等到我们新婚!”

月如依微笑着点点头。

不错,靠谱!

华灯上,月牙弯。

烈云起送月如依到家门口,“月亮,我看着你,上去吧。”

月如依点点头,娇俏一笑,踮起脚尖,在他脸庞轻轻印下一吻。挥挥手,微笑着上楼回家。

烈云起回到宾馆,打开电脑,必须得处理一下后续事宜了。

烈青云也在烈云起回国的第一时间就开始动手。

多年商场纵横的经验,是他往来杀伐的重要利剑。

卓不凡的爸爸得知烈云起回国后,第一时间以烈青云的名义召开董事会,妄图宣布江山易主。

他以无形资产入股,无疑已是公司最大的股东,烈青云必须从董事长的位子上下来。

早上九点,各董事被紧急从家里叫出来开会,公司里的法务律师跟在卓总经理身后走进会议室。

他宣布卓总经理无形资产股份值已超出董事长烈青云的股份,成为最大股东,行驶公司股东任免权,成为新任董事长。

“这个决议呢,相信大家都没有疑义,鼓掌吧,我们欢迎新董事长上任。”律师哗哗地鼓掌。

股东们面露迟疑。

忽然一道清脆的掌声由远及近地响起,烈云起挺拔的身形出现在会议室。

股东们齐刷刷向他看来。

卓不凡老爸,下文称他老卓吧,一看是烈云起,脸色一变。

烈云起长身当立,一身中山装,稳重大气。老股东们有人慢慢露出笑容。

“恭贺卓总经理终于得到了董事长的位子,也不枉你筹划这么多年。我代我父亲前来恭贺!”烈云起一拍巴掌,清朗的声音震震有声。

“那么你女儿和我的事,是不是也该解决了?你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烈云起站到老卓面前,俯视着他。

老卓脸色不好看,“这是私事,回头再说,我们长辈正开会,你一个孩子来掺和啥?”

妄图轻贱烈云起。

烈云起忽然笑起来,“是啊,我还是一个孩子,那为什么你强迫你女儿嫁给我呢?我今日就耍耍孩子脾气,要你当着大家的面,亲口取消我二人的婚约,还我自由,否则你这新董事长只怕做也做不安宁。”

公司律师听出来了,悄悄在老卓耳边低语,“卓总,他不就是不想娶你女儿么,今日是你争取众股东信任的重要一天,不要因小失大,他们家已经成了穷光蛋,你还让你女儿嫁给他么?”

这句话分分钟命中要害。老卓当即同意,“好,我今日当着你众长辈叔叔的面,宣布取消你和卓不凡的婚约,从此各不相干,行了吧。”

“很好。在这份白纸黑字上签字吧。”烈云起忽然拿出一张纸放到他面前。

老卓谨慎的不去看。

“放心,只是把你刚才的话印在纸上而已。”烈云起说道。

律师拿起来看了看,对老卓点点头,上面无非是什么取消婚约,不得反悔,不得找麻烦什么的。

老卓签了字。

烈云起朝众股东一鞠躬,毫不拖泥带水,转身离开。

老卓这才放下心来。

整个御云集团,是我的了!

散会后,老卓升到顶层办公室,召唤秘书,“让新任总经理到我办公室来。”

秘书支支吾吾。

老卓不耐烦了,眼一瞪,“怎么了?”

“董,董事长,您还是下去看看吧,研发部,销售部,企宣部……都,都没人了!”秘书哆哆嗦嗦。

“什么?!”

卓总经理,喔不,卓董事长的脸色,彻底白了,绝望将他身心占领,刚才的威风,荡然无存,双腿一软,重重跌在椅中,昏了过去。

……

月如依已经好几天没看到烈云起了,他说回齐城办点事,不知办的怎么样了。

明天该回学校了。

月爸月妈早就为她准备了很多吃的要她带回学校。

吃过午饭,月如依回到自己房间。

“砰砰。”门上响起敲门声,月妈推门进来。

“妈。”

“月儿,你今天没出门啊。”月妈试探地问道。

“没有,妈妈。”

“那个,月儿,要是有男朋友了,记得带回来给我们看看。”月妈微笑道。

啊,原来是这事。妈妈真厉害,她怎么知道的?

月如依笑道:“是有一个,但他说还不到最佳时机来拜见你们。”

月妈疑惑道:“最佳时机?他为什么这么说?我们家随时欢迎,不需要选时机。”

月如依沉吟一瞬,说:“他家里有一些事,要处理。”

月妈眉头微皱,“女儿,你是爸妈唯一的心肝,要是遇到什么事,一定得记住,回到我们身边,我们是一家人。”

“妈妈……没事,我们……”月如依不想让父母担心,可又不知该怎么劝慰。

正此时,手机响了,月如依一看,竟然不是那个专属手机了,是自己平时用的号。

月妈看到手机上显示烈云起三个字。

很不错的名字。是个什么样的男孩呢?

月如依接起来手机,话筒里传出烈云起的声音,“月亮,我在你家小区里,想着看看今天是不是可以去拜访你父母?”

“啊?!”月如依非常惊讶,一边拿着手机,一边看看老妈。

月妈期待的看着她。

“怎么了,是不是伯父伯母不方便见我?”

“不,不是,”月如依用手捂住手机,小声跟妈妈说,“是他,他要来我们家。”

月妈闻言笑道,“让他来吧。”

“烈,我下去接你。”

月如依急忙放下手机,穿好衣服,心脏怦怦跳,脚步轻快地跑下楼。

月妈着急忙慌的跟月爸说:“快点刮刮胡子,整理一下,女儿的男朋友来了!”

月如依和烈云起手牵手出现在月爸月妈面前。

女儿果然是有眼光的。

这个男孩子看起来很有主见,有礼有节,最重要的是,他看着女儿的眼神,透着真实的情感。

招待烈云起吃过晚饭,烈云起礼貌地起身道谢,说道:“多谢伯父伯母招待,我能不能带月如依出去走走?晚上八点左右送她回来,可以么?”

月爸月妈笑眯眯表示同意。

他们走后,月妈长叹一声,“女儿找到对的人了。”

月爸奇怪了,“那你叹什么气,不该高兴么?”

月妈说道:“女儿以后结了婚,就离开我们了,她跟我们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要是成了人家媳妇,哪还那么容易经常回家?”

月爸笑道:“孩子长大了,总会独立,有自己的世界,只要她生活的好,我们怎么还不行?”

月妈点点头,望着天空片片繁星,期待女儿能一生幸福。

烈云起揽着月如依纤腰在街面上漫步。

“明天我和你一起坐火车回学校。”

“真的?那太好了。”月如依高兴的笑了,还从没和他一起坐过火车,一起旅行。

“这一年时间过得挺快。”烈云起说道。

“是很快,明年我毕业离校了,你才大二。”月如依笑道。

烈云起轻点她鼻头,“你不会说参加工作以后就不要我了之类的话吧?”

月如依微微惊讶,没想到他这么说,“说这话的该是我吧,学校里那么多青春美丽的女孩,而我不在,你,能不能把持住呢?”说完,诡秘一笑。

烈云起喉间低笑,“那么多青春美丽的女孩,却并没有一人是月如依啊。”

说完,双臂收紧,将她拢入怀中。

“这几个月,发生了很多事,不过都解决了,希望你毕业以后也能时常来看我。”烈云起在她头顶说道。

月如依抬起头,“我当然会回来,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烈云起抬手轻轻摩挲她的脸庞,说:“你一定会在荧屏上大放异彩,到时候,会忙的不可开交。说不定,我的存在,都必须被遮掩隐藏。”

月如依黑色的瞳仁里都是他,听到他这么说,摇摇头,说出自己内心的想法:“我想有一家自己的公司,做女装原创品牌。”

闻言,烈云起微作惊讶,遂之笑道,“我的女孩,果然不简单,如此,我这个未婚夫便不必遮遮掩掩了。”

“未婚夫?”月如依疑惑问道。

“是啊。”烈云起狡黠一笑,“适才在你家,我把一封信递给你父亲,看完后,他就答应我娶你了。”

啊?月如依既惊讶又欣喜。

烈云起在信中把自己的家庭状况,这几个月发生的大小事,用委婉的词汇跟他们说了。

月爸看到信上说的烈家得从头开始这句话,也没有丝毫犹豫地便同意了他们的婚事。

“我烈云起遇到你,是真的幸运。”少年低叹。

月如依,既青春无敌,又阳光坚毅,可盐可甜可御可萌!

最重要的,她真实!强势地占有了他的心!

月色美好,星光璀璨,二人紧紧相依相偎。路灯下的两道影子,终于重叠在了一起。

上一章第50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蜜宠一百分,国民校草带回家蜜宠一百分,国民校草带回家叶落茴|青春前世,她死在最爱人的婚礼上。 一朝重生,她想离某人远一点,但是她瞅瞅这个每天都跟,跟屁虫一样跟着她的人很无语。 有一天,全国粉丝问他,“简大明星,你最爱的人是谁。” “我的小晴。”
  • 遥远的菩提遥远的菩提佛前花青莲|青春70年代的人,回味前半生,在社会的变革下,读书的和不读书的,最后围绕着方静华爱的人和爱她的人展开的一系列的故事。方静华全家迁居,读书,认识伊远,为了伊远而发奋读书,与伊远失之交臂,方静华千里寻爱,终究还是失去了伊远,云瑶嫁给自己不爱的伊志强,王睿被迫娶了自己不爱的人,之后二十年里的恩爱于悔恨,最终明白人生的真谛,青春已经不再,亦不悔。
  • 若阳似柳若阳似柳薇霄|青春若伊说:他的笑永远帅气,却再也不会对着我了。
  • 杨过大侠寻夫记杨过大侠寻夫记毛沸沸|青春有点儿呆萌的杨过同学,是一位智商超群,时不时跳个级的超级学霸,唯一的缺点就是情商堪比车祸现场。经过十年寒窗好不容易挺到了大四,原本想抓住毕业的尾巴在成年之际也赶次潮流来场黄昏恋,体验一把爱情的美好,谁知一入泥潭深似海,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作为一个身负重任的剑客,尹骁龙在百忙之中努力的抽出时间将大名鼎鼎的杨过大侠轻松俘获,悲剧的是被迫走上了一条学霸是如何炼成的康庄大道。某天被训到吐血的尹骁龙扯着杨过大侠的衣角奄奄一息的说:“以后我负责花容月貌,你负责挣钱养家行吗?”杨过大侠立刻翘起了尾巴一脸得意的回应道:“想抱大腿?现在晚了……”
  • 腹黑公主的death游戏腹黑公主的death游戏泪成溪|青春【Angel部落】文已弃……
  • 校园四王子与三公主校园四王子与三公主流璃叶|青春当四王子遇上三公主,都喜欢上了她们,而却有两个人同时喜欢上了一个人的情况,她该选择谁,他们又将选择爱情还是友情,敬请期待!
  • 偶像活动之蝶烁学院偶像活动之蝶烁学院千荫|青春开始吧,属于我们的偶活!Clignotan的魅力一起来找吧!
  • 初夏,听花开的故事初夏,听花开的故事易直玺欢你|青春初夏,静静聆听着花开的故事。一年中,有四个季节,分别是春、夏、秋、冬,而藏在心底的却是初夏.....
  • 你刚走,梦刚醒你刚走,梦刚醒辰沫颖|青春『短片小说』(其中主要一章的简介)浅沫看着顾寒离去的背影,她不太敢去相信,她自己整得把那句话说出了口,话语中虽说有诸多的不舍,但是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一般,是收不回来的……而然此时此刻的顾寒想着浅沫说的话,心隐隐的痛了……‘顾寒,或许我们不适合,我们……分手吧’顾寒怎么也想不出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他小心翼翼维护的爱情,最后还是……知道这句话的出现‘顾寒,你放不下你的高冷,我也放不下我的自尊,我们之间是有冲突的’如此冷淡的一句话,足够让一个人伤心透吧……他们的结局又会是什么样呢……
  • 王俊凯之梦中遇见你王俊凯之梦中遇见你裙摆紫花开|青春青春是美好的,但有很多人没有抓住它,走进这本书,了解她们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