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章

我坐着一辆人拉的洋车,跟着劳顿和马奇乘坐的单套马车,走向了欧人监狱。修建于1900年的欧人监狱坐落在如诗如画的威廉皇帝海岸上,从外观看,更像一座装饰简洁、造型别致的公寓楼。如果不是重兵把守,人们会认为住在里边的一定是些有钱人。欧人监狱原本是德国人专门羁押欧洲籍罪犯的。德国人撤走后,日本人曾在这里关押过抗日分子和日本反战人士,基本没有活着出来的。到了国民政府手里,只要是跟政治沾边的重刑犯,就都关押在这里。劳顿的香港警察总部高级警司和调查委员会成员的双重身份,让他很容易就得到了进去探视并亲自审讯凶手的许可,而且拥有带谁不带谁的权力。马奇主教希望自己跟凶手谈谈,以便让对方看到基督耶稣“容光必照”的可能。至于我,就看劳顿愿意不愿意了。劳顿本能地显示出对记者的排斥,不客气地说:“你就算了吧,谁也不愿意把一次毫无结果的审讯公布于众。”“可是我已经跟来了,就凭我的辛苦,也应该让我跟你们进去。”劳顿说:“你也没有白来,知道了凶手关押的位置。”我说:“劳顿先生,也许我们可以交换,你让我见到凶手,我让你知道玛丽娅的事。玛丽娅和王实诚还有一个妈妈,妈妈在决定王实诚可不可以冒充凶手去救他爹。”劳顿说:“这个不重要,既然是冒充,就应该排除他跟‘皇族事件’的关系。”我说:“如果这个‘妈妈’同意,凶手是谁很可能会有变化。再说了,有了我,你就不用让监狱方面再派翻译了。”劳顿想了想说:“那我也不能跟你交换,除非你保证,不等委员会的调查结果出来,不向外界透露一个字。”我毫不迟疑地说:“当然,我保证,向上帝。”劳顿说:“你并不信仰上帝。”我说:“上帝不会把背约的惩罚只降临给信仰他的人。”劳顿看看马奇主教,主教认可地点了点头。

我们在一间光线暗淡、散发着潮腐气息的审讯室里见到了凶手王济良。四壁写满了标语:“同伙已交代,你还等什么”、“青春无几,年华有期”、“痛悔来得及,死罪变无罪”,等等。一张桌子,三把椅子,劳顿在中间,我和马奇主教在两边。面前还有一把椅子,王济良坐在上面就像坐在钉子上,左一歪、右一歪的。他黑瘦,头发蓬乱,胡子拉碴,眼睛里流露着受伤的兔子才会有的惊惧,一副唯恐遭受打击的样子,看谁都像是眼瞪着即将来临的危险。猥琐、紧张、胆小、贫穷——都春天了,还穿着棉袄,有几处破洞,露出并非白色的棉絮,感觉他不是怕冷,而是没衣服可换。戴着铐子的两只手放在胸前,瑟瑟抖颤。光看外表,他怎么会是一个让十八个人毙命的凶手呢?

劳顿用刀锋一样锐利的眼光盯着王济良不说话,直到逼视对方低下了头,突然问:“除了‘皇族资本’的十八个人,你还杀过谁?”王济良不吭声,劳顿问了好几遍,他才说:“小时候杀过黄鼠狼。”劳顿说:“不用扯太远,就说杀人的事。”“俺才十二岁,黄鼠狼吃了堂弟的鸡,族长说,按辈分算,须得本家老大处死黄鼠狼……”劳顿厉声打断他:“我说了不用扯太远。”王济良还在固执地说着“黄鼠狼”的事。劳顿屡次打断后,他就再也不说话了,问什么都不说。我用英语告诉劳顿:“也许他是想说,从杀黄鼠狼开始,他就习惯于残害生命了。你不妨让他说下去。”劳顿说:“他在讲一个编造的故事。中国人总想在民间故事里找到犯罪的理由,仿佛启示了他们的野兽鬼怪可以替他们顶罪。香港的华人也这样,我见识的多了,不能让他们用谎言牵着你的鼻子走。我的办法就是单刀直入,让他来不及辩解就在事实面前低下头颅。”“很可能不是辩解。”“没有不为自己辩解的罪犯。”劳顿说着,拍了一下桌子,用凶恶的眼光在对方僵硬的神态里搜寻着他所需要的内容,继续问道:“你有几个同伙?他们都在哪里?”看对方不回答,又问:“为什么要对‘皇族资本’的人下手?为什么你如此仇视外国人,也仇视帮助外国人的中国人?”王济良用牙咬住嘴唇,表示坚决不说。马奇主教提醒道:“合理的动机、说得过去的原因,可以让上帝原谅你。”王济良朝主教睒睒眼皮,似乎笑了一下。劳顿连连发问:“你怎么知道我和马奇主教住在夏日旅馆?如果得逞,你们还将害死谁?是不是‘五人调查委员会’的所有成员都是你们杀害的目标?你背后一定还有人,谁在指使你?”沉默如同无风无浪的海,王济良好像死了,连左一歪右一歪的不适也没有了。我忍不住问:“在青岛,很多姓王的人都来自王哥庄,你呢?”王济良抬起了头,依然不语。我又说:“王哥庄在崂山,传说崂山的黄鼠狼是会成精的。”他把头抬得更高了些。

还是沉默,谁也不说话。突然,王济良开口了,声音很高,而且是流畅的英语:“大人们,据俺所知抛进海里的人还没有打捞上来,只要打捞上来,你们就知道凶手的意图了,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个必须死亡的标记。”三个审讯者大吃一惊,互相看看,一时不知道怎么应对。王济良又说:“俺正在向上帝忏悔俺的罪孽,不可饶恕的俺能做些什么呢?俺知道你们以为死人已经喂了鲨鱼,但俺保证他们没有。如果你们允许俺下水,俺将一个不落地打捞上来,因为只有俺了解尸体藏在什么地方。”我不禁好奇地问:“你以前是干什么的,居然英语说得这么好?光听声音,感觉不到你是一个中国人。”王济良不理我的碴儿,仰头问道:“大人们,同意不同意?”倏然之间,他已经不再猥琐、紧张和胆小,就像黑云过后的蓝天,让人发现辽阔的宇宙拖带在他身后。劳顿问:“你是说同意你去打捞被你杀死的人?”王济良纠正道:“是同意让尸体告诉你们想知道的一切。”马奇主教说:“《圣经》告诉我们,语言就是金子。何必要让尸体说话,你告诉我们不就行了。”王济良说:“如果没有尸体做证,你们会相信俺的话?也许俺讲的不过是一个编造的故事。”我问劳顿:“你觉得呢?”“一个警察期待的就是让证据说话,供述永远是其次的。”我又问:“这件事政府会同意吗?”劳顿摇摇头:“不过可以试试。”我兴奋地站起来:“现在就去。”

在监狱长办公室,劳顿拨通了德国领事别墅的电话寻找麦克斯,对方说麦克斯不在,大概去海边散步了。劳顿就把电话直接打给了外事局的张绪国。张绪国说:“事情重大,容我请示绥靖区司令部后再回答你。”“显然是托词了。”放下电话,劳顿沮丧地说。但半个小时后,却得到了出乎意料的答复:在调查“皇族事件”的过程中,绥靖区司令部和青岛市政府愿意满足“五人调查委员会”的一切需要,包括让罪犯王济良打捞尸体,前提是必须要有军队的严格监视。劳顿说:“这个自然,打捞时至少需要三十个全副武装的士兵。”张绪国答应了。时间定在明天上午十点。九点半,士兵将押着凶犯王济良到达海上的杀人抛尸现场。

走出欧人监狱时,我颇为感慨地说:“没想到国民政府在这件事上会如此痛快。”劳顿说:“说明他们急切地想在外国人面前撇清自己,让人相信‘皇族事件’跟政府没关系。还说明他们跟联合国的目标应该是一致的:抓住凶手和惩办凶手都不是关键,关键是搞清楚凶杀案的背景,王济良的动机是什么?谁是他的推手?”我问:“他们希望是谁呢?”劳顿说:“这个你最好去问国民政府。”马奇主教说:“确定凶手的身份很重要,身份能说明一切,耶稣信徒的背景只能是耶稣,撒旦信徒的背景只能是撒旦。”我以为主教说得不错,王济良的身份决定一切。

该是分手的时候了。劳顿和马奇主教要去德国领事别墅,跟麦克斯等人商量明天的事。而我要返回毕史马克街负一号——我把行李箱落在那里了。

上一章第6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夏蜂夏蜂弋舟|小说一场暴雨后,屋檐上像长蘑菇一般长出了硕大的蜂巢。家中的老人试图将之捅掉,结果不出所料地没有得逞。也许只能听凭黄蜂肆虐,在长日无尽的盛夏里将屋顶啃光了。在这种令人无力的想象中,母亲终于答应带着男孩去省城。
  • 狗日的战争3狗日的战争3冰河|小说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河南板子村的农民老旦,被国军抓了壮丁,稀里糊涂地去抗日;残酷的战争,将怯懦恐惧的老旦,一夜之间变成凶狠残暴的杀人机器,在战场上一战成名。武汉会战、长沙会战、常德保卫战,大仗、硬仗、狠仗一路打过来,伤痕遍体,成为抗日英雄。1945年,日军投降,次年国共内战爆发。在淮海战役中,老旦被解放军俘虏,改造成了一名解放军战士,倒戈杀向昔日战友,在兄弟相残的痛苦中立下赫赫战功。1949年,新中国成立,老旦荣归故里,没过上几天安生日子,抗美援朝战争打响,他告别妻儿,再次应征入伍,在异国战场继续他的杀戮生涯。
  • 春暖花开的时候春暖花开的时候姚雪垠|小说1938年春台儿庄战役前后,在河南境内大别山下的一座小县城里,一群热血青年办起了救亡工作讲习班。这里有家庭背景、个人经历各不相同的青年男女,他们不论担任教师,还是学员,都怀着同样兴奋的心情,办壁报,搞演出,下乡宣传抗日。他们的中坚人物参加了共产党或党的外围组织,活动实际是在党的领导下开展着。其时国民党实行消极抗战的政策,特务组织的魔爪已伸到该县,县城内的封建顽固势力也竭力反对和压制讲习班以及后来的战教团的活动,这样,各派势力、各种人物都无可避免地在抗日救亡的大考验前显出真面,甚至于一个家庭中,各个成员的表现也是泾渭分明。
  • 青春遗梦青春遗梦朱应海|小说真实记录了一个普通人平凡而坎坷的经历,以酣畅淳朴的语言,真实感人的故事,给世人展示出半个世纪以来,贫苦农家孩子的自强不息,彰显了这一代人与时代同呼吸,与祖国共命运的高尚情操和不朽的生命价值。
  • 学着说再见学着说再见弗兰克尔|小说在网络改变生活的时代,一切皆有可能。电脑天才萨姆和美丽女孩梅丽德丝的爱情缘起于萨姆发明的电脑匹配程序,它可以为单身男女找到完美的另一半。疼爱梅丽德丝的外婆去世了,萨姆创造出一个电脑中虚拟的外婆形象,好让梅丽德丝与外婆好好道别。他们一起推出了“重生”程序,希望帮助失去亲人爱人的人们走出悲伤。这对幸福的恋人怎么也没想到,“重生”程序探寻到了人内心的秘密,也将改写他们的爱情命运。娜迪亚从未想过有一天会怀念妈妈的唠叨;艾米遗憾亲爱的姐姐再也看不到自己孩子的成长;艾芙瑞哭诉着丈夫就这样撒手而去;佩妮原来一直生活在巨大的谎言中……
  • 自杀的诱惑自杀的诱惑(英)查尔斯·狄更斯|小说选自狄更斯的恐怖小说,包括《自杀的诱惑》《一个疯子的自白》《邮车惊魂》等八篇短篇小说,这些故事都是狄更斯最受赞扬的作品,读者可以从中一窥狄更斯恐怖小说的天份。尽管有些故事读来让人不寒而栗,但也有些故事带有喜剧色彩。狄更斯在故事中插入代表性的诡异喜剧情节,安排最难忘的角色登场,包括人和鬼,让这些故事跃然纸上,成为一幅幅独具诙谐风格的浮世绘。
  • 我在最温暖的地方等你我在最温暖的地方等你刘墨闻|小说《我在最温暖的地方等你》收录了24个暖心故事,6封长信,6首短诗;刘墨闻风格式的温暖和贴心。让人相信爱情,相信生活中每一对爱人在一起的相互包容、理解和守望。“烧纸”和“纸人”的恋情,”梅姐“和”秋生“的相濡以沫、”方华“和“沙芳华”的小恩小怨。每一对恋人的故事,总是让我们掉完眼泪又笑起来。这也是刘墨闻的故事最独特的魅力。他们不是令人羡慕的王子与公主,不是跌宕起伏如韩剧的情结。是我们每一个人的经历中,都会感受得到的,在爱情里的误会、磨合、忍让、感恩和宽恕。每一个读者,都会在这本书的故事里,找到自己!
  • 母亲大人是萝莉母亲大人是萝莉赖尔|小说妙龄少女为何沉迷于广场舞不可自拔?热血萝莉行为举止为何频频引人侧目?只是过个马路而已,居然让唠叨的老妈变成了一个软萌萝莉。万般无奈之下方未艾带着老妈一起去上学,没想到老妈居然深受大家的欢迎,可是老妈萝莉身大妈心,爱跳广场舞爱听神曲根本停不下来!接着,无数的麻烦和乌龙事件接踵而来,不过不管怎么想,我的妈妈都不可能那么可爱!赖尔写这本少女读物《母亲大人是萝莉》的核心是体现母女两代人因为观念不同产生的碰撞,而通过柯南式的变小药水的设定,让两代人能够平等地沟通,最终互相理解,亲情万岁!
  • 瘟疫年纪事(译文经典)瘟疫年纪事(译文经典)(英)笛福|小说小说描述了1665年大瘟疫袭击下的伦敦城。这本小说很可能是基于笛福的叔叔,亨利·笛福当时所留下的记录。在这本书中,笛福不厌其烦地为达到效果逼真,巨细靡遗地描述具体的社区,街道,甚至是哪几间房屋发生瘟疫。此外,它提供了伤亡数字表,并讨论各种不同记载、轶事的可信度。本书往往被跟瘟疫当代的记载相比,尤其是塞缪尔·佩皮斯的日记。笛福的记述虽然是虚构的,但比起佩皮斯的第一人称叙事,更为详细和有系统。
  • 杀人鬼:觉醒篇杀人鬼:觉醒篇绫辻行人|小说杀人鬼来了!他所到之处,将化为惨绝人寰的人间地狱!而在这场史无前例的惊悚杀戮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惊人玄机?当谜底揭晓的那一刻,没有读者能够抵挡这扑面袭来的震惊与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