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2章 终章(等你几年又何妨?)

混乱,一片混乱,整个世界都陷入混乱和恐慌之中。

距离君邪死去已经整整七年了,相柳卸了职,来到深渊附近安家,对着深渊吃酒聊天。

“君小子,五大帝国和魔兽山脉发生动乱了呢,如果你没有……这个世界说不定会有很多关于你的趣闻呢!”相柳喝完一杯酒,说道。

“我也怎么认为。”君邪喝下一杯酒,说道。

“是吧?”相柳迷迷糊糊看见君邪,继续说道“你看,我想你,想到出现幻觉了呢!”

君邪见相柳想要抱来,一阵恶寒,一脚踹开他。“滚!”

相柳摸了摸脸颊,笑道“哟,居然敢打爷……”

几声乌鸦声飘过……

“啊!!!”相柳吓得酒醒,指着君邪问道“你……你是人是鬼?”

君邪揉了揉脑袋,一副恶鬼样问道“你说呢?为什么不救我?”

“君邪哥哥!”一声欢快的声音传来,宫秋雁从背后抱住君邪。

君邪见是宫秋雁温柔地摸了摸宫秋雁的头,说道“多谢你的父母了,我又回来了。”

“皇大人和帝大人救了你?”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难不成是你吗?”君邪笑道。

“既然如此,五大帝国和魔兽山脉发生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吗?”

“刚刚知道的,倒是你这家伙,乐逍遥啊!”君邪讽刺道。

“防范小措施罢了……这次我准备上战场了!”相柳说道。“平息动乱!”

“我也该回帝国了,居然又过了七年……”君邪深邃的双眼望向星辰帝国的方向,心里浮现月明珠的一颦一笑。

砰砰砰!一颗漆黑光柱通天而起,搅动风云,明媚清日马上被黑夜掩埋。

“出什么事了?”宫秋雁脆声问道。

顿时,天空中出现数百道身影,君邪认识的人也在,境界都为传奇境。

“老师!?”君邪望见几道熟悉的身影,出声说道。

传奇境的人物全都瞬速按不知名的站位,排列于空中,所占位置刚好将七颗黑柱包围起来。

众人对视一眼,轻轻点头,以手掌为纸,划破手指为笔,似在书写着咒印。

君邪眯着眼,望着众人的动作,心里冒出一个名词,封神大阵,以数百名传奇境强者的境界衰落为引,结出一道神鬼尽封的强力结界。

结界维持的时间还要看人品,短的一天,长的亿年!所以说,不到万不得已,封神大阵根本没有多少人同意或愿意使用。

“帝大人和皇大人也在那里干什么呢?”相柳望见两道身影,吃惊说道。

君邪秀眉轻挑,事情真的不简单了,人和魔兽一起合作使用封神大阵,我沉睡的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个疑问迟久未能在君邪心里散去……

“老柳,你好好照顾秋雁,我前去看看。”君邪对相柳说道。

“凭你的脚力,怕是几天都到不了皇帝大人那边吧?”

君邪笑了笑,道“之前的我,说不定真的到不了,现在嘛,可不一定了。”

音落,君邪活生生消失在相柳面前,不带一丝拖泥带水,连声音都为消散。

“这小子!?”相柳早已恢复一身实力,居然连他都未能知道君邪去哪,要不是君邪在他眼见消失,他都会觉得君邪压根没来过。

……

君邪来到格林下方附近,并没有贸然打扰他们,封神大阵需要三天来进行封印,全部身心注意都在流程上,稍有一丝差错,便会失败。

君邪静静等待了三天,并不着急去看月明珠,反正也不差这一两天的时间……

“混蛋!你居然!”一声暴怒的声音响彻八荒。

“哈哈,蝼蚁们啊,邪神的远见岂会不知道你们的想法,早早派我混入你们了!”一人满嘴嘲笑语气的声音落下。“带你们去参见邪神!”

疯狂的话语加上疯狂的举动,那人张开双手像是迎接某人的怀抱,肌肤缓慢崩裂,窜出粘稠黑液。

“他要自爆了!附近的人都离远点!封印失败了!”一道雷般响的声音警醒着众人,纷纷寄出防御招式,却是未移动半步。

“他缺的位置,正好由我来填!继续维持大阵。”身穿黑暗帝国导师服饰的人出去接替神圣帝国缺下的位置。

两国的仇视心理会经过此事而消失部分吧?君邪眯着眼想道。

咔嚓声连响七次,漆黑光柱像从高处摔落的玻璃杯般支零破碎,正在结印的众人猛地摇晃,鲜血上喉一喷。

“失败了……封神大阵……”一人失神说道。

见传奇境强者隐隐有坠落之风险,下边等待的史诗境人物接下他们,稳稳地站在地面。

君邪身影一闪,出现在格林和火灵身旁。

“老师,我来接你们了。”

二位夫妇定眼一看,正是消失不见已久的君邪。

“你回来就好,明珠等了你七年。”格林拍着君邪肩膀说道。

是因为境界被削弱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格林和火灵的气息像枯萎的草般孱弱,尽显老态。

“老师,喝下这瓶木灵液。”君邪递给格林和火灵各一瓶木灵液。

二人喝完,神情和气息渐渐有所好转,虽然还是提不起精神般无力。

“我们先下去。”君邪扶起两位老师,找到一处柔软的地方让他们坐着。

“老师,在这里等会。”君邪说完,又接皇与帝来这边坐着。

“多谢两位的救命之恩。”君邪对着皇和帝鞠躬说道。

“你保护了我们的女儿,这是你应得的报酬,而且,我们的女儿都没未我们那么哭过、担心过呢!”皇的语气带有丝丝嫉妒。

君邪尴尬地挠了挠头,笑道“估计我和她的年龄相差不大,更有亲切感吧?”

格林夫妇望着君邪,暗道,精准踩雷……

“你是说我们又老又落伍,和我们比起来,你更像是他父亲?”皇开玩笑地骂道。

“不……不是这个意思……”

“好了,皇儿,别为难小友了,休息一会吧。”帝出声说道。

君邪也给了皇和帝一瓶木灵液,寻问了为何布置封神大阵。

“邪神……准备降临此间了。”格林如此说道。

“我们也没有准确的消息,只知道,邪神侵略此间很多次了,都被先贤布置封神大阵所抵御住了。”火灵补充道。

“邪神已经超过传奇境,踏入一个未知的境界,这是无奈之举。”说完,格林夫妇叹了口气。

封神大阵失败,邪神准备入侵了吗?明珠……君邪眯着眼,双手不禁紧握。

呼呼……狂风大作,漆黑天空像打开表演舞台的帷幕一般,敞开一口,一道身影就此现身。

散发着无边的恶意和污秽气息的男子,狭长的魔眼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幽暗的肌肤呈现狂暴的肌肉感,静静地站在那儿,似将世间万物都不放在眼里。

“这就是新的世界?灵气不错嘛。”男子微微细语,众人暴怒等反动情绪无不躁动起来。

君邪望着那熟悉的身影,目光像火般炽热,咬牙切齿道“天魔……”

“君邪,你说什么?”格林问道,见君邪看着天魔,有点不解。

一声仇恨的低语传入天魔耳里,让他颇为不解,孤是第一次来到这世界吧?有人认识孤?

天魔扭头,双眼跨越距离,寻到声源。“嘛,一个小孩?认识孤?这气势……好像一个死去的人……”

君邪的气势和他心里那一道身影重合在一起,没有一点可挑剔的地方。

“君邪,他不是你可以撼动的。”格林护住君邪,说道。

在场所有的传奇境强者都跌落境界,而他还是传奇之上,根本不是君邪所能对抗的。

“老师,我不会有事的。”君邪推开格林,走出,抬头望着天魔,眼里杀意溢满,似能滴落成水。

天魔双手叉于胸前,寒声说道“孤不喜你的眼神,献上你的双眼给孤,孤说不定能给你条生路。”

滔天洪水般的威压顷刻袭来,似要压垮君邪,只见君邪身躯依旧挺直如松,甚至缓缓上升至与他同一水平的位置。

“孤孤孤,你就像一个孤儿一样。”君邪嘲讽道。

天魔眼角微微跳动,想起这句话由一个人亲口说过。

“哎哟,这不是仙尊吗?怎么?夺舍到这里来了?”天魔试探道。

“不用试探了,这次,我不会让你伤害这里的任何一个人!”

“那个世界被你的舍身封印得好好的哟,什么时候去解开封印让我大举进攻啊?”天魔说道。

“不需要,我先屠了满怀妄想的你!”君邪调动七脉中的魔力化为灵力,身上散发圣洁而温暖的光辉照耀天魔。

“削弱?你能让我削弱到什么程度呢!”天魔嗤笑道。“那我来试试你的身手有没有退步吧!”

“那是……君邪!”月明珠来到格林夫妇身边,见君邪与天魔对峙,那个传奇之上的邪神。

心里却又有一丝欢喜和伤感,君邪他回来了,但他又去挑战邪神,连我一面都不见……

“傻孩子,君邪永远不会抛弃你的,也不用担心君邪,那小子不做没把握的事,不是吗?”火灵见月明珠想要哭泣的样子,出声安慰道,自己心里也不安。

“我们都要相信君邪。”

天魔与君邪刚一交手,天魔拳头微微吃痛,见君邪拳头像镀上钻石一般闪亮坚硬。

“我硬化后的拳头好吃吗?要不要再来几拳?”君邪冷笑道。

“手下败将瞎鼓噪什么呢?天魔体!”天魔拳头同样镀上幽暗色泽,像是被强化了般,硬度与君邪硬化不相上下。

天魔与君邪交手了数个来回,金属敲打声不断响起,众人只能在心里微微惊叹,两个体魄强悍的怪物。

“你还记得你的小妹吗?啧啧,可惜,我还没有品尝她的味道就先一步自杀了,可惜啊……”天魔挑动君邪愤怒情绪说道,以此找到君邪破绽,给予致命打击。

君邪双眼微眯,寒芒不断闪动。“天魔,这煽动这招对我没有用。”

“哎呀呀,真是冷血呢?你的小妹在最后一刻都在叫喊你的名字呢!”天魔故作惋惜说道。

“收起你那丑陋的嘴脸!”君邪突然爆发,快若闪电般的出拳,竟然天魔来不及反应,被迫挨下一拳。

“我会你杀了,为她报仇!”

天魔掌控倒飞的身躯,脸颊传来火热的痛感。“多久了?自从你死去以后,我的魔血竟是未曾沸腾,如今她再次沸腾,呵呵。”

“我会好好报答你的,与你有关的人,我都要好好谢过才行……”

君邪踏动游龙步,身化青甲苍龙愤怒咆哮着而来,眨眼出现在天魔眼前。

“怒了?怕我伤害他们?别担心,等你死了,他们才会有那样的待遇。”天魔稳稳抓住君邪破空袭来的拳头,温柔说道。“你的体魄还是如此孱弱呢?”

君邪盯着天魔的魔瞳,缓声说道“放心,这次死的人会是你!”

君邪心里低喝“天妖体!开。”

君邪双手长出暗金鳞甲,一直延伸至全身,漆黑双瞳化作兽眼竖瞳,无情而寒冷。

“九转天妖诀?”天魔不确定说道。“那老东西的炼体功法,你也敢修炼,不怕走火入魔与我为伍吗?”

“他可是你的创造者,何况我永远都不会与你为伍!”君邪说完,身体像发射出去的炮弹般袭向天魔,速度之快竟可扭曲虚空。

“群魔……”天魔双手合十,身后不断浮现一只只凶神恶煞的恶魔虚影,手里持着不同的武器,或剑、或刀、或枪。

“乱舞……”天魔往君邪方向一推,双手张开对准君邪,身后虚影像是收到命令一般,叫嚷着迷惑之音,踏空而去。

眼见君邪被群魔包围着,但他没有一丝心慌,手掐仙法,身后显现一道圣洁而不可亵渎的仙人。

那仿佛只存在天上的柳眉微微一皱,近君邪身的群魔,像体内装有炸弹一般,轰一声,像西瓜般破裂,碎屑纷飞。

天魔见此并没有意外,反而讥讽道“以自己前世身影作为虚影,你真的是太自恋了。”

“呵,能打赢就行了!”

……

“小邪,你知道我研究出什么了吗?”一老头激动说道。

“什么?”被叫小邪的男子,有气无力般说道。

“一个可以无限繁殖的傀儡!只要存有一粒小小的细胞,他就可以一直存在下去!谁也杀不死……”

“你又研究这种恐怖的东西了,再说了,你放着仙界不管,擅离职守!”

“早就由你打理了,现在有什么事,都不管我的事了,我早退休了!”老头笑呵呵道。

……

存一粒细胞也能复活吗?君邪上世便是因为此,才选择封印,而他也没有实力彻底消灭天魔,一个细胞都不留的消灭。

“仙尊!看哪呢?”天魔出现在君邪面前,轻蔑一语,拳头如同碎星锤般砸落。

君邪以掌为盾,贴在天魔拳头,借着天魔冲力一拉,右脚早已蓄力待发,像球棒般狠狠一甩,踢入天魔腹中。

“你的战斗技巧还是那么落后和幼稚呢?”君邪嘲笑道,受了君邪一脚,天魔整个人倒飞出去。

“仙尊还是那么狂妄呢?”天魔抹去嘴角溢出的鲜血。

“无论你再怎么打碎我的身体,我依旧可以复活,可以说,我以身体的疼痛换你的小命。”

“仙临!”

“魔归!”

两人同时一喊,互掐法诀,动作干净利落,不带一丝迟疑。

天魔身后的群魔像被吸入漩涡般汇聚在一起,化成尖耳獠牙的四翼恶魔。

君邪身后的仙人则大放光辉,更显脱离凡尘的孤寂,与天地化为一体。

“去!”

一仙一魔,仙踏祥云,魔踏墨云,犹如那出水般的蛟龙,身影不断闪动,向着对方而去。

君邪和天魔不做防守之势,都掌控着虚影,给对方极致到陨落的一击,这一击之下,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仙和魔同时达到对方面前,同时给予那带动天地之势,一往直前的致命一击。

“仙尊!”“天魔!”

砰……

黑光和白光猛然亮起,射入众人眼睛,一击之下的冲击刮起威力巨大的飓风,稍有不慎,就会被吹走。

仙和魔哀叹一声,化作点点荧光般消逝,天空显现两道无比狼狈的身影,披头散发、衣服破烂。

“脑袋快要断片了……双手也快没力了……灵气也快耗尽了……”君邪吃痛想道。

“身体全都瘫痪了吗?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要没有了?赶紧给仙尊最后一击,跑路……”天魔抬起手指,对准君邪。

“身魄尽封!”君邪对天魔做了一手势,天魔突感一丝危险气息。

“身!”

呲……一柄洁白长剑从天魔胸口刺出,身体不得动弹,保持着之前的姿势。

“魄!”

呼……一柄漆黑镰刀对着天魔头部轻轻一挥,天魔的魂魄被刀刃勾出,显示在君邪面前。

“没想到会是这种结局……”君邪凄惨一笑,眼神柔和回头望去,望见月明珠一脸担心的样子。

“对不起……”君邪没说出声,却用口型做出了这三字的动作。

月明珠见君邪望来,说了三字,心中的不安在此刻猛然爆发,泪不觉顺着脸颊滑落。

她大声嘶喊,带着哭腔“君邪!不要啊!”

君邪耳里听见月明珠的哭喊,身子颤了颤,随机面容坚定,飞向天魔。

“我们一起见老仙尊!”君邪笑道,天魔见君邪笑得阴森,愤怒说道“仙尊,你也会死的!这还有你爱的人!你舍得吗?”

“放过我,好不好?我马上退出此间!”

君邪缓缓走进天魔,笑道“就是为了他们才不能放过你啊。”

“疯子!”

“燃血……爆裂!”君邪咬牙一语,浑身像被丢入火炉用水烧般痛苦,血液沸腾起来。

一声巨响响起,不规则的火焰球体随之产生,毁灭和破坏的气息席卷整片天空,为这天镀上一片阴霾。

月明珠双眼通红,心已掉落万丈深渊,豆粒大的泪珠掉落地面,形成朵朵白色彼岸花。

明明张着口,却没有一声一词能够发出来,悲之极……

一滴血从火花滴落,做着自由落体运动,缓缓化作生出头、双手和双脚。

月明珠见一道人影下落着,驱动着疲惫身躯往前,想要接住。

月明珠温柔接住孩童,小孩隐隐有君邪的模样,她心里像被人一揪。

“君……君邪?”

孩童张开无秽双眼,甜甜笑了一声。“明珠……”

“真的是你!”

“抱歉……”

“我不是来自这个世界的……”

“嗯。”

“我活了上千年……”

“嗯,我不在乎,我喜欢你。”

“……我现在是孩童的身体,我……”

月明珠玉手抵住君邪小嘴,含情脉脉说道“十四年我都等了,再等你几年又何妨?”

上一章第101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异战时代异战时代神弑凡人|奇幻一个少年,原本只是一个只会玩网络游戏的少年,却因为一次跟魏延的掌控者穿越到异次元三国的机会。他的命运。从此改变。赵云武灵。灵皇风勋。魂皇行封。武皇吴轩。这一切的一切,都尽在异战时代。
  • 倾城罪倾城罪冷冷地|奇幻打开尘封的罪恶之门,黑色迷雾般的阴谋开始蔓延而出,人性的丧失,到底意味着什么?千年之后,倾的,又会是谁的城?
  • 黑暗咏叹调黑暗咏叹调开水木|奇幻舔着冰冷石壁上流淌下的水珠,感受着舌尖上传来淡淡的甜味,匍匐在阴暗角落的丑陋身影望着月光下灯火通明浮华喧闹的城镇,渐渐眯上闪烁着绿色荧光的双眼,露出惨白的獠牙。那将是一场鲜血淋淋的饕餮盛宴。
  • 雪羽血域雪羽血域Another晚自习|奇幻一个孤独的年轻人,在雪与血中来到圣玄大陆。这里有玄力,玄环,玄技,玄兽,还有他视若生命的亲情与爱情。但是,在这里被人们无比崇尚的玄力,究竟是天地的恩赐,还是天地的诅咒?在这力量与不幸并存的世界里,木雪羽,暮血域,他的希望在何方?
  • 猎魔大明星猎魔大明星油炸西蓝花|奇幻作为一个猎魔人,随身携带BGM和聚光灯不是很正常也很合乎逻辑的事情吗? 你问我为什么这么爱出风头? 没办法,我也不想,但系统老是给我这样的任务,弱小、可怜又无助的我,实在是没办法拒绝啊。
  • 尘世之光尘世之光岚风惜月|奇幻异界大陆的帝国争霸——无穷无尽的战争和除之不尽的匪患,无一不折磨着这片大陆的所有子民。仿若落入无尽黑暗的恐怖世界。体味无边的凄苦与苍凉。宛若落入浑厚的尘埃之中,逐渐沉沦迷茫,唯有那一缕尘埃之光,拂去心头的阴霾,带来明天的希望。吾人为之而战,为之而亡!本人第一部作品,笔法生涩,情节可能并不赏心悦目,还望谅解,只盼本作能稍入各位法眼,感激不尽orz(以骑马与砍杀为原型的作品,对原作的添加和改动希望同好该游戏的同人们不要介意)
  • 凡骨冒险记凡骨冒险记凉工|奇幻普通人在日式rpg冒险故事中能成为怎样的角色?
  • 不朽者才不是宅法师不朽者才不是宅法师十四愚鸟|奇幻我,不朽者,是大陆魔法知识体系的奠基者之一,是在流浪诗人口中咏唱的传说,是众多历史真相的见证者…… 然而我一出门,碰到精灵美女被坑走法杖,遇到萝莉被火球砸脸,好不容易遇到个和善的老朋友,结果亡灵天灾爆发了。 强烈呼吁,关爱单身老法师,助其脱非入欧。
  • 巫师之祖巫师之祖羽落无痕1|奇幻宇宙星河,万千位面,无数的知识,等待着被探索;无数的位面,等待着被征服。谁也不知道,在星河的某一个角落,一个雷恩的男孩踏上了巫师的路途。
  • 最伟大的妖侠为感动而战:神王逆天最伟大的妖侠为感动而战:神王逆天流浪大头|奇幻最大梦想是能随意释放魔法,却永远无法成功的吝啬乌龙魔法师卡德,带著一苹能口吐人言的嚣张高傲黑猫,参与了上古神器──离火圣剑的激烈争夺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