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3章 师父同我出宫

听完他说的这一大段话,我再将桓邺从记忆里提出来与他对比了一番,说实在的,这个样貌虽有几分相似,可这气质真是不可比拟。

在这之后,我又被他使唤了几次,待到月升之时,方才知快到子时了,桓一已经睡下了,睡前还让我在榻前打扇。

我换下‘醉兮宫’的宫女服饰,朝着承乾殿走去,承乾殿是上朝的地方,官员们进宫经过承乾道,穿过拱门就可到达。

刚及宫门,视线触及的是月光下褐色的官袍,我不禁满意的点点头,桓邺确实长大了,变高了,一股无形的气场弥漫在周身。

不知是不是今夜月光盛满的缘故,我看他,竟觉得比神界那些男神仙们顺眼得多。

“师父”

他见我来了,喜上眉头,待到相近了,又缓缓将它皱住,“师父,我们出宫好不好,这上朝实在是无聊得紧。”

我踮起脚摸了摸他的头,“皇上不是在宫外赐了一个宅子么,不合心意吗?听人提起,你现在都任大理寺卿了。”

听见我说及‘大理寺卿’四个字,他眉头皱得更深。

原来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原本桓邺任的是宫廷侍卫长,就在那一日,宫中出了盗贼,正巧赶上他值夜巡视。

见那盗贼行迹鬼祟,怕就此不管会触及到还在太子宫中的我,一番打斗之下,盗贼披擒,当皇宫侍卫赶来后,打开布袋,发现里面装着的竟是昏迷的八公主。

话说这八公主其实并非皇上亲生,而是前丞相——李冲所出,李冲和皇上年幼时乃是知己。

起因原是皇上年幼时曾出宫遇险,恰逢李冲出现救了他一命,那时李冲还在为日后上京赶考做准备,他也并不知晓皇上身份。

待到他考成归来,太子也成了皇上,两人一见如故,但好景不长,几年后,李冲丞相染病去世了,留下一个年幼的女儿,也就是八公主,李雨涓是她的闺名。

皇上担心李雨涓在外面得不到自己的照拂,把她接入宫里,当成亲生女儿来养,排行老八。

“什么人在那里?”

待到我好不容易把人界这关系理清楚,就听到女子的娇呵声,我朝着前方看去,那人虽身着宫女服饰,却并非‘醉兮宫’中的。

我向前走了一步,恰好露出了阴影处的桓邺,小宫女见了此处不仅有女子,竟还有男子,大惊失色。

“你……你们竟敢在此私……私通!”

“什么是私通?”我不解的问。

婉婉本想说些什么,却被一直未曾说话的男子看了一眼,顿时觉得身处冰窖,想说的话也说不出口了。

“婉婉,不得无礼,还不速速向大理寺卿赔罪。”

又来一个人?今夜怎的如此热闹。

来人身着琉璃襦裙,面容水漾,一朵莲花珠钗在月色里摇曳,披着的湖蓝色纱衣更添一份静溢,此般容貌,真应了那句——有美人兮,宛在水中央。

我不禁多瞧了几眼,面前却多了一道黑色的人影。

“不知八公主深夜在此,是有什么要紧事吗?还是故意来看臣下与家姐叙旧的。”

李雨涓面露差异,她一开始本以为是这位新上任的大理寺卿在宫中养的相好,被自己撞见了,却不曾想是这种关系。

“是我们唐突了,婉婉,还不快给大人赔罪。”

名叫婉婉的宫女,被吓到了,没想到自己冲撞了朝廷官员,眼前这位,还是那日救了公主的人。

“奴婢死罪,冲撞了大人,还请大人责罚。”

“你冲撞的的是家姐,并非我,还得看家姐如何发落。”

我如何发落?本就不是什么大事,况且是我们先在这里吓到了她,难不成还要责备她么。

想罢,我摇摇头,“罢了,本就不是什么大事,方才一时没留意,竟聊了这么久,我也要回去了。”

“姐……”

我原是转身走了的,听到这声轻微的唤声回了头,桓邺见我回了头,朝我笑了笑,“家姐在宫中任职,不比家里自在,万事多小心,若是有什么不如意的地方,可托人来诉。”

我笑着点了点头,用手示意他早点回去,一想到还在‘醉兮宫’中桓一,我不禁加快了脚步,怕他见我这么晚才回去,又要找我的麻烦。

待我走后,八公主瞧了桓邺一眼,双颊微红,“花大人,不知大人的姐姐在哪宫任职?”

见桓邺看过来,心跳又加速了几分,“因着大人的原因,我才得以脱险,若是花小姐需要什么照料,我……”

“八公主未免想得太多了。”

并未去看李雨涓瞬间惨白的脸色,继续说:“家姐若是在宫中出了什么事,不必别人照拂,微臣自会处理的。”

说完向着宫外走去,走了几步又停顿下来,转过头却是笑着的,只是这笑意不达眼底。

“公主还请管好身边的婢女,不懂事的趁早教好,免得在宫中惹出了事,丢了性命可不好了。”

婉婉一听,吓得身体抖了起来,连李雨涓也微微皱起了眉,这个刚上任不久的大理寺卿,是在警告她们吗?因为方才那位女子。

“公……公主”

“先回去吧,日后见到这位大人,勿要再提救命之事。”

“为……?”

李雨涓打断了她,“这位大人,能不沾上关系就不沾上关系,他不是一个好相处的,恐怕我们会引火烧身。”

“是”

八公主那一点点的爱意刚刚萌芽,就被掐断,不过她心里隐隐有点庆幸,心底有个声音在让她离这对姐弟越远越好。

我轻手轻脚的回了寝宫,朝着婢女厢房而去,因着是皇子身边的贴身婢女,才有一人一方的特殊优待,推开门,里面黑鸦一片,就在我准备躺在床上好眠一番时,突然窜出的声音把我吓了一跳。

“你去哪了?”

这么晚了,谁还在我屋内?

“我问你去哪了?”

一只手猛的拉住了我的袖子,我往下一看,原来是桓一。

“皇子殿下……”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咬牙切齿的。

“我知道殿下看不惯我,可是大半夜不睡觉跑到婢女房内吓人,这就是殿下的不对了。”

“你去哪了?!”手上的力道又重了几分,我去哪了关他什么事,虽是这样想的,可为了早点睡觉,我不得不回答他。

“私通”

“哎哟”我真怀疑一个小孩子为何力道会这么大。

“你……你!不知廉耻!”

我怎么就不知廉耻了,不是方才那个小宫女说的么,我与桓邺这种见面叫做私通。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我为道友锻神器我为道友锻神器超能的蓝胖|仙侠号称帝都第一名打的易水寒,真名云寒,每天过着日入百万的生活,某天游戏更新,发现自己穿越至了游戏里面,修为从零开始,但是锻造的熟练度还在。由此开启了开挂修仙之旅。“这位道友,我看你骨骼惊奇,天资聪慧,我这里有把神器,见你我有缘,我就卖给你吧。”
  • 转世白狐传转世白狐传悲莫贤|仙侠[【2016年女频新书】]修真教派之女乌绣莲继承新掌教,却在路中遭人劫杀,死后来到地府,却阴错阳差带着记忆投胎成为一代白狐,而后修炼仙法百年化为人身.........物去他时明于心,残破明月哀失切,悲与欢长永依,难难难...【男频新书《纹耀王座》:还请各位兄弟姐妹多多支持~~】
  • 花域花域一她|仙侠以隳天为统帅的魔界占领了人间,捣毁了天界,其势头直至精灵界、畜牲界,天下岌岌可危。而花域神奇男孩花少来到人间遇到轻水老人,老人告诉他:“向南走七万里,向西走七万里,向北走七万里,向东走七万里。”天下就可以被拯救了。
  • 倾世缘非梦倾世缘非梦乐空星夜|仙侠原本平凡而又美好的日子,一刹那破碎。叶辰从而踏上修仙之路
  • 折花染凤折花染凤籽墨幺妖|仙侠谁说天帝一定得是龙?今儿就有一只凤凰霸长空! 谁说错过便永恒?错、错、错。错过,只为遇见更好的你! 记得前世却忘了今生,记得今生却丢了前世,一个小心试探,一个不敢纠缠,血雨腥风,她香消玉殒,他以自身骨血助她重生,她却要与他大哥成亲…… 只要遇见对的人,不管如何错过,坚持初心,终有传奇!
  • 灵修说灵修说云淡君|仙侠修仙多难,命运多舛,灵修多犴,世道多乱。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冥冥之中又百般作难。闲看迷途小子如何声名鹊起,坐观聪明傻子如何抱得美人归,赢得千世名。
  • 偷鱼偷鱼小摩侯罗伽|仙侠苣若在凡人中算是比较差的那一种,出身下贱,又算不得能言善辩,过的挺憋屈,直到冥冥之中被一种力量拉进了忘忧的世界中,自此开始了与平静生活背道而驰的命运。忘忧在苣若离开了东元山之后花了一年的时间才清楚自己是爱她的,所以他要追随她脚步,去天庭找她。修仙不行?那就另辟蹊径,总有一种办法能叫他到达天宫,与她相遇。我踏遍万水千山,忍受着孤独寂寥,只为能够再次遇见你。可我终是没能斗过命运的安排,没能抓住你。
  • 仙途霸业仙途霸业孙不正|仙侠仙家无义,魔道难明,三界六道唯我独尊。英雄寂寞,女儿长情,江山万里谁与争锋。
  • 勾栏玉勾栏玉梨冘|仙侠一块勾栏玉一场神魔战谁在谁的耳边许下勾栏玉的誓言秋水伊人一曲高歌为谁倾天下月夜中是放下一切跳进轮回还是不舍执念沦为魔道这是一个似真似假似幻似灭的世界一群英姿飒爽逐歌逐梦的少年在追求爱情、友情、亲情、真理的同时又遇到争执、背叛、心酸、哭泣该何去何从是该永不相见还是该把酒言欢唱一曲盛世高歌抓住这似水流年
  • 道葬之塔道葬之塔北啸|仙侠灵有七法,魂有九则!众修以血灵祭天,以求血脉得以与道同存,此称之为道祭!而横穿众多星空之大能之士,皆以寻塔求葬为修道之巅峰!甚至有族倾万世家业,揽众多血灵之道,挥洒星空,踏上往桥,求那虚塔一现!此称之为道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