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6章 求救(求推荐,求收藏~)

“脑袋飞了出去……”

街道一侧,陈冲和呆立在那里,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

他望着眼前依旧站立,但失去脑袋的老者久久说不出来话,而更让他有些茫然的是。

此刻,从不远处跑来几个正在玩耍的孩子,跑到老者的跟前,其中一个年纪稍大一些的低垂着脑袋,歉声道:

“不好意思林爷爷把你的脑袋给撞掉了,我这就帮你捡回来。”

说着,他就从两人中间匆匆跑去,看都没看一旁的陈冲和一眼。

倒是另外一个年纪较小的,将先前飞来的东西捡起后,有些羞涩地抬头看了他一眼。

只不过这一眼就令陈冲和感到一阵头皮发麻,他看见那孩子手中抱着的,居然也是一颗脑袋,一颗长相是中年人的脑袋!

“他们刚才在用别人的脑袋玩?”

霍然间,这个想法难以遏制地出现在他的脑海中,难以抹去。

他的腮帮微不可查地动了一下,想要咽下唾沫,但惊奇的发现自身无法分泌,与此同时,他有所恍然地看向老者,看见他失去脑袋的脖子上并没有鲜血奔涌而出!

这……这到底是怎么样的一方世界。

他的脑海中生出这么一个问题,随即又微不可查地摇了摇头,压下内心的好奇。

不多时,先前跑去捡脑袋的男孩跑了过来,将其放在老者的手中,又道了一声歉,随后对着另一位男孩说,走吧。

那男孩轻“嗯”了一声,随着对方跑了几步,又折返回来,有些羞涩地看着陈冲和,眼眸明亮道:

“大哥哥,你长得真好看,比我姐姐还好。”

陈冲和扯了扯嘴角,刚想开口说话,却听见对方又道:

“不过我想我的姐姐不会相信,不如你把脑袋借我用用吧,我给她看完再还给你。”

……

“去去去,玩你老子的去,别给这位小哥添乱。”

将脑袋安放在脖子上后,老者挥了挥手催促着男孩离去,同时转头看向陈冲和笑道:

“小孩子不懂事,让小哥见笑了。”

“无事,无事。”

闻言,陈冲和连忙摆了摆手,压下内心的复杂心绪,问道:

“刚才老人家说是有那么两名女子,还有马车,能否与在下细细说一说。”

“可以。”

老者边点头,边侧过身子,指了指身后的门扉,道:

“夜里风大,又被刚才这么一折腾,身子骨有些受不了,去屋里坐着说吧。”

“我也想好好听听,有关庆云镇的事情。”

说着,老者就转身朝着身后的房屋走去。

陈冲和看着对方的背影,又侧目看了一眼四周,迟疑了少许后,跟上了老者的脚步。

嘎吱……

“请。”

老者将门打开,然后率先走了进去,陈冲和点头跟上,刚一走进屋内手腕上的铃铛就开始了颤动,但很快就停止,取而代之的是在他的心海内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有危险,强烈的危险!

这一刻,陈冲和眼眸一下子竖起,握着书本的手紧握,肌体立刻紧绷起来,思绪起伏,正欲抽身后退。

可就在这时,前方的老者忽地转过身来,咧嘴一笑道:

“不进来吗?”

在其话语传出的刹那,那回荡在心海内的铃声戛然而止,有清脆的破裂声响起!

这让陈冲和心神一紧,眼瞳极速收缩,他明白这是唤心铃的第三层次的危机预警,若不离开,必然身陨!

然后,几乎是下一刻,他全身被一股无形之力所笼罩,肌体开始变得僵硬,思绪出现了停滞,视线也有所模糊。

他如同提线木偶般被老者的话语拎着,一步步地朝着屋内走去。

身后的门扉在嘎吱声中,轻轻关上。

“好了,让我看看,你的味道怎么样。”

老者看着静立不动的陈冲和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目光贪婪地看了一会后,转身走向一个敞开的门扉。

“先别慌,我已经通知我爷爷了,他一定有办法。”

此刻,视频一侧,原本躺在床上的洛芸已经坐起身子,出言安抚着陈冲和,并拍着胸脯保证一定不会有问题。

对此,陈冲和也只能听着,毕竟他如今什么也干不了,只能期希望于他人。

“还好将视频一直开着,不然这一次真的死定了。”他默默腹诽一句。

“不过说实话,这老头有点强啊,先前隐藏的那么好,就连‘唤心铃’都没法感应到他的杀意,没有做出危机预警,只是在最后才发觉……然而,那已经来不及了。”

他无声吸了口气,内心祈祷洛芸的爷爷能够早点赶到,最少也在对方动手之前……

“爷爷,你快看看。”

没过多久,洛芸的声音响起,让陈冲和紧绷的神经松弛了下来。

他看见视频中出现了一张老者的面孔,耳边则是洛芸飞快的叙述。

“你们可真能,胆子这么肥,居然敢只身去冥土,简直是打着灯笼找阎王报道。”

听完洛芸的讲述,洛天河是啧啧惊叹了几句,然后对着陈冲和道:

“这地方有些诡异,我需要一点时间。”

一点时间,一点是多少,老家伙想要钱就直说好了,不用在孙女面前装憨厚……听了对方的话语,陈冲和无言吐槽了一句,然后直接开口道:

“小子多谢天河前辈出手相救,为了报答前辈的救命之恩,晚辈愿意将下个月万灵阵图的收入全部交由前辈处置。”

“呵,挺上道啊。”

洛天河闻言在心里赞了一声,然后一脸肃然,沉声道:

“放心,一切交给我。”

说着,他右手一挥,取出一个通体紫色的小葫芦,看着画面中的陈冲和道:

“这是摄魂葫芦,能摄取亿万生灵之魂,我等会教你一口诀,你就以此葫芦摄取那老者的魂魄,魂魄离身,此法术自然破之。”

“好。”

陈冲和立刻回应,随即又道:“可晚辈现在被定住了身体,根本无法开口。”

“无妨,我这葫芦比较高级,以心音催动便可。”

洛天河直接回答,随后轻咳道:

“不过我要先和你说一句,这东西我可以给你,不过这运费你可得自己出,毕竟这等级别的物件传送要花上不少世界币。”

“行。”

对于救命之物,陈冲和自然是不吝啬金钱。

“对了前辈,这葫芦能不能借晚辈用一会,毕竟此地诡异,若是一不小心又被困住了,可能还得麻烦前辈……”

“可以,不过租金可是不菲。”

洛天河瞥了一眼身旁欲要开口的洛芸,摸着葫身淡淡道。

“没事,晚辈还付的起。”

沉默了一会,陈冲和回答道。

“那好,小子接住。”

说着,洛天河一翻,手中的葫芦便消失无影。

另一侧,陈冲和没有等到葫芦出现,反而是等到了拿着碗筷,倒着香醋的碟子的老者。

对方神情愉悦地漫步走来,口中还哼唱着不知名的小曲,摇头晃脑,好不自在。

他将东西一一放在桌子上,然后转身看向陈冲和,啧啧道:

“老夫真是好眼光,好运道,这上等货色也能被我碰上,真是冥王开眼,苍天作美。”

狗屁……陈冲和在心里骂了一句,神情不变。

老者笑着走来,手中拿着一把剔骨尖刀,抓起陈冲和的手,舔下嘴唇,右手正要抬起,忽然似有所感地看向一侧虚空。

而此时,陈冲和在心中无比虔诚地默念道:

“妖怪,看法宝!”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血祭宝典血祭宝典金钱比时间贵|玄幻一瘸腿少年,心中充满仇恨,只为复仇而生,憎恨使他强大,经历数不清的折磨与苦难,从小封存情感。一心只求强者路,杀尽天下,脚踏大陆之巅。成长之路结识伙伴,做过错事,后悔终生,从此人生出现了转折……
  • 大道君主大道君主道不清道不明|玄幻大劫来临,天发杀机,移星易宿;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覆,妖魔乱世,众神争锋。
  • 魔尊六界魔尊六界望天路|玄幻遥遥亘古,苍茫六界,一名少年伴异象出生,一生坎坷,只为羁绊。剑指苍穹,战遍六界,唯求此生安稳。为她,欲覆天地;为她,狠屠苍生;为她,自甘堕仙。蓦然回首,与她相伴一生到白头。
  • 苍楼苍楼陈清木|玄幻在我还作书生朗朗吟诗,窗外风雪已燃遍了鲜血。不曾有过,萧瑟的痛苦,容我有次淋漓的痛哭。待我成了天子让贤龙椅,万千刀剑架不住龙袍欲。谁能体会,就怕一声息,斩我可怜白皮黑发落尽——冬梅抱我在禁卫千军厮杀,终在重重剑枪羽箭突围,脸上都是可怕的血腥,无尽的蔑杀待我如同惧怕魔窟——不见,都不见,理尽三千烦恼丝,哭笑仅留一人时。此恨别离终泪却,南江一缕咽喉尽。少年恋月去何览,承天欲上苍楼处。
  • 土皇帝土皇帝酒醉痞痴|玄幻“土包子怎么了?我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土包子,今天我在这里告诉你们,我这个土包子不仅要喝最烈的酒,泡最美的妞,更要让这座大陆上所有看不起我这个土包子的人——彻底臣服在我的脚下!”语出大夏朝开国皇帝,蒲星。
  • 泯灭神君泯灭神君零下七度C|玄幻一身白衣飘飘,一袭长发狂舞,他眼中只有桀骜,他手中只有鲜血,可他的内心,却也柔情。他修古武之道,战魔,战佛,战魔,他无所畏惧!逆乱天下,他只为成就无上神位!
  • 异界魔武狂潮异界魔武狂潮寂寞的青菜|玄幻一个因躲避仇杀而穿越到异界的混混,误饮了神秘液体,从而获得了无上天赋,在魔法纵横,斗气昌盛的异界掀起一场魔武狂潮……
  • 圣域武神圣域武神甘梅帝瓜|玄幻九星连珠日,草根少年楚昊意外吸收魔帝灵魂,得《吞魔天经》,炼魔修神,逆天改命。昔日底层蝼蚁少年,横扫八荒,娶妖族公主,灭古魔族,雄霸天下,功盖万古,成绝世传奇!PS:圣域官方Q群:486937482,欢迎大家!
  • 幽缔灭幽缔灭季尘哀|玄幻来自虚无的被抛弃者与神之国度的背叛者共同携手,为了失落的传说。
  • 寒月霜寒月霜天墨仙|玄幻上古时期,天灾异象连绵。修神碑的破碎使得天地法则混乱。一位能主以一人之力平定了天灾,轻灵剑一挥,便划分了六界。四百万年后,他转世为人,重新修炼,以求在对天地的领悟中有更高的境界,谁知一股新的邪恶力量悄然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