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9章 Schrodinger's Cat19 两人的后座暧昧

朱古柏笑了笑,用一只手放在沈静姻的手上,轻轻拍了两下,示意她没事而后又是温和的语气说着“今天晚上打车回去吧。”言诒,朱古柏便又是很快的和他们其他人一起喝起了酒,不过这个时候大大小小对他还有不满的,似乎也是改变了态度,因为在此之前攀谈的时候便也觉得他是一个好人,至少不会辜负沈静姻的那么一个人。

“姻姻,有,有男朋友就偏偏偏心啊……”叶陆这个时候已经是有些醉了,虽然还是能够完整的说出话来,但却有些结结巴巴的“他他他都还没没没倒下下下呢!”言毕,结结巴巴的说话再是配上他这醉醺醺的模样,着实是有些可爱。

不过却也有人觉得叶陆这样说话太浪费时间了,“叶陆,你就就就别说话话话了,都都结结结结巴了。”这个声音是林凛的,她学着叶陆结巴的样子说话,话里也透露着不耐烦的语气。

“林林林凛,你你你……”这话还没说完呢,便被陈彦塞了一个东西,堵住了叶陆继续一张一合的嘴巴,拿着酒杯就是塞到了叶陆的手上,说着“你就喝你的吧。”这话刚说完,便又是拿了一些小零食给叶子,语气略显温柔的“叶子,这都是你喜欢的。”言诒。

而被塞了东西的叶陆并没有恼火,只是将嘴上的东西拿掉之后,又是利落的将陈彦递过来的酒,一饮而尽。

沈静姻也是无奈的在心中默默的叹了一口气,只能呆在旁边默默的听着、感觉着他们欢乐的气氛,只是也在无形当中露出欣然的笑容,永远只有在这个时候自己是最轻松的。

而这个时候的沈静姻在心中感叹完了之后,便缓缓的从坐着的地方站了起来,拄着盲杖,慢慢的在屋子里拿着些什么、捣鼓着些什么……

“静姻,我来吧。”朱古柏瞧见沈静姻一个人在屋子的厨房那边在捣鼓着些什么,便想着自己过去帮她,但是此时沈静姻面露着灿烂的笑,朝着朱古柏说话的那一边上说着“你们继续喝吧,很简单的。”言诒,便转过头,继续着自己原来的事情。

“你就别操心了,姻姻在给我们准备明天的醒酒茶,不要打扰她。”这个时候叶子还是很满意朱古柏的这个模样,态度便也对他好了很多。

这个时候林凛也说话了,“每次静姻都会给我们准备,放心,不会有事的。”言诒,便也是继续的喝着自己手中的酒。

而朱古柏还是有些不放心的望向那一边,这时候叶陆便又开始说话了“姻姻姻姻,知知知知道的,跟跟跟跟我喝酒!”这话音刚落下便继续的拉着朱古柏喝酒了,而朱古柏原本还想着过去看看的,但是被这叶陆拉着喝酒也过不去,只能在心里默默的祈祷着她不要受伤。

三桌两盏淡酒,时间也在他们欢乐当中悄然的离开了。

依旧还是沈静姻感觉到时间也差不多了,便拄着盲杖走到陈彦的床那边,在床上窸窸窣窣的在寻找着什么,而后拿起了一条毛毯放在了自己的手臂上,之后又是拿起了一条毛毯放到了自己的手臂上,之后便慢慢的拄着盲杖往他们那边走去……

之后,沈静姻叹了叹气,便开口道“林凛?”这话音刚落下,随后就有了另外的一个声音应道,“毛毯吗?”多年的情谊和默契就当然在这个时候体现出来了。

之后,沈静姻便是这样一一将两个毛毯递到他们的身边……

所有的事情弄完了,沈静姻便是走到原来她坐的那边,轻声的询问道——

“可以站的起来吗?”沈静姻的一边手拿着自己寸不离身的盲杖,一边手又是不知道该是扶着朱古柏的哪里,而朱古柏这个时候虽然并没有醉醺醺的走不了道,但其实也上了头,这个时候沈静姻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可以。”朱古柏原本还想着勉强的走直线,但是结果确实也是走的东倒西歪的。

林凛和叶子瞧见了,便一同说道“你这样子怎么让我们放心把她交给你带回家?”言毕,两人在这一件事情上是绝对的如出一辙。

在这个时候沈静姻想起了什么似的,并拿出自己的手机,说了一句“打电话给李师傅。”话音刚落,手机便开始拨通了李师傅的号码——

“沈小姐,我现在就在附近,很快就到。”李师傅还是一如既往。

“那个……”沈静姻这个时候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向李师傅开口,顿了顿,之后再是继续说道“李师傅如果到了,你能来一下4楼105号房间吗?”她的语气当中有着不确定的因素,毕竟这也是她第一次向李师傅请求帮助,因为她实在是做不了一边要安全的下楼、一边还要搀扶着朱古柏让他不摔倒。

“啊……啊,好的。”李师傅原本其实是有些奇怪的,因为沈静姻很少能够请求他的帮助,往往都是她自己不想麻烦别人。

稍顷,只听见有人在敲门。

沈静姻走到大门的旁边,大声的喊道“请问……”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只听见门外传来一个慈祥并且是一个中年男子传来的声音,“沈小姐,是我。”言诒,那个门外的人便在外面等候着……

“李师傅……我这就开门。”言毕,沈静姻听得出来这是李师傅的声音,若是那么多年了还是听不出来的话,可说不过去,便将这门打开了。

“沈小姐,今天是出了什么事情吗?”李师傅很是疑惑,因为在沈静姻一开门的那一瞬间问着了一大股的酒味,尤为浓烈,但是也瞧见沈静姻似乎并没有喝过酒,而且还很清醒……

“李师傅,今天还得麻烦你帮我把一个人一起扶下去了。”沈静姻拿着盲杖,笑了笑说道,只是这话音当中带了一些的不确定。

李师傅瞧着里面东倒西歪的,也便是了然了是什么事,便询问道“要扶哪位?”李师傅心瞧着以为是个姑娘,但之后却也是没有想到的。

“古柏……”沈静姻提高了些许的音量,喊了一句朱古柏的名字。

“怎么了……”朱古柏此时站了起来,但是却也因为酒的原因让他有些难以走直线,但是声音却也是随着他的动作而发出声音来。

李师傅这个时候稍稍有些惊讶,但是此时此刻也是先要将人先扶好,弄进车子先,便赶紧过去扶起朱古柏将他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肩上,慢慢的将朱古柏移到大门口边上,之后便对着沈静姻说着“沈小姐,走吧。”话音刚落,便是扶着朱古柏往楼下的车子走去……

沈静姻闻言后,便拄着盲杖仔细的听着李师傅那边的动静,闻着朱古柏身上的酒气味,待自己认为可以的时候便慢慢的跟在李师傅的后面,走出了屋子,而后转身将大门给轻轻的关上了。

沈静姻在门关上的最后一个瞬间微微的露出些许的无奈,因为她知道到了第二天的时候他们肯定一准会迟到和头疼,但是她自己只能为他们做的也只是好好的递给他们毛毯和准备了解酒茶放在餐桌上。

大概也就过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吧,沈静姻回合朱古柏两人也坐上了李师傅的车,“沈小姐,你的这个朋友家在哪?”李师傅准备发动车子的时候疑惑的询问道。

但是这也令沈静姻的心跳也有些一顿,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他现在是住在哪里的,从来都只是他过来,知道自己的任何事情,而自己不知道他任何的事情……

沈静姻陷入了一阵沉思……

“沈小姐?沈……”

李师傅并没有听见沈静姻回答他,并疑惑的叫道……沈静姻也听到了李师傅是在叫自己,便有些抱歉的语气,说道“就直接到我家吧。”言诒。

“沈小姐,他……这是你男朋友吗?”李师傅听见沈静姻的话之后,有些震惊,但是随即便有些疑惑的问道。

“嗯,是的。”沈静姻也是很坦然的回答道。

李师傅闻言后,便露出慈祥的微笑“难怪了,沈小姐。”李师傅开着车子往沈静姻家那边开着,一边又是笑着说着。

“嗯?李师傅,怎么说?”沈静姻听到李师傅的话,并有些疑惑和不解,便也开口的询问道。

李师傅依然是笑着说道“因为最近沈小姐也很少叫车了,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原来是交男朋友了呀。”顿了顿你,继续的说道“看起来你的男朋友还是很疼你的,是不是每天上下班接你?现在啊,很少有男生愿意每天接自己的女朋友上下班。”言毕。

“哪有李师傅说的那么夸张……”沈静姻闻言后,脸上确实是多了几分的红晕,害羞的继续说道“不过……他,确实对我很好。”话音刚落,沈静姻的手指头一直在紧紧的抠着自己手上的盲杖。

李师傅笑了笑,并也是不在说话,而是在专心的开车了。

这一段在车子里的场景,尤其是在后座上的两人显的尤为暧昧——朱古柏的头慢慢的往沈静姻的肩上靠去,身上的酒味,车子内温暖的气息,尤其是沈静姻的嗅觉比平常人要更加的灵敏,朱古柏身上带着的独特的男性气味和酒味混合在一起,随着他的身子越来越靠近沈静姻的身上越来越浓郁。

沈静姻这个时候真的也是万万的不敢动弹,,就这样一直僵直着——

同类热门
  • 都市剩女重生记录都市剩女重生记录两颗心的百草堂|现言一个大龄都市剩女,带着极强的意念重生了。一个自谓成熟的产品经理重生到小时候6岁的时候。一点点的拾起曾经的遗憾;一步步的带着家人奔小康;一寸寸的改造自己,一不留神,成了美女,一不小心,过上了更加水生火热的日子。
  • 蜜宠小辣妻:老公,求放开蜜宠小辣妻:老公,求放开灵越七奶|现言晚上,夜都酒吧的包厢里。苏念喝的绯红的白皙小脸扬起已经僵硬的笑,朝里面的几个中年男人挥手:“不好意思,我去下卫生间马上就回来。”
  • 权志龙之对不起我还爱你权志龙之对不起我还爱你沫花似锦Y|现言她,遇到了他,从此一生中除了躲避还是躲避;他,遇到了她,从此一生中除了寻找还是寻找
  • 无人知是燕归来无人知是燕归来69大名媚娘|现言一个中产阶级女性通过不懈努力,慢慢成就自己的梦想,并成功推倒行业老大兼富二代的故事
  • 时光带不走的是我们时光带不走的是我们南若笙|现言只一眼,苏瑾的眼睛就亮了。为了与他靠近,个中苦楚只她自己知道。当她终于拿到那所他也很喜欢的学校的通知书时,他却去了国外。谁知道那几年苏瑾是怎么过来的。再相遇,她对他客气亦疏离,他却在一步步靠近。
  • 十年未央十年未央只为伊人笑|现言十年又十年,她等了他多少个十年?他伤害了她多少个十年?他是学生会会长,而她是学生会会员。他们一起经历了多少个春秋?数也数不清,可是,他还是选择伤害了她,她还是选择爱上了他,叶蔺尘,宁未央
  • 系统之美女天后系统之美女天后子夜咖啡奶茶|现言她是一个丑小鸭,但却梦想成为白天鹅。有一天,她因为一次心善,得到一个系统,从此开启了她不一样的人生……
  • Exo爱上了我Exo爱上了我彼岸有妖i|现言一位高冷女神,偶然被朋友拽到exo演唱会,巧遇exo,却不认识,反而和韬骂了起来,美妙的故事开始了。
  • 豪门隐婚,娇妻惹火百分百豪门隐婚,娇妻惹火百分百粉米|现言再相遇:“我需要一个老婆由你代劳,条件你定”她为了弥补,点了点头。玫瑰色:“我需要一个和我白头偕老的老婆由你代劳,条件你定”她为了权益与权利,点了点头。他乃跨国集团总裁,传闻孤傲冷漠,从不出席任何活动,未想到……“今天,我出席这场娱乐狂欢会,目的就是告知各位,从今日起我老婆退出娱乐圈,做我永远的女主角!”长相思:“烈色总裁与全能女神在一起了”今日的头条说。(女主非白莲非绿茶,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烈色总裁与全能女神胡了!)
  • 二娃难求二娃难求寒秋蝉|现言卢初阳是个普通的女人,有个疼爱自己的丈夫和懂事的女儿,一家三口过着普普通通的日子。自从二胎开放以来,公婆逼迫她二胎,公司因她是结婚女士不给予升职。卢初阳不光要承受来自公婆的压力,还要负担房贷的压力和女儿的学习费用。家庭和事业,哪边更重要?生活不过柴米油盐,她又该如何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