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章 没有疑点

在回程的飞机上,沈跃几乎都处于睡眠状态,康如心并没有去打搅他,一直到下飞机后才问他:“这次去美国是不是很累?”

沈跃摇头,道:“我是在强迫自己休息,陈迪的案子肯定会耗费我太多的精力。其实,在飞机上我很多时候都没有睡着,我在反复思考这个案子的细节问题。”

原来是这样。康如心问道:“那么,你发现了什么问题没有?”

沈跃苦笑着说道:“我又不是神仙,毕竟接触到的资料太少,更重要的是我还没有见到陈迪本人。”

康如心很是奇怪,问道:“那你在思考什么呢?”

沈跃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说道:“我在分析‘如果’。”

康如心不明白他的意思,用一双大大的眼睛看着他。沈跃补充说道:“就是像警察那样提出各种假设。虽然那样的思考用处不大,但是我又阻止不了自己那样去思考。”

康如心顿时理解了他内心的痛苦与压力,挽着他的胳膊说:“那就暂时别想了,我们回去后再说吧。”

沈跃点头,叹息着说道:“乐乐肯定在我们家里……一会儿你先回去吧,我已经与龙警官约好了,我直接去他办公室。”

果然,康如心一进家门就看到了乐乐和曾英杰。乐乐见康如心的后面没有沈跃,着急地问:“表哥呢?”

康如心回答道:“他直接去龙叔叔的办公室了。”

曾英杰顿时明白了,对乐乐说道:“我们回去吧,我们不能给表哥太大的压力。”

乐乐却依然在焦急着:“可是……”

曾英杰轻轻拉了一下她的衣袖,低声责怪道:“表哥一下飞机就直接去了刑警总队,你还要他怎么做?”

有时候龙华闽在沈跃面前会觉得有些不自在,甚至……虽然龙华闽非常不愿意承认,但他不得不在心里苦笑,因为这就是事实——他有点怕沈跃。当然,这仅仅是在他想要抽烟的时候。每当这个时候他都会气恼地对自己说道:我为什么要害怕那个家伙?!

此时就是这样。当沈跃进入办公室,皱着眉头看着还没有完全散去的那些烟雾的时候,龙华闽竟然马上就向他解释道:“现在抽得少多了。”

沈跃倒是没有再说什么,直接就说道:“我是从机场直接赶过来的。我们谈谈这个案子吧。”

龙华闽的手不知不觉地就伸向了办公桌上的那盒香烟,忽然就缩了回去,尴尬地朝沈跃笑了笑,说道:“实话对你讲吧,我也亲自去了现场一趟,还和犯罪嫌疑人见了面,确实没有发现任何的疑点。”

沈跃瘫坐在沙发上将身体彻底放松,说道:“龙警官,不是我不相信你们……陈迪和我是亲戚,从我的角度上讲,我不希望这起案件有丝毫的问题,否则的话我实在是无法面对我的母亲,还有……所以龙警官,请你一定要理解。”

从沈跃的坐姿上龙华闽感觉到了他的疲惫,也许不仅仅是身体上的。龙华闽点头道:“我完全理解,所以我们对这起案件也非常慎重。然而现在的问题是,毕竟你和陈迪是那样的关系,无论你是以什么样的身份去接触他都不适合啊。这个问题很头疼,我请示了厅领导,他们也感到很为难。”

沈跃也觉得有些头疼,龙华闽说的是事实,法律有回避制度,可是如果避开自己现在与警方的合作关系,那就更没有理由在这个时候去接触这个犯罪嫌疑人了。沈跃想了想,道:“那这样吧,现在我就去一趟县里面,你派个人与我同行。”

龙华闽明白沈跃的想法,道:“这样吧,我陪你去。”

这当然是最好的。沈跃并没有说任何感谢之类的话,因为不需要。他即刻站起身,说道:“我们现在就走吧。”

龙华闽惊讶地看着他:“你不先回家?”

沈跃叹息着说道:“回家去干什么?肯定清净不了。这样的事情,口头上任何的承诺都没用,不如直接去做。龙警官,说实话,我也只是想尽人事而已。”

龙华闽看着他:“其实,你的心里也觉得这起案件没什么问题?”

沈跃摇头,道:“不知道。总之就是要让这起案子不留下任何的漏洞,必须彻彻底底搞清楚里面的每一个环节,否则的话我会永远得不到心安的。”

一个人太过优秀,所承担的压力也就比普通人大很多,这样的压力首先是来自他的家人。龙华闽在心里感叹。

在去往县城的路上,龙华闽询问了沈跃这次去美国的情况,沈跃简要地讲述了一遍,特别谈到了他和朝冈太郎的事情。龙华闽听了后哈哈大笑,说道:“小沈,这件事情你干得漂亮,我听了后都觉得扬眉吐气!”

这一次龙华闽并没有事先给县公安局打电话,他和沈跃的忽然到来让县公安局局长猝不及防,沈跃早已在全省的公安系统内赫赫有名,县公安局局长激动得差点说不出话来。

龙华闽直接说道:“这次我是专门陪同沈博士来的,还是陈迪那个案子。”

沈跃道:“实话说吧,陈迪是我亲戚,我只是想来把这个案子的细节搞清楚。”

龙华闽没来得及阻止,沈跃就已经把话全部讲出来了。龙华闽有些尴尬:这家伙,怎么这么单纯呢?幸好县公安局局长反应快,说道:“应该的,应该的……”

这时候龙华闽才不得不补充了一句:“我相信沈博士,他完全是出于想要把这个案件搞清楚的目的。好了,我们去会议室吧。对了,我们来这里的事情不要通知县里面的领导。”

县公安局局长姓田,这已经是他第N次向上级单位介绍案情了,整个情况讲述得非常流畅、详细,人证、物证都是一一齐备,包括犯罪嫌疑人的口供也一句没有落下。田局长将案情介绍完后,龙华闽问沈跃:“沈博士,你还有什么需要问的吗?”

沈跃摇头,客气地道:“我没有任何问题。我感觉得到,田局长他们在这个案子上确实做了大量的工作,人证物证都非常充分。不过我是心理学家,我所关注的并不是这些东西,而是陈迪为什么会忽然起杀心。一个平时安分守己,最多也就是喜欢赌博的人为什么对自己的同学如此残忍?这一切的根源究竟是什么?我想,如果搞清楚了这些问题,这个案件的真相也就全部清楚了。而且从这件案子本身来讲,这些问题也是要搞清楚的,你们说是不是?”

龙华闽在心里对沈跃说道:这才是有水平的话嘛。龙华闽点头道:“我同意沈博士刚才的话,接下来县公安局要做的事情就是全力协助沈博士把这些问题搞清楚。”说着,他问沈跃:“沈博士,接下来你准备做些什么?”

沈跃想了想,道:“我想和受害人的家属谈谈,了解一些情况。”

从会议室出来,龙华闽低声提醒沈跃:“有些事情你不用讲得那么清楚明白,你毕竟是陈迪的亲戚,这样的身份反而对你后面的调查不利。”

沈跃皱了皱眉,道:“好吧。”

“这是沈博士,他想找你了解一些关于你丈夫的情况。”田局长对孔怀先的妻子吴琼说道。

眼前的这个女人模样非常普通,憔悴的脸和红肿的双眼在倾诉着她内心的痛苦。吴琼微微点头,声音轻轻的,还带着沙哑:“你问吧。”

沈跃温言道:“你现在的痛苦我完全能够理解,不过有些问题我们要搞清楚。你丈夫死得那么惨,总得搞清楚那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不是?”

吴琼点头,眼泪一颗颗滚落。待她的情绪稍微稳定些,沈跃才开始提问:“孔怀先与陈迪之间发生过矛盾吗?你仔细想想,特别是某些很小的事情。”

吴琼想了好一会儿,回答道:“以前没有。就是这次他借了钱,怀先那天给他打了几个电话,最后一次他直接就挂掉了,当时怀先很生气,我还数落了他几句。那天晚上怀先也没有对我说要去什么地方,谁知道……呜呜……”

孔怀先离开家的时候没有告诉妻子?沈跃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明白了:孔怀先是想先去把钱拿回来再说,因为他想用事实告诉妻子自己没有交错朋友。想到这里,沈跃的心情变得更加沉重。

又过了好一会儿,等吴琼的情绪终于平静了一些,沈跃才继续问道:“也就是说,孔怀先和陈迪的关系一直很好。是这样的吧?”

吴琼说道:“是的。在怀先的同学中,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一直很近,我们两家人的情况差不多,他们两个人的性格也很相似,这么多年,他们经常在一起,有时候他们喝酒到半夜……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心狠……呜呜……”

她一直没有提及陈迪的名字,这是痛恨,也是不解,是无法将曾经的印象转化成仇恨对象的正常反应。她没有撒谎。沈跃觉得这一切都非常正常,符合她所有的内心逻辑。沈跃又问道:“那,你怎么看这件事情?”

这是一个残酷的问题,但是沈跃不得不问。吴琼哭泣着说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也许他们是上一世的仇人。呜呜……”

她一直在哭泣,是发自内心痛苦的声音。沈跃毫不怀疑。而她的话充满着不解与恐惧,这一点也非常明确。这正是这起案件让人疑惑的地方——是啊,这一切都是因为什么?

沈跃没有再问吴琼其他的问题,他知道即使再问也毫无意义。不管人们是否认同,如今就是一个男权社会,妻子对丈夫的一切并不是都知道、都了解。至于理解,那就更难说了,她们已经习惯于把不问作为理解的方式,因为,在很多时候问了也毫无用处。

于是,沈跃离开了。离开之前,他朝眼前这个女人深深鞠了一躬。田局长诧异地看着沈跃。龙华闽的神情淡然,他猜测,也许沈跃刚才的鞠躬是替陈迪做的,也许不是。

从吴琼家里出来,龙华闽问沈跃:“接下来做什么?”

沈跃忽然变得有些烦躁:“龙警官,你回去吧,我留下就行。”

龙华闽似乎有些理解他了——这是一种带有疑惑的无力感。龙华闽拍了拍沈跃的肩膀,道:“你的状态好像不大好,也许你需要休息一下。”

沈跃也感觉到自己内心的烦躁,他深呼吸了几次,想了想,说道:“龙警官,我不是意气用事,这个案子比较特殊……谢谢你陪我来,接下来我想……”说到这里,他看着县公安局局长:“你们都不要管我,有些问题我想一个人好好思考一下。”

龙华闽给了田局长一个眼神,道:“好吧,你有什么事情随时给我打电话。”

田局长的内心非常震惊。龙华闽在全省公安系统是出了名的不近人情,想不到他在沈跃面前竟然变成完全不同的一个人。

龙华闽和田局长以及警车都离开了,沈跃在人们的目光中快速地离开了这条街道。他已经很多年没有来过这座小县城了,曾经熟悉的地方都变成全新的模样。茫然间穿过几条小巷之后,他发现自己竟然在这个小县城里迷路了。

不远处有一家面馆,沈跃正感到有些饥饿,进去后发现里面冷冷清清的,坐下后要了一碗素面,三两口就吃完了,味道非常不错,有小时候记忆中的那种美好。付钱的时候他随口问了一句:“老板怎么看那起杀人分尸案?”

面馆老板说道:“说起来我还认识陈迪,也认识孔怀先,他们两个人可是好朋友……咦?你是什么人?”

沈跃笑道:“我也是他们的朋友,对这件事情我很不理解,所以就随便问问。”

面馆老板道:“哦。是啊,确实让人不能理解。很多人都说陈迪是被魔鬼附体了。”

沈跃在心里苦笑。面馆老板认识陈迪和孔怀先并不奇怪,县城多大个地方?不过魔鬼附体的说法实在是太过迷信了。当然,普通人对自己不能理解的事情也就只能这样去解释。

从这条小巷穿出去后,沈跃忽然记起前面的街道来。先前行走的方向是对的,大姨家应该就住在这附近不远。

姨父以前是汽车公司的司机,他们家住的是单位的楼房。眼前这里就是。

陈迪一直和他父母住在一起。他高中毕业后找了份工作,后来下岗才开了那家小超市。乐乐和曾英杰结婚后不久,陈迪去过一次省城,还在沈跃家里吃了顿饭。陈迪与沈跃几乎同龄,也许是因为学历差距太大的缘故,陈迪在沈跃面前有些寡言。

沈跃仔细回忆着当时对陈迪的印象,他实在无法将陈迪与这起凶杀案的凶手联系在一起。也许是先入为主,沈跃对自己说。是的,沈跃并不怀疑陈迪就是这起凶杀案的凶手,但是他不明白陈迪为什么要那样做。从陈迪的口供中看得出来,其实就连陈迪本人在事后都不明白自己当时为什么会忽然升腾起那样的杀心。这就是问题所在了。

大姨家住在三楼,来开门的是大姨父,他都有些不认识沈跃了:“你是……”

沈跃将刚才在外面买的两瓶酒和一条烟朝他递了过去:“姨父,我是沈跃啊。”

大姨父顿时惊喜,热情地将沈跃迎了进去。刚才,就是大姨父打开门的那一瞬,沈跃一下子就感受到了屋子里面沉闷得让人窒息的气息,而随着刚才姨父热情的声音,屋子里面的空气骤然间变得有些生动起来。大姨出来了,还有陈迪的妻子,她们的眼睛都是红肿、无光的。这起案件摧毁了两个家庭。

大姨家还是沈跃记忆中多年前的样子,陈旧的家具和电器,处处给人昏暗零乱的感觉。他们家的条件不大好,陈迪开超市几乎花光了这个家庭大部分的积蓄,而且后来乐乐结婚前又买了房。空气中的压抑让沈跃有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他说道:“我是为陈迪的案子来的,刚刚才和县公安局的人一起去了孔怀先家里一趟。”

大姨一下子就哭泣了起来:“我,我怎么也不相信人是他杀的……呜呜!怎么会这样呢?”

姨父和陈迪的妻子都紧闭着嘴唇,空气中飘荡着大姨悲切的哭泣声,沈跃也觉得心里难受,问道:“事发前陈迪回过家吗?”

姨父摇头,对陈迪的妻子说道:“你跟沈跃说说吧,那天你在超市里。”

陈迪的妻子叫汪海英,她红着一双眼睛说道:“那天天要黑的时候他对我说:你回去吧,晚上我在这里守着就是。我也没多想,就回家了。”

沈跃觉得有些奇怪:“听说他那段时间晚上都在外面赌博,你就不担心他又去打牌?”

汪海英摇头道:“在出事之前我们都不知道他在外面赌博的事情啊。他是男人,经常和外面的人一起喝酒,有时候也打麻将,我们都不知道他输钱的事情,以前也就没有管他。”

如今这个社会,很多男人还是太自由了,沈跃在心里如此想道。他又问道:“那天你离开之前呢,你发现他有什么异常没有?”

汪海英想了想,摇头道:“那天他出去了几趟,后来出事后我才知道他可能是出去借钱。我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异常,那天有几个顾客来买东西,他还和那几个人开玩笑来着。”

看来陈迪将他输钱的事情对家人隐瞒得很好,不过也因此在内心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沈跃继续问道:“除了孔怀先,陈迪还和哪些人的关系比较好?”

汪海英道:“好像就他们俩关系最好。他们两个人都没有考上大学,和别的同学几乎没有来往。”

沈跃皱眉道:“好像不是这样吧?据说他是在一次同学聚会上喜欢上打麻将的,那么,他平时都和哪些人打麻将呢?”

汪海英有些急了,道:“我真的不知道,我从来都没有管过他这些事情。”

她没有说谎。沈跃又问道:“平时陈迪在家里脾气怎么样?有没有忽然就发脾气,或者是打人的情况?”

这时候姨父说道:“没有,他脾气好得很。就是出事前两天他打过孩子一次,我还骂了他。”

沈跃看着姨父:“哦?当时他为什么打孩子?”

姨父道:“当时好像孩子说要买什么东西,陈迪不同意,孩子就和他吵闹,结果他就给了孩子一巴掌。”

嗯,这是发泄,内心压力的发泄。沈跃站了起来:“事情已经发生了,你们也不要想得太多。唉!我尽量吧,尽量把情况搞清楚。你们都要注意身体。”

大姨一下子就拉住了沈跃的手:“你怎么就这样走了?在家里吃饭吧。”

沈跃摇头道:“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你们别管我。等这件事情了结后我再来你们家里做客吧。”

从大姨家里出来,沈跃的心依然是沉重、难受的,刚才他都找不到合适的语言去安慰他们,在孔怀先的妻子面前也是如此。以前他不觉得,而当这样的案子发生在自己亲戚家时才发现,任何宽慰的话都是那么苍白无力。

龙华闽还在。沈跃走进田局长办公室的时候,龙华闽正在抽烟,沈跃仿佛没有注意到似的,直接就说道:“我想见见那几个经常和陈迪一起打麻将的人。”

龙华闽关心地问道:“你太累了,是不是先休息一下?田局长准备了晚餐,我们一起喝几杯,有些事情明天再说可以吗?”

沈跃看了看时间,道:“我还是先见见那几个人再说吧,时间来得及。田局长,你派个人带着我去就行,你就在这里陪着龙警官说说话,我一会儿就回来。”

龙华闽站了起来,道:“还是我陪着你去吧。田局长,我们一起,难得有这种学习的机会呢。”

沈跃笑了笑没有反对。

据县公安局刑警队队长讲,陈迪在那次同学聚会后就开始沉迷麻将,最开始是和几个同学玩,后来就慢慢加入到了其他人的牌局。在出事前那段时间,和陈迪一起打牌的主要是一个叫冷庆的人,打牌的地方就在冷庆家里。

冷庆是县城中学的后勤人员,几年前离婚后就一直一个人住。见公安局的人又找上门来,冷庆不住叫屈:“我现在工作也没有了,还被你们罚了款,不就是打个麻将吗,还有完没完?”

田局长怒道:“问你问题你就好好回答,说那么多干什么?!这可是凶杀案,事情就是通过你们赌博引起的,你还以为是小事?”

冷庆被吓得一哆嗦,道:“你们问就是,我说实话还不行?”

田局长盯着他:“你的意思是说,前几次你都没有说实话?”

冷庆急忙道:“我哪敢不说实话呢?都是实话,都是的啊……”

这就是一闲人,不想好好工作也不想好好过日子,不过并不是纯粹混社会的那种人。沈跃见冷庆被吓得够呛,心里暗暗觉得好笑,问道:“陈迪欠你们谁的钱?”

冷庆道:“欠我的,不多,就几千块。”

沈跃又问道:“也就是说,出事那天晚上的那个电话就是你打给他的?为什么不打他手机?”

冷庆又被吓了一跳,急忙道:“他手机没电了,我知道他超市的电话。谁知道那天晚上他要杀人呢?当时我们打牌差个人,他又欠我钱,我就给他打了个电话。”

沈跃点头,又问道:“他以前欠你们钱吗?”

冷庆道:“欠啊,不过第二天就还了。”

沈跃:“他从来没赢过?”

冷庆:“很少赢,他打牌的技术不行,还经常出错。不过偶尔手气非常好,有一天晚上他赢了六千多。”

沈跃:“是你们故意让他赢的吧?”

冷庆不说话。沈跃冷冷地看着他:“如果他一直输,可能就不会来了,你们偶尔让他多赢一点,这样就吊住了他的胃口。是这样吧?”

冷庆在流汗。沈跃不再问他这件事情:“出事的前一天晚上他也在这里打牌吗?”

冷庆摇头,道:“就是因为他两天都没有来了,我才给他打了那个电话。”

沈跃的眼神亮了一下,问道:“那你知道他前一天晚上去了什么地方吗?”

冷庆道:“前一天晚上我也给他打过电话的,不过他说没空。啊,我想起来了,我说呢,这些天我就是觉得不大对劲,一直没有想起来。那天晚上我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好像听到里面有麻将声。是好像,当时我没有注意,就刚才我忽然想起来了。”

沈跃神色一动,即刻问道:“除了和你们打牌,他还去别的什么地方?”

冷庆道:“我不知道啊。”

沈跃看着他:“你好好想想,他最可能去别的什么地方?”

冷庆开始想,一会儿后忽然说道:“我想起来了,有一次和我们一起打牌的李成业说有个地方打牌打得很大,一次输赢好几万,难道那句话被陈迪听进去了?我说呢,那天晚上李成业也没来。”

沈跃即刻道:“你马上给李成业打电话问问。”

电话打通了,冷庆问道:“成业,陈迪出事前是不是问过你那家打大牌的地方?”

李成业道:“是啊,我带他去的。”

沈跃将电话拿了过来:“你好,我是陈迪的表哥,你说的是不是陈迪出事的前一天晚上?”

李成业回答道:“是的。”

沈跃问道:“那天晚上他输了多少?”

李成业回答道:“他带了一万多块,全部输掉了。”

沈跃又问道:“然后呢?”

李成业道:“输完了他就离开了啊,对了,那天晚上他找我借了五百块钱,你帮他还我?”

沈跃挂断了电话,漫步走到窗户处朝外面看了好一会儿,忽然转身对龙华闽说道:“我必须见陈迪。”

刚才这些情况是警方以前没有留意到的,这个新情况的发现或许会让案情发生某些变化。龙华闽点了点头,道:“我请示一下厅领导。”

“可以让他见,不过你和当地公安局的同志都要在场。”厅长如此回复龙华闽道,“沈博士在美国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是吧?国内都报道了,他很了不起。像这样的事情我们应该通融一些,我让你和当地公安局的同志在场也是为了保护他,以免今后有人说闲话。”

沈跃终于见到了陈迪。

短短数天的时间,陈迪消瘦得脱了形,眼神空洞得像一具行尸走肉。沈跃进去的时候,陈迪茫然地看了他一眼,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是谁:“沈……表哥?”

沈跃朝他点了点头,他尽量让自己的目光柔和一些,说道:“陈迪,现在我代表警方问你几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

陈迪茫然地看了他一眼,忽然想起沈跃的身份,点头道:“是。我如实回答。”

沈跃开始提问:“孔怀先确实是你杀害的,这你不否认吧?”

陈迪的脸色一下子苍白了:“是我。我对不起他,对不起他的家人。”

“你在动杀机的那一瞬,脑子里出现过什么声音,或者别的什么没有?”

“声音?没,没有。当时就觉得脑子里嗡地一下,然后什么也没想就下手了。”

“前一天晚上你去另外一个地方赌博了?输光了身上的一万多块钱?”

“是的。”

“你本来是想去那里多赢点钱,然后将孔怀先的钱还了。是这样的吗?”

“是的。我本来是想赢钱后马上就还孔怀先的,他孩子要交赞助费。可是……”

“你输光了身上的钱后找李成业借了五百块,你拿那五百块去干什么了?”

“喝酒。”

“你一个人去喝了酒?”

“是的。”

“然后呢?”

“喝醉了,后来什么都不记得了,记不得怎么回家的,现在都还记不起来。”

“等等。你记不起来的究竟是什么?”

“我只记得喝醉了,记得结了账,从小酒馆出来后的事情都记不得了,现在也想不起来,第二天醒来后就在家里的床上了。”

“你在小酒馆里喝酒的时候还有别的人吗?”

“开始的时候有两个人在不远的地方喝酒,后来就剩下我一个人了。”

“那两个人在喝酒的时候都说了些什么,你还记得吗?”

“他们好像在说孩子的事情,我也没特别注意。”

沈跃的提问到此为止,从里面出来后,他对龙华闽说道:“我想催眠他。”

龙华闽惊讶地问道:“为什么?”

沈跃解释道:“饮酒过度会造成一部分的记忆丧失,有人把这个过程称为‘断片’,那其实是酒精对记忆功能的抑制作用。我想知道他在酒后失忆的过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龙华闽问道:“你怀疑他在失忆的那段时间被人催眠了?”

沈跃摇头道:“现在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但必须排除各种可能。”

龙华闽沉吟着说道:“你可以催眠他,但我和田局长必须在场,而且要全程录像。”

沈跃点头,道:“当然。”

田局长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到一个人被催眠,有些怀疑沈跃是在变魔术。沈跃俯身去掰开陈迪的眼皮,看了看后伸直了身体,问道:“陈迪,你告诉我,那天晚上你从小酒馆出来后又去了哪里?”

陈迪:“我没去哪里啊,就直接回家了。”

沈跃:“走路还是坐车回去的?”

陈迪:“走路。”

沈跃:“因为心情不好?”

陈迪:“是啊,钱都输光了,又不敢对家里的人讲。”

沈跃:“在回去的路上碰到什么人没有?”

陈迪:“喝醉了,也不想去理别人,好像也没有人给我打招呼。”

沈跃:“就那样直接走回家了?”

陈迪:“……中途的时候看了会儿别人吵架。”

沈跃:“吵架?在什么地方?”

陈迪:“粮食局楼下。看了会儿我就走了。”

……

“案子没问题。”沈跃内心沉重地对龙华闽和田局长说道。

龙华闽和田局长亲历了沈跃询问和催眠陈迪的整个过程,虽然沈跃的调查使得这起杀人案从起因到过程更加清晰,陈迪杀人的事实却是不可辩驳的。龙华闽拍了拍沈跃的肩膀,安慰道:“该做的你都已经做了,我们都面对现实吧。”

沈跃点头,道:“龙警官,谢谢你陪我来一趟。不过我暂时还不想离开,我想留下来继续研究这个案子。对了,我还想把如心叫来一起研究,希望你能够准假。”

龙华闽诧异地问道:“案情不是已经非常清楚了吗?你还研究什么?”

沈跃摇头道:“案情是清楚了,不过这起案件很有趣。陈迪杀人只是表象,我想知道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能量使一个不可能犯罪的人犯下了如此滔天大罪的。我还有一个感觉,陈迪那天喝醉后遇到的那次吵架很可能在这起案件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龙华闽不解地道:“吵架?他不是在无意中遇到的吗?”

沈跃道:“这一点就目前而言我只是猜测。有时候环境、别人无意间的一句话也可能会对一个人产生心理暗示。所以,我觉得这起案子很有趣,而且无论是从这起案子本身还是从社会意义的角度看,我都觉得有必要进一步调查下去。当然,这并不能改变陈迪的犯罪事实。”

如今的龙华闽已经比较了解沈跃,知道这个家伙有时候的怪癖,不过他还是继续劝道:“你刚刚从美国回来,太累了。现在案情也完全清楚了,你继续留在这里不大好,无论是社会舆论还是受害人家属的心情都会因此受到影响。我建议你还是先和我一起回去,过段时间再来为好。你觉得呢?”

沈跃想了想,觉得他说得很对,叹息着说道:“好吧。我们回去。”

同类热门
  • 丁香林里的秘密丁香林里的秘密李丽杰|小说《丁香林里的秘密》是一部中短篇小说集,包括《丁香林里的秘密》《402小江湖纪事》《流浪的日子》等21篇作品。这些作品以校园、家庭、社会为故事背景,从不同角度讲述了孩子们精彩纷呈的生活:调皮少年为逃避考试躲在丁香林里商量对策由此引发的啼笑皆非的搞笑故事;父母离婚后在老师帮助下,终于看到风雨后那束灿烂彩虹的温情故事;面临家庭突然变故,与父母同心协力走出黑暗的亲情故事;少不经事的少男少女误入歧途后悔过自新,迎来崭新生活的励志故事;还有少男少女间一点点微妙的感情故事。
  •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之巴斯克维尔的猎犬福尔摩斯探案全集之巴斯克维尔的猎犬(英)柯南·道尔|小说《福尔摩斯探案全集之巴斯克维尔的猎犬》是福尔摩斯探案全集系列中最为光彩四射、引人入胜的巅峰之作。小说围绕英格兰乡下一个偏僻荒凉的庄园中流传的一个古老家族与一只充满灵异的猎犬之间的宿命传说铺叙情节,刻画了人对财富的贪欲和费尽心机图谋占有的阴险毒辣手段,并有亲情善恶爱恨的交织表现。
  • 钱多多掌柜奋斗记钱多多掌柜奋斗记汤晓|小说还在为自己的工作经验不足而担忧吗?还在为上司的百般刁难而觉得恐慌吗?还在为自己如何创业而忙得焦头烂额吗?混了这么多年,当不上掌柜怎么会不累?
  • 再婚再婚热依汗古丽·米吉提|小说再婚在我国经历了先秦(现象普遍存在,儒家思想中禁止再婚)、秦汉(行为依然存在,但是限制思想进一步系统化)、魏晋南北朝(法规沿袭前朝,言论有所放宽)、隋唐(再次放松)、宋代(法律条文的固定少动和礼教思想渐趋严酷下社会风气的改变)、明代(较唐代更为宽松)、清代(妇女改嫁要受到强大的宗族阻力,法规也有刑法的规定)至国民时期(废止了关于妻子再婚必须服完夫丧的规定)的发展。
  • 村庄的河流村庄的河流方晓|小说工作是嘉兴市中级法院的一名法官。已发表小说100万余字,散见于《小说选刊》、《中篇小说选刊》、《中国作家》、《江南》、《山花》、《百花洲》等期刊。
  • 刑具制造者刑具制造者徐则臣|小说堪称完美的刑具夹住的是自己,锁住的是自己的儿子,命运的残忍在木料和竹子的馨香中显得格外醒目。
  • 仲夏夜之梦:莎士比亚经典故事集仲夏夜之梦:莎士比亚经典故事集刘荣跃|小说在欧洲,每个家庭必有两本书,一本是《圣经》,一本就是《莎士比亚全集》,而在其全集中,戏剧占了绝大部分,可以说莎士比亚更多是以其戏剧而闻名的。本书包含的十六篇故事是由莎士比亚的戏剧改编而来的,包括《仲夏夜之梦》、《李尔王》、《第十二夜》、《哈姆雷特》、《冬天的故事》等。其虽然是故事的形式,读来却丝毫不比戏剧逊色,而且更多了一些平易近人的味道。
  • 战国纵横:鬼谷子的局6战国纵横:鬼谷子的局6寒川子|小说战国时期,在一个叫清溪鬼谷的山上(今河南鹤壁市),隐居着一位被尊称为鬼谷子的老人(本名王诩),他每天在山上看书、打坐、冥想,不与世人来往,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但是,两千多年来,兵法家尊他为圣人,纵横家尊他为始祖,算命占卜的尊他为祖师爷,道教则将他与老子同列,尊为王禅老祖。鬼谷子一生只下过一次山,只收过四个徒弟:庞涓、孙膑、苏秦、张仪——他们进山前都只是无名小卒,出山后个个大放异彩、名流千古。这四人运用鬼谷子传授的兵法韬略和纵横辩术在列国出将入相,呼风唤雨,左右了战国乱世的政局。
  • 美妙的新世界美妙的新世界赫胥黎|小说《美妙的新世界》是赫胥黎1932年出版的科幻小说,刻画的是机械文明下的未来社会。在那个世界里,人性被机械剥夺殆尽。处于“幸福”状态下的人们都是被预先设定种姓,然后由试管和育婴瓶孵化出来。胚胎分为由低到高的不同种姓,接受不同的训练。低种姓者矮小丑陋,承担社会里最底层的工作;高种姓者高大漂亮,构成社会的上层。在新世界里,每个人都很快乐,所有人的快乐都是一模一样的。书中对技术发展的反思、对人类命运的忧虑,使得本书成为了二十世纪“反乌托邦”文学里的一面旗帜。
  • 捣蛋男生VS野蛮女生捣蛋男生VS野蛮女生蔡菲菲|小说不知不觉班上怎么成了女生的天下?班委干部大部分是女生,成绩好的也是女生多,有的女生还练就了“掐人神功”让男生们闻“掐”丧胆。不行,让男子汉们的颜面何存呢?“捣蛋三剑客”为了挽回男生的面子,向班上的野蛮女生发起了挑战,誓与她们比高低。一边是调皮捣蛋的男生,一边是野蛮的女生,两强相争,究竟谁输谁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