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8章 乱臣

“娘娘,王上过来了。”内侍对着正坐在镜子前梳妆打扮的奚妃说道。

元无双一见奚妃就乐的合不拢嘴,一口一个爱妃想死我啦,全然不顾旁边站着的赵飞杰和内侍们。

赵飞杰见王上和奚妃缠绵,向内侍们使了个眼色,和内侍们一起往殿门外退去,奚妃见赵飞杰也要走,看了赵飞杰一眼,赵飞杰会意,支走内侍,自己独自留了下来。

“王上,还有人看着呢。”奚妃娇滴滴地说着。

“无妨,无妨,哈哈。”元无双大笑着说道。

奚妃挣脱开元无双抱着自己的双手,妖魅着说道:“王上,点心可还合口?”

元无双这才正正了衣冠看着奚妃又看了看赵飞杰说道:“爱妃费心了,点心十分可口,你这师傅教的也好。”

“王上,喜欢就好,过几日再给王上做来吃。”奚妃说着捂了捂胸口,故作难受状。

元无双一见奚妃捂胸口,脸色煞是难看,急忙问道:“爱妃,爱妃,你这是怎么了,赵飞杰,快去,快去宣御医。”

赵飞杰听王上这么说,略微迟疑了一下,就准备去宣太医,刚要转身,只听到奚妃说:“不用了,这两日有些劳累罢了,不用请御医。”赵飞杰这才停住脚步,继续站立在一旁。

元无双却还是焦急地说道:“爱妃不可大意,让御医看看,也好放心。赵飞杰…”

“真的不用了,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不用劳烦御医了。”奚妃打断了元无双的话,趴在元无双怀里说着。

“那,那就算了。只是再有什么不舒服,一定要赶紧宣太医,痛在你身,疼在我心啊。”元无双盯着奚妃关切的说着。

“妾身知道了,让王上费心了,只是最近不能服侍王上了。”奚妃故作难受状接着说道。

“爱妃身体要紧,不碍事,不碍事。”元无双给奚妃顺着气说着。

赵飞杰在一旁看的一头雾水,自己一直在奚妃身边伺候,也没见奚妃胸口疼,奚妃每天要么坐在镜子前梳妆打扮,要么出去散散心,也没见她如何劳累,今日这是怎么了,心中甚是疑惑,也不敢开口相问,只得在旁边呆立。

元无双和奚妃聊着聊着,说到了赵飞杰身上,奚妃一个劲地夸赵飞杰机灵会办事,元无双听着爱妃说,也是爱屋及乌,不免对赵飞杰有些刮目相看。

最后奚妃以帮助自己照顾元无双为由,把赵飞杰安排到了元无双身边,元无双却不知中了奚妃的奸计,只觉得奚妃对自己好,欣然答应了下来。

这时在一旁站着的赵飞杰才恍然大悟,奚妃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就这样,赵飞杰在元无双身边呆了下去,这一呆就是四个月。这一日赵飞杰奉元无双之命来看望奚妃病情好点没,刚刚进到门口,就看到奚妃在屋中镜子前梳妆打扮。听到背后有脚步声,浓妆艳抹的奚妃微微回头看了看,看到是赵飞杰进来,有扭过头去,继续打扮。

“小人参见奚妃娘娘。”赵飞杰一见奚妃看到自己,慌忙跪倒叩头请安到。

“哦?这不是赵大人吗?现在可是王上身边的红人,快起来吧,赵大人!”奚妃头也没回的说着,尤其是后面的那三个字“赵大人”是咬着牙挤出来的。

赵飞杰一听奚妃这话中有话,也不是明白,自认为自己没有得罪过奚妃,事事小心,往日来看望奚妃娘娘,奚妃娘娘都是和颜悦色,今日怎么这般说话,再加上自己现在还得仰仗奚妃,担心奚妃惩罚自己,慌忙叩头道:“小人不敢,娘娘折煞,小人了,小人永远是娘娘的奴才。”

奚妃听到赵飞杰还算会说话,面无表情的微微回头冰冷地说道:“知道就好,我能扶你起来,就能摔死你,起来吧。”

赵飞杰听着奚妃的话,当奚妃说到要摔死自己的时候,突然浑身颤抖,冷汗直流,一脸恐慌着说道:“娘娘开恩,求娘娘开恩,小人誓死忠于娘娘。求娘娘开恩啊。”说完又一个劲地叩头,磕的砰砰直响。

奚妃担心他把头磕破,见到元无双不好交代,转过身来微微一笑道:“起来吧,我知道你忠心,就是想问问你,你看看你。”

赵飞杰又磕了几个头,趴在地上低着头还是一动不动,奚妃见状,觉得火候到了,屈身去扶赵飞杰,“起来吧,你只要忠于我,我就让会让你有享不尽地荣华富贵。”

赵飞杰这才站起身来,战战兢兢道:“小人发誓永远忠于娘娘,若违此誓…”赵飞杰也担心许的誓言太重,如果应了验自己就不好过了,脑筋一转道:“若违此誓,就让小人像猪一样被人活活宰了。”说完这话,心中暗自高兴,自己许了这个誓言,想想自己现在再元王面前这么吃香,就不信自己真会被当做猪一样杀了。

奚妃听赵飞杰发下毒誓,心也放了下来,她也担心赵飞杰成了气候,尾大甩不掉,听到赵飞杰发如此毒誓,终于是放心了。

奚妃看着赵飞杰心中盘算如何说让他给元无双进言攻打齐国。

赵飞杰也算是摸爬滚打了三四年的人了,微微抬起眼皮,看到奚妃看着自己,微微皱眉,好像有心事一般,垂下眼皮,眼睛一转,又跪倒在地,恭恭敬敬地说道:“娘娘,您对我一有救命之恩,二有提携之情,小人就是肝脑涂地,九死无生,也不能报答您的恩情。”

奚妃见赵飞杰这样说,又定睛看了看赵飞杰,想着也是别无他法,只能让他去当刀使。突然把脸一垂,略带委屈道:“唉,像你这样的知恩图报的人不多了,想当初,唉,不提也罢。”说着往镜子照着镜子坐了下去。

赵飞杰听奚妃有话要对自己说,怎么可能放过如此机会,忙叩头道:“娘娘有事尽管吩咐,小人必定死而后已。”

奚妃在镜中看着跪着的赵飞杰,嘴角微微挑起,接着说道:“想当初,我在兵国逗留,我父曾想把我许配给兵王,怎知兵王,不但不感恩,反而侮辱我父,把他老人家事一顿大骂,棍棒打出,我父奄奄一息的回到家中,连夜带我逃到这元国,后来我跟王上提起此事,王上发兵攻打兵国,怎奈齐国与兵国交好,王上碍于老王爷和众大臣的苦苦哀求,这才罢手,只是我心中的这口恶气却始终也咽不下。”

赵飞杰听到这,才恍然大悟,奚妃救自己,把自己安排在元无双身边,原来是为了让自己伺机唆使元无双发军攻打兵国。心中这样想着,却装作糊涂说:“娘娘,您需要我怎么办,尽管吩咐。”

奚妃看了看镜子里的那个美人,接着说道:“我让你伺叫元王发兵攻打齐国,灭兵国。”

赵飞杰听到这,心中一紧,自己还是想的太简单了,最毒妇人心啊。嘴上却说:“娘娘放心,不出半年,我定让王上出兵伐齐。”

“哦,你这么有把握?”奚妃看赵飞杰答应的爽快疑惑道。

“娘娘放心就是,小人自有办法,只是此事还需要娘娘资助一些金银细软。”赵飞杰低着头接着说道。

“这倒容易,你先起来说话吧。”

“多谢娘娘。”

“你且说来与我听听。”

“这事,这么,这么,这么办。王上必然恼羞成怒,发兵伐齐。”赵飞杰压低了声音说着。

奚妃听完赵飞杰的计划,觉得太过简单,不免有些担忧。

赵飞杰见奚妃面露担忧之色,微微一笑道:“此事之前,还需要娘娘在王上耳边吹风。”

奚妃又听赵飞杰这么说,这才笑了起来,说道:“这事简单,你去安排你的计划吧。尽快出宫,王上那边有我应付。”

“小人遵命,即刻出发。”赵飞杰狡黠的笑道,向奚妃告辞,转身离去。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武欲仙悲武欲仙悲浅笑天悲|玄幻第一次写小说,写的不好请提出来,谢谢....
  • 邪意在心邪意在心一击必中|玄幻白泽在努力维持生存生活时,却从不忘自己有一个梦想。他遇到失去记忆小白狐并相依为命,又从无意中卷入一场小风波开始,对于本就向往强者的白泽来说,一切都开始变得不一样了…。有些事要看过、经历过才知道的,让我们到里面去亲身经历一番吧。
  • 苍穹曙光苍穹曙光烈日当空|玄幻不一样的系统流。不一样的玄幻故事。一剑杀四方,一刀霸天下。一阵封天地,一木救苍生。我欲破苍穹,谁人敢争锋。这天地已被黑暗笼罩,就让我带领你们打破这黑暗,带来黎明的曙光。
  • 贱狼智狐贱狼智狐播号|玄幻本部小说是本人第二本部小说,保证好看。我的故事讲述了被族群抛弃的贱狼最终和一个想要成为智者却遭受家人抛弃,社会歧视的人的故事,最终智狐成功了么?请各位听我慢慢道来。
  • 神王之天绝神王之天绝蓝颜冰心|玄幻写冷枫从废物,变成了异界大陆都王者之路的过程。等待签约,求推荐票。作者QQ602297498感谢创世书评团提供论坛书评支持!给大家推荐一本小说【异世灵武】
  • 盘龙引盘龙引若爲王|玄幻千年前人妖大战,九州沉没五处,人族危在旦夕,好有圣人元太虚出世化解人族灭顶之灾,然而上古功法亦因此竭尽失传,太虚圣人化腐朽为神奇,立四大陆州,设太虚功法,太虚功法大同小异,但境界均为九境十玄,修得太虚功法者虽不能如上古修真一般上天入地,却也能当地灵主宰,人族感念圣人教诲,历时为太虚元年,至此人族鼎盛一时。而此四大陆州正是今日的东华金州,南桂云州,西灵佛州,北燕冥州,这个故事的开始便是在这东华金州。PS:如果各位看官能看完前三章,你的心定然会管不住你的手,不禁的按动那收藏二字,小十二先在此多谢则个。
  • 岁月流沙岁月流沙生死城下|玄幻岁月自流我何处,时光自逝我何辜。指间流沙一松紧,生死淡然一悲喜。岁月流沙、墨燃六年风霜七年雨,道之艰辛道难行。八年寒暑九年局,一步踏错一世遗。路遗、墨燃今夜花雨花满楼,昨日田中垂纶休。一梦千载岁月流,梦醒时分独叹幽。花落一枝相思愁,明月对饮几时休。无缘相守此情终,来年何以再回眸。梦中赋、琴弦音动、墨燃岁月长河无边无尽,春泥落花轮回宿命,世人都是岁月里的一抹烟花,各有不同:有的灿烂,有的凄惨,有的平凡......世人无法抗衡岁月的痕迹,岁月抹平了痕迹,迷失了我们的心。
  • 星河大乱斗星河大乱斗打更的人|玄幻楚云穿越了,来到了穿越众的家乡——地球。不过这个地球有点吊,已经踏入了什么星河时代。在这个修炼者丛生,变异人横行,各路仙魔齐聚一堂,机甲高达漫天飞舞的年代。楚云表示压力有点大。
  • 武道至高神武道至高神我是一把伞|玄幻他天资绝顶,毅力坚韧,却出身卑微,遭人暗害,武学之路由此断绝,成为人人欺辱的废物。一次意外,他得到至高神印,涅槃重生,领悟能力突破天际,从此鲤鱼跃龙门,如彗星般崛起。从世界最底层,渺小如蝼蚁的他一步步走向宗门林立,强者如云,天才争霸,万族争雄,逆仙戮神,诸天毁灭波澜壮阔的大时代。
  • 九转成帝九转成帝小小乾坤|玄幻设使天下无有孤,不知当几人称王,几人称帝?不轻狂怎能是年少,不放肆怎么称天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