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6章 穆兰

“我们走吧。”楚凡扭头冲着几人说道。

纪一璇看着楚凡,心里有些奇怪,她总觉得楚凡有些不正经,但或许是因为刚才拧了楚凡,抑或是其他,她觉得楚凡哪里有些不同。

几人往城北最后一间客栈住下,路途不近,坐巨鹰也有些乏,楚凡几人便歇息了。

再说小女孩,赤脚跑回家,路上遇到一条小溪,放下框子,踏进小溪,洗了洗身上的污渍,露出几道红印,看起来像是被鞭子一类的东西刚打的。

女孩清洗干净发现红印太过明显,自己的衣服挡不掩饰,她看着小溪,白净的却是透着蜡黄,叹了口气,便在一旁地上打滚,一边用灰土抹在身上,碰到红印时会皱着眉头,强忍着不出声,可想是痛的。

小女孩弄完,看看红印看不到了,蹦跳着回家,一直注意着脚下,生怕有些碎石子什么的。

“姐姐,我回来啦!”刚到门口,小女孩就冲里面喊道,想到楚凡给的钱,能买很多药材,说不出的开心,声音都透露着喜悦。

家里的屋子很小,挤在两栋豪华的房子中间,不仔细看,还以为是其中一栋房子的小门。

家里别提装饰,连个像样的家具都没有,往里瞅,只有两间屋子,其中一间堆满了杂物,木材、药罐等等,却清出一块小地方,放着一个火炉,看样子是用来做糕点的。

另一间屋子有一个床,地上还有个毯子,床上躺着一个女人,脸色苍白,整个人被裹在粗糙的麻衣内,露出的双手有一些红印。

女人时不时的咳几声,像极了子睿,女人,不对,应该是女子,看年龄也不过十七八岁,她愣愣的看着门外,巴瞧着,心里总是不安,自己的小妹太小,让她出去卖糕点,每次自己心里都跟扎了根针似得。

听到自己小妹的声音,女子赶忙走到门口,虽然心里很急,但脚下,却快不起来。

“小妹,鞋子呢?”女子看到小妹,马上就注意到小妹的鞋子不见了,虽然不是什么好物件,但是也是一双鞋子,没有鞋子,她是怎么去卖的,女子想到,心里宛如刀绞。

“鞋子?”女孩看了看脚,想了想说道:“地上有石头,划破了,就给扔了。”

女子虽然年龄不大,但一听就知道是谎话,声音有些冷的说道:“又是王家的人欺负你了?”

“没,没有,姐姐,看!”女孩赶紧打岔道,将仅仅裹在怀里的一千大文给她姐姐看。

女子看到银票,瞧了瞧,是一千大文,心里一凉,随即问道:“你去做什么了?”

听到女子冷冰冰的声音,女孩赶紧说道:“是一个叫楚凡的哥哥买了所有的糕点。”

“那些糕点最贵不过十个大文,他怎么会给你一千大文!说,你干了什么!”女子的声音透露出愤怒,一种极为荒唐的想法出现在自己的脑海,加上自己妹妹衣衫不整,鞋子都没了,登时便晕了过去。

“姐姐!”女孩看到姐姐晕了,心脏像被一只大手紧紧握住,脸上流泪,泪珠扑簌簌的,却是手脚麻利的把姐姐搀起来,一步一步踉踉跄跄的拖到房间内,放在床上盖好被子。

夜悄然降临,被参天巨树包围的城,也不同于普通城池,到处都是蛙鸣,自然虫子也很多,阵阵微风一吹,无数树叶的声音十分悦耳。

小女孩坐在床边,门窗开着,纱窗虽然有,但是却是破烂的,手里拿着扇子,轻轻扇着,生怕虫子扰到姐姐睡觉。

“小晴,水。”女子的声音虚弱,女孩却是听得清楚,扶起女子,慢慢喂水。

“告诉姐姐,真的没有做其他的?”女子看着小晴,小晴满脸劳累,却是笑着,女子眼中尽是心疼。

“姐姐,真的没有,楚凡哥哥见我没有鞋子,问我来着,我说我卖糕点给姐姐治病,他就给我了一千大文,说姐姐不信,就去城北最后一间客栈找他。”小晴语速很快,生怕姐姐再晕。

“小晴,我们有手有脚,能赚多少就是多少,不要收受恩惠,你想那王齐...”女子话未说完,小晴却是打断道:“楚凡哥哥不一样。”

“那也不行!明日我去找他,把钱还给他!”女子说罢,躺下不再言语。

“姐姐,我真的觉得他是好人,跟王齐不一样。”小晴看着姐姐不说话,躺在地上的毯子上,轻声说道。

一夜无话,次日清晨,楚凡早早的便在客栈门口,贪婪的呼吸着清新的空气,他自从修炼之后,就未曾睡过,但昨夜他睡了,空气太好,让人觉得不睡简直对不起这里。

楚凡站在客栈门口,不远处的小贩都开始摆摊,楚凡坐到近处小贩处,要了几个早点,等小贩做着。

突然想到了什么,从戒指中取出昨天买的糕点,要了一壶茶,先吃着喝着。

“味道真不错。”楚凡吃着,这糕点跟其他地方的都不同,有一种清香,类似与木头,但口感细腻,甜却不腻。

楚凡打量着四周,慢慢嚼着,看到远处有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慢慢走着,便笑了起来,站起来挥手。

“这儿!”楚凡大喊一声,两人中较小的身影垫着脚,往挥手回应,却走的依旧很慢。

楚凡冲着小贩说道:“多做两份。”

小贩笑的极为灿烂。

小贩快要做好时,两人才走到楚凡面前,小一点的自然是小晴,大一点的是她的姐姐。

“楚凡哥哥!这是...”小晴拉着姐姐坐下,开心的说着。

“我是她姐姐,穆兰,小晴,是这位公子么?”穆兰打断小晴问道。

“是的,就是他。”小晴笑着说道。

楚凡也是笑着,他很喜欢小晴,虽然她依旧很脏,“小孩,怎么还这么脏,没有洗洗吗?”

“我不叫小孩,我叫小晴!”小晴皱了皱鼻子,穆兰却是看着小晴,自己竟然忘了给小晴梳洗。

“看这个!”楚凡笑了笑,揉了揉小晴的头,手中升起点点水珠,手一挥,附到小晴身上,细细清洗着。

楚凡仔细的给小晴清理,眼神却是越发冷,小晴身上的红印他自然一眼就看出是鞭子打的,加上穆兰语气不善,他以为是穆兰打的。

楚凡正想开口问,穆兰却是抢先一步,拉着小晴的胳膊,眼睛红红的,轻声问道:“是王家人做的,鞋子也是对不对?”

小晴低着头没有说话,楚凡一愣,原是误解她了,拿出一瓶伤药,轻轻地上给小晴。

“公子,这是一千大文的银票,感谢公子的善意,但我们有手有脚,不拿不该拿的。”穆兰说的极为客气,但楚凡也不傻,不会听不出其中的抗拒和厌恶。

“小晴,早上肯定没吃,去一边吃着,哥哥给你姐姐解释解释可好?”楚凡语气轻柔,满是怜爱。

小晴应了一声,坐到最后,吃着早点。

“给小晴的,吃罢了走吧,别让孩子不开心。”楚凡声音有些冷,他不知为何穆兰对自己有敌意,但还是这样说道。

穆兰还想说些什么,楚凡却是看都不看,去跟小晴坐在一起。

滕山不多时也下来了,坐在另一边,看到楚凡跟昨日的小女孩在一起,也没有去打扰。

穆兰没动筷子,肚子虽然很饿,但她不敢,王家的事历历在目,自己又怎么可以相信任何人,但看着楚凡和小晴嬉嬉闹闹,心中却起了波澜。

“小晴,告诉哥哥,谁打的,哥哥替你出气!”楚凡陪小晴玩了一阵子,轻声问道。

“是王...没有没有,我自己弄的。”小晴连忙改口,看了看姐姐不再说什么。

楚凡扭头看了看穆兰,什么也没吃,小晴也说了王字,自然跟穆兰所说的王家有关系。

于是问道:“王家跟你姐姐有什么恩怨吗?”

小晴听了,想说些什么,但又摇了摇头。

楚凡知道自己问不出什么,要问,只能问穆兰,但穆兰对自己的提防之心太重,自己也不好问些什么。

于是走到穆兰身边,轻声说道:“吃吧,我是可怜孩子,没有别的意思,也不会在此地逗留很久,放心吧。”

穆兰听了,却是什么也没说,拉着小晴离开。

楚凡看着两人远远的离开,滕山凑上来问道:“姐姐来了?”

“对啊。”楚凡叹了口气。

“喜欢吗?”滕山问道。

楚凡古怪的看了一眼滕山,虽然穆兰身材修长,脸蛋也不错,但自己是那种人吗?看到女的就喜欢?

“咦,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楚凡冲着滕山说道。

滕山一脸懵逼,自己逗楚凡,怎么被反过来调侃了?

滕山赶上楚凡,轻声说道:“虽然穿的破烂,但是很整洁,长得也不错,你是不是提前知道女孩有个姐姐?”

楚凡没有吭声,看着滕山,邪魅一笑:“师兄,我怎么样,你懂得。”

说罢手冲着滕山撩了一把,滕山浑身一抖,扭头跟楚凡走成两边,楚凡看着滕山的背影,嘿嘿一笑:“我书是白读的?”

......

“小晴,以后不要招惹王家的人了。”路上,穆兰拉着小晴的手轻轻说道。

“知道的姐姐,你看,楚凡哥哥的药真厉害,印子一点都没有了,以前的疤也不见了。”小晴说着,炫耀般的给穆兰看。

穆兰揉了揉她的头,没有说话。

“我们再做些糕点吧?”穆兰轻声问道。

“好呀,做好给楚凡哥哥送一些。”小晴开心的说着,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吃那么饱了,楚凡哥哥果然是个好人。

穆兰听了,不知道想些什么,摸了摸胸口,里面是楚凡给的银票。

穆兰做糕点很是熟练,最后一个出炉,她愣愣的看着,想了想,还是掰开把银票塞在里面。

“小晴,今天的几个不卖,给你楚凡哥哥送去。”穆兰招呼小晴说道。

小晴用力的点了点头,冲着穆兰笑了笑,接过框子,往城北送去。

小晴住在城东北角偏北,到楚凡那里也不过半个时辰。

小晴到时,楚凡几人出去还没回,她便拿着框子等在门口。

夜幕降临,楚凡几人才回,看到小晴,楚凡让几人先上去,接过框子,小晴笑着说:“我得赶紧回去,框子我明天再来拿。”

说罢,不等楚凡吭声,便跑着走开了。

楚凡摇了摇头,这丫头。

上楼将框子打开,发现是糕点,便分给几人糕点吃,伍子炎拿了一个,放到嘴里,一咬,却觉得牙下一硬,一看是一张纸,再一看是一千大文的银票,拍了拍楚凡,将银票递给他。

楚凡一看,苦笑一声:“你们先吃,我把框子给送回去。”

早上陪小晴玩,楚凡就知道他们住在哪里,脚下生风,速度很快。

走了有两里,楚凡看到不远处阴影下,有几人再殴打什么,摇了摇头,不想去管,却听到挨打那人的哭声有些熟悉,赶忙转身去看。

这一看,楚凡手中框子跌落,眼睛冒火,怒喝一声:“住手!”

那些人一愣,却是笑了起来,其中一人抬腿就要踩在小晴身上,楚凡身上流光转过,身形一闪,拳出如龙,隐隐有破空声,大喝一声:“死来!”冲着那人一拳打出,那人便胸口凸出,直接倒地,生意全无,脚却还抬着。

其他人看到眼前一幕,也是愣住,其中一人喊道:“我们是王家少爷的人!你敢打我们!”

楚凡却是瞥了一眼,扶起小晴,小晴身体还在颤抖,只发出轻轻的呜咽声,楚凡轻声问道:“是我,楚凡哥哥,没事吧?”

小晴抬头一看是楚凡,扑在楚凡怀里,大声哭了起来,楚凡鼻子一酸,冲着几人冷冷的说道:“你们,得死!”

“你不能...”其中一人化为说话,楚凡已经出现他的身后,他的眼前。

其余两人瘫坐在地上,裤裆里流出骚臭的液体,楚凡皱了皱眉,一脚一个,将其踩死,手再一挥,附近的树木疯狂生长,将几具尸体卷入地下。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逐萤此间逐萤此间年少游|玄幻抬一抬脚,哼一首歌,谈一场情,喝一次彩。是平凡而有趣的,时代终将弃你我而去,而岁月,却伴随你我,不离不弃,讲些微不足道的,说些触耳可及的,来,给你讲个故事。
  • 东蓝国度东蓝国度原俗|玄幻一百年前,东蓝取得世界大战的胜利,控制了世界的绝大部分,当称为‘东蓝国度’!传闻是得到天使之神降临的力量,并化作石像守护其王都。一场陨石灾难彻底清洗魔法国度的认知,这个世上还存在未知的力量!那从天而降难道是神之力?恐惧的魔法师却将其隐藏了起来。就是这样的世界,只要够运气、够胆识、够强大,就能站在世界的顶端!即是从一个浑浑噩噩的小子开始…
  • 狂名狂名水淼淼|玄幻【起点编辑二组签约作品】冷漠的人谢谢你们曾经看轻我让我不低头更精采的活最懂我的人谢谢一路默默的陪我让我拥有好故事可以说——————————【提示】:最新一章3000字,已经上传。7月12日星期六——————————本书仍将继续更新,预计将写70万字左右。但是更新大概是两天一更,建议大家养肥了看。——————————另外我的新书《异界革命家》已经上传,比这本书内容轻松,希望大家能前去支持。1035519.qidian.com一个肩负拯救地球重任的男人穿越到魔法世界,他需要做些什么?女神!推倒玉女!推倒公主!推倒御姐!推倒萝莉!这个斟酌下也推倒宁肯推错,不可放过!王道委屈的说,很多时候我都是被逼的~
  • 绝世混沌剑神绝世混沌剑神殇极凯|玄幻林烈醒来时发现,自己穿越了,还得到了剑灵帮助,从此,“挡我者死,灭我者亡!”
  • 六洲志六洲志塞北风光|玄幻星图出世,八方涌动,看似安定的六洲十二海立刻风起云涌;天启归云,祸乱天下,千年一遇的灾星回归,历经近百世的劫难是否能安然度过。人族,妖族,鬼魅一族之间恩怨再起,战火再次烧遍六洲十二海的每一个角落。
  • 安特贝洛斯特安特贝洛斯特南极熊猫|玄幻在安特贝洛斯特外围一直存在着一种吃人的不明生物,它们每个都有着至少二十米的高度,普通人遇上如同案板上的鱼肉,父母也因为怪兽缘故离开了家,从小我就与姐姐相依为命,我从小就很听姐姐的话,因为她是我唯一的亲人了,所以一切想要夺我所爱的东西都必将被我斩杀……
  • 上古通天塔上古通天塔小喵去钓鱼|玄幻两千年前,原大陆主宰种族炎夏人建立通天塔,妄图沟通神域,没想冒犯神威,神罚世人,九天神雷横扫大陆,生灵涂炭,大陆破碎,三分天下。两千年后,原大陆荒芜,诺伊大陆与哈里拉大陆兴盛。在东大陆哈里拉的彩虹田野,一心只想当个匠人的轩辕慕夏却遇城市扩建,家园被毁从此背井离乡。为求生计加入佣兵团的慕夏随团出海,才发现世界如此之大。但还来不及感悟世界的伟大,惊闻西大陆枕戈待旦准备征服东大陆。一场攸关东西大陆和平的大陆之战开启,阻止战争的希望竟然牵引出神罚之秘?不料发动战争的至尊帝麟,野心竟不止于此,他居然是想重构通天塔,偷渡神域后门:神之庭院,去完成一个惊天阴谋。。。
  • 归去归去妄戒|玄幻一个大学毕业生,一段不知来历的记忆,魂牵梦绕的是今生还是来世。王秦,等待他的将会是什么样的故事,敬请期待。
  • 畏途畏途边缘色彩|玄幻梁伯奎离奇失踪,此事引起了村里震动,有人借此大做文章,设下圈套,暗中算计梁伯奎的妻子吴碧青及儿子剑峰和云峰,母子三人中计,故事就从这里开始,后兄弟二人下山寻父,揭开一个个谜团,也深陷一个个险境之中,故事从地上写到天界,主人公饱受人间冷暖,最终为了人类的光明走上与天神对抗之路。但区区一个凡人怎么能战胜天神?绝对不是靠什么绝世武功,异能方数,随着故事的进展,答案会一一解开。
  • 绝世狂澜绝世狂澜冷笑tx|玄幻张一凡流落异世,天资聪慧,坚韧不拔,看他抵御魔兽,成就武道巅峰,建立理想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