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34章 三十四章你我恩怨,一笔勾销

“苏蘼。”顾沉在门口轻喊,苏蘼转身看着他,七分玩笑三分认真地说道:“放心吧,顾大侠。就算把我这条命搭上,我也会救回令公子的。”

顾沉一愣,随后蓦然一笑:“多谢。”

“不必谢我。”分内之事而已。

关上房门,将时间和顾珩玉统统交给苏蘼。

苏蘼二话不说,先把脉。这不把还好,一把还真真吓了苏蘼一跳。

“本就先天不足,还早产于世。傅莲衣啊傅莲衣,你到底是爱子心切还是……”苏蘼难得显出寻常女子的柔情姿态,轻轻抚了抚顾珩玉的小脑袋,温柔一笑:“小玉儿,我一定会救你的。”

从袖中拿出针包与一瓶小巧的白底蓝瓷瓶。将瓶中的药丸取出一粒,碾碎之后放入茶杯。

抽出腰间的绣刀,刀柄为和田红玉,艳若鸡冠,油脂光泽,其紫红处如凝血、赤红处如朱砂,质地细腻温润。刀柄上雕刻着精美绝伦的花纹,如镜般的刀身冷气森森看得苏蘼不由长叹了口气。

她的刀,从来只杀仇人,只伤外人。如今到要用来伤自己了。

她最怕疼了!

哎呦,想想都疼!

眼一闭,心一横,一咬牙。用绣刀往自己手上就是那么一下。血瞬间涌了出来,茶杯立马被填满了。苏蘼封住自己的穴位,阻断血液的流失。

“顾沉!”苏蘼向门外大声喊道。顾沉立马进来:“怎么了?”苏蘼看着顾沉,眉头紧皱:“准备一桶热水,木桐雪,血露鳞,江苍子三味药混水一起煮。快点!”

顾沉扫了眼顾珩玉,又看了眼略显紧张的苏蘼点头:“好!”

不到一刻钟,顾沉将热水送来。苏蘼三下五下将顾珩玉身上衣物褪尽,与顾沉一起将顾珩玉放入水中。扔了一根香给顾沉:“我扎下第一针,你便点香。”

顾沉点头。苏蘼从针包中取出银针,悉数扎进顾珩玉的周身穴位之上。将已经完全融合的药给顾珩玉服下。

顾沉看着苏蘼手上那到血淋淋的伤口,心猛的一沉。她……一定很疼吧……她从小到大都最怕疼了。

“想什么呢?赶紧出去。”苏蘼喊了好几声,可顾沉依旧杵在一边。顾沉回过神,不敢去看苏蘼,留下一句,“有事叫我。”便转身离开。

顾珩玉服下药没一会儿,便有污血从顾珩玉体内流出。待一桶热水尽数变污。

苏蘼将木桐雪,血露鳞,江苍子这三味药材全数捞出来。又拿出一小包粉末,撒在水中。污水瞬间变得清澈见底,还伴有清香。

顾珩玉也不似之前那样痛苦,脸色也比之前红润许多。苏蘼这才松了口气,紧皱的眉头才松开。整理好一切之后才打开房门。

看着门外焦急等待的众人道:“顾珩玉已无性命之忧,只是先天命根不足,如今经脉疏通之后,身体及其虚弱。接下来这段时间,要好好调养。”

然后看向普仁,又是那副吊儿郎当的语气:“救人不行,收针总会吧?待房中的润骨香燃尽,收针。”

傅莲衣在听完苏蘼的话后,欣喜若狂的冲进房内。苏蘼先一步让开了路,避免傅莲衣撞上她。

一群人先后进了禅房,顾沉看了苏蘼一眼,随后也跟着进去了。

只剩下苏千珩与苏蘼,苏蘼瞧着苏千珩笑问道:“不进去?”苏千珩摇了摇头。

苏蘼回头看了眼:“里面昏着的可是你儿子。”“干的!”苏千珩急忙解释。看着苏千珩紧张的模样,苏蘼觉得好玩又好笑:“慌什么,我又没说是亲的。”

“你没事吧?”苏千珩上下打量着苏蘼,没见她伤到哪可就是觉得怪怪的,不放心。

“没事。”苏蘼摇了摇头,可苏千珩就是不放心她。

“行了,我这儿呢不需要你来献爱心。所有呢,捧着你这满腔的爱心进去献给你的心上人吧”苏蘼自己一个人先走了,留下苏千珩一个人。

苏千珩看着苏蘼离去的背景,叹了口气。转身走进禅房之中。

为什么她不进去?

因为她苏蘼不喜欢。

魔鬼,就应该待在冰冷的地狱,温暖的人间,从来不属于魔鬼。

普仁将顾珩玉身上的银针收尽,再次为他把脉。最后笑着对傅莲衣道:“顾夫人放心。顾公子的确已无性命之忧。”普智点头道:“这小妖女倒真信守承诺。对了师弟。小妖女给顾小公子服的当真是玉髓芝?”

这问题问得普仁眉头一皱:“这……我确实不知,但的确是灵药无疑而且……”顾沉连忙问:“而且什么?”普仁看向顾沉:“苏姑娘渡了一道真气给小公子,并用灵元将真气控制在心脉附近。”

她……渡了真气,费了灵元……

她,在哪儿?

顾沉现在只想去找苏蘼。

顾沉找到苏蘼时,她正坐在大殿外的石栏上,手里不知从哪儿弄来的酒正喝着。

坐到苏蘼身边,苏蘼侧头看了他一眼,笑道:“不陪傅莲衣娘儿俩你跑来找我,傅莲衣又得狠狠剜我好几眼了……”顾沉从苏蘼手中拿过酒坛往嘴里狠狠灌了一口:“明空山可是佛门禁地,你上哪儿弄来的?”

苏蘼砸吧砸吧了嘴:“佛门禁地又怎样!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不安本分,不守陈规之人。”

顾沉瞥了她一眼,把你能耐的。

苏蘼伸手让顾沉把酒还给她,顾沉看了她一眼,不给!

嘿!抢我东西!

“还我!”苏蘼伸手去抢。顾沉看着苏蘼手上那一道不浅的刀痕,虽然已经没有流血了但殷红的伤口看着便吓人

“受伤了还喝酒。”顾沉才不把酒给苏蘼。苏蘼侧着头,瞅着顾沉,笑出了声:“顾公子可是在关心我?呵呵大名鼎鼎的无双公子,归然天君居然关心我这邪道妖女。要是被他人听了去,可是要被活活打死的!”

说完,苏蘼再次伸手欲夺顾沉手中的酒:“这是我的止疼药,还我!”

顾沉长手一伸,苏蘼扑了个空“你的止疼药多了去了,轮的到用酒止疼?”顾沉将酒坛放到一边。

苏蘼横了他一眼:“是啊,多。可不都给你儿子了吗!”捉住苏蘼受伤的手,从腰间拿出一小巧的青花瓷瓶,看着苏蘼的眼睛:“不比你的药,会疼,忍忍。”

从青花瓷瓶里倒出的白色齑粉落在伤口上,疼得苏蘼直打哆嗦。

顾沉,你改名叫顾大骗子得了!这哪是有点疼,这明明是非常疼!

顾沉认真的给苏蘼包扎。苏蘼将自己的手仔仔细细的看了个遍,砸吧砸吧了嘴,略带嫌弃:“顾公子的包扎手艺……啧啧啧……还真不怎么样。”

真的好丑!

顾沉看了她一眼,然后呢?不说话会死啊!

苏蘼迅速伸手夺过放在石栏上的酒坛,笑着看着顾沉:“拿到了。”往口中倒上一口。

酒是止疼药,止心疼的药。

“你耗费灵元给玉儿渡了真气。你这般费心舍得……”顾沉看着苏蘼,剑眉微皱,“苏蘼,你究竟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得到什么?是啊,我究竟想从你身上得到什么呢?

永远都是这样,只是猜忌。

苏蘼在笑,眼底却是深不见底的寒意:“我要你陪着我,直到我找到执觉夫人的无量宝鉴。”苏蘼侧头看着顾沉,缓缓一笑,“至此以后,你我恩怨,一笔勾销。”

恩怨一笔勾销?

顾沉看着她,他欠她太多了,他们之间,从没有恩怨。一直都是他在欠她。一直都是她对他有恩,她对他有怨。

恩,救命之恩,庇护之恩,照顾之恩;怨,杀母之怨,欺瞒之怨,背弃之怨。

一笔勾销,便是再无瓜葛。

闻言,顾沉沉默了。

见状,苏蘼笑颜如花,看着远方的晚霞映红了天,又喝了口酒:“顾沉,我早就说过,我苏蘼要的从来都是别人给不起的东西,今次,你没得选。”“好,我答应。”

顾沉从苏蘼手中拿过酒坛,仰头喝了口酒,“我顾沉,必助苏姑娘寻得无量宝鉴,绝不反悔。”

没料到顾沉会是这般回答,苏蘼先是一愣,随后笑道:“好,有顾公子相助,这一路一定会比苏蘼孤身一人来得顺畅许多。”

夜半,顾沉独自收拾着行装。

“你要去哪儿?”傅莲衣刚从顾珩玉那儿回来,便看见顾沉在那儿收拾行装,像是要出门远行。

“莲衣?”顾沉没料到傅莲衣会提前回来。与苏蘼去寻宝鉴之事顾沉并未向她提及。本想瞒着傅莲衣,如今看来是瞒不了了。

“她从不是慷慨解囊之人,你到底答应了苏蘼什么?”傅莲衣一直想问顾沉这个问题。因为她知道苏蘼救人的条件──要的从来都是别人给不起的东西。

新婚的夫妻,苏蘼要的就是新娘与自己下属独处一夜;貌美的女子,苏蘼要的就是那副傲人的容颜;弄墨的读书人,苏蘼要的就是那双识字的眼睛。

那顾沉呢?苏蘼向顾沉要的又是什么呢?

“他答应了把他自己给我。”苏蘼不知何时来的,靠着门框笑眯眯的看着两人。

“胡言乱语!”傅莲衣的脸色瞬间白了,眉头一皱,呵斥苏蘼。

顾沉横了苏蘼一眼,许是怪她吓着了傅莲衣。苏蘼挑了挑眉,一脸无辜。

谁知道她这么容易就被吓着呀!自己不过随口胡诌,还这把她吓着了。

顾沉安抚道傅莲衣,解释道:“她胡说八道惯了,你别当真。我只是陪她去寻无量宝鉴而已。最多三月,就会回来。”“无量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姻缘巧战王追妻姻缘巧战王追妻南宫四|古言她本是现代医术世家上官一族的千金,不料被人无故追杀,不幸车毁身亡。一朝醒来,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本以为自己身死,巧合之下灵魂穿越时空,重生在千金小姐身上。她想既然老天待她如此宽裕,怎可辜负?然而重生一次,人生道路依旧坎坷!遭人迫害以致身坠崖底,差点香消玉殒,却不知是何人如此残忍?父母失踪多年,未得音讯;王府还在,亲人还在,她不能丢下,更不能放弃!那幕后之人,看姑奶奶如何将你擒出!时有传闻:姑苏遗孤,怎么可能!咳咳,也就姑苏半分血脉!医术传遍天南地北的明月公子?确实是她!不相信,扎你一针!名震江湖的四象阁?不好意思,阁主就是在下!一纸婚约,不,当时是为口头婚约而已,不想却被某位王爷日日缠,夜夜也缠。某夜,冒着‘不举’之险,不辞辛苦翻窗而入,光着膀子的某王爷躺在她的床上,诱惑之,她神态自若,口中幽幽说道:“王爷,我与你的婚约只是一句话而已,当不得真!再说我们也仅限于合作而已,何必较真!”某王心中无奈,随即翻身紧紧压着她,不容她反抗,深邃而又神情的望着她,俊美而又邪惑,十分认真说道:“娘子,这可是父皇母后之诺,不能违背圣上之意,否则便是欺君之罪!而且我可是极认真的。”幽幽一笑,继续道:“娘子,我们该做些夫妻之事了,可不能让父皇母后失望啊!”话落,便是衣衫尽退,某王爷垂涎已久的她,终于可以吃了!某女只得在心中大呼救命!追妻之路,悠长漫漫,当是上下而求索,使用各种手段,卖萌耍宝撒娇,化身时代最前沿的二十四孝夫君,将可望而不可‘吃’的娇妻追到手!姻缘巧,红线牵两端;缘即起,说不清的一世红尘心,芳心一点,付情几寸。巧姻缘,红鸾微动有;红豆生,道不尽的一生情缘事,青丝缠绕,同心结成。
  • 穿越时空的野蛮公主穿越时空的野蛮公主静8896|古言哇噻!居然穿越了刚还跟朋友谈论穿越之事怎么眨眼工夫便成现实啦不要啊本人还未向父母亲大人告别亲亲大哥说声拜拜不能就这样将我穿走啊什么?公主?不是吧还有这等好事让我捡到便宜得了个公主当当虽说万千宠爱于一身可我这公主当得也太窝囊了点不但自由被限制还被当成国宝时刻监视着新新人类的我岂会忍受如此不堪的现实看我在古代如何当个现代公主
  • 邪帝绝宠:腹黑公主倾国倾城邪帝绝宠:腹黑公主倾国倾城竹月染|古言她是天界帝女,生来仙胎无需历练。他是凡界王爷,生来残缺百炼成魔。原来天差地别的两个人,谱写一段倾城绝恋,当一件件事接踵而来,他们才恍然大悟,原来不是偶然,一切早已命中注定!
  • 你好,我的夫君大人!你好,我的夫君大人!JRU凌|古言江小北:北辰,若有来世你是否还愿意于我相遇吗? 绍北辰:当然愿意啊!我们不是说过生生世世永不分离吗?
  • 皇上慢走,臣妾今晚不舒服皇上慢走,臣妾今晚不舒服青青枯骨|古言作为花老大唯一的女儿花珈蓝,她表示,她以后一定要听她爹的话!!!她死了,她爹怎么办?但是,她还是死了。并且又成了花丞相“唯一”的女儿。好吧,既来之则安之,她只有一个愿望,就是让那个在她一岁生辰上夺了她初吻的人,给她跪下唱征服!!!
  • 绯雪彼岸之冷王请宠妃有度绯雪彼岸之冷王请宠妃有度奈何桥的梦境|古言特工素质最重要的是麻?冷血啊对不对,可这个小小特工只能维持不到五分钟,结果……一不小心被闺蜜在悬崖边上踢了一脚,于是就穿了……常规套路咱们就不说了,预测不到的是竟然被男主的侍卫围攻,为什么?失血过多晕了!一起来,怎么就被男主当成心尖宠了?这不科学啊!(相信我,这不是玛丽苏体质!)当常年绯红的彼岸花海因飘起了鹅毛大雪而变得惨白,当时隔千年的爱恨情仇因岁月的沉淀而渐渐消失……究竟是爱……还是恨?
  • 侍妾翻身宝典侍妾翻身宝典百媚千娇|古言同时迎娶三位新娘进门,竞争上位,这样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荒唐事,也只有他恶名昭彰的百里九才能干得出来。一言不合,将自己夫君打包卖到青楼做男倌儿,携银私逃,这样惊世骇俗的举动也只有她林诺雅才有这般胆量。百里九暗里咬牙切齿,却依然笑得媚态横生,格外风骚:“娘子,你这部《侍妾翻身宝典》可是为夫被勾引拐卖的一部血泪史!你果真打算作为我百里府传家之宝流传后世,这让夫君颜面何在?”林诺雅做贼不心虚,妖娆浅笑,分外得意:“九爷,您想多了,蹲在咱将军府墙根下等着吃红杏的人多了去了,这部《宝典》传给谁家还有待斟酌呢。”一部宝典在手,宅斗路上无敌手!吵架斗嘴耍心眼,拐个美男卖大钱儿!
  • 冷王独宠,冷傲王妃么么哒冷王独宠,冷傲王妃么么哒茕茕的包子|古言他是传说中人人口中敬佩的冷王,她是人人口中喊打喊杀的傻子小姐,再次睁眼,她不在是傻子小姐,而是聪明绝顶的二十一世纪杀手,封号‘沛颖’杀手,一朝不小心穿越成了傻子小姐——夏沛樱,她誓要虐白莲花,甩渣男,可是当她看到自己面前的冷王,她懵了,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 与君书:故梦旧影不相逢与君书:故梦旧影不相逢姜未书|古言或许我不曾被你深爱过,可我却真真实实的深爱过你。 幺星笑眼盈盈的看着夜空,与坐在她墙头的少年说道:“你不知这天上有多少颗星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格星,那是人在天上的启示。我不知你遇见我时是怎么样的心情,可我知道,我遇见你时,我的命格星像心脏一样扑通扑通的闪着,所以这是心动。而且,这心动,一生只有一次。”
  • 克妻毒爱:鬼王的第九个新娘克妻毒爱:鬼王的第九个新娘青小蒙|古言她是医道国手,楼家长女,被继母骑在头上作威作福。他是当朝鬼王,暴戾成性,战场上无敌修罗却身中奇毒。听闻她擅解百毒,他将她抓到王府。暗夜里,他压她在身下:“解还是不解?”她吐字冰冷:“无解。”“好!”他大笑,撕碎了她的衣衫,纠缠入骨。“你可知,‘鬼王’由来?凡是与本王欢好之人,必死无疑!”可为什么,她却没死?后来,鬼王入赘,成了上门女婿。闺房深处,夜夜笙歌。“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你?”以他之毒,过渡她身。她死,他生!【命生相克,相爱相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