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2章 地祖城之战(7)

“炎爆”路西弗挣脱空间之力的约束,护身腐化裂盾被密集的规则之力打的像是被密集暴雨袭击的湖面不断弹起规则腐液,不断减少却又来不及恢复只剩下薄薄的一层好似随时都要崩溃瓦解似的,就算腐蚀之力在路西弗不断催动炫力补充下也难以恢复,依然在不断走向崩溃的边缘。

见到这种情况,有眼尖的地底兽人高声兴奋的叫喊着:“他就快不行了,大家在使把劲”。随着个眼尖的半兽族人地兴奋吼叫,所有半兽人的士气再次提了起来,攻击凭空再次增强了几分。

路西弗背后四对炎翼收缩将路西弗护在中间,所有规则之力打在炎翼之上便被黑炎烧成飞灰消散掉了,黑炎翼收缩护住路西弗全身三秒猛地伸展开,化成满天黑炎又聚拢回了路西弗身后。就是这短短三秒钟的时间路西弗身前的腐化裂盾再次恢复到了一滩浓稠黑液的状态。

“那黑水恢复了”。

“别怕,我们人多耗也耗死他,我到要看看他有多少炫力一直抗下去”。

无数规则之力像是永不停歇的箭雨不断射向路西弗,就算是这样已经身陷危机,路西弗依然没有反击一下,硬吃下所有人的攻击,在空中来回飞舞尽量减少着伤害。

“强力刺激,积累”。规则之力发动,三个鬼头文融到了一起形成一个狰狞恐怖的鬼头文身刻画在路西弗胸前。随着鬼头加身,腐化裂盾仿佛也受到了刺激凭空膨胀了几分。

“人类,你还是投降吧,阴影兽人族秘传的联合大阵绝不是你一人之力所能破开的,你还是放弃吧,只要你投降了,我们保证绝不杀你”。

“呵呵,说的真好听你们绝不杀我,就好像真的能杀死我一样”?路西弗也懒得理会他,低声默念:“螺旋扭曲黑炎”。背后炎翼飞出向外撞去,毫无阻拦,直接穿过了屏障飞了出去,回旋飞回来时却撞到了一股无形屏障,炸开了满天黑炎,黑炎在空中回旋扭曲形成几个螺旋钻头不断钻着屏障,直到所附带的炫力耗尽再次化成了虚无。

“没用的,凭你一人根本就没可能哈哈”。一名牛头半兽人嘲笑道。

“废什么话,都给我在加把劲耗死他,还有那个组的人没来,都给我叫过来,听到没有,给我干掉他”。一名地祖城中的将军见久攻不下咆哮道。

屏障虽然在刚才吃了路西弗全力一击连晃动都没有产生,但路西弗并不认为自己就毫无办法,而且他已经有了主意。

周围的攻击依然在继续,烙印在他胸前的鬼头双眸血红,青色的刺身随着路西弗不断受到攻击而镀上一层红色,随着整个鬼头文身完全被血红所覆盖,鬼头的眸子亮了起来,仿佛活了一般,眼球转动注视着周围的一切。一股强大的青红色力量从整个鬼头中散发出来,聚拢注入到了路西弗身上。将他周身所有规则都染上了一层绯红外衣。

腐化裂盾因为沾染上绯红变得活跃了起来,膨胀了一倍,在路西弗面前不断揉捏射出无数触手抵挡住所有规则攻击,又缩回一团腐蚀液体的状态不在只是处于被动的状态,让路西弗有了一丝喘息的时间。

“幻”!路西弗漆黑的眸子亮了一刹那,整个人原地产生一道虚影,腐化裂盾与炎翼被路西弗留了下来,真身一闪急坠而下,几个快速跳跃人就快速闪身进入了地面半兽人群之中。

“你是谁”?

“老实点”。再次出现时路西弗手中已经捏住了一名牛族长老的脖子,周身火焰腾腾而起,形成一道冲天烈焰,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原来路西弗在落地时就找好了目标,一名位置暴露,站立靠前的地底牛头人长老,几个闪身他就摸到了长老身后,才有了刚才一幕。

所有人在见到另一个路西弗突然出现在人群之中皆是一愣,不敢置信道:“怎么回事,怎么又出现一名智者”。此时天空之中已经毫无作用的幻影也随着持续没有路西弗炫力补充而变的虚幻了起来。

“让他们打开护罩让我离开”,路西弗见所有人的目光再次回转到他身上,捏紧了紧握住长老的脖子道。

“哼,白日做梦”。长老脖子扭了过去,看向其他畏缩不敢向前的族人厉声道:“都给我听着,你们要是敢在退后一步让这个害了族长之人逃了,老子就是化成鬼魂也不会放过你们”,说完就要咬舌自尽。路西弗怎么能让他得逞,急忙捏住他下巴,一拳给他嘴打歪,下巴脱臼,就算如此他依然硬气的结巴道:“我,我现在,以族老的深粉命令你们公鸡,打,那个要是不从,族规处置”。

“不好”。随着这名牛族长老说完,路西弗面前的地底半兽人们皆是双眼一红,满是恨意的眸子盯着路西弗。

冰刀,火箭,飞石,像是狂暴的七月冰雹,无数种规则之力密集地袭向路西弗。

千钧一发之际,路西弗回身将已经闭眼准备慷慨就义的牛族长老扔到了后方,甩到了墙上。虽然已经将所有黑炎与扭曲之力加持到了身前,也在察觉到众人杀意瞬间就招回了空中幻影身前的腐化裂盾与黑炎翼,可是远水解不了近渴,仓促之间路西弗只能背身应敌蜷缩着身子尽量减少受到攻击的面积,可就算如此依然难以抵挡众人狠意滔天的攻击,被密集的规则之力打到后背,猛然一口鲜血喷了出去。

“自食”。硬吃了一波攻击的路西弗不敢继续耽搁,直接发动了他最不想用的一招规则之力。

一股妖艳的规则之力从狐尾注入进路西弗身体之内,原本烙印在胸口的鬼头像是被注入了新的力量,竟然张开了利齿大口,青色笔画勾勒出的脸上满是兴奋,一瞬便钻入了路西弗体内,路西弗本来就煞白的脸,在鬼头钻入身体后更是完全失去了血性。但紧跟着一股强大的力量从路西弗体内爆发出来。

“腐化裂盾”,一股新形成的黑色液体化成巨大的盔甲套在了路西弗身上,抵挡住了各方来的攻击。

路西弗隐藏在盔甲之下苍白的脸并没有让任何人看到,但他自己却明白自己此时的状态非常不好。虽然自己短暂的获得了远超自身规则阶段的力量,但每时每刻体内的鬼头也都在吞噬他的血肉,这就是食之法则三阶消化与傲慢法则三阶变化法则结合后的变种法则自食。是他在幻境中不断疯狂战斗中无意间领悟到的,虽然很强大但他根本坚持不了多久,所以不到关键时刻他不想用。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我的青春年少时光我的青春年少时光竹叶兰|奇幻一个人的青春能有多久?如果说,我们的青春是生命的全部,是对未来的全部追求,但是短暂,那又会怎么样?
  • 穿越之灵魂进化者穿越之灵魂进化者旭日之心|奇幻喧嚣城市中,他遇到了她,生命的轨迹在此刻转向。死亡突至,他生平第一次失去了理性,虚化,空间利刃,重力异能疯狂地轰向那个红衣大主教,而后,被光明十字吞噬。拉兀儿……耀眼的光芒中,风冉喃喃吐出三个字……重生异界,获得了吞噬亡者灵魂中修为的能力,带着拉兀儿留给自己的那份温暖回忆,他将如何走下去?而面对与拉兀儿一模一样的女孩,面对只有自己能看见的地平线处的巨塔,面对太古神灵临终前遗留的费解话语……他,最终会走向何方?自己真正的想法是什么?带着这个问题,风冉踏入了这片魔法斗气纵横的大陆……(本书暂停中……)
  • 时空旅行之情缘时空旅行之情缘蓝衣行者|奇幻小说中的剧情虽然虚构,但理论上存在,就当普及一下科学知识开拓一下视野,如果你相信我,也浪费不了您多少时间,反正也是免费的,就当占用您几秒钟,不知福不符合您的情感,不行可以叉掉,谢谢!
  • 猎者维度猎者维度天雨血|奇幻突如其来的流星雨降临世间,带来的是福是祸。被深掩的过去,明灭不定的未来,是神话的再临,还是新的史诗……天赋与努力,命定之人与挣扎之人,他们的火花与汗水,血与泪交织的是怎样的画卷。
  • 猎人诗篇猎人诗篇刺猬阴影|奇幻“没有人能反抗命运,如今它让你拿起枪去狩猎怪物,你只能照做。对了,你的枪上膛了没?”
  • 霸气冲天系列14霸气冲天系列14无极|奇幻杀人有罪吗?当你的命运掌握在别人手里的时候,当你带着不凡的使命去杀人的时候,当你不杀人便被别人杀的时候--你不杀人,便即意味着死亡,意味着有罪……
  • 泣血孤王泣血孤王黄油面包|奇幻谁知道这家伙下一步会做什么!新人新书求关注,求评价
  • 风破灵界风破灵界句末散夕|奇幻在我十四岁的时候,完成了一篇又一篇故事的幻想。在我十五岁的时候,终于是现在,完成了第一个作品。学习太紧,时间不足。无法将一篇又一篇绚烂的幻想,变成磅礴的史诗。岁月无声也让人害怕。还记得那句口号:没有怕死的贵,只有战死的魂。是强者,总会化茧为蝶。
  • 瓦罗兰纪年瓦罗兰纪年哈哈皮皮儿|奇幻对不起了,我发现自己写这种大局观很强的书,比较难写好,决定发新书。虽然没几个人支持,但是我还是道歉。
  • 圣之战歌圣之战歌江湖乱笔|奇幻一根家族传承的项链,牵动着整个世界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