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章 你怕我!我有那么可怕吗?

因为喝醉了酒,他一路摇摇晃晃的向着苏雨追过来。

男人几步上了楼梯。

在二楼的楼梯口追上苏雨。

一把抓住她手腕,几步进了卧室。

“苏雨,这还没离婚呢!你就开始故意躲着我!是不是?”

浓烈的酒气在空气中散开。

他因为生气而眼白爆满血丝,“苏雨,我告诉你,只要做一天我的妻子,就要尽到义务!”

一小时后。

男人神清气爽走进了浴室。

苏雨卷缩在一角,眸光落在浴室禁闭的门上。

心上升起一种从未有过的耻辱。

从前他怎么对待过她,她都没有像今天这样难过。

那是因为她心中还有希望。

希望他总有一天能看见她的好。

现如今张雪心回来了,他的青梅竹马回来了,她的梦也该醒了。

是时候该让位了。

收回思绪时,男人正从浴室中走出来。

他这是不走了?

顾寒显然没有理她的意思,躺在床上闭上眼,很快就睡着了。

苏雨本来想告诉他,她同意离婚的事。

但见他睡着了,便没再叫醒他。

清晨。

苏雨睁开眼,发现男人正侧身在床头抽烟。

以前,他都是会去阳台的,然后再打开窗户把烟味散出去。

静静的看着他紧促着眉心,仰头吐出一团团烟雾,根据这三年来对他的了解,他这是心情不好吗?

张雪心刚回国,他们很快就可以有情人终成眷属了,他为什么要不开心?

还是说,他是因为没有摆脱与她的婚姻而烦恼?

苏雨想着,心就像被一把刀子捅过一样的疼。

“看够了没有?”顾寒声音冷硬,隐约还带着点怒气。

苏雨赶忙将眸光从他身上移开。

咬了咬下唇,她终于有勇气说出那句她极不情愿的话,“顾寒,你上回和我说离婚的事情,我同意!”

原本以为告诉他这件事,他会很开心,从此他就可以毫无阻碍的和张雪心在一起。

不成想男人的脸像冻了一层寒冰一般阴森冷厉。

他一把捏住她下巴,“苏雨,你以前不是一直说喜欢我吗?现在,呵呵,这么轻易就能说出离婚这两个字,看来你以前说的那些话都是假的吧!终于装不下去了,对不对?嗯?”

苏雨忍住泪水,在他的威压下浑身发抖,“顾寒,离婚是你先提出来的!我同意了,还有错吗?你到底还想要我怎样?”

顾寒眸光森冷,盯着她惊恐而瞪大的眼睛,“你怕我?我有那么可怕吗?”

从情感意义上她是爱他的,但在婚姻中尤其是那件事上,她的确是怕他。

因为他从来不会顾及到她的感受,婚后的每一次她都如临大敌。

久而久之,只要和他离得近一点,她都会条件反射的惧怕。

尽管如此,她还是嘴硬道,“没,没有!”

顾寒冷笑一声,“呵呵!“

他讨厌她这副睁着眼说瞎话的嘴脸。

掀起薄唇,几乎是一字一句的咬出,“明天下午民政局见!”

他下床穿鞋,接着是“砰!”的一声,重重的摔门声。

苏雨闭上眼,一滴泪水顺着眼角滑落。

离婚这件事,她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可不知为何,当真正走到这一步的时候,她的心那么疼。

同类热门
  • 我的火车我的火车约瑟琳零零柒|短篇大学四年寒暑假火车往返,遇到的人间百态与留下的温暖记忆。
  • 宁道随笔宁道随笔稷下宁公子|短篇起笔不知何处而始,落笔不知何处而终。。。。。。。。。。。
  • 堕坪堕坪无闻之|短篇很多人认为我年幼失恃失怙,孤苦伶仃,说起我的身世,语气中总不免隐含怜悯之意。诚然,我的母亲在我两岁时死于难产,我唯一的妹妹在世上仅存活两个月便离我而去,但我的父亲却陪伴我到了十岁。还有我的四婶,我的谌老师,我的干妹妹,他们都是我至亲至爱的人。在我们一起生活的地方,彼此相依相惜,心照不宣。因为他们,我度过了一个无限温暖欢快的童年。任岁月更迭,天涯海角,我总能清晰地想起他们的面庞,连同那个凋敝寂寥的故乡。
  • 幻灯片爱人幻灯片爱人桥南人等|短篇年轻作家顾念的未婚夫离开了她,却以另一种方式存在。。。
  • 不忘初衷,砥砺前行不忘初衷,砥砺前行旧梦无凭|短篇曾经的我们也有着为梦想努力的决心,却被现实伤的体无完肤;曾经的我们单纯、善良,却被人心的丑恶伤的变成了另外的人;曾经的我们热情如火,却因为生活的艰辛变得不再相信命运
  • 历险八昼夜历险八昼夜五行之字|短篇原文讲述本人在出差途中被好友阿豪骗进传销,被困于这个曾广为众媒体评叛的不法组织八个昼夜的真实故事,文章真实详尽地记录了本人受骗原由,经过及最后脱险的整个过程,真实反映了传销内部的生活,传销份子骗人伎俩,以及作者本人八天里复杂的心理变化过程
  • 属于你的嫁衣属于你的嫁衣咳咳一笑|短篇为你披上属于你的嫁衣,是我一生的幸福。第一次写希望喜欢
  • 有人要杀我有人要杀我万千伊|短篇一朝穿越,尹雪发现,自己占据的这副身体居然是被人杀死的!一定要找到凶手完成复仇!
  • 穆游:圣战穆游:圣战穆佳鑫|短篇该作品为穆游第二部,也是讲的前传,主角还是穆,只不过在以前的世界里穆是飞鸟,所以希望别把主角认为成两个人。
  • 十一次重逢十一次重逢祖吉|短篇草根少女萧缨没有像别人故事里的女主角那样积极上进,多有贵人相助,如鱼得水,最后成功逆袭,她和大多数出身不是很好的人们一样,不愿意正视自己,浑浑噩噩地享受当下。可是,来自生活的一次次逼迫,她也终于知道,永远只会靠别人去解救的人,是要吃大亏的。就比如,大学四年,她换了十六任男朋友,总结起来居然是一种类型,而更离谱的是,其中十一任都是一个人。萧缨时常在想:“我难道这辈子只招这一种桃花?”看来,目前是这样没错。说来啊,这个担当了萧缨十一任男友的人,年纪不大,居然也算是身经百战。每次想到这,萧缨都很拧巴,“不是说越多经历的男人越会疼人么?怎么不是这样的呢?”“缨子,别傻了,他就是不爱你”了解内情的人都会这样说。萧缨每一次打扮好准备前往复合之路时,都静静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可是,感情是要坚持的不是吗?”坚持就是一次次重来吗?究竟要多少次才能知道,复合这种事,往往只有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