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章 初雪

一直以来,躲在屏幕背后看戏的并非只有普通人,很多明星及团队都会关注着事态发展。

他们一方面要研究别人的公关方案,另一方面还得随时注意己方别被殃及池鱼拉下水。比如和黎莫属于同类型的小生们也在茶余饭后谈论此事件,既庆幸自己没有遇到这样的爆料,同时又吐槽对手这招的确够损。

“天呐,这取的是什么标题啊!”曲安安哭笑不得。

“你这就不懂了吧?这样才能有流量,才有爆点啊!”

熊猫和安琪也来凑热闹不嫌事大,“安安,恭喜你终于凭借你的美貌火了一把,这都成功把黎莫的话题刷下去了。”

“啊哈哈哈哈哈,”石晓婉大笑,“曲安安你还真是真爱粉,为了你家大本命都开始牺牲色相了。”

曲安安已经犯愁了一路,“还好没和群里的人面过基,还好不怎么扛大炮跑前线,还好以前参加现场活动都全程戴着口罩和帽子,还好陈叔叔和我爸他们不上网,不然我要被骂死了。”

“排比用得不错。”

“……”

安青这边自然也看到了逐渐上升的微博新话题:美女怒打地铁偷拍男。

“莫大!你快看,有个小仙女来救你了!”

黎莫没有理睬安青递过来的手机,他正倚在沙发上看书,书名叫《致D》,作者是安德烈·高兹。

说不清具体的原因,那个有才却不恃才的小姑娘,她的神情,她的声线,这几日偶尔会浮现在他的脑中,不吵不闹,却昭示着存在,就像桌子上冒着泡的橘子汽水,有甜甜的清香。

安青的声音又开始在耳边炸开:“我的祖宗啊!虽然我知道你平时就喜欢看书,可眼下这都什么时候了,我都要急死了!”

虽说现在黎莫一袭灰色长衫,一条腿屈膝,另一条腿伸直,整个人懒懒靠在长沙发上,如画卷一般养眼,但安青就觉得这是一幅完全丧失斗志的模样!

“在这个圈子里,什么不好的事情都会过去,最怕的就是我们自己先举白旗投降了!”

黎莫终于看他:“你这句话倒说得还有几分水平。”

安青原想继续“教育”他,却被他一句话堵了回来。黎莫看到安青的手机屏幕从亮到暗,他放下书,“刚刚那是什么?”

安青连忙给他看微博热门页面,“就是我刚刚说的小仙女,人长得漂亮不算,还特别善良地给你救了急,今天你负面新闻的热度几乎一大半都是被她给刷下去的。”

“是长得挺漂亮的。”

“额……”安青不清楚莫大什么时候也开始关注妹子们的长相了,“一般来说,长得漂亮的素人女孩子上热搜,都是炒作。”

“她不是会炒作的人。”

啊哈?

“莫大,您这看面相的能力什么是时候get的?”

黎莫抬头看了一眼安青,安青识趣地给自己的嘴巴划上了一道“拉链”。

黎莫刷着一张张图,混乱的地铁站,两个女生和一个拿着手机的男生起了冲突,事故经过他已经了然,目光却留在每一张图片里,那个小姑娘或皱眉、或担忧、或气急、或舒心的表情里。

是她了。

曲安安。

黎莫没想到,再次遇见她竟然还是以“共同上热搜”这么特别的方式。

“莫大,你……干嘛笑?感动也不至于笑成这样吧。”

咔嚓!

只见黎莫按了截屏键,他和她的“热搜同框”照片就留了下来。

“把这张照片微信发给我,记得要原图发送。”

黎莫朝安青“丢”回手机,就又窝回沙发上,重新翻开那本《致D》。那些翻译后的中文句子映入眼帘,忽然间都有了不一样的温度,这温度同窗外的暖阳一般,因为是冬日,所以更加迷人。

笃笃笃。

熟悉的敲门声带来一阵紧张节奏,安青脸上兴奋的表情立刻跑光,“池姐回来了。”

黎莫合书起身,“我回房间,你们谈。”

池莉推门而入,气势强硬:“安青,过来开会!”

“I'm coming!”声音雀跃,表情却欲哭无泪,“对了池姐,您看过今日微博了吗?咱莫大的热度终于散了点,多亏了一个漂亮妹子啊!”

池莉很烦他,“速度滚过来!”

安青再度“缝”上嘴巴,不免碎碎念,“怎么你们两个都这么嫌弃我。”

网络会议。

池莉方联系了几十个有影响力的微博营销号,反复推敲公关方案,然而大部分营销号都态度暧昧,没有给出多好的建议,像集体约好了般。池莉最后拍板说,律师函正在走流程,到时我们直接发声明。

营销号们立刻说这样回应很好,也都表态会帮忙转发工作室声明。

结束之后,池莉揉了揉肩膀感叹,“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这几天可把我累死了,连皮肤都老了好几岁!”可还没等她喝口水,电话又来了。

池莉挂完电话后,很久没有说话,脸色铁青,全场空气冷凝。

“池姐,怎么了?”

停顿几秒,池莉爆出一长串粗口,声音极具爆发力和穿透力——原定黎莫的轻奢代言,告吹了。

安青心道,完了。

曲安安久等的QQ窗口终于变亮。

对话页面上一直挂着她最后的那条消息,可现在安青发来的消息,比光秃秃的等待,更让曲安安难受。

蝴蝶效应比想象中更快速、更厉害。

安青:代言黄了。

安青:(表情)捶地大哭。

安青:池姐在暴走发飙。

安青:好怕怕。

可安安只关心:莫大还好吗?

安青:唉,好像没什么表情。他一直在看书。

“安青!过来开会!”池莉又在不远处催命。

她整个人都已经启动焦虑模式,担心代言黄掉只是前兆,更害怕黎莫的形象一路跌到底,重建一个艺人的形象比刚推出一个艺人要难上百倍,尤其现在是黎莫的事业上升期,这几天接二连三被推了很多通告不算,一些原定的小代言也都纷纷表示暂缓上线——这个圈子就是这么现实,利益的风向标随时都会变更航线,而艺人一早就被剥夺掉抗争的权利。

“池姐,有什么新指示?”

池莉似乎不太情愿,但还是抽出一叠资料,对在场的工作室成员说,“我这里有个综艺,是前阵子旭日星光公司抛来的橄榄枝,我压了一段时间,现在大家商量一下,要不要接。”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正在复习的曲安安又收到了安青的QQ消息。

她震惊地摘下眼镜,敲回一段话。

圈圈:现在综艺真是一块好啃的瓜,好多公司都想着分一杯羹。但莫大一直以来的心愿都是做一个好演员,而非艺人,他不会愿意上综艺吧?也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在这个关头来找莫大,总觉得不能掉以轻心。

安青:可池姐好像挺动心的。

……

池莉正在和旭日星光公司的代表打电话:“我们确实正在考虑,这个节目目前是第一季对吧?我们还是比较关心嘉宾阵容……”

池莉在台面上和对方谈细节,安青就在台下将一应细节转给圈圈。

安青:似乎第一期嘉宾里腕儿最大的就是我们莫大。

圈圈:太不符合利益驱动原则了,节目叫什么名字?

安青:叫《五天四夜》,六位嘉宾,三男三女,是生活旅游探险类节目。

……

池莉:“旅行类节目最近是挺火的,好啊,感谢贵公司这时的帮助,你放心,这份人情我池莉记下了。黎莫那儿没问题,我可以说服他,毕竟现在是关键时期对吧。”

……

安青:池姐已经答应下来了,她好像铁了心要让莫大用综艺洗白。

圈圈:为什么我的心底忽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安青:呸呸呸,有你这么咒莫大的吗!

……

如曲安安所料,黎莫并不愿意出演综艺,他只想安静演戏。

安青站在池莉身后,依旧充当直播MC的角色。

池莉说一句,安青就给曲安安转述一句。

“黎莫,你的形象都要flop到底了,不赶紧挽回一点,以后哪里还有戏演?你看前年闹离婚撕上法庭的那对夫妻,到现在形象都没重建起来,更别说有戏邀约了。”

黎莫很平淡,却很坚决:“池莉,假的东西就是假的,时间自然会证明一切,我不需要这些投机的节目。”

“综艺只是一个迂回战术,咱们大方向还是表演。”

“捞快钱的事情我不想做,如果正好沉寂,我可以去学习一下舞台剧。”

这想法应该由来已久,却是第一次正经提上台面,仿佛眼下是再好不过的时机,可池莉却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不可思议地摇头,“黎莫,你什么时候有这种想法的?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成你的合作伙伴?”

“合作基于相互的尊重。”

可池莉已经听不进去任何话,她仿佛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安青理解对于池莉这种掌控欲极强的人来说,最难以接受的就是手下艺人的失控。

池莉几乎在吼:“黎莫!我希望你能明白,我和你是一个团队,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现在船要沉了,你必须听我的!”

沉默。

“而且我已经答应下来了,你知道,如果形象不赶紧重建,我们未来将面临支付一大笔违约金。”

黎莫不再作声,池莉也不多言,双方胶着,似乎在进行一场心理战。

默了半晌,黎莫抬头,漆黑的眼睛直勾勾盯向池莉,那里面有非常彻底的失望,“池莉,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池莉甩袖走向大门。

黎莫冷淡的声音在背后响起,“还有,我真的不喜欢‘船’这个字。”

池莉恍若未闻,一步都没有回头。

空气冷冰冰的,安青木头一样杵在原地,手里的“综艺台本”尴尬地无处安放。

眼前的黎莫有些疲倦,也有些失去耐性,《致D》摊在沙发边的矮几上,仿佛也沾染了他失落的情绪,正安静地独处,而窗外是断断续续的一片洁白。

下雪了。

曲安安率先感到脸颊一阵沁凉,她下意识仰脖,一片片晶莹洁白的雪花纷纷扬扬自高空坠落,像迎着地心引力在完成新生的舞蹈。

复习在安青的不断“打扰”中告一段落,她和石晓婉约了去吃火锅,而雪就这样不期而至。

曲安安伸出手,接落第一片雪花。

手心里的霜棱纹路细腻,不可方物般纯白,让人想到柔软、洁净、新生,以及美好却再无回头的往昔。

曲安安曾看过不少作家的文学作品,他们都喜欢把白雪与爱情穿搭使用,用以象征爱情的纯美。后来韩剧潮流席卷,更是加剧了“初雪”一词的大爆。

但是,越大爆,越流于表面,初雪对于人们逐渐只成为拍照炫耀的一种热度,可是,它们明明这么美啊。

掌心的雪,冷与热相遇,雪花融成细流,明明是生命的消逝,却能如此温柔。

她点开相机,“咔擦”拍下照片。

“莫大,”安青盯着手中略显暧昧的台本,支支吾吾指着窗外,“第一期的综艺台本要不要先看看?主题正好就是‘初雪’”。

黎莫接过,粗略浏览几页,表情急转直下。

摸头?雨中撑伞?眼神宠溺?公主抱?

确定给的不是恋爱剧本?

而池莉把这些“沟通巨细”的活都扔给安青了,录制前她打算到场和旭日星光的代表联络一下感情就离开。第一期节目的主要录制场地是在郊外的一个小乡村,但以一所大学开场,意指“那些年的单纯美好”。节目主办方似乎有意炒作男女CP,而这也正是池莉觉得黎莫目前最需要的东西。

“老大,你就当成是一部戏来演就好了。”

安青观摩着黎莫的脸色,小心翼翼建议道。

黎莫不言。

“那莫大您慢慢看,我先出去,有事您再叫我?”

安青小心翼翼带上门,心情沮丧,于是圈圈又收到了吐槽小窗,“台本真的挺糟糕的,老大心情很差。”

曲安安正捧着手机低头走路,打了一长串字,最后全都删掉。

越到这种时候,她越感慨自己的力量微渺,帮不上他一丝一毫。无力感让她也抑郁起来,她甩甩头,把刚刚那张照片发了过去。

“送给莫大一张初雪照片,就请他当作是在美景里散心了。”顿了顿,曲安安觉得心里怪怪的,又补问了句,“合作的女嘉宾是谁?莫大不许和她太亲密,我们小柠檬不想被绿!”

当然安青特别顺理成章地忽略了后半句,直接把这张照片连同之前的“热搜同框”截图一起发给了黎莫。

消息提示有照片,黎莫点开。

应是仰拍的视角,头顶是裸露的枝干,青灰色的天空被一粒一粒洁白颗粒均匀填满,那些颗粒穿越枝干的缝隙,落向镜头。

有一种空旷的寂寥,却也在静默的萧瑟中流淌出极致的温柔,而这温柔一下就戳中了他。

就好像,最黑的夜里的一点微光,虽然孤独,也足够照亮。

初雪的白,大概也是因为这样压抑的灰和冷,才更显珍贵吧。

安青收到黎莫的微信,“这照片是在哪儿拍的?”

安青回复:“不知道啊。”不过他想了想,还是决定帮圈圈一把,“来自你的资深粉丝,她言辞恳切请求你不要和对戏女嘉宾入戏太深,她们小柠檬不想集体戴绿帽。”

当然成功地都被黎莫忽视了,他仍关注着照片,“好像是所大学。”

安青心想,圈圈,我尽力了啊。

过了半晌,黎莫又来消息,“综艺第一期录制地点就是在一个学校吧。”

“对,在第一传媒大学。”

“传媒?那挺巧的,到时去看看。”

安青心想,老大,咱不去也不行啊,合作都差不多敲定了!

再一转念,咦?老大答应了!

他答应接综艺了!

安青激动到直接奔向池莉汇报,然后给曲安安打电话,“苍了个天啊我的圈圈姑奶奶,你的照片简直有神奇的超能力。”

“打住!”曲安安的注意力全集中在黎莫身上,“你的意思是莫大现在心情好点了?”

“应该好点了吧,我刚刚从门缝偷瞄了一眼,他又开始看书了。”

“那就好。”

自己觉得美好的风景,原来也可以治愈自己在乎的人,大概也说明她和他之间,存在某种共同的情感因子,这个认知让曲安安感到微微甜蜜。

“对了圈圈,首期录制当天咱们不能输了阵势,到时候我帮你争取入场证,你带几个小柠檬来现场应援。”

曲安安两眼放光,当然要去!

不过她忽然想到自己即将第一次近距离面对面接触工作人员,肯定不能戴口罩啊,那到时候黎莫他们不就都知道自己就是那个新晋网红了?黎莫还在陈从业那儿见过自己,如果让他知道自己是他的后援会会长,估计对她的一星半点好感,就彻底没了吧。

曲安安非常清楚,明星是不可能和粉丝有什么对等的感情,不然你以为明星雇保镖是用来拦谁的?

“到时候看时间吧,我还在考试期间,不一定能来。”

“那时候还没考完?”

“唔,”曲安安不想纠结于此,她转移话题,“对了,你刚刚说,莫大在看什么书?”

安青也就傻乎乎地被带跑了,“似乎叫《致D》,什么奇奇怪怪的名字。”

“你是说高兹的那本情书吗?”

天哪,曲安安激动地想要原地尖叫!为防止更过激的反应发生,她赶紧和安青道了别挂断电话,然后跑去一把抱住石晓婉,大力蹂躏:“啊啊啊啊我的大本命正在看我推荐的书,啊啊啊啊他怎么这么暖心!我爱他一辈子啊啊啊!”

……

池莉听说黎莫已经被说服,终于放下心来,然后又紧锣密鼓进入综艺备战状态。

旭日星光公司接到池莉的反馈后,同样开始连轴转的会议,三位资深娱乐圈幕后资本大腕正围坐一桌,公司的艺人部总监海哥也在席汇报一系列计划,“《五天四夜》前期海报都已到位,只要补上黎莫即可,先导片和第一期一定要趁热打铁,赶上初雪的热度。还有,刚刚营销号们也把黎莫工作室发律师声明的时间给过来了。”

而与他们相隔几米处的窗边角落,正坐着今天会议内容的主角。

整个人安静得像一朵冬日茉莉,栗色的长发遮住她的侧脸,发色泛着日光,精致流畅的五官线条在光影中若隐若现,仿佛着上了一层雾薄仙气,她有一双如清溪般的眼睛,就像不小心跑出森林误入人间的小狐狸——美人常见,仙人难寻,就连本名芮园,都很符合“仙女”的人设。

当时在邮箱的数千张推荐照片里,海哥一眼就选中了她。

但是在这个圈子里混,太单纯太柔弱太不食烟火气也不行,正在海哥犹豫着如何给她上好入门课时,她说了一句话。

一句分量很重的话。

海哥到现在想起来还想笑。

什么仙气,什么澄澈,全都是假象。

她太会演了,生来就该是这个圈子的人,她用那么无辜的语气和表情说出来的话,偏偏都是置别人于死地的效果,尤其这个对手还是当下圈内炙手可热鲜有绯闻的小生,黎莫。

——我和黎莫曾经是恋人,我可以依靠他上位。

海哥笑:哪有什么“依靠”?就是踩踏。

后来当面详谈,海哥提出担忧:“前女友并不是很好运作的条件。”

“一般的前女友当然不受待见,但如果这个前女友帮了正主大忙呢?粉丝总不至于公开撕我。比如说,黎莫忽然被爆料出柜……”芮园浅浅笑,“我这里有一张非常引人遐想的照片,如果大众不信的话,我还有视频。”

海哥笑得直摇头,“前任真是这世界上最可怕的人了,你和他什么仇什么怨,要这样害他?”

芮园不理,她前倾身子正色提出要求:“我相信你们公司会处理好前后所有的细节,不会让人知道这是一场由始至终的自导自演。”

……

当下四人讨论声音不停,就何时发芮园澄清黎莫GAY事件的通稿、用以混脸熟的照片选择、通稿的文案等事项仍在进行沟通,而芮园就在一片嘈杂声中刷着新闻,忽然,她指尖停。

“海哥。”

“怎么了?”

“你看看热门微博。”

“黎莫那些黑料很多都是我们放出去的,有什么可看的?”

“我是说新上热门的这个小姑娘,像不像那天晚上你们拍到的?她是在炒作自己帮助黎莫?”

被这样一说,几人纷纷起了兴趣,凑近一看,这个驼色大衣白围巾的漂亮小姑娘,可不就是那晚上和黎莫在陈从业导演住的地方私会的女生?

刚被爆料的那天晚上,黎莫一路都被人跟拍了,原本以为拍不到什么料的狗仔终于在最后时刻拍到了黎莫和一个女孩子站在一起的画面——娱乐圈的绯闻原本就是“看图说话全靠编”,曲安安只是不巧成为了那个可以被牺牲的人。

“但是没想到,这个小丫头提前自爆,这就弄得我们手里的这套照片暂无用武之地了。”

三言两语之下,他们已经认定,曲安安上热搜是自己花钱炒作,而非这件事激起了广大女性的自我保护诉求。

芮园眨了眨眼,“那照片就先留着吧,只要她和黎莫有关系,以后总有用得着的时候。”

她的笑容洁白,声音也很甜,可是海哥已经十分清楚,那些漂亮的甜度,全都只是表演。

没过几日,官博“五天四夜综艺”默默开通,认证介绍是“旭日星光公司《五天四夜》综艺官方微博”,随后又默默地开通了超级话题,发了第一条“落户安家”的卖萌微博,再艾特了一众明星,第一位就是黎莫。

超级星饭团提示黎莫上线了。

QQ群立刻开炸。

“莫大上线啦!”

“啊啊啊我去微博!”

“发博了吗?”

“没有!!!”

“这次出了事我才感慨幸亏我们莫大不是网瘾少年,不用看到那些污言秽语。只是我好想他啊,都快憋坏我了。之前每次他超过一周不上线不更博,我们就会刷那个‘全球通缉黎莫’的超级话题,但这次都不敢刷,生怕增加热度。”

“是啊是啊。”

一群小柠檬纷纷呼应。

黎莫点赞了一条微博。

QQ群又是一阵躁动。

曲安安的星饭团APP也跳出了数条提醒。

您的小情人黎莫上线了。

您的小宝贝黎莫点赞了一条微博。

曲安安立刻登录微博,她的微博名叫“圈圈”,目前粉丝14329个,微博认证是,黎莫超级话题主持人。黎莫全国后援会官博的账号密码她也有,但她不常登录,有专人在打理。

QQ群和微博群消息数量飞升。

“除了那个杨蕊芸我认识,是黎莫同公司的艺人,其他都是新人吧,手头就几部网剧作品,感觉池莉好过分啊,什么low的节目都给莫大接!”

“还非要赶在这个关头,啊啊啊好气!”

“李牧的业务能力挺好的,人也低调,希望莫大跟他走近一点吧,女孩子就算了。”

“那个芮园是谁,长得蛮好看的,但是好像没作品吧,为什么被捧?星二代?官二代?”

……

曲安安五味杂陈,她虽然不常露面发言,但群里的消息她都会浏览。

最后她在管理群里和阿U、叶子她们说了一下,让小柠檬们去控评、安利黎莫作品,她自己回复了黎莫的赞之后,就下线了。

黎莫退了微博。

尘埃落定的心情。

关于芮园的记忆,大多是和CD店、图书馆、林荫道连在一起,都是学校的味道,后来分手总是不甚愉快,只是那些岁月的痕迹,黎莫已经自动稀释、美化,却没想到一切都会换一种方式重头来过,就像原以为这一生都不会再相遇的两个人,居然又一次被排列在一起,还是在这初雪的季节。

他例行公事点了赞,借此维持着和池莉表面的和谐,心底却已经有了其他打算。

别人对他但凡有一点恩情,他都宁愿自己遇事退让几分,哪怕池莉并非好的合作伙伴,但他始终记着池莉的确以诚待过自己,也确实尊重并实现了自己演戏的理想,只是现在,都到清算的时候了。

第一传媒大学宿舍楼迎来了期末结束的归家潮。

寝室里大家都在繁忙地打包行李,石晓婉觉得曲安安疯魔了,“不行不行不行!安安,这都要过年了,大家回家的票也都一早就抢好了,你现在说要请我留下来,还就为了给你的大本命录制综艺应援,这事儿你去群里吼一声不就好了吗,干嘛要拖上我。”

曲安安愁眉苦脸,“我是真的想不到谁能帮我了,安青那边一共给了5个名额,阿U,小猪,叶子,我,还差一个我说会带上我的朋友。你也知道我没跟她们见过面,我不是很想……”

石晓婉这时才恍然大悟,“曲安安!原来你是想让我冒充你!”

曲安安捂住脸。

就是这个意思。

“小丸子,拜托你行行好,我不能让黎莫知道我的身份嘤嘤嘤。”

“可我也跟你一样上热搜了啊!”

“基本没有拍到你的脸……”

小丸子吐血,“你盘算得真到位。”

“亲爱的……”

“机会是很好啦,可以见到好多明星,而且那个新晋的小鲜肉李牧,他在那部悬疑网剧里一人分饰两角,演技吊打一众小生,我最近有点迷他。”迷归迷,小丸子话锋一转:“但是真的没有回家的票了。”

“我给你买机票。”

“靠!有钱了不起啊!那个,我要头等舱。”

“安琪,你可以帮我这个忙吗?我觉得你长得比较美可以更好地成为我……”曲安安立刻转头眼巴巴看向安琪。

“靠!”

石晓婉打算扛起拉杆箱朝曲安安扔去。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明天再来爱你明天再来爱你南城北念|青春遇见你,我很幸运那一年,我真的喜欢你毕业了,我能不能继续喜欢你......
  • 那么近又那么远那么近又那么远夜歆昕|青春初恋使她不在相信爱情,她曾问他,你爱过我吗?他冰冷冷的说,没有。简单的两个字让她对以往那些甜蜜的回忆写上了“全是假的''她以为她不会再爱了,没想到她的生命里又出现了一个人,使她再次感觉到了爱情的甜蜜,原以为他和她能这样一直走下去,可是她发现了一个秘密,让她再一次觉得这一切又都是个笑话......
  • 雨笑雨含忧雨笑雨含忧玉暖烟含香|青春印象中对人鱼的印象是什么呢?贪婪,自私,残暴不仁……但只是一个他,就足以颠覆对人鱼刻骨铭心的印象。
  • 早安,我的定制男友早安,我的定制男友乔美人|青春【短篇小说】景颜兮谈恋爱从来都没有超过一个月,就被甩了,气的她在网上定制了个充气男友……
  • 皇家公主的学院生活皇家公主的学院生活夏猫家的奈生|青春女主曾在皇家学院读书,她想逃离皇宫,但每次都被皇家护卫队抓住。她再三恳求国王让她出宫,终于如愿以偿了。她出宫后在新的贵族学校发生了一系列事情……
  • 复仇三胞胎遇上邪魅三胞胎王子复仇三胞胎遇上邪魅三胞胎王子墨汁萱|青春一个冰山,一个温柔,一个可爱,可是在她们的什么发生了许多不可思议的是,各各变得很可怕。
  • 你是我想象不到的甜你是我想象不到的甜妖柒儿|青春【双学霸高甜】【超甜怪力伪萝莉×外冷内骚小狼狗】 除了苏知之谁都不知道,河海中学大名鼎鼎的顾烨嗜甜如命。 除了顾烨谁都不知道,苏知之有他这辈子吃过的所有糖加起来都比不过的甜。 有了她这颗小甜豆儿,所有的糖都变得索然无味。 —— 在顾烨看来, 苏知之笑起来甜, 生气时甜, 连哭起来时都甜的要命, 就是打人的时候……疼的要命。 苏知之:同学,散打少女了解一下。 ——— 顾烨一直以为苏知之是个柔弱的炸毛猫, 直到她喝醉了之后扳手腕扳赢了在场的所有男生还把他公主抱起来的时候, 他才知道,这哪是猫啊,这分明是大脑斧! 自己选的小甜豆儿,哭着也要宠。 1v1 双宠无虐
  • 予你万千流光予你万千流光冷魔情|青春四年前她同时被至亲的人背叛,那些人都认为她已经死了,她发誓一定要加倍奉还,四年后,她是F国的公主,她展开了她的复仇计划。复仇中,她遇到了他,却因他中毒,只剩十年的命,她一心逃离,他却穷追猛打,不肯放过一杯断忆水,她断绝了以往的记忆,只身到达孤岛......
  • 黑之燚黑之燚萌小萌嘟啦|青春丁香花影子永远不孤独花香中开放的是你含笑的样子记忆的故事多么的真实看春天醒了冬天睡了又是一下子时光走着它的路路过青春的脚步心情有悲也有喜因为我们在一起时光跟着他自己速度不缓不急只是未来刚刚开始我们曾在一起总有太多故事每一天阳光轻轻洒下梦想在起舞我们曾在一起在一起创造过奇迹就算哪一天要分离请不要哭我不哭王源,王俊凯《我们曾在一起》
  • 我们不再提过去我们不再提过去尹洛桐|青春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在这个兵荒马乱的年纪里,拥有一段真正属于我自己疯狂而唯美的青春 没有那么多的巧合,我们顺其自然地相遇,顺其自然地把对方放在心里,林俊逸…… 在我伤心难过的时候,你选择站在了她那边,你们终日不离,而我只能笑笑,别过脸,擦干自己的眼泪,奋力前行…… 究竟要多少次的失望和离开,才能唤醒你,我苦笑着入了他的怀里,全是不安与恐惧,林俊逸…… 我们都曾伤透了彼此的心,相爱相杀,一路走来,却也从没真正离开过彼此…… 因为爱你,我选择遗忘过去,未来的路很长,却也不是遥遥无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