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4章 免死金牌

“呕。”浓浓的酒气喷了萧锦年一脸,萧锦年连连干呕好几下,好些没吐出来。

好不容易舒缓过来,其后,萧锦年才来得及打量这出场拉风到不能再拉风的男子。

看着对方沧桑的面庞,仿佛有种看淡红尘世间的气质,联想到方才对方出场时所念诵的诗句,萧锦年瞳孔葛的瞪大,又惊又喜的叫道:“你是酒剑仙?”

听到面前少年叫出他的名号,酒剑仙情不自禁的眉头一蹙。

相较于时任掌门的剑圣师兄,会时不时的下凡间斩妖除魔,在凡人间素有美谈,更是被视为蜀山圣人。

酒剑仙的名头就要弱上许多,谁让他平素贪好饮酒,游戏人间呢。

所以,这少年与他素未蒙面,是如何得知他的?

不过,这倒不是重点,方才酒剑仙注意力一直在这少年腰间悬挂的玉笛上,也未曾好好打量这少年。

而今一仔细打量,绕是以他行走凡间数十载,与不计其数的神人妖鬼打过交道的甚高眼光来看,这少年都是面相顶好的英俊少年郎。

且不提面相,便是那修道根骨,这少年也是奇佳的那种,若是被他那剑圣师兄得见,在考察到人品道德过关的话,怕是会立即收入门下,以下一代掌门人的标准教导吧。

可惜啊,这少年遇见的是自己。

联想至此,酒剑仙嘴角情不自禁的扯起。

他才不会告诉剑圣师兄,自己遇到了一个根骨顶好的苗子呢。

数十年前的惨痛经历告诉他,将本属于自己的,推让给别人,是最最最愚笨的做法。

师兄年不过花甲,道行也到了上善若水的境界,合该为蜀山派出一份力,也正是该为蜀山派发光发热的时候。

就让剑圣师兄,在那掌门人的位子,再呆他个十几二十年的吧。

想完,酒剑仙将注意力重新转回这少年身上。

啧啧,不过几息的功夫,又有点口渴了呢。

依旧保持着躺倒姿态,手掌在腰间摸索一阵,酒剑仙掏出一只葫芦,拔开瓶塞,凑到嘴边一饮而尽。

其后,他才收起葫芦,以一种半醉半醒的目光扫视萧锦年,醉醺醺道:“小子,你还没回答我,那笛子是不是你吹的呢。”

萧锦年正沉浸在遇到酒剑仙的惊喜中,听到他的再次发文,也渐渐冷静下来,虽然不明白酒剑仙询问的用意如何,但还是点点头道:“是我。”

之所以如此爽快的承认,固然是萧锦年觉得前几日吹响的笛子没什么大不了的,其二便也是,他对酒剑仙印象很深,知道对方性情是属于守序善良那种,不会对自己做出什么有害的事情。

更别说,酒剑仙的出现,进一步的拓展了萧锦年修仙的可能性,他高兴和对方拉关系都来不及呢,又怎么会隐瞒对方。

因此,萧锦年承认的很爽快。

酒剑仙闻言,原本醉醺醺的眸子顷刻间有了明亮,变得锐利而有神,他道:“小子,你可知道,你前几日吹的那笛子,吵到我了。”

萧锦年被他没来由的变脸搞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纳闷道:“前辈的意思是?”

他们两人在这里谈笑风生的快乐,县衙内,原本被萧锦年的一脚惊骇到的衙役们和梁靖也渐渐回过神来。

看着原本明亮整洁的县衙变得一团糟乱,各种残石碎屑,梁靖心里那个气啊,又见下首原本只有一个萧锦年的地方,忽而多出个躺在宝剑上装逼的男子,他越发来气了。

相比于昨日那邪俊男子轻而易举杀死一个人的手段,冷酷无情,妖魔手段,萧锦年的这一脚,虽然惊世骇俗,但也还在梁靖的心理承受范围内。

更何况,萧锦年将这衙役一脚踢得不知死活,这是在打他的脸,打整个县衙的脸,打整个大唐王朝的脸啊!

想到此处,梁靖持起惊堂木,朝桌上狠狠一拍,道:“来人,速速给本官拿下此贼子!”

衙役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是谁都不敢先上了。

废话,率先出手的那位仁兄,现在还躺在墙角吐血呢,傻子才会去做出头鸟。

见状,暗暗提高警惕的萧锦年不自觉的舒口气,还好自己深谙中华上下五千年的传统,枪打出头鸟,一下就把出头鸟打废了,不然双拳难敌四手,他迟早会交代在这里。

酒剑仙又拿着葫芦抿了一口酒,扫视了眼周围,随口道:“小子,看来你有不小的麻烦啊。”

萧锦年苦笑,何止是麻烦,看着酒剑仙因为躺倒姿态,而翻到过来的白眼,他道:“前辈,您能下来好好说话嘛。”

“哟,瞧我这记性。”酒剑仙这才恍然大悟的样子,伸手一拍身下宝剑,宝剑无风自动,从他身下飘起在半空,而后缓缓的插入他背上的剑鞘中。

酒剑仙的脚缓缓放下,接触到地面的瞬间,他已经是身躯笔直的站立在原地了。

萧锦年暂时没有搭理他的空暇,思考起了破局的法子,老实说,一直在这县衙里,和这梁靖纠缠也不是个事。

可是,左思右想着,除却武力强行破局之外,萧锦年却也没有太好的法子。

可武力破局的利弊,前文已经讲过了,实乃下下之策,如非必要,萧锦年不想采用这个法子。

似乎看出了他的难处,自落地后一直做淡定状的酒剑仙忽而开口道:“小子,我与你做一笔交易如何?”

“交易?”萧锦年疑惑的看他。“前辈但讲无妨。”

酒剑仙笑笑,再次拿起葫芦抿了一口,打了个酒嗝道:“这交易便是,我可保你平安无事的出这县衙,而你,需要随我走一趟。”

还有这好事。

萧锦年一愣,当即就想答应下来,不过好像想到了什么,他道:“这交易我可以答应你,不过小子不明白的一点是,前辈打算如何保我出这县衙?若是以前辈实力强行保我,小子确实能平安无事,可若是此方法,那大可不必了。”

酒剑仙无语的看看萧锦年,道:“我像你想的那么冲动无脑吗?”

你可不就是冲动无脑。

萧锦年暗暗的翻了个白眼。

原剧中,酒剑仙的个人魅力的确很强,吸引了不少和他一般的有志青年。

可平心而论,酒剑仙在剧情中,某些地方发展的抉择,在萧锦年看来,都是非常不可取的。

好比如沉浸在昔日师兄的爱情中,不可自拔,以及最后依旧执迷不悟,最后惨死在自己女儿手下。

凭着他在最后关头的顿悟,得道飞仙也未尝不可的,就这么死了,是真的可惜。

看见萧锦年一副我信你个鬼,你个糟老头子坏的很的表情,酒剑仙无奈一叹。

他转身,看着正在上面气的吹胡子瞪眼的梁靖,以一种很无所谓的口气道:“你是这个地方的县官吧?”

说着,不待梁靖反应,他在破旧的衣衫里掏了又掏,一边自言自语道:“师兄让我带着这玩意下山,还说我有用得到的时候,本来我还纳闷呢,这玩意有个鬼用,现在看来,倒是带的没错。”

“找到了。”旋即,他眼神一亮,手从衣衫伸出时,已不知不觉的握着一块流金制的金牌。

“唰。”金牌刚一出现,原本有些灰暗的县衙内,顷刻间金光大盛,几乎照亮了所有角落。

每个被金光笼罩的人,潜意识中都感觉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庞然气势,产生一种情不自禁想要跪下的冲动。

萧锦年也不例外,他强咬着牙根,两腿好像抖筛子一般颤抖个不停,膝盖微微弯曲,几乎就要跪下了。

好在,这金光来的快也去得快,很快便收拢,陷入到原先那种朴实无华的状态,若非是流金制成的材质说明了它的价值不菲,和寻常人家的牌子并无两样。

酒剑仙好像没注意到金牌的异状,随手就抛给了上首的梁靖,道:“这玩意给你,我把这个人带走可以吧?”

金牌翻转在空中的时候,萧锦年敏锐的看到了其上铭刻的一个“死”字。

他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唾沫。

特娘的,这不会是传说中的免死金牌吧。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造神坊主造神坊主虎爸阿磊|仙侠天地大劫,诸神陨落,万法凋敝。数万年后,仙草灵气无数,却缺少修真炼器之法。整个修真界几无顶级修士,这个时代,被称为荒神时代。功法缺失,衍生出淘宝系统。淘宝市场一度大热,无数散修在其间淘宝,正宗门派也沧海拾珠,搜寻功法。少年重生掌握无数修真功法,开坊市,卖功法,造就无数大神。且看萧逸如何在尔虞我诈的修真界,卖功法造大神,自己修炼,成就主宰自己的超绝大神。一样的大神,不一样的修真界,请看《造神坊主》。
  • 成就天尊成就天尊三十二.CS|仙侠修道一途,堪比绝路;要么永远立于天地间,要么坠落在天罚之中。敢问上天,仙道何在!
  • 长生有道长生有道弧顶|仙侠修仙逆天,执掌命运!放眼天下,探路长生!
  • 苏雨默苏雨默两朵|仙侠在经历了亲人的离去,友情的背叛。她以为世界都灰暗了,就在他的出现,带来了希望,两人经历种种磨难最终能否在一起??
  • 东方仙东方仙小雨转晴|仙侠当时机到来,当他们归来之时。必是尔等毁灭之时。哈
  • 不如下凡去不如下凡去花青裳|仙侠一念成仙魔,一笔画丹心。愿把曾相思,化作长相忆
  • 山河记山河记倾城飘雪|仙侠一个妖魔势微人族崛起的年代……封闭的部落里究竟藏有多少秘密……是一场惊天的骗局,还是一段惊世的秘闻……走出危机的少年在命运的作弄下经历红尘滚滚……在巅峰之上,看这山河变化……
  • 修真帮派修真帮派很痒|仙侠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 小刀手中握,凡事不求人。 八百亲子弟,三千忠烈魂。 谈笑扫六合,自在定乾坤。 宇内花丛过,处处不留痕。 欲求无上道,斩元返自身。 书友群:193130836,欢迎来讨论。
  • 主角老爹总在作死主角老爹总在作死志语至于|仙侠传闻魔帝有一天界朋友,某天,他来到了魔界,就是为了一睹魔界王子的真容。本文既欢快又虐,大家若觉得本作品好的话,请加入小生也忘记不知道什么时候建的群中一起讨论。群:248891228
  • 帝觉帝觉中二小青年|仙侠浩瀚星空,大千世界,无尽宇宙。尽头在何方?尽头的深处,风景又是何样?在远古流传下来的传说中。尽头深处有一虚空大殿,大殿内有五人。一曰道帝鸿钧!二曰魔帝七夜!三曰龙帝莫言!四曰妖帝青染!五曰佛帝恒缘!万族共尊!自此,魔,龙,妖,佛,不敢妄自称帝!始有,魔尊,龙王,妖神,佛祖!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