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章 完结篇(2)

在那棵枫树下,好似夜洛、夏知秋、夏溪枫、云念初还有江淮南在树下玩闹着。

叶何时能落?

叶早已落下。

是枫叶落下,像飞舞的蝴蝶;

是枫叶,像血一样,落满地面。

血流成河,

曾经的时光早已不复存在,

而留下的,是他们的血。

是他们,用自己的血,祭奠着自己的青春。

是他们,在那棵枫树下等待叶落。

西风起,落叶归,知秋至,念初时,怀江南。

全文完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再不分离再不分离红琳|青春因为那件事,我们俩失忆了,也从未相见了。再见时,你变成了一个杀人如麻,身边美女如云的黑道少爷;而我却变成了一个任人欺凌的自悲少女。本应不会相见了,但命运又把我们绑在一起了……
  • 星星之上星星之上江小夏|青春有人说成熟最大的好处是原来得不到的现在也不想要了。其实都是骗人的,这是成熟让想要的埋藏的更深了。
  • 冰山公主PK冰山王子冰山公主PK冰山王子夏浅曛|青春冰山公主与冰山王子,当两座冰山相撞会碰擦出什么样的爱情火花?
  • 冷公主遇冰山王子冷公主遇冰山王子你若成雨|青春她,不仅仅是豪门千金小姐,她还拥有一个极其神秘的身份———黑道上令人闻风丧胆的泪滴公主,凡是见过她真实面貌的人,必须死!!!他,豪门公子哥,帅气,冷漠,霸道,同是黑道帮主的他,在遇见她之后,两人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呢(⊙o⊙)?
  • 薰蓝樱魔法之院薰蓝樱魔法之院沐冰蓝雪|青春一个薰花公主(冷)一个姬花公主(温柔)一个樱花公主(腹黑)和她们的哥哥:薰草王子,妖姬王子,樱花王子会在“星花月宇”里发生什么......
  • 魔王与姐妹魔王与姐妹贯神|青春千年后魔王路西法再次向上帝挑战,仍然落败,被上帝击落人间,并打了一个赌。在路西法坠落人间之时,其高能灵魂引起了能场波动,导致两个灵魂能量相反的女大学生,李安雅和孙艺珍灵魂互换。从路西法口中得知其死亡则可以换回灵魂的千金大小姐李安雅,动起了要把路西法杀死的心思,不过被孙艺珍阻止。屋漏偏逢连夜雨,身体被换,美好生活被毁的李安雅,又遭遇有钱父亲犯罪被抓。于此同时,在人界才生活了半个月不到的魔王居然就遭遇到了生存危机,向孙艺珍求助。无家可归的大小姐李安雅,还有魔王路西法不得不都搬到孙艺珍所租的小屋共同居住。到底一个刁蛮狠辣的破落大小姐,一个极不靠谱的魔王,还有一位聪明善良宅女住在同一屋檐下会如何呢?
  • 青春之笔记青春之笔记流氓小乞丐|青春一次擦肩而过,却意外唤起了那沉睡已久的时光。洛凯,我告诉你,我不管你到底还记不记得曾经发生过的事,反正·······你就是个傻瓜!我苏歆喜欢你你这么久了,你居然不知道!喂,苏歆,我不是说过了吗,你为我承受了太多太多,所以这一次,也该换我洛凯为你撑起一片天了,臭丫头,听清楚了没!蓝花楹下,曾经的诺言,你还记得吗
  • 让我遇见霸道总裁凯源玺让我遇见霸道总裁凯源玺让爱变成你|青春看看擦出怎么样火花,看看三个女生跟三个霸道总裁
  • 你是我虚妄的梦境你是我虚妄的梦境笙咲|青春我知道你,是我沉醉的花期。你是我的命运,爱我却从不靠近。明明是梦,却真实的让人哭泣。直到最后,才知道都是我的曾经。
  • 春风十里 不如欢喜春风十里 不如欢喜崔查德小姐|青春【十六岁】唐欢喜第一次遇见于佑和,是在停车场,她指使自己的爱犬尿了他的爱车。他拿着车钥匙走过来,一副宠辱不惊的冰山冷面瞧她,她抱着爱犬仓皇的逃回家,却发现会客厅里,与父亲交谈的男人正是他。他不苟言笑,风度翩翩,脱口而出的便是:“你是来跟我道歉的吗?”【十七岁】她爱上这个有了未婚妻的男人。她步步紧逼,他接连后退,她来他的公司做试衣模特,提着裙摆问他:“好看吗?”他扫一眼,只吐出一个字:“丑。”他的未婚妻耍尽手段刁难她,她却依旧自信满满,拼了性命也要赌上一把。他终于肯看她,关心她,甚至娇惯她,她以为大功告成,拽着他的衣袖怯生生的表白,他却一根根掰开她的手指,回答的简单残忍:“真可惜,我最不喜欢的,就是小女孩。”【十八岁】她修成正果,站在他的身侧,笑的灿如樱花。未料家族企业遭歹人之手暗算,千万资产瞬间化为乌有,父母承受不起双双离世,她由千金小姐一夜之间沦为背负巨债的孤儿。是他收留了她,从此同吃同住。【二十一岁】她以为终于可以和心爱的男人步入婚姻殿堂,当年真相昭然若揭,将爱情打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原来那个男人,不止谦谦君子温润如玉,还凶狠暴虐,工于心计。她恍然大悟,与他缠绵床榻,情到浓时,她冷眼问他:“你内疚了对吗,于佑和?”她心心念念将这个男人烙在心间,到最后才发现,自己是个天大的笑话!【二十四岁】她消失三年终于有了音讯,他千里迢迢不辞冰雪,前来寻她,却是在她的婚礼上。他雍容优雅,步履翩翩向她走来,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强行将她塞入车内,声音清冷如旧:“我说过的,欢喜,不会有这么一天的。”她却轻笑一声:“我不会再上当了,于佑和。”世上最悲惨的爱情,莫过于爱,而不能。八年前他对她是如此,八年后,她对他亦是如此。那份感情沉重哀婉至不可说,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只能缄默致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