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章

卢卡斯跑出门去,我被绳子牵着跟着他跑。我们穿过街道,看到铁丝网已经被拆了一些,有台大机器在洞穴附近轰隆隆地响着,声音异常响亮刺耳,周围站着几个人。我蹲下来小便。其中一个人走了过来。他走到我们面前,鞋子散发出一股浓厚的鞋油味和其他我从没闻过的刺激性味道。

“还有猫住在里面。”男人走过来后,卢卡斯气喘吁吁地对他说。他把我抱起来放在胸前,我能感觉到他剧烈的心跳。

“你在说什么?”那人皱着眉头问道。

“有猫住在房子地板夹层的洞里,你不能推倒这间房子,会压死它们的。你可以推倒其他的房子,但这间不行,里面有动物。”

那人咬了下嘴唇,回头看了看他的朋友,然后看向我:“这狗不错。”

他摸着我的头,他的手非常粗糙,散发着忽浓忽淡的化学药品的味道和泥巴味。

卢卡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谢谢。”

“它是什么品种,丹麦提夫?”

“什么?”

“说你的小狗。我朋友有一条丹麦犬,是丹麦马士提夫,小时候跟这狗很像。我很喜欢狗。”

“太好了!我不太知道它是什么品种。其实,我也是从你们打算推倒的这间房子的地下夹层里救出它的。以前这里面住着很多猫,各种各样的都有,现在也还是有很多的。我想说的是,里面还有猫没有被救走。拆掉一间里面还住着野猫的房子,是不合法的。”

我闻到由洞口散发出来的猫妈妈的气味,我知道她正谨慎地靠近我们。我挣扎着想要去见猫妈妈,被卢卡斯制止了。我喜欢被卢卡斯抱着,但当我想去玩的时候,被他抱着就没那么开心了。

“合法……”那个男人若有所思地重复了这个词,“好吧,我已经拿到了拆迁许可证,就贴在那里,看到了吗?所以这确确实实是合法的。我对猫没有什么意见,除了我女朋友养得实在太多了些。我必须完成我的工作,懂吗?这不是个人问题。”

“这是个人问题。对猫来说是,对我来说也是。”卢卡斯反驳道,“它们被抛弃了,在这个世界上很孤单,只有我能帮它们。”

“好吧,我不跟你争论这些。”

“不如……我们打电话给动物救援的人。”

“我不关心这些,我等不及他们。”

“不行,”卢卡斯大步走到大机器前。我跟在他后面,皮带在我们两个之间晃来晃去,“你不能这样做。”

我抬头盯着大机器看,没看明白什么。

“兄弟,你要惹恼我了,闪开点儿,你这是非法入侵。”

“我不会走开的。”卢卡斯把我抱起来,搂在胸前。

那人走近我们,盯着卢卡斯看。他们差不多高,眼睛对着眼睛。卢卡斯和我也盯着他看,我摇了摇尾巴。

“你真要管这件事?”那人轻声问道。

“介意我先把狗放下来吗?”

那人一脸厌恶地转过头去,小声嘀咕道:“妈妈说过总会有这样的日子。”

“嘿,戴尔!”另一个男人喊道,“我刚刚打电话告知甘特了,他说他会过来。”

“好的,很好,他可以对付这个小子。”那人转过身,朝他朋友走去。我在想他的朋友们会不会过来摸我的头,我肯定会喜欢的。

很快,一辆很大的黑色轿车开了过来,一个人从车里出来。他走过去和那群人说话。大家都望向我,因为现场只有我一只狗。他比卢卡斯更高、更壮一点儿,当他走近时,我闻到了香烟味、肉味,还有他的衣服和呼吸散发出的甜甜的味道。

“所以这是怎么回事?”那个人问卢卡斯。

“还有些猫住在房子下面,你不会冒险去伤害它们的,对吧?”卢卡斯道。

男人摇摇头:“没有猫了,我们全都带走了。”

“不,你们没有全部带走,至少还有三只猫在下面。”

“你错了,而且我没时间管这些。因为这些该死的猫,我们的工作进度已经落后了,我不想再在它们身上浪费时间,我有房子要建。”

“你对那些猫做了什么?它们当中有一些还是小奶猫。”

“不关你的事,这一切都与你无关。”

“真的一点儿关系也没有吗?我就住在街对面,我看着这些猫来来去去。”

“真有你的,你叫什么名字?”

“卢卡斯,卢卡斯·雷。”

“我是甘特·贝肯鲍尔。”男人伸出手来握住卢卡斯的手,过了一会儿就放开了。当卢卡斯的手收回来抱住我时,我仔细地闻了闻,发现他手上也有了香烟和肉的味道。

“是你把我的栅栏压下来的?我已经派人修了三次了。”

卢卡斯什么也没说。我躺在他的怀里,昏昏欲睡。

“很明显也是你在喂这些猫。这并不是在帮忙,你知道吗?”

“你的意思是要它们挨饿吗?”

“它们是猫,会抓鸟和老鼠,难道你不知道?所以它们并不会挨饿。”

“才不是呢。它们繁殖太多,如果不抓住它们带去消毒,很多小猫都会饿死,要么也会因为吃垃圾导致营养不良而病死。”

“这能怪我吗?”

“不,我只是希望你能给点儿时间,让别人能人道地处置它们。有组织在做这样的事,他们会救助那些什么都没做错却被抛弃、过着流浪生活的动物。我们打过电话了,他们马上就到。等他们处理好这些猫,你就可以继续你的工作了。”

这个带有烟味和肉味的男人,边听边摇头:“说的跟网上说的一样,不过我不想跟你谈这些。你知道现在建一栋房子有多困难吗,卢卡斯?得跟十几个机构打交道,我推迟了一年才拿到许可证,一年!我现在必须开工了。”

“我不会走的。”

“推土机推倒房子的时候,你站在它前面?你是认真的吗?你会死的。”

“认真的。”

“我想简单点儿解决这件事,你却不配合,不要逼我报警。”

“报警吧。”

“有人说过你是个顽固的小王八蛋吗?”

“顽固……可能有,”卢卡斯回答道,“不过没人说过我小。”

“呵,你真是个讨厌的家伙。”

那人没有摸摸我就走开了,这很反常。我们一动不动,站了一会儿。大机器安静下来,我整个身子都觉得轻松了,就好像把压在我身上的什么东西挪开了一样。卢卡斯把我放下来,我小心翼翼地嗅着泥土。我想跟卢卡斯玩闹,可是他只想静静地站着。我被皮带拴着,跑不了太远。

又有人来了,我摇着尾巴。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从另一辆车里走出来,他们都穿着黑色的衣服,腰间扣着金属物体。

“是警察。”卢卡斯静静地观察着,“好了,贝拉,现在警察来了,让我们看看会发生什么。”

穿黑色衣服的两个人走过去跟带有烟味和肉味的男人说话。卢卡斯似乎有点儿不安,但我们没有移动。那两个人走过来看我的时候,我打了个哈欠,尾巴摇得起劲。我能闻到女人身上有狗的味道,而男人身上没有。

“哦,我的天哪,好可爱的小狗!”那女人热情地说道。

“它叫贝拉。”卢卡斯回应道。我喜欢听他们谈论我。

女人对着我笑,问卢卡斯:“你叫什么名字?”

“卢卡斯,卢卡斯·雷。”

“好的,卢卡斯,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吧。”她的男同伴说道。

男人跟卢卡斯说话的时候,女人蹲下来逗我玩。我跳到她手上,能嗅到她手上其实有两种狗的气味。我舔她的时候能尝到那两种狗的味道。她身上的金属物体发出碰撞声。

女人站了起来,我往卢卡斯那边看去。

“如果不是警察,那么该由谁来保护这些猫?”卢卡斯问。他第二次使用“警察”这个词。我能感觉到他情绪低落,我走过去坐在他脚边,希望能使他高兴起来。

“你不应该站在这里,懂吗?”穿黑色衣服的男人指着大机器说,“我明白你在担心什么,但你不能干涉这个建筑项目。你若是还不走,我们就要逮捕你了。”

带有两种狗的气味的女人拍拍卢卡斯的肩膀说:“你和你的小狗最好现在就回家。”

“至少去照一下地板夹层,好吗?”卢卡斯请求道,“你们会看到那些猫的。”

“我不知道这到底有什么用。”女人回答道。

我看到又有一辆车停了下来。这辆车散发着狗、猫和其他动物混合的气味。我把鼻子往上凑,想闻清楚那几种味道。

新来的车带来了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男人把手伸进后座,拉了个大东西出来,扛在肩上。我闻不出那是什么。他碰了一下那个东西,一道强光便射了出来,这让我想起了之前从洞口射进洞穴的光束,照在猫身上,猫都吓得直逃窜。

我认得那个女人。我遇见卢卡斯那天,是她爬进了地板夹层里。我很开心见到这两个人,对着他们直摇尾巴。这里人好多啊。

“嗨,奥德丽。”卢卡斯向她打招呼。

“嗨,卢卡斯。”

我决定以后就叫那个女人奥德丽,想走过去看看她,但她和同伴还没走到我们身边就停下来了。灯光扫过卢卡斯的脸,然后落在洞口前的泥土上。

那个带有香烟味和肉味的男人大步走了过去。他的脚步很重,手一直在摆动,就像是给狗扔玩具一样的手势:“嘿,这里不允许拍摄。”

奥德丽走近那个肩上扛着大东西的男人,说:“我们拍的就是你,因为你要摧毁一间住着野猫的房子!”

带有烟味和肉味的男人摇了摇头:“里面已经没有猫了!”

我紧张起来了,是猫妈妈!它在洞口边停了一会儿,探测周围的环境,然后飞快地冲出洞口,从我们身边跑过,消失在铁丝网后面的灌木丛里。

“你拍到了吗?”奥德丽问她的同伴。

“拍到了。”肩上扛着那块大东西的同伴回答道。

“还说没有猫?”卢卡斯对那个带有香烟味和肉味的男人说。

“我希望你们能逮捕那些人。”男人向穿黑色衣服的人大叫道。

“他们只是站在人行道上,”穿黑衣服的男人冷静地答道,“没有法律规定不能这样做。”

“我们不会因为拍摄而逮捕人。”带有两种狗的气味的女人回答道,“你确实说过这里没有猫。”

“我们是动物救援组织的,”奥德丽站在原地说,“我们已经给建筑委员会打过电话。由于野猫的存在,他们正在撤销拆迁许可证。警官们,如果他推倒这间房子,那将是违法行为。”

“这不可能!”带有烟味和肉味的男人冷笑了一下,“他们行动没那么迅速,甚至不会这么快就接了那该死的电话。”

“他们接了电话。因为我们组织有位成员刚好是县委会委员。”奥德丽回答道。

穿黑色衣服的两个人互相看了看对方。

“这不是我们部门要管的事。”男人说。

“但你看见猫了,动物福利的事归你们管。”奥德丽说。我在想她为什么不走过来,而只是站在她的车旁边。我希望她过来跟我们一起玩耍。

“大家都站在这里,简直是在浪费我的钱!我认为警察应该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把这些该死的人都带走!”带有烟味和肉味的男人愤怒地说道。

警察,原来穿黑色衣服、腰间扣着金属物体的人是警察。两位警察的语气也强硬了起来。女警察对卢卡斯说:“先生,带上你的小狗到人行道那边去,好吗?”

“不,若他还是不管底下那些可怜的猫,坚持推倒房子,我绝不走。”卢卡斯固执地说道。

“我的上帝!”带有烟味和肉味的男人大喊道。

两位警察交换了一下眼神。

“卢卡斯,如果要我再问你一次同样的问题,我就会给你套上手铐,关到警察局去。”女警察说。

卢卡斯静静地站了一会儿,然后把我带到奥德丽那边去。奥德丽摸了摸我。我很开心再次见到她。带有烟味和肉味的男人和警察也跟了过来,大家聚到一起,我更高兴了。

带有烟味和肉味的男人深吸了一口气:“这里本来有几十只猫,不过现在没有了。我们刚才看到的那只猫可能只是在里面探测情况,并不表示它就住在那里。”

“我每天都会看到它们。刚才那只猫确实是住在那里,和另外几只猫一起。”卢卡斯告诉大家。一张纸在风中飘动,我想抓住它,但被皮带拉了回去。

“你把那些猫都带到什么地方去了?我没在任何一间收容所发现它们的踪迹。”奥德丽尖声问道。

“好的,警官。首先,这个叫卢卡斯的小子一直在破坏我的栅栏,给那些猫喂食。其次,她说得对,我们非常人道地请了公司外部的人来诱捕猫。我不知道他们对那些猫做了什么,可能给每只猫都找到了收养的好人家。”

“他一直在喂那些你说已经不在这里的猫。”女警察点了点头。

大家安静地站了一会儿,我打了个哈欠。

“嘿,甘特!”一个满身灰尘的男人叫道,“我接到曼迪的电话,她说是关于你的许可证的事。”

最后大家都散了。奥德丽蹲跪在稀疏的草地上和我玩,而她的同伴把那带有灯光的大块东西放回她的车里。

“带着摄像机来真是太聪明了。”卢卡斯说。

奥德丽笑了,说:“那完全是个意外。我刚刚正开车带弟弟拍花絮,他在科罗拉多大学波尔德分校学习电影拍摄。你妈妈给我打电话,我们就赶了过来,想着如果装得像是在拍福克斯31台的新闻的话,效果应该很不错。”她把我抱起来亲吻我的鼻子,我舔了舔她。“你真是太乖巧了。”她说着把我放了下来。

“它的名字叫贝拉。”

听见自己的名字,我抬头看了看卢卡斯。

“贝拉!”奥德丽开心地叫着我的名字。我把爪子放在她的膝盖上,往她脸上爬。“你长大后会成为一条大狗的!”

“嘿,奥德丽。”卢卡斯从喉咙里发出轻微的咳嗽声,我抬起头,感觉到他变得紧张起来。奥德丽微笑着看向他。“我想,我们要是交往的话,会很有趣的。瞧,贝拉也这么觉得。”

我心不在焉地攻击卢卡斯的鞋子。奥德丽突然起身:“听到你这样说,我很高兴,卢卡斯。不过,我刚搬去跟男朋友住。这是件严肃的事。我的意思是,我们的交往是很严肃的。”

“当然,那肯定是很严肃的。”

“嘿,奥德丽,我们可以走了吗?我想在日落前到达戈尔登。”那个男人对着车窗外喊道。我困了,打了个哈欠,是时候睡午觉了。我四脚朝天地躺在草地上,闭上眼睛。卢卡斯来抱我的时候,我都没有睁开眼。

后来,我和卢卡斯在家里的大房间里玩耍,地板很柔软,他们称那里为客厅。卢卡斯拉着一根绳子,我跳过去想咬着它跑开,但它会滑出我的嘴巴。他大笑着,沿着地板拖动绳子,直到我猛扑过去。和他在一起真是太开心了,我喜欢听他笑,这游戏可以玩一整晚。

忽然有人敲门,卢卡斯沉默了一会儿,走了过去。我跟在他身后。他盯着门看了一会儿,一股凉凉的空气从门底部的缝隙中渗进来,我闻到了一个男人的味道——是之前那个身上散发着烟味和肉味的男人。

卢卡斯挺直腰板儿。那人又敲了敲门。最后卢卡斯还是把门打开了,用脚把我扫到一边去。

“我们需要谈一谈。”男人对卢卡斯说。

上一章第2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饥饿游戏1饥饿游戏1柯林斯|小说横扫欧美各大图书奖项,长期攻占欧美畅销书排行榜,青春冒险、科幻惊悚系列全球热映电影原著。《暮光之城》作者斯蒂芬妮·梅尔、“惊悚小说之王”斯蒂芬·金联袂推荐的人气畅销作品!
  • 兔儿岭兔儿岭贺绪林|小说本书主要讲民国十八年、八百里秦川遭百年不遇的大旱,赤地千里、饿殍遍野,兵荒马乱、盗匪四起。良家子弟墩子父母双亲死于保安团长罗玉璋之手、孤儿虎口逃生、含愤远走他乡,不料途中误入匪巢。兔儿岭上,年轻貌美的压寨夫人雪艳救墩子逃离匪窝。热血男儿终究抢杀恶人,报了杀父之仇,却又被人利用,最终难逃非命……
  • 一只长不大的羊一只长不大的羊杨遥|小说一位从小失去母亲的孩子,与羊为伍,在野外练的一身力气,偶然的一个机会,救了一位领导的女儿,领导为了报答他,让他去机关看大门,准备以后给他转正,但是有一次,他竟把一位上访户背到了领导办公室……
  • 生如夏花生如夏花张碧云|小说姐姐苏小雨受过高等教育,气质高雅,从小自命不凡,却心比天高,命如纸薄,在事业和爱情上屡受挫折,当她得知自己的身世后,因妒生恨,本来的姐妹情深,却势成水火。妹妹苏小棋从小混迹于市井“江湖”,却天生一副大情大义的热心肠,孝顺,正义,积极向上,用智慧和血泪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最终变成一个成功的女商人。
  • 被捡来的孩子被捡来的孩子于丹|小说这是一个没有时代背景,假设发生在当今世界的故事。鱼天是一个东北小镇上的孤儿,今年9岁。这里交通便利,某年的一月三日,鱼天就是在小镇的火车站的候车室里面被人遗弃在一个纸箱里,看的出来他出生不久,也许仅仅因为他的左腿是先天畸形。当时的他刚刚出生,卷在一个小被子里面因为饥饿而响亮的哭着,也许,这就是命运,因饥饿伴随着的命运,10年里面饥饿的感觉一直没有离开,到现在也没有。因为找不到他父母的线索,交通便利的小镇人来人往,拣破烂卖废品的刁老太太收养了他这个没有人要的孩子,这个世界,往往是穷人更加具有同情心。
  • 被美人被美人周弦|小说三十岁的丁圆圆,做了多年公益,自命不俗,却成了时尚杂志整形板块的负责人。在一条被称为“美人沟”的整形街上,她将如何克服自己的偏见,在“虚荣”、“肤浅”的表象之下,领悟脸对于一个人的意义?名牌大学的医科博士,也曾有过悬壶济世的大医理想,却成了边缘化的整形医生。被工作的惯性挟裹,被生活的琐碎消磨,她是否能在犹疑和纠结中自省和继续前行?
  • 坐上吉普坐上吉普林那北|小说林那北,女,中篇小说选刊杂志社社长、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福建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已出版作品十三部,多次获奖,入选2002年中国文学年鉴、2003中国年度最佳中篇小说等数十多种年度权威选本。有小说被译介到海外或改编成影视作品。
  • 世界最具推理性的侦破故事(二)世界最具推理性的侦破故事(二)编委会主编|小说我的课外第一本书——震撼心灵阅读之旅经典文库,《阅读文库》编委会编。通过各种形式的故事和语言,讲述我们在成长中需要的知识。
  • 惘然纪惘然纪雪小禅|小说《惘然纪》由一个个短篇小说组成,以爱情故事为主,贴近生活,令人对爱情充满感悟与遐想,是值得阅读的精品爱情小说集。
  • 二号人物吕不韦二号人物吕不韦韩耀旗|小说他乱世经营,富可敌国,成为中国最早的红顶商人;他投身政治,位居人臣,掌控秦国权柄十二载……著名作家韩耀旗以一泻千里的酣畅笔法,站在历史变革时期抉择人生道路的时代高度,用恢宏大气而而又丰富细腻的如椽之笔,展示了吕不韦从一个草根商人到秦国二把手的传奇经历。本书描绘了吕不韦商场上惊心动魄的冒险生涯和宦海中惊涛拍岸般的悲喜人生,展现了吕不韦经营四海、布局天下的超人谋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