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9章 龙皮免罪

道士笑道:“这白鳍豚如此风雅,我便成全你了。”于是拿出笔来,草书一个“免”字样,写得像符咒一样。

随后又道:“你既然求到了我这儿,索性再给你一个恩典,今日本该拿龙王一家上天问罪的,且就免了这条龙吧。”

说完,又在龙皮上写了一个“免”字,随后大笑一声,把笔往空中一抛。

道士把船划回岸边,让董方程下去。

董方程上得岸来,看到道士在水中站在拐棍之上,在湖面上漂浮行进,一会工夫就不见了。

她双手捧着那两张皮,怔怔地半天缓不过神来,本来想搅了白秋练和慕蟾宫的好事,结果现在变成了成全了,这算什么事啊?

而且另外一张龙皮到底是谁的?那真君说话又只喜欢说一半,弄得她一头雾水的。

捧着鱼皮一会儿,听到后头有人叫她的名字,才转过头来。

远远过来的是聂小倩和张槐,两人一边走一边笑着。

聂小倩道:“瞧见她那表情了,没有?多半是事情办砸了?”

张槐道:“你怎么知道?”

“她向来就是这样,每次事情办砸了,都是一脸茫然的样子。”

董方程呲牙,他倒是很了解她嘛。

她冷哼一声,“这也不怨我吧,那真君也不是随便糊弄的,我拿着一块龙皮当成是鱼皮,真君火眼睛睛,一眼就看出来了。”

聂小倩道:“那本来就是龙皮啊。”

董方程道:“上回你跟我说是鱼皮的。”

“我就说好像,又没说一定,是你非得当真的。”

董方程气得都想打死他算了,这么糊弄她,害得她在真君面前差点没漏了陷。也算她激灵,把谎话给编圆了,否则真君怪罪下来,又岂是她这个凡人能担得起的。

聂小倩问道:“这事且不论,那鱼皮上可写完字了?”

董方程点头,“写完了。”

“哪张写了?”

“两张都写了。”

她把两张皮摊出来给他看,聂小倩心中大喜,“这就好,这就好,还以为你办砸了,没想到还办得这样好。”

董方程纳闷,“咱们不是要拆散白秋练和慕蟾宫吗?这把白秋练救了出来,不是成全了她吗?”

聂小倩道:“只要另一张有字,就算成全了也没什么。”

董方程不解他是什么意思,这到底哪个比较重要啊?

聂小倩伸手去拿那两块皮,董方程,双手一背藏到自己身后。

聂小倩道:“怎么?你这是要私藏了?留着做纪念吗?”

董方程哼道:“你不说清楚了,我就不给你。”

她就算被人卖了,也得知道自己被卖了多少钱吧?

聂小倩道:“这事说来话长,咱们找地方坐下来说吧。”

董方程深觉他是故意拖延,回头不定什么时候才说呢。等自己一忙下来,没准就把这事给忘了。

她道:“不用走太远,这附近就有地方,不仅有坐的,还有饮食和肉干。”末了还加了一句,“你们出来这么早,肯定没吃饭吧?”

聂小倩道:“这附近有什么可坐的地方?”

“你不用管,跟我来就是。”

她带着聂小倩和张槐走到那日敖雷带她来过的茅屋,那地方并不太难找,她循着记忆找过去,就看见那座不起眼的小房了。

屋子是上锁的,打开房门,聂小倩顿时被里面的布置给惊了一下。

他啧啧道:“还以为是个普通渔夫的住处,没想到里面别有洞天啊。”

董方程道:“这地方不错啊,方便你详谈吗?”

聂小倩也没办法,只能把一些前因后果给说了。

他道:“那块皮其实是三公子敖雷的,那日看见你盖着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你可知道这龙每过千年就会褪一层皮吗?”

董方程摇头,她只知道蛇蜕皮,还真不知道龙也会蜕皮的。

不过那皮化成被子,是青莲拿给她的,莫不是敖雷让她给自己的吗?

聂小倩道:“这块龙皮是敖雷千年前蜕下来的,这绝对不假,这是他亲口跟我说的。就在昨天晚上,大战之前,敖雷找到了我,跟我说那块皮的来历。”

董方程道:“他不会只找你说什么来历吧?”

“当然不会,他还让我帮个忙,说他已经预料到龙宫要出大事了。若是大公子和二公子不顾百姓安危,天上那些神仙们必定不会坐视不管的。到时候真君下凡,就会捉拿龙族上天问罪。只有真君亲自写下‘免’字,才能免除他的罪孽。若是能找到真君,还烦请我救他一命。”

他虽然一口气把话给说完了,可董方程就是觉得不可信。

敖雷绝对不是贪生怕死之辈,会看着全家被抓不去救,而只想着他一个人逃命。

可现在既然聂小倩想瞒着她,怕是其中内情她也问不出来。

想了想道:“你也不会白替敖三公子做事的,他还许了你什么?”

聂小倩笑道:“果然这瞒不了你,他还许了我一件事,不过这件事和你没什么关系。你还是先想想怎么继续拆散了白秋练和慕蟾宫吧。”

董方程有些气恼,“你不是说这事不难办吗?你不是说就算成全了他们也没什么吗?”

聂小倩微微一笑,“自然不算什么。就算现在成全了,他们也长久不了。”

“你什么意思?”

“你知道慕蟾宫心中最想要的是什么吗?”

“白秋练的爱?”

聂小倩大笑,“你这是女人的想法,对男人来说,儿女情长是不济的一件事。他们心中真正想要的是权势,是财富,是光宗耀祖,是无上荣耀。别人如此,慕蟾宫也是如此。你说,如果有个女人既可以给他带去权势,又可以给他带来财富,还能让他光宗耀祖,你说他是要白秋练这个鲟鱼精,还是要那个尊贵的女人?”

董方程道:“你的意思是说有这么个女人?”

“不仅有这么个女人,而且最多两天这个女人就会到岳阳来,到时候根本不用咱们拆散了,他们自己就结束了。”

董方程微怔,“他们要是不结束呢?”

“那就算我输了,我马上送你回家去如何?”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帝女为凰帝女为凰雪落无心|古言她是南燕长公主身份尊贵,却惨死在妹妹手中。他是赵国皇帝一国之主,却受人蒙蔽真心错付。他是一个神秘人,他从来不看重虚位只在乎实权,可当他追求她的时候,她屡屡拒绝,居然还想跟他弟弟成亲!这怎么能忍!看他如何设下层层迷局将美人芳心捕获。某一日男人气急败坏道:“你为何拒绝本王的心意?本王到底哪点比那小子差?”她说:“我和谁成亲用不着你管,你就死心吧!”男人听闻不怒反笑:“有本王在谁敢娶你?若有人敢觊觎我的女人,本王定会让那人死无葬身之地!”
  • 夕生朝落夕生朝落笙未朝|古言她是开国以来的第一位女将军,也是他的皇后。他是带领国家走入盛事的皇帝,也是她的夫君。一场互利互给的政权婚姻,一朝从未有过的盛事,一位权势滔天的皇帝,一位杀伐果断的皇后,一生的爱恨纠葛。究竟是谁陷入这梦境,又是谁沦陷这温柔乡。“我恨你!”“我爱你。”“你是我一生的信仰啊。”“我该拿你怎么办。”男女主身心干净,虐文,无穿越。
  • 万劫不复!万劫不复!巧荷|古言纵然万劫不复,纵然相思入骨我也待你眉眼如初,岁月如故!我错了?呵我没有错,我只不过是太贪心了而已为什么别人有的我没有,亲情,友情,爱情而我拥有的老天要给我夺走,为什么!顾缘君,我恨你!!!
  • 卿本佳人,奈何为帝卿本佳人,奈何为帝公子江流|古言两代帝王逝世,玉玺被盗,她是年幼无权无势的一国储君,是国仇家恨只能藏在心里的少女,是无法名正言顺登基的帝王。她发誓,终有一日,她会踏平千千障碍,踩过万万艰难,还父亲兄长一个公道,还天下一个太平盛世。
  • 幻月月失华四幻月月失华四狐月笙|古言人魔相恋,本便是禁忌,更莫说身份地位至高的他二人。那更像是一道枷锁,锁住的是他二人所有的爱恋。莫如,当真要与前人无异?轰轰烈烈地战一场?她并不想和他成为敌人,边境双绝,一绝已离,唯剩无双,当真?要与前人一样?生死相搏!喜欢本书的人可以加入这个书友群:133268289)么么哒~(^з^)-☆
  • 穿越之做个农女又何妨!穿越之做个农女又何妨!寒林惜梦|古言给代理发货,遇见雷雨天气,一朝穿越到古代农家,家徒四壁,好吧!农女就农女!我有现代知识害怕在古代不吃香?披萨汉堡大蛋糕,各种美食勾来地主家小公子,从此成为了跟屁虫,一跟就是一辈子……看现代微商怎么玩转古代!
  • 彼岸花开忆琉璃彼岸花开忆琉璃毓墨流萤|古言神魔的对立,以及那所谓的“为你好”,让我离你而去。等我后悔去寻你的时候,你已不在记的我。穿梭在七族中,偶然间,让你想起我。你说:距离,从不会分开两颗真正在乎彼此的心。如果我们变陌生了,那就重新认识彼此。我说:我们从未陌生过。偶然间,你了解到父亲和母亲的故事,你开始变得胆怯。沉重的使命,让你不得不重新审视这段感情。你说:蝴蝶虽美,终究飞不过沧海。我们的誓言再重,不过是一句空话。就让时间,来见证我们的感情。天道又如何,既因我生,毁了又如何。即便魂飞魄散,我依然还是曼珠沙华。拾级而上,让华发顿生,在云深处归隐。即使学不会遗忘,也要把毕生的痴念埋葬。
  • 重生之妖妃祸国重生之妖妃祸国蓝忘|古言她为他媚帝祸国,换来的却是他对她的赶尽杀绝!万般绝望之下她自焚身亡,却意外重生七年前!上天既然给她重活一世的机会,那她就定然不会辜负了上天的这份恩情,虐妒妇,斗恶人,踩渣男,绝不手软!帝王的一颗真心为她倾倒,她一夜白头,帝王为她天涯海角奔走,踏遍万水千山,两颗心相互依偎,她收获了这世间最美好的爱情!【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佞臣宠妻日常佞臣宠妻日常顾依苒|古言纳兰青桑发誓,她跟那个权倾朝野的佞臣苏羡真的不熟……虽然她前世死在了他怀里。 苏羡笑得漫不经心:怎会不熟?我明明收到了你的定情信物。 一只威风凛凛的白虎叼着荷包:虎证物证俱全,你就是我娘。 纳兰青桑笑容一阵扭曲:都是误会,是误会,当时我才三岁。 …… 这是一篇节奏较慢的重生宅斗虐渣文。 女主三观正,智商在线,一路虐渣; 男主略偏执,宠妻宠虎,超级护短; PS:烂俗的梗,不一样的新鲜,如果你也喜欢,请支持推荐呦!
  • 傲世天下:腹黑帝君冷敖妃傲世天下:腹黑帝君冷敖妃沐凝初怡|古言她,来自21世纪,是豪门大小姐,却有着不为人知的身份————杀手,一场车祸改变了她的生活....他,是某大陆的异性王爷,他身负残疾,却改变不了他战神的事实....当腹黑遇见腹黑,将上演一场怎样的故事,是惊心动魄,还是致死不休,且看他们之间的角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