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3章

今天下午最后一节课下课铃声响了,宁海儿得去排球场训练。

杨果果和段千雅直接回宿舍了,郭珊还有魏亲亲下午没课,所以现在也在宿舍。

宁海儿去食堂买了个烧饼边走边吃,顺便在宿舍群里发了消息,问郭珊和魏亲亲什么时候到排球场。

魏亲亲回复:不想去那么早,待会再过去。你还回宿舍吗?

宁海儿:不回了。

宁海儿懒得再去爬四楼,直接去排球场吧。

宁海儿刚吃完烧饼把包装袋扔进垃圾桶里,于冬舞就向她敲来了视频。

宁海儿这个时候已经快到排球场了。

她戴上耳机接通:“怎么想起来开视频了?”她们两个因为时间经常不统一,很少开视频,一般都是直接发消息。

视频里的于冬舞因为美颜效果,显得皮肤状态很好,精神也不错:“就是试试,看你接不接。”

宁海儿想自恋一下:“想我就直说呗。”

宁海儿没注意到的是,在她说“想我就直说呗”这几个字的时候,万珲宇骑着电动车载着邢晨勋擦身而过。

于冬舞特鄙夷:“咦~行吧,就让你自我安慰一下。”

不知不觉宁海儿已经到了排球场门口,门有点小,她背着书包进去显得有点笨笨的:“少来,你这么重色轻友,我还不知道?不和孔岩煲视频粥你来找我干嘛?”

于冬舞挠挠头,有点不好意思,她确实经常因为和孔岩开视频或者通话不搭理宁海儿:“嘿嘿嘿,真没事,就是想着太久没和你通视频了,就开一下。”

于冬舞心想,她好像,大概,也许,可能,似乎有点那啥……重色轻友……

“你现在在哪?在外面吗?”于冬舞看宁海儿的视频有点摇摇晃晃,不像是在室内。

“在排球场呢,准备训练,不过女生好像就我一个来了。”宁海儿环绕四周,没看到她们系的女生。

她又往男生场看了一眼,就一眼,她就看到了邢晨勋,也就是这一眼,她忘记了移开视线。

于冬舞见宁海儿看向别处,心有疑问:“海儿,看什么?”

宁海儿收回视线,她贴近手机,声音很小声,像是在诉说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我在看邢晨勋呢。”

于冬舞按捺不住了,直接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哇咔咔咔……快给我看看,快给我看看!”

“嘘~”宁海儿慌张得四处乱望,生怕于冬舞说话被人听见。

于冬舞当真瞧不上宁海儿的怂样:“嘘什么嘘,你不是戴着耳机吗?”

宁海儿这才反应过来,顿时有点羞:“额,我忘了。”

宁海儿一边和于冬舞通话一边把书包放在空场地,然后盘腿坐在场地上。

邢晨勋看见宁海儿丝毫不要形象地盘腿坐在地上和别人开视频,好看的眼眸闪过一丝晦涩。

笑得那么开心,她在和谁聊天?

——想我就直说。

刚刚宁海儿的话还在邢晨勋的脑海里闪烁。

宁海儿在和于冬舞聊天过程中会时不时地发出点笑声,这个样子的宁海儿在宿舍是很常见的,但在外面,很少见。

邢晨勋觉得眼睛里的女孩的笑容是那么的干净,那么的纯粹,那么的自然,那么的……美。

他不自觉地试探了一下胸口,它,跳了。

宁海儿和于冬舞聊得正欢,突然听到有人喊她。

“宁海儿。”

是邢晨勋。

他还是没忍住去叫了她。

宁海儿一个激灵,立马从地上爬起来,麻溜地跑到邢晨勋面前。

此刻,邢晨勋和宁海儿之间隔了一张铁网编织的墙。

“学长。”

“过来给男生发球。”邢晨勋语气很自然,就像是在说今天吃了什么一样。

可在宁海儿的心里,邢晨勋和她的每一句对话都能触动她的心弦:“好的。”

他找她给男生发球了耶,不过这是什么意思啊?

啊啊啊啊啊啊,怎么办,内心全是大波浪。

他,为什么要让她给男生发球?男生应该不缺人发球啊?

阿西,不管了。

宁海儿连书包也不管了,直接快步走去男生场。

直到两人结束了对话,于冬舞才出声:“海儿,海儿,谁啊,是个男的!声音好听到爆啊!”于冬舞在视频里急死了,她听见有人在和宁海儿说话就没再出声,她也想听听两人在说什么。

宁海儿停住脚步,她发现自己太激动了,她得先稳定一下:“是邢晨勋,他让我过去给男生发球。”宁海儿声音很小,却还是掩盖不住激动。

“哦哟~”

“先不跟你说了,挂了,我去发球去。”宁海儿说完没有任何拖泥带水,立马就挂了视频。

另一边的于冬舞被挂得一脸懵。

就这样?挂了?这么随意的吗?到底谁重色轻友?

宁海儿连步伐都是雀跃的,他让她去给男生发球这算不算是,她在他的眼里是有点特殊的呢?

“学长。”宁海儿看到周围有一群男生,有点陌生,不太想随意说话,就轻轻唤了一声邢晨勋。

这里的男生,宁海儿只认识邢晨勋还有赵邵杰。

赵邵杰见宁海儿过来双眼全是亮光:“小海儿!”他把手里的球扔给另一个男生,然后跑到宁海儿面前:“你怎么过来啦?”

傻子都能看出来赵邵杰有多开心。

宁海儿看了一眼邢晨勋说道:“学长让我来给你们发球。”

赵邵杰开心死了,他对邢晨勋说:“哥,你真好!下次多让小海儿过来吧,我可喜欢她了。”

赵邵杰孩子气般突如其来的间接表白让周围一阵沉默。

这是赵邵杰第一次对宁海儿说喜欢。

其他人立马反应过来赵邵杰在告白,一群人都开始起哄,调侃的调侃,吹口哨的吹口哨。

宁海儿觉得难堪极了,她没想到赵邵杰的告白会来得这么突然。

她想拍死赵邵杰,邢晨勋会不会误会啊?

宁海儿有点着急,她皱着眉头看向邢晨勋,发现后者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不只是他,其他人都在看着她。

世界好像在宁海儿这静止了。

“我不喜欢你。”

宁海儿淡淡地回了一句。

她对任何做不了回应的感情都不会犹豫。

男生们停止了吹哨和调侃,这一刻,有点僵硬和尴尬。

没有人注意到邢晨勋面无表情甚至有些阴冷的表情开始变得温和。

似乎早就预料到了结果,赵邵杰除了失落和无奈并没有多大的反应:“没事,你会喜欢我的。”

邢晨勋刚缓和的脸色又变得冷淡了:“开始训练!”

其他人很听邢晨勋的话,一个个动作很麻利的走到自己的位置上。

赵邵杰也乖乖地回到二传的位置。

只有宁海儿,一个人无措地现在边上。

邢晨勋从地上捡起一个球,他走向离他不远的宁海儿:“给。”

宁海儿觉得自己魔怔了,为什么她觉得邢晨勋的每一个动作都能把她的心撩拨得痒痒。

只是一个简单的递球,宁海儿都不自觉地脸发烫。

她轻轻地接过球,很轻声很温柔地说了句:“谢谢。”

另一边的赵邵杰心里感觉很不好。

前段时间就有宁海儿和邢晨勋的绯闻在传,他还不相信。

他们两个,一个不近女色,一个不近男色,怎么可能有猫腻。

可是现在,他怎么也觉得两人不正常。

赵邵杰晃晃脑袋,想停止乱想。

只是递个球而已,没什么的。

肯定是刚刚被拒绝了,心理在作怪,别乱想了。

对,一定是乱想了。

上一章第2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星时代恋人星时代恋人南门玄月|青春平凡之女时月恋上自闭美男南星尘,一段纯恋就此开始,经历兜兜转转后,一切又物是人非,你可愿意慢慢欣赏?
  • 浮华幻梦:天格雨的街巷浮华幻梦:天格雨的街巷李清焕|青春民国初,战争频繁,思潮涌起,但在感情上,确有太多不如所愿。或许父亲和母亲是一段孽缘,而我和他也是一段孽缘。任何两情相愿的背后,是看似的门当户对——我是蒋家最小庶女,而他是孔家最小的嫡子,孔家唯一的继承人。豆蔻之年,我跟着从未谋面的父亲来到蒋府,主母的冷眼,所谓的兄弟姐妹的厌弃;可当我遇见他,却是唯一的光亮……
  • 那些年一起疯过的时光那些年一起疯过的时光DEAR七七|青春那些年,在操场上的奔跑,在教室里的打闹,在走廊上的笑声,许多年后,我们依然记得曾经在校园的美好。
  • 时光荏苒,我心向洋时光荏苒,我心向洋布巧|青春白云被刚起的大风刮跑,在一所大学,上课铃的伴着阴沉沉的天空响起,同学们忙着往教室跑。
  • 我的世界里我的世界里嘻嘻哈哈的猫|青春写女主角的一生,终于到的种种问题,和她的思想。
  • 当年逝去的青春当年逝去的青春夏末时尽|青春一个又呆又萌的高中生遇到一个超级腹黑男,腹黑男的举动让高中生对他动了心……
  • TFBOYS待你们无名指发光TFBOYS待你们无名指发光安墨颜|青春她,意外的考上了重庆八中意外的和他一班意外的成为了同桌,这一切都是意外,包括,她(他)意外的爱上了他(她)
  • 守护甜心之嗜血绝恋守护甜心之嗜血绝恋冰若浮夏|青春大雨中的她,无助,绝望,脑海中,一直浮现着边里唯世说的一句话:“日乃森亚梦,你不在是守护者,我们在没有任何瓜葛。”突然,一辆车,开了过来,恰巧撞上了亚梦,亚梦本以为要死了,却遇上了自己的亲生父母,,,,,,
  • 愿抬头时恰逢清风与光愿抬头时恰逢清风与光花汐芫|青春愿你抬起头时,迎面清风依旧,身后安好时光。
  • 恶魔王子之校草哪里逃恶魔王子之校草哪里逃沧海逐沫|青春“小泽,你别走,好不好,我求求你了,我真的离不开你,呜呜呜呜……”“放手!我叫你放手你听到了没有!我不爱你了,不爱你了!你到底要我重复多少遍你才懂……”……对不起,雨昙,因为我爱你,所以,我只能放手,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