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5章 报应来的有点快

“啪”

“这一巴掌是你对小姐的大不敬。”

“啪”

“这一巴掌是你胡作非为,野蛮任性。”

“啪”

“这一巴掌是你目无王法。”

“啪”

“这一巴掌是你仗势欺人,侮辱他人。”

一声声一下下,清脆,干净,利落,丝毫没有拖泥带水的感觉,看的众人都不敢直视,没一会的时间,梁文文的整张脸已经肿的不成样子,整个人也已经哭的花容失色,颤抖的小手指着她,半天说不出话来。

一旁看着的穆灵简直都想拍手叫好了,这手法这力度,跟自己竟然有几分像,不错,不错,不错!

“好了,梓潼回来吧!我想梁小姐多多少少也知道了点规矩,本郡主乏了,回府休息吧!”

梓潼恶狠狠的眼神怒刷了梁文文一眼,站起身跟随着小姐走出了店铺。

梁文文的贴身丫鬟,见人走了这才颤颤巍巍的来到小姐身旁:“小姐,你…你还好吗?”

“啪!”

“你这个贱婢,为什么刚刚不来帮我,我看你在一旁幸灾乐祸的不行吧!”脸上的红肿,眼神中的愤怒,指着自己的丫鬟就破口大骂。

可怜的小丫鬟,只能跪在地上给她当出气筒,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主仆四人回到竹园,穆灵让木木小雪先退下,留下了梓潼一人走进屋里,坐到椅子上,倒了一杯茶,一言不发的看着面前的梓潼。

正准备开口问些什么,就见她噗通一声跪下,一脸委屈的哭了起来,重重的磕了下头:“谢小姐,今天出手相助,梓潼感激不尽。”

“就这样子?”穆灵先是一愣,随即轻抿了一口茶,准备听她的下文。

梓潼跪在地上,一张小脸纠结的不成样子,思考了很久很久,终于下定决心,坚定的眼神对上穆灵:“求小姐替我爹讨回公道……”头再一次重重的磕在地上,看的穆灵都不禁有些心疼,连忙扶起她。

“你不说,我怎么帮你?”

“五年前我们家开始了布料生意,生意一直都还不错,家里也渐渐的变好了,直到我父亲的好友梁山投奔我父亲!希望在我们店铺讨个活干,养家糊口,出于好心我父亲就让他做了染布的工作,后来两年过去了,他与我父亲说想出去单干,我父亲同意了还送给他一些银俩,怎知他店铺竟就开在我们家的正对面,因为这件事我父亲也吵了许久,但最终也不可奈何,虽然生意大不如从前,但也还算过得去,可……”梓潼讲到这已经哭的泪如雨下,抬起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继续说道:“半年前,我们家无缘无故被人举报说我们家质量出现了问题,可是我们家一直做的都是良心买卖怎么会有问题,可最后还是寡不敌众生意落魄了,父亲为了还钱就便卖了我们家所以值钱的东西,正当我们想东山再起的时候,梁山!这个忘恩负义的人竟然来刺激父亲,说举报人就是他,还要我父亲去他们家做倒夜香,最后还到处造谣生事,使我父亲借不到一分钱,最后…我父亲才…走了!”

穆灵听闻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她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这个可怜的女子,伸出手拉起她:“我替你还有你父亲报仇,别哭了!”

夏梓潼哭着一张小脸,感激不尽的直点头。

“影子!”

话音刚落,一个黑影一闪而过,没一会就出现在梓潼的身旁。

“啊!”

梓潼被眼前的出现的人吓了一大跳,穆灵这才想起来自己没跟她说过自己院子里还有一个人,心中瞬间有些尴尬,轻咳一声。

“梓潼,别紧张,这是影子,专门保护咱们的护卫!”

夏梓潼心有余悸的看了影子一眼,护着自己的胸口点了点头,影子则面无表情的跪在地上。

“主子,有什么吩咐。”

“影子啊!去调查一下梁家布料的事情,记住了,有什么负面的消息,那就挖都是出来,之后…扩散在整个帝都就好了,能把他们搞多惨搞惨!”

穆灵语气里带着幸灾乐祸的味道,影子有些不解这主子还喜欢玩这种操作的,算了算了,大人物的世界,咱不懂,听话的点点头,一股风吹过,房里的人已经没了踪影。

梓潼一下子又有些反应不过来,在房里东张西望一大通,眼神里全是不敢置信,这人如此厉害吗?

“小姐…这样子做,会不会?”

“不会!正所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们不作,又这么会死呢!”

对于这种人,穆灵从来都是当机立断,斩草除根!

梓潼心中虽然还是有些不安与费解,但也还是选择了将心放到肚子里,完全信任自己的小姐。

七日后

木木急匆匆的从府外采购回来,一路直冲的跑回竹园,这时穆灵正带着其他二人在院子里晒太阳。

“小姐,小姐,噢不!”木木峰回路转将身子冲向梓潼:“梓潼啊!梁家倒了!”

“!!!”

“真的?”梓潼听到这句话,有些难以置信,眼眶开始有些泛红,连身子都有些颤抖,深怕自己听错了。

“真的,真的,梁家布行,质量严重不足,而且还偷税漏税,现在被官府抓起来严查了。”木木拉着梓潼的胳膊就是一顿摇摆,满脸的笑意,似是比梓潼还有激动般。

这时小雪也按捺不住了,跑到梓潼身旁就是一顿抱抱:“这是好事,别哭,恶人有恶报,咱们要开心点!”

话是这么说,但不争气的眼眶也开始湿润了,三个小姐妹,咋咋呼呼的抱成一团哭。

一旁的穆灵看的那叫一个哭笑不得,但也没有开口去阻拦三人,就是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喝着小茶,看着她们哭。

……

……

近几日,边境西部地区官员上报,匈奴有一大批军队正渐渐的靠近边境地盘。

奈何朝堂之中竟没有一个人愿意主动带兵出征,匈奴人蛮横无理,手段更是残忍,上了战场那都是分分钟翘辫子的事。

更何况这几年,国泰民安,朝堂之中真正将剑拿起不曾放下的又有几个,都不过是贪生怕死的胆小鬼罢了。

正在皇上一筹莫展之际,身为镇国大将军的沈将军主动请命带兵出征,讨伐残忍的匈奴人,这让皇上又喜又忧,有人愿意带兵出征那是好事,可沈将军年事已高,心中不免对他有些担心。

“何须那么麻烦,本王亲自带兵出征,沈将军就好好的休息吧!”正在皇上万分纠结之时,大堂外走进的夜冥宸淡淡的说道。

皇上瞬时大喜,有这个战神之称呼的宸王亲自带兵,那还有什么好顾虑的,接着在朝堂之上重重夸赞了宸王一番。

夜冥宸这趟出征,少则一两个月,多则大半年都极有可能,毕竟这种战场上的事谁都说不好。

穆灵这边也很快的从父亲那边听说了宸王要带兵出征的事情,心中免不了有些担忧,脸色有些忧愁的走回房内,连小雪在身后的关心都没有听到,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她不希望他去,战场上刀剑无眼,纵使他武功了得,又如何预防意外,她更清楚,自己不能说什么,自己从来都不是他路上的绊脚石,她能做的也就是支持他的决定。

“你在想什么?”

低沉的男声从身后传来,穆灵猛的转过头。

果然!他来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农家老太太农家老太太独恋一枝花|古言比穿越成农家小寡妇还惨的是什么?那就是穿越成老寡妇。姜婉白想着,她都这样了,谁让她不痛快,她就让谁不痛快。
  • 魔鬼殿下的甜宠公主魔鬼殿下的甜宠公主默韵|古言萌萝莉董梦甜意外莸得一面能与异世界的公主芜泪沟通的镜子,无意间说了一句倒霉的话,竟让她同芜泪互换灵魂,好吧灵魂互换也就算了,竟然让她去代嫁!还是个魔鬼帝王!就这样她的搞笑恋情开始了。
  • 本王今夜不打针本王今夜不打针温秀秀|古言穿越而来落入他选妃的圈套,容不得她逃与不逃,便被凉王打发出府。这笔账她先记着,以后有的是机会让他尝尝她西医的厉害。回到“家”中,嫡母发难,姐妹刁难,父亲偏袒,步步荆棘,就连府上的小丫头都对她百般刁难。还要受这种气?门都没有!好不容易宅斗收拾安宁,凉王又找上门来。一心要赐婚的是他,半道跑来抢亲也是他,凉王妖孽,你到底要闹哪样?(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妃谋异世:邪妃斗霸主妃谋异世:邪妃斗霸主沈长朝|古言【妖孽×男强女强】二十一世纪金牌杀手鸢尾意外穿越重生成废柴小姐叶南惜!可是为什么鬼狱主上也穿越?!叶南惜睥睨,凤眼轻佻:“没想到主上你也有跟风的癖好。”某男不以为意,握住叶南惜的柔夷,邪肆的笑着:“我感觉本尊再不出现,你就要被勾走了!“”……”叶南惜默了,“我有说我喜欢你吗?”“你现在不就说了吗。”某男无耻的缠着叶南惜,“我不管,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你不答应我就一直缠着你!”叶南惜又默,以前如此高大上霸气侧漏的主上滚到哪里去了!可不可以还给我!
  • 梦回古代君不见梦回古代君不见樱希希|古言我只是去买个菜,碰到一只神经病,然后还一起穿越了?
  • 狂后:踹了皇帝追王爷狂后:踹了皇帝追王爷火小火|古言芙蓉帐暖。“没有落红?”梅檀雅有些意外也有些不解,怔忪的看着那洁白而凌乱的丝绸。“别担心,看我的。”拿过枕头边的玉簪,狠狠的扎进了自己的手臂,年轻的帝王以自己的血来捍卫皇后的贞洁和尊严。“谢谢。”梅檀雅看着眼前的少年,在晨曦的光晕下,明黄的绸缎让他的脸有些模糊,这一刻她虚无的心灵被触动了。她的第一个男人……她的丈夫……嘴角不自觉的翘起。
  • 惹火弃妃惹火弃妃小粟粟|古言六年,不是短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从嫁入王府,便注定了她的失心,也注定了她惨败的结局。爱上了一个根本就不爱自己的人,是幸运的,亦或是不幸的,毕竟,她,真的变了!(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后宫:凤尊天下后宫:凤尊天下蓝雪儿|古言九岁沦落为奴,抛头露面,击鼗唱曲为生。十五岁时,初遇襄王。襄王对其一见倾心,携她入襄王府,却因她身份卑微来历不明,遭皇室反对,天颜大怒,被逐出京。十四年的苦苦等候,他皇权在握,再无人敢阻挠他召她入宫。帝赐姓刘,为的,只是给她一个合理的身份。花鼓女扶摇直上,一跃成为大宋皇后,皆是缘于一场刻意安排的邂逅。既为棋子,不如将计就计,扭转乾坤,凭的只是,他对她的一往情深。
  • 穿越之糊涂胖妃,就是撞上你穿越之糊涂胖妃,就是撞上你屋里琪琪|古言刘美儿,我一枚普通大四学生,花一样的年龄,可是就在毕业典礼上,偶要和男神表白的时候,为啥好巧不巧的赶上穿越,我只是一枚普通人(作者:你不普通哟,可是我精挑细选出来的女主哦。美儿:哥无恩,眼看煮熟的鸭子,就这样飞了。你赔啊!呜呜~~~~(>_<)~~~~满脸汗颜的作者大大:我赔)好吧穿就穿为啥是一胖妞,是想让我逆袭吗?可是我为啥还要遇见他,一腹黑男,我本就不坚强看来我是要到那两天就嘎嘣的人啊。。。。。。。。。。。。穿越不搞点事情对不起广大群众啊,让我们一对一,来段缘分咯!
  • 古代女特种兵古代女特种兵慧馥|古言‘小姑娘,长得还不错,跟爷回去当十八妾吧!爷一定让你舒服!’刘启初(当地出名的色)的那点小心思这下可全写在了脸上。安露可是一脸的不爽“Well,I,abeautifulandversatilecommandoisnoteatafewmouthdelicious,throughthisway,andthroughalsocalculate,alsowhen18concubineswerepulledout,reallywanttogivehimablackeye(唉,我一个又美又多才多艺的特种兵,不就是吃了几口好吃的,就这样穿越了,穿越也就算了,还被人拉去当什么十八妾,好想打他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