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章

新闻稿再次被撤了下来。

我从主任办公室出来,长吁了一口气,身上已经浸出了汗。五年了,这份工作带给我太多东西,有欣慰、有笑,但更多的是痛,是理想和现实之间难以逾越的鸿沟。

“年轻人不要太理想化,不要太固执。”主任常常这么劝我。

可我还是固执!做了五年记者,我却突然不知道记者能干些什么。真可悲,真他妈混账。我脑海中竟然冒出了辞职的想法,但突然冒出的想法总是不经揉搓,很快便烟消云散。

我没有请假,径直出了办公楼。当记者的好处就是不必坐班,没事的时候可以出门闲逛,且美其名曰“跑新闻”。出门时,门卫处的保安随口问了句:“去跑新闻?”我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没有搭话,也不想搭话。阳光很温暖却并不刺眼。5月初的天气已经有了点儿热度。我用手扶了扶眼镜,信步向前走去。

再往前走就是一个三岔路口,西北是紫月路,东北是三元路,两路交汇的地方延出一条向南而去的大道,那就是我们报社所在的南明路,我们都戏称“难民路”。紫月路与三元路中间,坐落着闻名汉江的百汇商厦,商厦呈梯形往后放大。据传,这座商厦是按原建设厅副厅长吕明规划而修建的,产权属于汉江的龙头企业万华地产。主任说大厦落成的时候,他还是个小记者,被领导派去跑新闻,为此还写过一篇新闻稿。

此刻,我正站在“难民路”的人行道上,看着前面这幢笨重的建筑,踌躇着往哪个方向去。

身后一阵尖锐的鸣叫声刺进耳朵,瞬时将我神游的思绪拉了回来。是救护车,看来,哪里又有病人亟待就医。这个城市每天都有意外发生,人们对救护车的出现已然接近麻木。没人停滞观看,路面上的车为救护车腾挪出了一条道路。我脚下一顿,随即打车跟了过去。

拐过“难民路”,就是著名的省府大道。毕竟临着省委、省政府,平日里这条路很安静。但是今天,尖锐的救护车鸣笛声划破了安静。救护车过了省政府大院,又走了一段,最后在水利厅门前停了下来。我急忙下车,想跟进去,但是被门卫拦了下来。

不到五分钟,救护车又出来。我跳上在等待期间就叫好的出租车,跟了上去。出租师傅见救护车从水利厅驶出来,说大概是哪个官员自杀了。我问是为什么。他说:“现在自杀的官员这么多,何况这是在机关单位,还有什么事能用得到救护车?”我的心一紧,也想到了这种可能。

救护车鸣着笛向前驶去,出租车跟着救护车,一路畅通无阻。

人民医院的急诊永远像一锅沸腾的水。我跟着急救担架,一路穿过熙攘的人群。人群像海水,分开后又马上闭合。在担架上躺着一个中年男人,身着西装,眼睛紧闭,头上已被包上了白色的漏网,脖领处的白衬衫上有血迹。担架迅疾地往急救室奔去,我还没来得及问东问西,急救室的大门就被关上了。随同救护车来的一个年轻人被留在门外。我打开手机的录音功能,跑上去问情况。他很警惕地看着我,只摇头说不知道,又问我是谁。

我说自己是记者。他眉头皱了皱,缄口不言。我与他一起等在急救室外。这期间他接了好几个电话,只是低声“嗯嗯啊啊”地应着什么,却不主动说情况。我也接到一个电话,是主任打来的,他说水利厅那边出事了,有人跳楼,已被送往人民医院,让我火速赶过去。我告诉他我已经在人民医院的急诊室外面。他连说了几声“好”,让我赶快把情况搞清楚,随时向他汇报。

我挂了电话,凑过去想问情况,年轻人却主动开了口:“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悻悻然退回原位,心里琢磨着怎么才能对事情有所了解。难道只能等医生出来了再打听吗?手机从手里往下一滑,差点儿掉在地上。我将手机拿好,突然想起可以用手机上网查询。政务信息公开以来,可以在官方网站上查到各部门的主要领导。我凭着印象在网站上搜索,很快就找到了刚刚送进去的那个人。他叫陈泽兴,是省水利厅的党组成员、副厅长,主要负责水利厅的政务工作,包括水利厅下属的水电建设研究院、投资公司等单位。

“陈厅长是自杀的吗?”我仍旧试图从年轻人身上打开缺口。

他显然对我知道陈泽兴的身份感到很惊讶。他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反问我:“谁告诉你里面的人是陈厅长的?”

我晃晃手机,那上面正是陈泽兴副厅长的照片。年轻人嘴角动了动,没有回话。急诊室的大门突然打开,走出三个人来,两男一女,步履拖沓。年轻人顾不得我在场,冲上前去问道:“陈厅长没事吧。”医生摇了摇头,惋惜的神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手机再次振动起来,是主任。我按下接听键,向外走了两步,低声说了目前的状况。主任问死亡原因弄清楚了吗。我说没有。

“你回来吧,我们谈谈具体情况。”主任说。

“主任,可是我还没弄清楚死亡原因呢。”

“回来再说,速度快点儿。”

电话被挂断。我回头看了一眼急救室,年轻人在给谁打电话,估计又是在向哪位领导汇报情况。我犹豫了一下,快步过去,塞了一张名片到他手里,然后做了个有事打电话的姿势。

我刚到社里,宋一歆就凑过来小声说:“主任找你呢,快去吧。”

我点点头,进了隔壁主任的办公室。办公室不大,靠墙放着一排书架,一个中年男人正站在书架前寻找什么。“主任。”我喊了声。主任将手里的书放回到书架上,转过头来,说:“坐。”又扬扬手,“说说情况吧。”

“好。”我坐到面前的椅子上,“死者是水利厅的陈副厅长,死亡原因暂时不清楚。救护车是下午三点零五分到水利厅,三点十八分到达医院。三点二十五分左右,病人死亡。”我有掐算时间的习惯,报社里的人都知道。

“好,就按照这个发稿,一定要把时间说清楚。还有,关于死亡的原因,老规矩。”

我当然明白主任说的老规矩。在一般情况下,对于不太确定的事情,我们会模糊带过,这样也是为了避免潜在的风险。我应了一声,出门的时候主任又补充了一句:“马上写,马上发,先发网站,再发报纸。”

刚回到座位,宋一歆就凑过来,对我眨眨眼,问道:“领导跟你交代什么了?听说有官员出事了,真的吗?”

我点点头:“你倒是消息灵通,怎么,是主任告诉你的?”

宋一歆白了我一眼,气哼哼就要转身。我忙赔上笑脸:“说着玩儿的,别在意嘛!”

我所在的《汉江日报》是汉江省发行量最大的报纸,除了固定的党报版面外,还开设了法制新闻等版面。我和宋一歆负责的都是法制新闻的采写,说是法制新闻,其实主要也是社会新闻,就是哪儿都沾一点儿的那种。主任让宋一歆跟着我跑这类新闻,也是希望她能尽快熟悉本地的圈子。每个行业说到底都是有圈子的,这圈子不只是我们日常所说的人脉,更多的是你日常接触的群体对你经验和能力的肯定,有了这个,自身就是一张名片,打出招牌去办事就能方便许多。法制记者会接触各式各样的案件,因此要熟悉案件基础的定性,还要对各法律条文有一定的了解,整个要求趋近于又杂又专,其实挺不容易的。

据传宋一歆是主任的远房亲戚,所以大家都爱拿她开玩笑。宋一歆刚来不到一年,算是社里的新人。她其实不算是那种靠着裙带关系进来的,她视角敏锐,写新闻也独到,更难得的是能处理好与各种人的关系,属于那种人见人爱的机灵鬼。但新人毕竟是新人,宋一歆有时候还是太单纯,对新闻的深度挖掘得不够。社里除了老唐,就属她和我关系好。她一直把我当作师兄,我知道多多少少也带着点儿崇拜的因子在里面。被这样一个漂亮的年轻姑娘崇拜,我在内心里免不了有几分窃喜,跟她说话也就随意亲和了许多。

宋一歆被大家打趣惯了,也不在意我用她与主任之间的关系调侃她。她见我服软,转过身来看着我问:“到底出了什么事?”

我说:“水利厅的陈副厅长死了。”

“陈副厅长?那是谁?”她一脸茫然。

“你去政府网站上查查就知道了。”

“怎么死的,跳楼自杀?”

“怪了。”我咂咂嘴,“谁告诉你们当官的死了就是跳楼自杀的?”

宋一歆往我办公桌的桌沿上一靠:“这不都听习惯了吗?怎么,这个不是?”

我撇撇嘴道:“不清楚,这事情我还没打听明白。好了,不说了,我得写稿子了。”

“你连人家怎么死的你都不知道,你怎么报道?”宋一歆回了我一嘴,转身坐到自己的座位上。

我打开电脑,麻利地将新闻稿写完,仔细检查一遍,确认没有问题,然后发给主任过目。这篇新闻指定是在网站和报纸上都发的,事关重大,须得给主任先看。况且,没有他的同意,稿子也不可能发布。

宋一歆很快看到我的稿子,说道:“高人哪,不知道原来还能这么写啊!”

我不想去论她的话中有几分真假,笑着说:“你以为呢?这年头新闻可不好写,写轻了,人家说你没有深度;写重了,又容易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所以就只能顾左右而言他。”

宋一歆五官显示出一个无奈的表情来,叹道:“怎么永远在夹缝中求生存呢?真可怜。”

她毕竟还年轻。我这样想着,却回忆起自己刚做记者的情景。我那会儿何尝不是和她一样,抱着乐观的心态,可是现在呢?五年过去了,我竟如此沧桑。这么年轻说沧桑也许太早,但好像,确实没有更合适的词了。

付雪霏很出乎我意料地打来电话,约我晚上一起吃饭,我让她定好地点后发我。以往,她从没在上班的时候给我打过电话。

宋一歆早在一旁支棱起耳朵了。我电话刚挂断,她就凑过来问:“正哥,谁的电话?”

“你猜。”

“你女朋友?”她右手竖起一根手指,在空中一划,姿势颇为怪异。

正说着,老唐走了进来。“哟,周正,什么时候交的女朋友?怎么不带着让大伙儿见见?”

我笑了笑,没有否认,转而问老唐:“怎么样,有给饭的大爷吗?”

“大爷遍地都是,就是不赏口饭给我们吃啊!”老唐走到饮水机前接了一杯水,“这光景,真是不行喽!”

老唐最近在跑广告的事情。《汉江日报》虽是党报,有上面拨经费,但状况也不算乐观,每年总得拉些赞助回来,才能让报社看起来不那么寒碜。这个行业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我们掌握着一定的话语权,但这点儿话语权常常得向别的东西低头,比如金钱,比如权势。

“别转移话题!正哥,快说,刚刚是不是你女朋友?是的话,可得介绍给我们认识。”宋一歆将话题又拉了回来。

“是啊,周正,你得给同志们介绍介绍。”一旁的老张搭腔道。

我架不住众人的要求,答应周末的时候介绍付雪霏给他们认识。正巧,晚上见了付雪霏,提前跟她说说这个事情。

几人胡乱聊了两句,眼看着就到下班的时间了,我打开网页,准备浏览一下在今天这条新闻下的评论。没有出乎我意料,这样一条新闻在网上引起了许多关注。有不少网友猜测陈泽兴应当是自杀,还有一小部分人说可能是谋杀。我赶忙喊老唐过来看。老唐拿过鼠标上下滑动,看了看内容,说:“哟,下午发的呀?你还别说,关注的人还不少。”

我套老唐的话:“那你说,自杀的可能性大,还是谋杀的可能性大?”

老唐狡黠地一笑:“这我就猜不出来了,你是见过死者的人,不如你来分析分析?”

我稍有些尴尬地一笑,说:“我也没太看清楚。不过好像大家在潜意识里都觉得是自杀。”

“不是潜意识,是习惯。”老唐纠正我,“官员自杀的事情多了,所以大家都会这么以为。”

正说着,主任的声音从我们身后传来:“周正,今天这个新闻不错,你下来继续跟一下。”他手中提着公文包,应该是要下班回家。

主任走后,我和老唐他们打了个招呼,也拿包出了门。我转身出门的时候,宋一歆对着我挤了挤眼睛。鬼丫头,我心中暗道一声。

到付雪霏所说的餐馆时,她已经坐在那里等我。点完菜,我问付雪霏:“今天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你们研究院的工作虽然不忙,但你上班的时候可从没有给我打过电话。”付雪霏在大学毕业后进了汉江省水电建设研究院,不过她并不是里面的研究员,她属于行政体系,类似于服务人员。

“没打扰你上班吧?”轻柔的话语从付雪霏嘴里冒出来,她双唇紧闭,让我恍惚,恍惚以为这句话不是她说的。

“没有。”我说,“我很高兴你能打电话给我。”

她很平静地笑笑。我猜即便是有人用近乎炸裂的方式来跟她说话,她也平静如水。这两个多月,我几乎没见她有什么大动作或者大表情,总是恰到好处,小心翼翼,像一个优雅的贵妇。哦,当然,她还是个少女。和她在一起,我总觉得自己的糙劲儿无处掩藏。幸好她似乎并不介意。

吃饭的时候,我说起下午新闻的事,她很感兴趣,追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我便将事情的始末告诉了她。我一直以“政府里的一位领导”来称呼,这会儿才说起是水利厅的一位厅长。付雪霏追问是哪位厅长,我说名叫陈泽兴。她听完忽地站起来,好像被突然电到。我受到惊吓,懵懂地看向她:“怎么了?”

她僵硬的身躯慢慢柔软下来,慢慢坐到椅子上:“哦,我认识他。”

“你认识?”

“我认识。”付雪霏说,“我见过他几次。”

鉴于付雪霏的“认识”,我和她多谈了谈陈泽兴的事。我们很少能找到一个让两人共同感兴趣的话题。所以这天的晚饭吃得很顺心。

我不可能不好奇。付雪霏与陈泽兴之间,到底会是什么关系?但不论我从怎样的侧面打听,付雪霏都像是上了铁锁,不露一点儿风声。这让我感觉到了几分不悦。然而这不悦散得很快,因为我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想多了。

送付雪霏到她家楼下时,我想起答应老唐他们的事,便对她说希望她能空出周日的时间,我想带她去见见同事。她很爽快地答应了。

当晚我回到家里,想再查查陈泽兴的资料,看看能不能从中找到可能与付雪霏产生关联的信息。我查到了陈泽兴的大致履历,看到了这几年他参加一些会议及奠基典礼的材料。材料基本都是略略而过,他不是在显赫职位上手握重权的一把手,也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过去,媒体对他的关注自然是有限的。最近与他有关的新闻都与汉江的水能开发连在了一起。

汉江发源于我国西北部的玛卡丹山,一路从西北流向东南,上游途径高山峡谷,水势落差极大,原本有开发水能的极好资源。但囿于险恶的地形,另外也考虑到保护自然环境的原因,汉江上游的水能没能得到很好的开发。汉江省位于汉江的中下游,是汉江流经的主要区域,汉江省境内高原、山地、丘陵、平原成阶梯状分布,地势落差大,具备开发水能的有利环境。三年前,汉江省委在中央的号召下,制定了开发汉江水能的具体计划,并成立了专门的领导和督查小组。陈泽兴以水利厅副厅长的身份,兼任领导小组的副组长。

这条新闻是以“陈泽兴”为关键词搜出来的数量最多、重合率最高的新闻。我反复阅读每一条新闻,却没发现与付雪霏可能产生联系的任何东西,不由感叹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多疑起来。

隔天一大早,我刚到报社,老唐他们还没来,宋一歆就带着一股兴奋劲儿过来告诉我,昨天那人真是自杀的。我瞅着她,意思是问她怎么知道的。她神秘地一笑:“你还别不信,等着瞧吧。”

这个小妮子,常常撩起我的好奇心,然后戛然而止。我扯出一张笑脸,凑过去问她消息来源。主任让我跟这条新闻,现在有现成的消息在我眼前,不由得让我动心。宋一歆这会儿掐着字,一个一个让我从她嘴里往外抠。我连哄带套,最终以给她买三天早餐的代价成功取悦了她。她眉头一蹙:“看在你这么想知道的份儿上,那我就给你小小地透露一下。”

“快说,快说。”我心里早已经猫爪子挠一样急不可耐。

宋一歆拍了拍旁边的凳子,示意让我坐下。“我有个同学,今年刚进水利厅,昨天的事碰巧被她撞上,可把她吓了个半死。本来她是去给水利厅的另一位副厅长送材料,经过陈厅长的办公室时,听到里面传来了争执的声音,好像是陈厅长在跟谁打电话。她当时没怎么注意,也没当一回事,就去了厅长秘书的办公室。等她办完事情下楼的时候,陈厅长办公室的争执声已经听不到了。她绕了一圈下了楼,刚走了没几步,一个东西从天而降砸在了她面前。当看清楚是一个人时,她就蒙了。她听见楼上有人在问怎么回事,也有人在议论会是谁。后来有人打了120,有人急急忙忙下楼来。直到摔下来的人被抬上救护车拉走后,她才回过神儿来。”

“就这,没了?”

“嗯,没了啊!”宋一歆双手环抱在胸前。

我用手背蹭了蹭鼻尖,说:“你不是说他是自杀的吗?”

“对啊,是自杀的。”宋一歆说,“他是从窗口跳下来的,当时他的办公室空无一人,门从里面反锁了。”

这才是关键,空无一人的办公室,一个刚与别人发生过争执的副厅长。这样一桩命案背后究竟掩藏着什么?

我转身上网搜索相关的消息,没有看到有报道陈泽兴如何死亡的新闻,证明陈泽兴的死亡原因还处在未公开阶段。

宋一歆在我肩膀上拍了一下:“你看什么呢,这跟我说着话呢,怎么就突然……”

“你看,网上还没有关于陈泽兴死亡原因的新闻。”

“那是,听说领导发了话,不让往外传。”

“不让传,你还不是知道了?”我“嗤”了一声,看着宋一歆,她眼睛明亮,闪着刺人的光芒。

“可我只知道他是自杀,再具体的就不知道了,这不算知道具体情况。”

老唐进来,张着大嗓门儿问道:“你们俩又凑在一起说什么呢?是不是有什么情况?”

“能有什么情况?”宋一歆回问他。

“那可不一定。”老唐憋着一股坏笑,“男未婚女未嫁,有什么情况都很正常。”

我看向宋一歆,她的脸上氲起一片绯红。之前办公室里全是大老爷们儿,大家没事干就说些带颜色的段子,权当调剂生活。宋一歆来了后,我们自觉收敛了很多,但偶尔一两句话还是会逗得她脸颊绯红。我出声维护道:“人家还是个小姑娘呢,老唐,你说话注意点儿。”

“谁是小姑娘!”宋一歆不领我的情,气咻咻回了自己座位。

我哭笑不得。老唐对我挤挤眼睛,端着茶杯去了自己那边。

临近中午的时候,主任来了。他铁青着脸,一来就喊我去他办公室,拉着吸了二十多年的烟嗓子说:“昨天那条新闻,别再跟了。免得那帮人又说我们给政府工作添麻烦。”我想他大概又是挨了训,不敢搭话,只应了声“好”。两人都沉默起来。

主任将手里的公文包搁到桌子一角,拿起水杯接连喝了几口水,然后转过身来拍拍我的肩,叹了口气,说:“今天早晨他们通知我去开会,指名道姓地批评我们就盯着政府那点儿事报道,问我是不是有意给他们的工作添乱。你说说,我们干的这还叫新闻吗?”主任发泄一通,又放缓语气说道,“既然不让报道就算了,再找别的新闻吧。”

像是在安慰我。

“那已经发出的报纸呢?”以往如果觉得有重大问题,上面会要求我们回收报纸,所以我才这么问。

主任摩挲着自己的双手说:“已经发出的就不用管了,没有发的就别再发了。”

出了主任办公室,老唐他们围过来问情况。我说:“昨天那个新闻被腰斩了。”

宋一歆很夸张地“啊”了声,我故作鄙夷地看了她一眼:“啊什么啊,稿子被毙掉有什么可惊讶的,小屁孩儿大惊小怪。”

“就是就是,咱们这些人,谁的新闻没被毙过几次啊。主任说过,没被毙过几次稿子的,都不算好记者。”老唐呷了一口茶,指着宋一歆说,“小宋啊,你可得做好准备,以后你的稿子也会被咔嚓的,到时候可不能哭鼻子。”

“我都多大的人了,还哭鼻子,唐老师,你当我是你家小女儿啊!”

老唐的小女儿刚刚三岁,中年得子,夫妻两个十分宠爱这个孩子。每次他老婆打电话过来,我们都能从电话中听到响亮的哭声。后来大家索性把所有与哭有关的都归到老唐的小女儿身上。

大家凑在一起闹了几下,我郁闷的心情稍微得到了缓解,老唐见我心情好转,非拉着我下午跟他一起去跑广告。纸媒行业日渐萧条,很难看到光鲜的前景。穷则思变,不得不转型。除了开发新媒体外,报社也将广告费作为重头戏。如今报纸的发行常常是逆价的,如果没有大量的广告费支撑,一般性的报纸能不能办得下去还真难说。老唐早些年从政府机关下来,在报社一干就是十几年,我刚来报社时他帮了我很多,我们亦师亦友。我知道拉广告费是一个得求爷爷告奶奶看人家脸色的事,一点儿都不想去,但架不住老唐的左磨右泡,就勉强答应了。

我们的目的地是江南大厦。

江南大厦坐落在城西,两栋十多层的建筑分列左右,中间以天桥相连。大厦往北,便是汉江;往东,是曾经的“汉水花园”所在的地方,现在是汉江省最神秘也最有名的别墅区。江南大厦并不是因为在汉江的南边所以叫江南,它的得名来源于江南地产。江南地产是一家大型的地产集团,总部在江南地区。这家集团所开发的房产建筑,突出江南水乡的特色,讲究生活品质,在作为西北大省的汉江省独树一帜。之前在社里负责跑广告的同事曾经提起过,说这家集团很难缠,他跑了好几年,愣是没从人家口里扯出一点儿吃的来。老唐接手他的工作后,基本上不打算在这里找牙碎,他不止一次地跟我们说:“聪明人啊,就是把别人撞破头的教训直接拿来用,不撞南墙不回头那套早过时了。”后来在主任的一再过问下,老唐象征性地去江南逛了一圈,按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去“打秋风”。不出我们所料,老唐果然铩羽而归,他说压根儿就没人鸟他。这次是江南集团的人主动打电话给他,约今天见面,所以他估计今天有戏,这才拉着我给他撑场面,同时也壮胆。

电梯停在了十二层,出了电梯,迎面看到的就是“江南”两个醒目的大字。一位身着职业裙装的女性迈着妖娆的步子从我们身边走过,细高跟鞋在大理石地面上敲出一串“嗒嗒”声,伴随着女人一扭一扭的臀部和若隐若现的香气飘然离去。我和老唐道明来意,前台小姐绽出微笑,带着我们上了十六楼。她将我们带到一间宽敞的会议厅后,很仪式地说让我们稍等,然后走了出去。

我打量着宽敞明亮的会议室,心里却暗暗咒骂资本家都是万恶的,吸人血、食人肉而不吐骨头。汉江省的房价正以火箭般的速度上升,很多人根本就买不起房,甚至连租住也成了一件困难的事情,而这里却空无一人地闲置着。老唐看上去有些紧张,一会儿整理衣服,一会儿清嗓子。大约三分钟后,有人走了进来。来人西装革履,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脸上氲着笑意,伸手过来说:“你好。”

分别握过手之后,他径直切入话题:“这次请两位来,是鄙公司有点儿事情想和贵社协商一下。”

“不知您怎么称呼?”老唐表现出罕有的客气,连带着动作也显得拘谨。

“失误,失误。”他手上变戏法一样出现了两张名片,“鄙人尹峰,刚到这边任总经理。”

“原来是尹总,幸会,幸会。”老唐用胳膊肘戳了戳我,我知趣地跟着他说:“尹总,幸会。”我对这个叫尹峰的总经理印象还不错,但我确定如果他再多说几次“鄙人”,我对他的好感度就会唰唰直降。

凡事要有度,谦逊也一样。

好在他没让我失望。接下来的谈话中他都以“我”自称。

据尹峰说,他到汉江省的时间很短,才理顺江南在汉江省的工作,有意在宣传方面打破之前的格局,开创新的局面,所以亲自抓起了这块儿。尹峰的话很笼统,也很官方,但我和老唐的关注点却在他究竟能为江南的广告付出多少钱上。套话听多了,人会习惯,也会怕。老唐接手这项工作一年多,这样的话听了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他习惯了,也怕了。“就怕打太极啊!一打太极就变成一团糨糊了。”老唐曾经这样感叹道。

“尹总真是高屋建瓴,宣传对现代企业来说必不可少,对像江南这样的大集团来说更是十分重要。不知道您打算开创怎样的新格局呢?”老唐在试图让尹峰说出些更重要的东西。

尹峰微微一笑,透出商人的精明来:“既然唐记者问到了这个问题,我也不妨透个底儿,我打算每年拿出500万来,在你们《汉江日报》做做工作。”

500万!我相信老唐心里和我一样,都吸了一口凉气。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虽然《汉江日报》每年的广告收入不少,但像这样长久租用版面的,数量是很有限的。如果能将这个单子拿下来,那老唐绝对会成为社里的大英雄,甭说让主任天天对他笑,我估计就是让主任给他亲自端茶倒水,主任也会屁颠屁颠地去。

“当然,这只是我一个不成熟的想法,能不能通过,还得经过上面领导的审核,但我个人觉得希望还是蛮大的。”尹峰补充道。

老唐依然沉浸在这个数字带来的巨大震撼里。尹峰,或者说江南集团愿意为广告付出这些钱,还仅仅是在《汉江日报》一家省级报纸上,那么是什么样的项目让他们愿意付出这些,他们所期盼的收益又是多少?我没法想象。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料理课料理课夏辰|小说心结是个乌龟壳,背着它,是不想私密被偷窥。但只有心结之释,灵魂才会自由。美女“池幼安”经营着优雅的料理教室,神秘却又平实。只有有缘人才能得以进入教室学习。不过是每个人每天在餐桌上都能见到的家常菜,却成为了一道道心灵的“治愈系”大餐,给了做它的人启发与灵感,触动每一个人的心灵。她们不仅学会了料理美食,更学会了料理心灵,学会了如何面对爱情,面对人生,面对幸福的挑战。潜入人性灵魂最柔软、最真实的深处,与心灵交谈,感悟爱情、人生、幸福的本真。本书通过九个或多或少能够触动你的故事,九个个性鲜明的人物,九种不同的人生……
  • 战栗与本案无关,但与任何女人有关战栗与本案无关,但与任何女人有关海飞|小说世间男女之事,大多逃不过爱与性二字。本书正是对爱和欲望的“海飞式”解读。夏天的少年闯入单身女人的房间,却意外卷进谋杀案件;“守寡”和“美丽”总是被人认为是出轨的证据,在井边,她要那些夜晚来敲门的男人帮她洗衣;氤氲的江南,吱呀的木楼,她最终死在美人靠上;为了给弟弟看病,她被迫做了小姐,回乡时……
  • x时空调查x时空调查君天|小说悬疑志力推君天力作,一部让你探寻历史的科幻悬疑小说。以时飞扬为核心的“时光”侦探社,潜伏着各种奇能异士。具有语言能力、可以和世间所有生灵沟通的宋采文,掌握空气中风元素的无情杀手慕容流浪,拥有优秀基因但具有双重人格的古代少年王猛等等……
  • 八鲜汤八鲜汤鬼马星|小说《莫兰系列1:八鲜汤》是《莫兰系列》之一。八年前,莫兰还是大学外语系—年级的新生,被安排在条件颇为艰苦的八人间宿舍居住,而睡在她下铺的正是后来因为恐怖血腥的“人骨八鲜汤”命案而声名大燥的张素萍。八年后,曾同是大学烹饪社团成城的四姐妹。突然接到神秘的聚会邀请函,“八鲜汤”三个字更是唤起了众人对多年前那桩可怕凶杀案的恐怖记忆……聚会当天,八年前的惨剧在众目睽睽下再度上演,原来,杀机竞潜藏于烹饪社团的姐妹之中……也许,一切的罪孽只源自深藏于人心的爱与欲……
  • 揭重口味案发现场:尸语者揭重口味案发现场:尸语者秦明|小说20个挑战心理极限的重口味案发现场,20份公安厅从未公开的法医禁忌档案。残忍、变态、惊悚、刺激、真实、震撼!尸语者,与死者朝夕相处的神秘职业,即将剖开震撼人心的亡灵之声!高速公路上抛下9袋尸块,被割下的膀胱里居然藏有冰碴,2000辆飞驰而过的车里,谁才是真正的凶手?垃圾场里被捆绑的女尸,全身器官都已经蜡化,要如何下手,才能验出她死亡的真相?电话打到一半,话筒里却传来沉闷的挣扎声,潜伏在校园当中的魅影,真的吞噬了那些女孩?资深法医老秦亲自捉刀,首度披露惊悚案发细节,创下悬疑小说从未到达的震撼尺度!荒山残尸、灭门惨案、校园禁地、公路游魂、水上浮骸、天外飞尸……每一案都让你无法入睡!
  • 出逃出逃樊健军|小说兔子是下半夜走出村子的。他要到镇上坐早晨的车子。他对自己要去哪里并不十分清醒,只要能离开村子,走得越远越好,他不在意去什么地方。临走时,兔子锁了房门,将钥匙放在炳德的窗台上。三间草房做价二千元卖给了炳德,炳德给了一千五百元,余下的五百元等他女儿拿了钱回来再给他。炳德的女儿小月出去三年了,从没见她回来过。她去了哪,在做什么,兔子不知道,炳德也不说。那五百元钱兔子不指望了,手头上的钱已经够他跑得远远的。卖房的事也同炳德说妥了,等他走了才能公开,兔子还欠着大蟒一千元赌债呢。
  • 股市奇缘(上册)股市奇缘(上册)陈学连|小说他们因股而结缘,又因缘而际会,最终使他们拥有了一身超能力。两块传世玉佩的出现,使得天性纯良的大成和李泽林两人被流星激发出了潜藏在他们体内的巨大能量。旅行中的一次比试,两个人意外地发现了Y星球留在天目山的超文明现象,出于好奇,他们开始顺藤摸瓜。经过几番周折和历险,当撩开那层神秘的面纱后,终于揭出了近百年来地球上发生的一系列的自然灾害、战争和金融风暴的来龙去脉……
  • 失忆读心男诡异经历:人间失忆读心男诡异经历:人间蔡骏|小说主人公高能拥有神奇的读心术,身边的一切都让人不安。同事的离奇自杀,神出鬼没的幽灵ID,善良的盲眼少女……高能的人生在平凡中如此与众不同,一个天大的阴谋悄然逼来。失踪千年的兰陵王面具忽隐忽现,面对这令人震惊的一切,高能将何去何从?
  • 省委大院省委大院纳川|小说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没有任何背景的农家子弟王一鸣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清江省委办公厅做秘书。从此,一连串的幸运开始降临到他的头上。在32岁就出任江北市市长,成为整个清江省里最年轻的地市级正职。后来随着赵长东升任国务院副总理,王一鸣又进京出任了S部党组成员、办公厅主任、副部长、常务副部长。公元2000年,四十五岁的王一鸣再次获得重用,出任西江省省委副书记。他背景特殊,经历丰富,很快就成了西江省政坛上谁也不能忽视的人物。人到中年的王一鸣,在官场这个能量巨大的大染缸中面临着权力、金钱和美色的一轮又一轮诱惑,他该如何应对……
  • 空手套白狼空手套白狼彪叔|小说王建国、李海峰夫妇从国家机关下海创业,争得驼城市的群英煤矿的引资和改制项目。他俩找来港商钱进、赵牧之出资。50:50的股权结构设置和钱进悄悄在合资合同中将“投入”改为“融资投入”,就此埋下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导火索。随后王、李与赵、钱以及“脚踩两只船”的中方高举、高英共同上演了一出惊心动魄、波诡云谲的“三国杀”闹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