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3章 64. 疼老婆

“一点小伤,不用去医院处理的!”

衿年见孟子华连方向都变了,赶紧阻止。

“是吗?我看看。”

张彬其实早就看到了,确实不是什么大伤,不过为了效果,还是夸大的说了,所以这会儿孟子华转向要去医院,他憋住笑。

“哎老大,真的诶,衿年这伤还好,就是一条划痕,不太深,擦点药注意防水应该很快就好了。”

孟子华时不时的对着后视镜撇了又撇,听张彬这么说,总算没忍住,猛地刹住了车,低咒一声下了车,又猛地拉开了衿年所在的后座车门。

这一系列动作吓得衿年一个激灵。

“手。”

冷冷的表情冷冷的话,衿年一脸懵逼,见她呆住,孟子华就直接上了手,拿过她的手仔细的看了看伤口。

“这是刀伤?”

对他来说,辨认这些很容易。

衿年傻傻的点点头,“嗯,真的没必要去医院。”

孟子华没有开口,又风一般的从后备箱拿了个药箱出来,看似粗鲁,实则轻柔的替衿年消毒上纱布,将手给她处理的好好的。

“那小偷有刀你还敢去抓?你胆挺肥!”

“不是的,他那刀是后来才摸出来的,要是我早知道他有刀,我也不敢去。”

衿年连忙解释,只是这解释更是换的一个白眼。

“你这脑子装的是什么?”

孟子华差点就用手指去戳衿年脑袋了,又看这么软软萌萌的女孩子,突然想起不是他手底下那帮大老爷们了,便收了手,闷声做事。

张彬咂了咂嘴,哎,再这么凶下去会没女朋友的。

“衿年,其实我哥还是挺好的,是吧?”张彬指了指她的手臂,“看,传说这样包伤口的人,一般都心细如尘,以后疼老婆啊!”

他暗想,都搬出亲戚关系了,衿年应该懂。

衿年抽了抽嘴角,这简单的包扎伤口谁都会吧,跟疼不疼老婆有半毛钱关系?

“闭嘴。”

衿年没说什么,孟子华倒是冷冷的下了命令。

“好好,我不说了,还是我来开车吧?我订的地方我知道在哪儿。”

张彬询问般地看向孟子华,后者并没有多余的表示,他便径自坐了驾驶室。

孟子华坐到衿年旁边,衿年只感觉一阵清爽飘到鼻尖,她偷偷撇了一眼他好看的侧颜,如果不是他表情那么严肃,可能会更好看呢。

“看什么?”

衿年还在幻想,孟子华却突然出声吓了她一跳。

“没有没有,我只是想谢谢你。”

衿年指了指手上的白色纱布。

“小事一桩。”

孟子华转头看窗外,话说的有些漫不经心。

衿年不好再搭话,没想到他没过一会儿又径自转过头来,定定的看她,“比起你不等我擅自离开,徒手跟歹徒搏斗,又差点和一个不认识的男人走这些事情,都不是事。”

衿年惊讶地看他,“我…”

“咳,那个,衿年,你要理解我们老大,他这是陷入爱情的正常模样。”

听着这些尖酸又醋意巨大的话,张彬憋不住笑意了。

“胡说八道什么?”

孟子华愣了愣,脸色难得不自然,一脚踹过去,“你想死了?”

“我在开车啊老大!”

张彬嚎了一嗓子。

“还是别了吧,危险。”

衿年也拦了拦,主要是觉得揍司机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也免了张彬的侧腰再受荼毒。

孟子华看了她一眼,收回了想要送出去的脚,往后一仰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闭目养神。

“咳,你们想听点什么吗?”

张彬的问话没人搭理,他想了想,自卖自夸似的对衿年讲,“衿年,让你感受下咱们孟氏做出来的车载音响,这机子效果可比市场上那些鱼龙混杂的货色好多了,那音质没的说,不比国外大品牌差,只是吧,就是国内的人不太会欣赏。”

衿年挑眉,哪里是不会欣赏,分明就是没几个买得起车好吧?而且还是这种豪车,谁开得起啊。

音乐声缓缓淌来,不是什么流行音乐,只是很舒缓的轻音乐,可见平时孟子华是一个多么严肃认真的一个人。

“我说老大,之前我不是给你买了许多唱片吗,你放哪儿了?”

张彬目视前方,腾出一只手四处摸了摸。

他上次买了很多最近热火如beyond啊,张国荣啊,邓丽君等等的年轻人喜欢的那些情歌专辑,特别适合泡妞的,一股脑的塞到他车里,咋一张也翻不到了?

“扔了。”

孟子华不想理他,闭着眼眉目间显然很不耐烦,“还有多久到?”

“啥?老大!你给我扔了?”张彬哀嚎,“很贵的好不好!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给你备那么多,就是为了你将来的幸福,你这么没情调的一个人,不在这种小细节上下功夫,你不是想孤独终老吧!”

“我再问一遍,还有多久到?”

孟子华眼一睁一记眼刀就过去了,张彬喋喋不休的嘴总算消停一会儿。

“快了快了,五六分钟吧。”

张彬一声接着一声的哀叹,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河山只在我梦萦唔,祖国已多年未亲近唔,可是不管怎样也改变不了,我的中国心…”

突然其来的一阵爱国歌曲,衿年愣了愣。

张彬翻了个白眼,伸手按下下一曲。

“一送哩个红军,介之个下了山…”

下一曲。

“抬头望见指路灯,心中想念***,想念***,迷路时想你有方向…”

下一曲。

“夕阳照耀着山头的塔影,月色映照着河边的流萤…”

关了吧。

张彬无奈,“我说老大,哥,你平时能不能听点别的?”

“衿年你说,他这是一个正常的,生龙活虎的年轻人应该听的吗?”

“爱国嘛,挺好的。”

衿年不自觉的侧头看了看孟子华,他此刻安静的靠在车座上,眉头紧拧,心事重重的模样。可能是没休息好,眼角稍有些乌青,她突然觉得,他…十分寂寥。

张彬一噎,感觉这俩奇葩可能真是绝配。他哥就不说了,可叹姑娘小小年纪啊,活的跟个老太婆似的!

孟子华好似有些不舒服,烦躁的左右搓了搓后脑勺,双眼微睁,想要撑起身找个靠枕,目光一转,正巧碰上衿年在瞅他。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莫须有的爱情莫须有的爱情二阶堂|现言也许会有这么一首歌曲去歌颂真挚的爱情,尽管大多数人都不承认爱情的存在。为什么那些当初很爱的人到后来都背叛了,出轨了,是爱情经不起考验吗?亲爱的,让我告诉你,因为那原本就不是爱情。
  • 走近你的距离走近你的距离十三LD|现言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有多远,并不像两点之间的直线距离那样简单。
  • 浮生之恋浮生之恋所罗门爱人|现言最美的爱恋,不是相伴一生,而是让人一生留恋。最爱的情缘,无论有多久,无论有多远,即使阴阳相隔,我也愿去陪伴。如果是我们可以做到吗,也许有人说这是虚假的浪漫,但是事实却依旧如此。只要相信爱,一切都会实现。所谓的时间距离,一切都只是过眼烟云。因为相信爱情,才会获得天使最后的垂青。也许徐梦梅和澹台云之间就是因为彼此的爱情,才能坚持在岁月和距离的迷离中,实现完美的爱情。爱情却难免完美,也许是天使的妒忌,才会让他们的一切充满坎坷。或许阴阳之间的距离,才是他们最完美的爱情见证。
  • 穿越之大神带我装逼带飞穿越之大神带我装逼带飞周晴99|现言好吧穿越就穿越了,游戏重新开始那就重新开始吧,我只要有大神就可以了!这是一个勾搭与被勾搭的故事。
  • 婚姻欠你一个男朋友婚姻欠你一个男朋友萌妞坑宝|现言下班后帮老公开车赚钱,却接到了老公和怀孕两月的小三。一向贤妻良母的我才发现踏入围城五年半的时间,我竟不知老公已出轨半年。大闹老公和小三的求婚仪式后,本想息事宁人的我却发现自己除了有个五岁的女儿后一无所有了。被迫离婚的第七天,老公娶了小情人。在这场三里屯遇到二里半的喜帖上,我连大闹婚礼的勇气都没有。小三挽着老公的手向我宣誓主权,从人群中蹿出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来搂着我的腰说:曾黎,婚姻欠你一个男朋友。
  • 宁小姐,好久不见宁小姐,好久不见木木甜|现言18岁的宁浅追上齐易深,很简单。 一个甜甜的笑容,外加一堆甜言蜜语,搞定! 撩人不自知。 24岁的宁浅遇上齐易深,很头疼。 这个穷追不舍、死皮赖脸的人是谁? 说好的相忘于江湖呢? * 于齐易深而言,宁浅宛如一道光,照亮他的生活。 可—— 这道光竟然撩完就跑,头也不回的跑了。 那。怎。么。行。 * 若不是你突然闯进我生活,我怎会嗜你如瘾,念念不忘。 破镜重圆小甜文~
  • 传说中的季太太传说中的季太太吾梦|现言林霜爱钱,五年前为钱与个失明、腿瘸的男子结婚,并在结婚后卷钱而逃;外界盛传思源大BOSS季洛寒五年前是个狂燥症患者,却因一个女人重拾自信;不料,那女人竟无故失踪;五年后,他是人上人,带着太太的天价设计单让她完成;而她,老公劈腿小受,自己仍旧为钱在底层挣扎;当真相一幕幕揭开,走投无路的林霜央求:“季先生,求放过!”季洛寒薄唇一勾:“放过?那要看你表现能否让我满意了……季太太!”--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巨星替身别低头巨星替身别低头凌晴小可耐|现言她是一个不折不扣绝色美人,她的身份也绝不简单:国际巨星——凌潇湘的替身,穆小纯。说实话,她不喜欢当别人的替身,可是,父亲的病一直没有好转,现在又是急需用钱的时刻,她只能坚持下去了。不过……
  • 独宠冰山霸王硬上弓独宠冰山霸王硬上弓名媛|现言她,冷酷无情,拥有绝美容颜却不让人知晓,踏上复仇路却不愿回头他,俊美不羁,等了她十年,找了她十年,从不放弃。。。。。。。。。
  • 花都开好了花都开好了雨中的桃子|现言在爱情里面没有谁对与谁错,只有适合与不适合,不适合而分开,这没有错。错就错在分手的时候,说一些可笑的分手理由。既然不爱了,就直接坦白出来,就算会痛,那也是一时。 可悲的子言在说了一大堆很伟大的话,到最后发现真相,她觉得自己说的话很可笑。 “子言,很对不起!” “没关系,我可以等,我会等你回来。” “你还年轻,我不想你浪费了这几年的青春,你可以选一个比我更好的。我事业无成,不值得你这样做。” “没关系的。” “我不想伤害你,我们还是分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