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运动 币游下载网址是多少

第1186章 噬魂洞

依旧是狭长入鬓的剑眉,黑曜石般灼亮深不见底的眼眸,甚至连微抿的薄唇拉起的弧度也这么令人感到熟悉,米小八突然间是觉得欣喜的,踏破铁鞋无觅处,她想找的人近在眼前,却是如恶魔般想要夺去她的生命。
  “祭司!”
  匍匐在地上的祭司惨白了脸,却佯装镇定的低着头,弱弱的应了声:“属下???在???”
  “那拖出去斩了!”
  明明声调还是那么的令人动听,可是吐出来的字眼让米小八觉得如此陌生,她直愣愣的看着面前这个她想了很多遍很多遍的人,那颗向来没心没肺的心肝却突然开始隐隐抽搐得作痛。
  “皇上???皇上???”
  祭司被穿着黑衣的侍卫拖下去的时候还不忘记挣扎,没有人替他求情,大家一致的将自己的身体压得越来越低,祭台又恢复了死寂,沉闷得让人压抑。
  想来这种场景已经见怪不怪了,大家都学会了明哲保身。
  但是有一个人不习惯。
  米小八瞪大了瞳孔看着面前衣着华贵的男子,满脸的不可置信,黑漆漆的眸子中慌张悲伤像没有预告般满满的倾斜而出。
  “沉殇这一世是云国的王???”傅轩临的话还在耳边不听的回响。
  米小八忘记了呼吸,那只想奋力掰开他的手就这么静静的放在他的手上,掌心对这手背,感受着这令她有些怀念的温度,停止了任何动作。
  她从来没有想过莲深和长情就是天上那个传闻的沉殇上仙,她本来是想借着助劫之名来找莲深的第三世的,她只是想单纯的来找人的,可是为什么没有人曾经告诉过她那刻在她心底里的人会是那个最不可能的人呢?
  小桃说:“当年沉殇上仙为了云络神女公然违抗帝君下赐弦音公主与他的婚礼,被帝君罚下轮回之道,生生世世受轮回之苦。”
  小桃说:“沉殇上仙多傻,愣是将自己推向万劫不复的地步中,公主也好,神女也好,任谁都是天上这般饥渴仙君所期盼的啊!”
  若是这样,米小八只觉得她傻傻的跑回来的报恩的举动是那么的可笑至极。
  怎么办,米小八呆呆的看着眼前的那个人,直到视线开始模糊成一片,连他的好看的眼睛也再也看不清。
  “你不是他对不对,你不是他???”
  米小八哽着嗓子艰难的才将这十一个字从嘴里吐出,她有些企求的希望能从他的口中听到“我不是”这三个字。
  云亦开口了,他说:“你毁了神石,这么掐死你太便宜你了,我要让你生不如死。”说完,他便松开了手,接过身旁的侍从递上的丝怕将纤细的手指一根根动作极为优雅的擦拭干净,擦完便是随手一扔,撩起长摆斜视了一眼瘫倒地上如牵线木偶般没有生命的米小八,冷笑了一声便走下祭台。
  “把人招待好了,朕的白虎对食物是很挑剔。”云亦的声音真的很好听,米小八的双眼失去焦距般看着地上一块块青色的石板,直到来人将她架起来,她才渐渐回过神,刚刚那个皇上说什么来着,说要将她喂虎来着,恩,喂虎。
  米小八虚软的腿还没走上几步,脑袋开始清明开来,喂虎??!!!他娘的,他居然要将她喂虎。
  现实的危机总比****更令人上心,米小八看到手腕上那如碗口粗的连锁时也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心中的悲伤总算缓解了一点。
  她抬头看着前面浩浩荡荡的队伍,金黄色的龙撵下云亦的身影在她的眼前晃动个不停,米小八的鼻子忽然间就开始发酸了,想用手揉揉眼睛却发现自己的左右手各被一个虎背熊腰的人所押着,根本腾不出手来。
  面颊上是早已风干的泪水,可是米小八却止不住又想流泪,娘的,本来下凡明明是件令她欢呼雀跃的事情,可她才到凡间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遭遇了这么纠结令人蛋疼的事情,他大爷的是不是太悲情了啊!!!
  于是,米小八蹲在了地上开始陶陶大哭,押制着她的侍从眼看他们就要落下队伍好远,使劲拽了着米小八的胳膊。
  米小八哭得惊天动地,死命的赖在地上不肯走,她好久没有这么痛快的哭过了,心中像被挖去了一块,那么空矿矿的,团团曾经说她:小八,不是没人要你,而是你一向没心没肺,根本不懂爱情。米小八还记得这句话,即使到这个地方,她心中还是不能苟同,她不想要爱情了,可不可以,爱情太伤人了,为什么云亦掐着她脖子的时候她不觉得痛呢,为什么直到他就是沉殇转世的时候,感觉整个人就不像是自己的呢?为什么一看见云亦,甚至只是他的背影她就难受得想要哭呢?
  米小八在心底深深的唾弃自己:看,人家根本就是有官配的,等回了天庭他们是要结婚的,人家为了那个什么什么神女甘愿世世受情劫之苦,为了救你的那几条命又算得了什么呢?自己压根就是那个破坏人幸福的恶毒小三???
  这么一向,米小八哭得都喘不过气来,她也不想这么没面子的,可是她就是好想哭啊,她想念原来的笑着端一碗米饭的莲深,想念原来会臭骂自己一会儿罚自己睡柴房一会赏自己睡客房的长情,泪水跟断了线般的珠子一样滑落米小八的面颊,落在地上,湿了一大片,这是她从小到大哭过最严重的一次。
  许是米小八的动静太大了,龙撵上的人终于微微转过头想一探究竟,可这头一偏,那双剑眉就拧成了川字状。
  队伍停止了前行,大家随着皇上的动作都僵硬着脑袋,将眼珠子尽量的往后瞄,齐齐注视着米小八痛哭的场景。
  云亦用手在轿子的扶手上不耐烦的敲动,押制米小八的两个侍卫一个激灵,立马对视一眼,便一个扛头,一个扛脚横抱起来一路小跑走到云亦的面前。
  米小八突然就这么跟包袱一样被抗在肩上,她惊呼了一下后,完全无视那么多道火辣辣赤裸裸再加上嘲笑的眼神,继续一个劲的开始哭泣。
  侍从很快走到了云亦的身边,米小八似乎也感受到了他身上那股强大的气场,陶陶大哭也渐变成了低声抽泣,云亦说要将她喂虎,在他面前,她还是收敛得为好。
  云亦的将放在扶手上的手收了回来,细细的摩挲左手大拇指上的玉扳指,笑得有些森然:“你不用怕,朕的白虎一向喜欢一口吞噬食物,你不会感到多痛的。”
  云亦抬起眼眸,看见米小八的背脊明显的颤动了一下,立马笑得如沐浴春光,轻声喊了句:“起轿。”
  队伍又开始前行了,米小八停止了哭泣。
  人在极度悲伤的情况下需要找一个发泄口,米小八哭过了也就感觉好多了。
  云国的巍峨华丽的王城终于出现在了眼前。
  米小八扯了扯手上的铁链子,一脸苦相的跟着那帮人在众子民敬仰的目光的中很牛叉叉哄哄的进了那道大敞的宫门。
  云亦从龙撵上下来后只对米小八说了句:“先扔进笼子。”便毫不留恋的一转身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米小八望向云亦的眼神有些哀怨,侍从们不给她哀怨独自悲情的机会,一声不响面无表情的便拖着米小八往上林苑的老虎笼子里奔去。
  米小八甩了甩手,气呼呼的喊道:“别拖了别拖了,我膝盖都快磨伤了!”
  其中的一个侍卫瞄了几眼米小八,看着不远处越来越近的老虎笼子,叹了一口气,“姑娘啊,你要是长漂亮点也不至于这个下场啊~”
  另一个也甚是同情的点了点头表示赞同:“这老虎已经被饿了好几天了,姑娘要是变成了冤魂千万不要找我们,我们也是奉命行事,若是姑娘不死便是我们死。”
  米小八被气噎住了,她这副尊荣究竟是怎么了?妈X的,天上的人嫌弃她丑就算了,地上的两条腿生物居然也对她的样貌指指点点,这张皮虽说没有她本尊的漂亮,但不至于他们的眼神透露出这等怜悯的目光吧,要那么漂亮干什么?勾引皇上?换取保命之身?靠,她是有骨气的人好不好,卖艺不卖身的,不就是个老虎笼子吗?进去就进去。
  米小八豪气的摆了摆手:“本姑娘向来恩怨分明,你们不用太担心,老虎笼子快打开吧,本姑娘等不及要会会这头虎了!”
  侍从们利索的掏出钥匙,看了看笼子中的威风凛凛,头顶竖着一撮金色毛发的老虎正眯着眼睛睡觉,蹑手蹑脚的靠到笼子边小心翼翼的将锁打开,有所忌惮轻轻的拉开一条缝,便立马将米小八给推了进去,接着赶紧颤抖着双手将笼子又关好。等到一切都完毕后,他们两个都松了一口气。
  米小八一个趔趄倒在地上,忽然觉得自己的右手摸到一簇软绵绵触感很好的物体,米小八将脑袋搁在地上,右手向上肆无忌惮的摸了摸,咦,怎么有个渐渐的东西,好像还很戳手,右手忽然传来一阵湿热的呼吸,米小八只觉得全身有些发毛,她忘记了,她被推进去的是老虎笼子啊!!!艰难的扭动脖子米小八抬起头看向那股温热的来源,却看见一张巨大的雪白的老虎脸正对这自己,那黑色的双眼像一碗深不可见底的深潭,隐隐流动着微不可见的悲伤的琥珀色,米小八注视着这双美丽的眼睛,看着它那从股悲伤陡然转变为一股霸气的时候,那一瞬间,米小八没来由的觉得一阵熟悉。
  而侍从看到这一幕,齐刷刷的站着笼子外面以看猴子的表情盯着米小八:“姑娘,我们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姑娘有什么意愿未了我们能办得到的尽量帮你去办。”
  另一个说:“我看好像不用,估计那姑娘还没来得及说遗愿就已经一命呜呼了!”
  米小八抓狂了,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转头吼道:“你他娘的这是帮人的态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