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3章 忘记一个人最好的方法

右江市的九月正是烈日炎炎的时节,透过琉璃窗便能看到烤得油亮的路面,辅导员高明的火气也正浓。他是最希望把辅导员的工作做出色的人,却在上午的会议中挨了批。“只是统计个数据,时间给的也富富有余,中间还催过几次,我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还是不能按时上报!”,高明思路清晰、语气严厉。“希望这种情况不再出现,做班长和支书是你们自己的选择,希望你们都能认识到这两个字背后的责任。另外这次按时交了的下次也别再等着我催!”。叶爽红了脸,低着头但还是吐字清晰的开了口“高老师,对不起,这次是我的问题,我以为发出去了的”。阖室寂赖,高明没有点名本是不希望出现现在这样的状况的,一时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大家也听的一头雾水。这时林清风主动出来解释:“叶爽本来是想发给我整理好了再发给您的,但是因为网络问题没有发送成功,我开始也没想着是要一起发您的,才缺了数据。这次是我们没有配合好,下次一定改正”。高明本也不想发难,只不过第一次布置任务就出状况,为了后续工作的顺利高明必须提点一下,于是就着林清风的话道:“原因不重要,下不为例,散会”。

从高明办公室出来后,班长支书们都各自散了,叶爽脸还红着头还压的很低,林清风很不能理解在这个当口她为什么要站出来,可也没问她原因,只简简单单说了句:“回去好好休息下吧,不是什么大事”。叶爽点点头,两人也再没什么话了,到公寓区就分了道。翌日一早集合的时候,叶爽从体育场北门过来,老远就看见了林清风,精神饱满的笑着和他道了早安,大方爽朗的谢过他昨天帮忙解释的事。背对着清晨疏淡的阳光,这个女孩同昨天那个红脸低头的女孩判若两人,她身上穿的是臃肿的迷彩服,她的脸也晒得有些黑,可她的笑容一扫他心头的沉闷,林清风第一次发觉这个笑着向自己走来的女孩其实生的十分标致。

新人和新事总让人充满好奇,因着矮个子男生有趣的口音,苏安们就吵闹起来了,互相提问起姓名籍贯高考分数高中学校这些问题。其实能聊的也不过是这些问题,一是大家还不甚熟识,不好随意提私人的话题,二是这些话题比较容易说起,还可因着先分明了同乡,以后便更多了一层熟悉。虽就只这些无聊的话,苏安却是忍俊不禁,时常惹人青眼。隔着几排的白桦是很安静的,他不知要同旁边的人说些什么,他身旁的人刚好也作如是想,真真是好不默契。既没甚么好说,他就看着苏安们的方向,看她说说笑笑,偶尔捕捉到她的只言片语,什么鱼香肉丝,什么《人间词话》,什么宋中基。这些话题让她笑的那么开心,看来她除了爱吃,大概还爱看书吧,不知觉的他也笑了。不知哪儿吹来一阵小风,让苏安们都清爽一阵,树叶们也趁机抖了抖身子,一只贪吃的树毛虫儿落到了地上,又缓缓爬上树荫下另一片嫩叶,继续享用着夏天的精彩。一位肩顶着上三颗星的教官同方阵教官低语了几句,接着便叫走了正享受这夏日的余韵的白桦,带他去参加国旗仪仗队的训练。白桦人一步不慢的跟着教官走了,可心里还在想着这块训练场,他再见到苏安已是第一节正课上了。

白桦早早就起来,静静的洗漱收拾,见时间还早就拿起《人间词话》来看。闹钟吵醒了林清风,他睁开眼只觉得神清气爽,顾之川也醒了没头没尾的说了句“你们知道吗?忘记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喜欢上另一个人“,林清风正要问时,他又补上了一句,”这句话是真的,亲测有效”。白桦笑道“你又看上哪个小姑娘了吧?”,“什么叫又看上,我是认真的好嘛”。白桦听完只笑了下,林清风禁不住要戏谑他:“看来咱寝出了个大情圣”。“对了,宋中基是咱们班的同学吗?”顾之川不明所以,林清风更疑惑“这不是个明星吗?我记得有个韩国明星叫宋仲基来着,咱班可没有这号人”。

食堂门口,林清风和白桦正遇见叶爽和程思琳有说有笑的从正门出来,林清风看到叶爽一时竟怔住了,白桦同两人打了招呼,忙把他拉进了食堂。两人进了教室落座在最后一排。老师讲的内容从林清风的左耳飘进右耳飞出,一时间叶爽的脸红和局促、大方和开朗都在眼前闪过,他想起最近好像都没怎么想起梅笑笑了,难道是因为她吗?这就叫顾之川给说中了吗?自己是喜欢了她吗?他不愿这样去想,但他也不能否认至少自己不讨厌这个女孩儿,甚至可以说是对她有一点好感的,可马上又觉得不应该是这样的,难道他对梅笑笑的感情这样可笑吗?有了新人忘旧人吗?白桦用目光扫视着前方,并未发现那个女孩,正疑惑着,教室的后门处传来了轻微的响动,一个小脑袋探了进来,正对上白桦的目光。苏安尴尬一笑,看了老师正面对着讲台,赶忙坐在了最靠门的座位上,小心翼翼的把手里拎着的一袋小笼包慢慢的塞进桌堂里,生怕出了一点儿响动。在接下来的几十分钟里,苏安一直纠结在到底是要赶在包子凉之前偷偷的吃掉还是等到课间时大方的吃掉,这样一边纠结一边还想听讲,结果课听的马马虎虎,包子也放凉了。

林清风连续好些日子都睡得十分好,这一向他很久都没再梦到梅笑笑了,这种感觉太过陌生,他偶尔强迫自己想起梅笑笑并使自己陷入一种悲伤的情绪里,仿佛只有这样才不算背叛他真挚的初恋,自己的付出才显得不那么的可笑,但同时他也清楚的知道到这种伤感并非发自本心,他偶尔会觉得可笑——难道梅笑笑竟然这么快就失去在他心中的位置了吗?虽然这样的想法一直持续着,但他和叶爽的交流已不可控制的从单一的工作话题扩展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喜欢的运动、喜欢的书、喜欢的电影,喜欢的游戏角色还有近来的流行,他对叶爽的感情越来越强烈,他已经没办法相信自己对她没有感觉的谎言了。有时候人们对当下感情的否认,也许只是因为不甘心就这样走出上一段感情,所谓沉没成本,越投入越难以收手,但对每个人来说当下才是最真实的存在着的,否定自己的感情不仅使自己不快乐,也许还会让自己错过更重要的人或事,已经沉没的就让他沉没去吧。当然这也并非是说可以随意的放纵感情,只是不必总陷在一种感情中不肯自拔。一生中允许我们用以恣意挥洒的时间实不过十载廿年,何不顺情遂意的去追逐当下呢?

夏天的尾巴上,悸动的少男少女们最爱去的地方就是篮球场,为了博得关注的目光男孩子们肆意挥洒着汗水,趁着空隙若是看见喜欢的人来了就更加卖力的冲步上篮。顾之川一周少说有五天在打球,白桦有时间就同他一起,可他的场边总是围着一群女孩子,这让白桦很不习惯,他不喜欢被这么多目光包围的感觉。方子同也爱打球,常常一个人来球场,他的球场边也总围着一群女孩子。一来二去,方顾两人也认识了,就经常一起打球,强强相逢,二人的球局渐成了一道景观。来球场的女生大抵没有只为看球来的,要么是有了爱慕的对象,要么是为一饱眼福。程思琳属于后者,每天去图书馆的路上,顺便欣赏一下帅气的男孩子们,正所谓”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欣赏就只是欣赏。可这不过是一厢情愿的想法,所谓感情的羁绊就是真的遇见了那个人,任谁都只能被牵着走,他笑你便开心,他哭你也难过,他那里下起雨你这里也满是寒意。篮球场上的方子同像是一道流星,划亮了程思琳这片平静的夜空。方子同是历史系系草,方子同总在周二和周四的下午去图书馆、周三的下午去打球,方子同爱喝美式咖啡,方子同有女朋友前任校花现任系花。程心琳早已体会过喜欢一个人的感觉,也知道喜欢一个人会让人自卑,但过往的伤痛也教会她不论有多喜欢也不要让自己太过自卑、太过小心翼翼。可放弃他的想法程思琳从未想到过,抢别人男朋友的事儿她更做不来,她只能默默的喜欢,她甘愿默默的喜欢,即使最终不能同他在一起。

徐暖暖和苏安三个专业不同,这一向也不常在寝室,程思琳和叶爽都都爱早睡早起两个也就一起行动的多些,苏安担心是不是大家都不喜欢她,多少有些孤单。不过她早已习惯了孤单,吃东西看剧也可以欢快着过些日子,但这种快乐不过是饮鸩止渴,很快就使人厌倦,毕竟人是社会动物。她只好缠着程思琳,跟她一起去图书馆,思琳能陪苏安一次两次,但她没有时间也没有能力安慰苏安孤独的灵魂,这一向因为喜欢方子同她已很疲惫了。她关注了方子同的微博,从头到尾的看了,他是一个那么优秀的人,她决定要努力变得优秀,成为有资格站在他身边的人。自从思琳带苏安去了一次放映室,在小食店买上一杯香草拿铁带去放映室,坐在提前排队站好的座位上看一篇从未听过的电影便成了苏安最喜欢的事。苏安也看出了思琳不喜欢她跟着,害怕失去朋友的她不敢再跟着思琳。不过是一个人吃饭、一个人走路、一个人去看电影,早已习惯了,有什么可愁,她如是安慰自己。其实她内心深处是需要一个好朋友的,她还没放弃需要一个好朋友的想法,因此她一个人的时候只能假装很开心。

白桦最近常常跑去图书馆,借来的《人间词话》又续借了一次,他曾想过也许偶尔的在图书馆能够遇见她,那么就可以顺乎自然的同她打个招呼。可没想到第一次看到她是在放映室里,她坐在第一排的中间专心的看着影片。这以后他便常去放映室,放映开始了才坐到后面去,如果在排队的时候来难免会碰到她,可碰到她又不知道该怎么打招呼。坐在放映厅里他会想很多,他能给她幸福吗?他不知道自己将来要做什么,也从未想过这个问题;自己的生命中出现了一位特别的人,可却又不知道要怎么靠近她。有时他又觉得自己并不足以配上她,她是那么的好,开朗、活泼、可爱,她一定是幸福家庭里长大的女儿,而自己的家庭早已肢离破碎了。这些问题很令他烦恼,喜欢就一定要做些什么吗?倒不如就静静的什么也不去要求,什么也不期待,只每天上课时能看到她,又这样跟她在一个空间下看电影也很好了。

正是一个悠闲的午后,苏安正看着手机,突然来了一条好友请求的信息,附的内容是:我是白桦。苏安的心砰砰跳了两下。“群里有一个叫白桦的加我”苏安的语气透着些激动。叶爽和程思琳齐刷刷的看过来......“也加我了”,‘“我也是”。因为林清风让白桦帮忙拉个群,他也给自己找到了一个小小的借口——这是公事并非是我对你有什么想法的小小借口。“你那么激动干嘛”叶爽道。“哦,没什么”苏安恹恹的说。原来是人生三大错觉,“哎,你们看没看《那些年》?”苏安立马转移了话题。“看了,结局好可惜,好可惜”,徐暖暖的语气表情好像刚刚从电影院出来一般,叶爽猛点头,“对啊,看到婚礼那段儿心都碎了”。“哦,你刚刚激动什么?”思琳淡淡的道,笑声瞬间炸裂了整个寝室。“对哦,不要转移话题”。“好吧,我还以为他只加了我呢”。“安安,现在加好友也不一定意味什么”,思琳看苏安激动的样子,怕她自己多想会受伤,还不如趁早浇灭了她的胡思乱想。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美妙天堂梦幻的想象美妙天堂梦幻的想象雪梦心寒|青春美妙天堂第三季差不多,也就关于美妙天堂希望米娜喜欢
  • 特殊恋人特殊恋人Ice小小雨|青春命中注定的是你我的缘分,难以割舍的是你我的羁绊,剪不断的牵挂,随着时间的变迁,渐渐升华,却想和你在一起……哥哥,对不起,原谅我对你抱有亲情以上的罪恶情感,如果你觉得不好,我就只会成为你的妹妹。妹妹,对不起,我…………这般深沉的爱,年龄差距,血水亲情,任谁也恐难接受吧,可真相远远不是这样简单,未曾露面的父母突然出现又会带来怎样令人震惊的消息。
  • 那年,我们都不该忘记那年,我们都不该忘记喻竹|青春“如果知道未来是这样的,我宁愿忘记我过去的17年,也要记住与你在一起的第一天。赵梓集,你是唯一一个能让我的青春变疯狂的人,如果命运再一次的将你我二人拴在一起的话,我只想说一句,那年,我们都不该忘记。”
  • TFBOYS之青春不悔遇见你TFBOYS之青春不悔遇见你记忆不离|青春方蓝惜独自一人来到重庆,就因为一个位置被人欺负。王俊凯因为她不是螃蟹对她不是很排斥,一次意外的遇见,看看他们会有怎样的火花…………
  • 我初中时代的小幸运我初中时代的小幸运源宝宝r|青春初中时代是一个人美好青春的一部分,在这段美好的时光里,出现了一个对我来说特别重要的人,他虽然不是我喜欢的,但他是帮助过我最多,陪伴我时间最长的那个,从开始的不说话,到渐渐的闲聊,到最后的······
  • 亲亲我的霸道王子L亲亲我的霸道王子L悠季.CS|青春熙小璃想不明白,她平凡的人生是怎么会莫名其妙跟学校神一样存在的人物炎洛牵扯上关系的。自从认识炎洛以后自己的人生就衰运连连,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告白人家却是因为一个赌约捉弄她,莫名其妙被学校女生各种各样的眼光加口水杀死,还得忍受那个自大,傲娇又臭屁的校草精神上的折磨。明明自己没做错什么事,却被他各种白痴笨蛋吼得狗血淋头还敢怒不敢言,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且看傲娇校草,如何虏获平凡灰姑娘!
  • 恶魔少爷0a恶魔少爷0a向芷鸢|青春一场爸妈的婚礼,两个陌生人,机缘巧合之下成了同学,他夸她的字好看,喜欢作弄她,她嫌弃他的傻。 一次安眠药事件,开始将两人拉近。 “这样吧,你告诉我,我哪惹到你了,我给你道歉” ?这话是向梦辰说出来的,她是真的醉了了,冷夜宸折腾得起,可她折腾不起。 “我可以负担所有经济损失,但是让我别招惹你,我做不到” “你是不是有病啊!” 冷夜宸淡淡一笑,“我是有病” “有病就赶紧吃药” “你就是那药” 向梦辰冷视着冷夜宸,“你什么意思” “想让我好了,你就得忍受煎熬”
  • 原谅我再一次爱上你原谅我再一次爱上你夏思伊|青春请原谅我的自负,我爱你;请原谅我再一次爱上你!你就是温暖我的太阳我永远也是你的sunshine爱情的最初,有青木瓜的味道,有淡淡的香和青涩,到浓烈时,就感觉不到涩了,到最后,又会回到原来的淡淡的香。
  • 乖乖甜心萌萝莉乖乖甜心萌萝莉Y柠檬T|青春在一所偶像学院里面,有许多风云人物,这是一所明星学院……上官瑞安:承认我是帅哥你会死吗?佳穎:我当然承认你是‘衰哥’啦!警报:前方高能,小鲜肉正在靠近。
  • 傲娇公主与嚣张少爷傲娇公主与嚣张少爷紫色的意境|青春童子茜美国公主,但她为了进贵族学院(这所学院,只收男生,不收女生)女扮男装,隐姓埋名,进入了那所学院,但是这所学院实施住校制,童子茜和三位校草级的男神会发生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