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4章 温度变化

“怎么,你想男人了?”叶暖挑眉,她不傻哪能听不出河话里调侃的意思?

河一僵,叶暖话太犀利,她一时间竟有点反应不过来。

“哈哈!”一旁,路过的离大笑出声,指着河说道:“暖,我告诉你件事。最近不少男人缠着河……”

说时,朝叶暖抛了个媚眼。那意思,就差没有明明白白告诉叶暖,河她就是想男人了。以前因巫语的事,师婆婆叮嘱河嘴严不要随意与人交流,现在巫语的事情都解决了,河的禁令自然没了。

近来,随着河有意放纵男人的接近。

师婆婆有意无意提醒河该结亲了,意思不言而喻。

离跟河住一个屋子,焉能不知情?

这会儿,叶暖把话挑明她顺水推舟说了出来。河有点闷骚,平时说话毒辣,没少折腾离。这不难得有机会嘲笑河,离哪里忍得住?当即,就把最近发生的事一一告诉了叶暖,同时还不忘添油加醋美化几分。

河一张脸时青时白,望着离的眼神透着凶芒。

“离,雅格最近没少找你吧?”河阴测测道。雅格喜欢离的事,部落不少人都清楚,离性格大大咧咧一直把雅格当兄弟,压根就不知道雅格的心思。最近,雅格似乎找离说了什么,离看见雅格就躲。

一听河提及雅格,离傻眼了。

干巴巴笑了两声小心看着河,不敢开口。

“雅格怎么了?”叶暖好奇道。

河冷笑着,幽幽道:“听说有人想结亲,我觉得雅格人不错,离你觉得呢?”

“这……那……”离抽搐着嘴角,左顾言它,不敢直视河带着凶光的眼神。

嗷嗷……

这样的河超级可怕有木有?!

“离跟雅格?”叶暖歪着头,这件事她还真没注意过,河这一说叶暖忍不住打量着离。雅格话多性子脱跳,没想到他竟然相中性子大大咧咧的离?还真有点看不出来。

离忙摆手,飞快道:“没有的事,暖你别瞎猜测。走,族长让我叫你过去大树屋看看土炕……”

“砌好了?”叶暖微怔,顺着离的意思转移了话题。

“没呢,撒卡叔照着你的意思弄……族长认为有地方不对,让你过去看看情况?”离解释着,大树屋改搭建在废墟仓库旁边,就算房屋修建好以后,大树屋日后可用来当作河为族人看病的地方。眼下,情况不允许暂时用兽皮搭建,等房屋建好以后再做修葺。

叶暖三两下填饱肚子,起身道:“走,过去看看——”

暖城,每时每刻都变化着。

按照叶暖的意思,所有房屋都预留门窗。尺寸都一样,不存在大小高低的问题。

前天,还是一片狼藉的暖城。此刻,焕发出勃勃生机,大小各异的房屋拔地而起,虽还没有竣工,但轮廓已现。地面全都用青碧石铺陈,干净而整洁。看着敞亮大气的房屋,族人们脸上的笑容愈发真实,他们迫不及待想要住进去……

“暖,你快过来看看这管道该如何处理?”撒卡挥挥手,示意叶暖过去。

螣尧站在旁边,土炕差不多砌好就剩下最后扫尾工作没处理。

“……用泥砖铺条管道,跟灶台连着。”叶暖道。蹲下身,比划了个大概的距离,确定灶台的位置,然后顺着灶台烟囱的地方划下几条线,“沿着这条线挖坑,然后用泥砖夯实铺条道跟炕面连通。”

“好的。”撒卡点头,利落动手挖坑。

半刻钟过去。

宽五米,长十米左右的土炕,豁然展现在众人眼中。

这土炕,足够睡下部落老人和孩子们。整个树屋,土炕占据三分之一的面积,余下空地切着几个小灶,方便给孩子们温食物取暖。

“尧,准备柴火。”叶暖走上炕,细心处理掉凹凸不平的地方。考虑到土炕的面积,叶暖让撒卡把通道铺了三条,尽量让整个土炕受热面积均匀。细心把干茅草铺好,再垫上一层厚实的兽皮,有些硬,不过还算暖和,高兴道:“生火,试试土炕效果如何?”

“柴火来了——”离扛着大捆木材,身后跟着一长窜萝卜头,兴冲冲跑了过来。

刚才叶暖铺床的时候,离机灵跑去九里河畔扛柴火,顺带把孩子们全都叫了过来。除了青叶这些孩子,就连树婆婆这些老人都搁下各自的活计,好奇来到了废墟仓库这边。

“暖,我们能睡土炕了?”青叶踮着脚,朝土炕打量着。

光看着,她都觉得土炕暖烘烘的。迫不及待想要蹬掉腿上的草鞋,爬上土炕蹦跶几下。不过,还没等她有所行动,这边螣尧熟练把人提了起来,抱起,冷声道:“青叶,你消停点。”

“大哥,你真坏。”青叶噘着嘴,纷纷朝螣尧腮帮子啃了一口,留下几个小小的牙印。

叶暖笑道:“青叶别急,等试过温度后才能上去玩。”

“抱抱——”这时候,风铃拽着叶暖的衣角,认真望着叶暖让她抱。

这厢,随行而来的绿草大吃一惊。连带地,周遭族人都一阵惊讶,风铃话少近乎寡言,是真正那种不说话的孩子。如果不是知道她会说话,族人忍不住怀疑她是不是哑巴。

叶暖一僵,回神后蹲下身把风铃抱了起来,凑近风铃脸蛋上亲了口,微笑道:“风铃别急,等下你们就可以去土炕上面玩。当然也可以睡觉,一定会暖烘烘的……”

“嗯!”风铃小小应了声,白皙脸蛋通红一片。显然是害羞了,却没拒绝叶暖的亲近。

这一幕,看得绿草艳羡不已。

“叶暖,谢谢你!”绿草开心道。

风铃的事,叶暖多少听族人说过,自然明白绿草道谢的意思,忙摆手,回道:“应该的,不用说什么谢谢不谢谢。待会儿,这边你们多备些柴火,晚上的话孩子们就在这边睡……”

“好的,等下我叫人把那边的东西都搬过来。”绿草应道。

生火,灶台上面放着个石锅。

石锅里面添放了大半水,顺着水温渐渐变高。

“热乎,热乎了!”离手贴着炕梢,感受到手心下兽皮温度的变化,当即大声叫嚷了起来。

这一说,族人们纷纷伸手朝土炕摸了过去。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帝少心尖宠:晚安,小老婆帝少心尖宠:晚安,小老婆凤阑夜|现言他患了一种失眠的怪病,只有听到她的声音才能让他安然入睡。他喜欢她的声音,喜欢她的身体,俘虏了她的心。他霸道地说:“你是我的女人,在这个城市你可以横着走!”他疼她入心,宠她入骨。某晚,她大喊一声:“Stop,停!老公大人,今晚不要了,我知道你体力好,我这小体格承受不了。”某男邪魅一笑:“老婆,没到周末,不能罢工,继续。”某女,欲哭无泪,她嫁的是头狼。(暖文,宠文)
  • 爱情灵药:总裁乖乖被擒爱情灵药:总裁乖乖被擒若雪|现言作为一个优秀的外科医生,苏禾熙用一把手术刀救活了不少人,万万没想到,因为一时心软,竟然栽倒一个“劫匪”手中。这个劫匪竟然是慕容财团的掌权人,强夺她的初吻不说,满脑子净想着……我把你当你病人,你竟然想上我!思想有多远你给我滚多远。
  • 束手就情:追捕出逃妻束手就情:追捕出逃妻上官雨蝶|现言糊涂失身恶魔总裁,还在她的婚礼上被绑架,被他囚禁,就此沦为他的契约情人。“比起享受,我更喜欢看别人痛苦的样子”他是集团的至尊掌门人,为了报复当初抛妻弃子的恶人,他要让父债女先还。“BOSS大人在上,你放心,小女子一定天天笑面如花,定不让你这渣渣如愿”她冷艳一笑,犹如那断崖山上花朵凶险又让人想去采。她要誓死要逃离魔君,然而一来二去的较量却打乱了他报复的步伐“先生,少夫人又不见了!”佣人急跑来道。俊美的面容一黑道“不管围地球转几圈,挖地几丈!都要把那女人给我抓回来!”。读友群:148284973
  • 一婚两制:土豪老公惹不起!一婚两制:土豪老公惹不起!叶非非|现言民政局前遭男友悔婚,沈筱桃一时脑残和陌生男人扯了证。 却没想到竟然惹上了京城权势滔天的迟家继承人——迟久。 一个小透明,一个大人物,突然成了金凤凰的沈筱桃表示豪门太太不好当!三十六计走为上…… 然而,大人物不好惹,臭不要脸的求负责。 “你这么臭不要脸,吃瓜群众知道么?” “若是失去你,这脸我要来何用?”
  • 呆萌小绵羊:腹黑竹马接招吧呆萌小绵羊:腹黑竹马接招吧墨素鸢|现言——大概最爱的事情就是陪在你的身边。——大概最爱的事情就是你在我的身边。那一年她还在襁褓里牙牙学语,他已经两岁。好奇心满满的他跟着母亲来到朋友家见到了她,从此,他的生命中不可缺少的就是她。那一年她十三岁,他十四岁,外面传闻有人喜欢她,他吃醋了,他唯一一次感受到危机的存在。——“你喜欢谁。”“站在我身边永远不离开的人。”——大概最美好的时光,就是你在我身旁而我也在你身旁,就这样一直到老。
  • 爱你的倾城时光爱你的倾城时光紫沫泪|现言她……等了一个人3年,却等到一个结果。后来她去了法国…一年后,她回国了,又遇到了他,他冷酷无情,心狠手辣,不带一丝感情,在别人面前高贵无比。从遇见她开始,他和她在一起时变成一个话唠,传闻他不近女色,私底下却宠着她。“boss,有人撞了少奶奶一下”“把她带见我”“boss,一个男的在和少奶奶喝咖啡”“在哪里?”boss亲自出马。咖啡厅:沐蓝惜突然感觉到一阵杀气杀向自己,boss二话不说,拉起沐蓝惜。当他爱上她的时候,恰好她也爱上她…
  • 穿越八零:农家有女掌家勤穿越八零:农家有女掌家勤波记袋袋|现言许薇是一名律师,在处理一桩大案要案中,不小心被设计报复,结果重生到八零年代,这里父母双全,兢兢业业地搞好自己的小家时,却突然发现,那个设计报复她的幕后人居然是……
  • 霸道黑帝独宠调皮妻霸道黑帝独宠调皮妻奈菲儿|现言他,黑道君帝杀人如麻,但唯独对她宠爱万分,百般顺从“君时逸,你不可以把我关在逸,你不可以这样对我,你不可以把我关在房间里,我要出去玩,我要逛街去”君时逸邪笑地看着她:“你想去哪玩啊,我陪你.”‘滚'墨苒疯狂了,不久飙了个车被他撞见了吗至于吧我关在房间里,墨苒笑了笑心里暗自诽谤:"想把我关起来,那看你有没有本事把我困住了,嘿嘿,我肯定能跑出去的''“君时逸,我饿啦,你给我做饭好不好”君时逸搂上她的腰“好”墨苒吃完后就看见君时逸危险的笑着于是撒腿就跑,可惜还是没有逃出他的禁锢“老婆,你想去哪啊,你怎么可以自己吃饱了就不管我了呀”“呵呵,老公啊,你饿了就快去吃饭吧”君时逸邪笑“我要吃你。”
  • 萌妻无限宠:千金重生归来萌妻无限宠:千金重生归来卿小夜|现言上一世,她浑浑噩噩,被爱情蒙蔽了双眼,渣男劈腿,自认为最好的朋友背叛,导致家破人亡;这一世,她誓要仇人血债血偿,生不如死;不再相信爱情,老天却偏偏将绝世好男人送到身边!看她如何繁华一世!
  • 首席总裁:恶魔老公求放过首席总裁:恶魔老公求放过苏兮汐|现言他是S市有名的大人物,却爱上了一个被逐出家门的丫头,没错,哪就是他的初恋,他始终忘不了那段初恋,毕竟是初恋。反目,没错,她夺走了原本属于自己幸福的家,自己一个人独自在外生活,身上也没多少钱,只能靠每个月自己的哪三千块钱来维持自己现在的生活。还不如能怎么办,他们苏家是始终都不会给她一分钱的。当初自己离开苏家,就是因为苏悦宁。出国两年,回国遇到了俞宏昊。俞宏昊再次表白,她只想拒绝,因为她不是那种想飞上枝头变凤凰的人。秦梦函和何江的婚礼当天,秦梦岚目睹两人的婚礼,但是秦梦函,等到婚礼结束之后,秦梦岚已经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