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6章 辩护律师

时间很快就到了正月十五这一天,下午乐乐和曾英杰到了沈跃家里。这一次乐乐不再像上次那样给沈跃脸色看了,一进屋就甜甜地叫了声“表哥”。沈跃看了一眼乐乐微微隆起的腹部,过去将她轻轻拥抱了一下,低声对她说道:“乐乐,你很快就要当妈妈了,今后不要随便生气了啊。”

乐乐满脸通红地道:“我知道了,表哥。”

乐乐和曾英杰刚刚进屋,龙华闽就来了,他身后还跟着他的妻子和龙真真。沈跃惊讶地问道:“你们怎么来了?真真,你这个大忙人什么时候回来的?”

龙真真“扑哧”一笑,噘着嘴对龙华闽说道:“爸,我们回去吧,他好像不大欢迎我们。”

康如心瞪了沈跃一眼,责怪道:“你怎么这样说话呢?”急忙去拉住龙真真的手:“龙叔叔,阿姨,真真,他和你们开玩笑的,你们能来,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

龙华闽大笑,指了指沈跃,道:“他是怕我又有案子给他。”

沈跃瞠目结舌:“难道真的又有案子?”

龙华闽拉着沈跃的衣袖:“走,我们去书房说话。对了,英杰你也来。”

三个人在书房坐定,龙华闽说道:“今天是正月十五,我想趁一起过节的这个机会和你们进一步商讨一下接下来抓捕喻灵的方案。这起案件太过重大,抓捕方案必须做到绝对保密。刑警总队知道的人也十分有限,现在我很想听听你们两个人的意见,原则就一个,那就是万无一失。”

沈跃点头道:“你先说一下你们现有的方案吧。”

龙华闽道:“这次的审判可能需要一周的时间,前面几天法院要对这起案件所有的涉案人员一一开庭审理,其中也包括邓湘佲。由于这起案件比较特殊,再加上我们是为了抓捕喻灵,所以,最终一审判决的时间也就只相隔一周。即使这样,整个流程下来的时间也已经接近大半个月了。我们担心法庭在对邓湘佲审理的时候喻灵不会出现,如果我们在那个时候采取行动就很容易打草惊蛇,可是,万一她出现了呢?所以,我们最终的计划还没有确定下来。”

这确实是个问题。沈跃皱眉问道:“法庭对旁听人员有什么规定?”

龙华闽回答道:“想要参与旁听的人员必须先行申请并用有效的身份证登记,得到法院许可后才可以参与旁听。”

曾英杰问道:“在审核身份的环节可不可以发现线索?”

龙华闽道:“当然是可以的,审核的时候一个一个检查就是,可是,万一这个阶段喻灵不出现呢?”

沈跃苦笑着说道:“我也很难分析出她究竟什么时候出现,不过我认为,相对来讲,最后判决的时候她出现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为什么呢?第一,以我目前对喻灵的了解,这个人是十分多疑的,她绝不会轻易冒险。我们可以想象到,方琼很可能并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而且她们在那处废弃的砖窑见面时喻灵也一定非常警惕,甚至她很可能一直监控着方琼绑架梁华的整个过程。第二,我觉得喻灵不仅仅是想和邓湘佲见最后一面,或许她更想在第一时间知道邓湘佲的刑期。这是因为爱情。”

龙华闽的神情怪怪的,问道:“喻灵和邓湘佲之间的爱情真的有那么纯粹?”

沈跃回答道:“或许她们之间纯粹的爱情只是单方面的,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喻灵是真心爱着她的那个小女人,这就足以分析出她的心理了。她已经替邓湘佲报复了梁华,这是她给邓湘佲传递的一个爱的信号,为了邓湘佲出狱后能够和她继续在一起。而她始终不愿离开,非得最后看邓湘佲一眼,非得在第一时间知道邓湘佲的刑期,这完全是喻灵对邓湘佲纯粹的爱情在起作用,我相信她无法控制自己的这种冲动。”

龙华闽道:“好吧,我同意你的分析。可是,万一喻灵在法庭审理的时候就出现了呢?这样的可能性虽然小,但并不是完全不可能啊。”

这时候曾英杰忽然说道:“有一个最好的办法,那就是不行动。”

龙华闽愕然地看着他,道:“不行动?你开什么玩笑?”

沈跃的神色一动,笑道:“嗯,英杰的这个办法不错,最好的办法就是以静制动、内紧外松,这样才可以确保万无一失。”

此时,龙华闽也似乎明白了,问道:“你们的意思是,我们对整个法庭审理和判决过程实施监控?”

曾英杰点头道:“沈博士是研究微表情的专家,到时候我们在法庭里安装几个高清摄像头……”

龙华闽猛地一拍大腿:“好,就这么办!”

随后,三个人又商谈了一些细节问题,直到康如心进来叫他们去吃饭才结束。离开书房的时候,龙华闽从公文包里取出一个案卷放到沈跃的书桌上,说道:“这个案子不是特别急,不过我相信你会很感兴趣。等抓到喻灵你再着手去调查吧。”

沈跃苦笑着说道:“我就知道你永远都不会让我闲下来。”

龙华闽大笑着说道:“你应该感谢我才是,如果没有我的话,谁还能够给你提供如此有难度同时又很有趣的案子研究呢?你说是吧?”

旁边的曾英杰也禁不住笑了起来。沈跃哭笑不得,说道:“好吧,那我一会儿多敬你几杯就是。”

龙华闽的心情特别好,无论是沈跃还是曾英杰敬他的酒都是一口干掉。龙真真觉得有些奇怪,问道:“爸,来这里的路上,我看你满脸的焦虑,你们三个人在里面说了些什么,让你这么高兴?”

龙华闽看了沈跃和曾英杰一眼,满脸神秘地道:“绝密,我不能告诉你。”

龙真真看着沈跃,不住地笑,说道:“我知道了,肯定是我们沈哥又帮你解决了一个大问题。对了沈哥,我正想考考你呢,你看看我现在有什么变化没有?”

沈跃看了她一眼,耸了耸肩,道:“推理方面我远远不如你老爹,也不如英杰,这个问题你应该让他们回答。”

龙华闽诧异地看着自己的闺女,问道:“你转正了?”

龙真真笑道:“我转正是很正常的事情啊,上次采访沈哥的节目收视率很不错,紧接着我又连续做了几期人物专访节目,台里就直接给我转正了——我说的可不是这个。”

这时候曾英杰忽然说了一句:“你好像谈恋爱了。”

龙真真怔了一下,脸一下子就红了,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龙真真的妈妈很是高兴:“你这丫头,这样的事情干吗不告诉我们?快说说,男朋友是干什么的?”

龙真真没想到曾英杰也如此厉害,对她妈妈道:“我回去再告诉你。英杰,你怎么看出来的?”

曾英杰笑道:“你手上的那串蓝月光石非常漂亮,我记得你上次去我们康德28号的时候手上可没有这东西。月光石又被称为恋人之石,所以,这东西只可能是你男朋友送给你的。”

旁边的乐乐忍不住道:“这手链真漂亮,真真姐,这东西是不是很贵?”

所有的人都去看龙真真手上的那串手链,曾英杰有些尴尬,急忙又道:“月光石代表的是浪漫的爱情,怎么能用金钱去衡量呢?”龙真真倒是并不在意,笑着说道:“乐乐,这东西不贵的,淘宝就有。”

乐乐瞪着曾英杰,道:“那你以前怎么不给我买?一点都不浪漫。”

所有的人都笑了起来,饭桌上的气氛也因此变得更加热烈。此时龙真真已经不再羞涩,她笑着问沈跃:“沈哥,你这个心理学家还看出什么了?”

沈跃问道:“你的男朋友我认识吗?哦,我还以为是……看来你已经从心里认可了对方,不然的话刚才你肯定不会认同英杰的那个判断,其实真真是在向我们大家公布她的恋情呢。”说到这里,他笑着对龙华闽夫妇说道:“恭喜你们啊,真真终于找到了一个她最喜欢的人,而且这个人出身书香门第,个人的事业发展也很不错。”

龙真真瞪大眼睛问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沈跃微微一笑,说道:“你应该知道的啊,一半是分析,一半是猜测,然后你的表情告诉了我答案。啊,我明白了,这个人说不定是你在采访的过程中认识的。你的那几期节目我都看过,让我想想……那位刚刚在国际上获奖的建筑设计师肯定不是,他年龄大了些。那位诗人……也不大可能,诗人往往浪漫得过分了些,不大接地气。难道是那位畅销书作家?嗯,这个人不错,人长得帅,口才又非常好,关键是他家学渊源深厚,真的是书香门第。”

龙真真目瞪口呆,当她发现父母也正在看着自己的时候才忽然反应过来,顿时有些恼羞:“哎呀,沈哥,你怎么把什么都说出来了?”

众人又是大笑。

客人们走后,康如心就急匆匆去网上查询,沈跃当然知道她关心的是什么,跟着进去问了一句:“怎么样,真真的这个男朋友不错吧?”

康如心点头道:“原来是他,是很不错。其实我看过他的书,确实写得好,想不到真的是他,这个人最近很火,比有些明星还要火呢。”说到这里,她朝沈跃嫣然一笑:“真真今后带他回来的话,我一定得去与他合个影。”

沈跃也笑,打趣道:“想不到你还追星。其实真真就是明星啊,怎么不见你追她?”

康如心“扑哧”一笑,妩媚说道:“你也是明星呢,我不是一直都在追你吗?”

沈跃咧嘴笑道:“这话说得好,今后我们也要像这样教育孩子。优秀的人本身就是明星,追星不如自己成为明星……”这时候他发现康如心的眼神有些奇怪,问道:“你干吗这样看着我?”

康如心低声道:“我这个月的例假没有来……”

沈跃惊喜万分:“真的?”

为了不引起喻灵的警觉,警方只是秘密在法庭里安装了高清摄像头,不过同时也在法庭四周的建筑里布置了秘密监控点。几天后,这起震惊全国的文物大案终于开始审理,沈跃带着侯小君一起入驻刑警总队的监控中心。

参加这起案件审理的旁听人员从入场开始,每个人的表情就呈现在了沈跃和侯小君的眼前,所有人都坐下后,沈跃又将里面每个人的面部表情观察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法庭审理的第一个人是盛权,此人涉嫌杀人、伤害、以非法的手段盗取文物,等等,公诉方向法庭一一提交证据,盛权的律师在这期间根本找不到为其辩护的理由,坐在那里成了一个摆设。

整整一上午,沈跃和侯小君都目不转睛地看着监控画面,结果却一无所获。下午审理的是另外一个犯罪嫌疑人,情况依然如此。这一天下来,沈跃和侯小君都疲惫不堪。法庭审理邓湘佲的时间是第三天,但是沈跃却一点也不敢懈怠。万一喻灵出现了呢?这个女人智商超群、思维另类,而且她始终处于暗处。

第二天,法庭对其他几个犯罪嫌疑人的庭审继续。上午依然没有任何发现,午餐的时候龙华闽带来一瓶酒,对沈跃说道:“少喝点,提提精神。”

沈跃直接拒绝:“不喝,吃完饭我去睡会儿,开庭后叫我。我感觉得到,喻灵很快就会出现了,她也一样在分析我们。所以,我们不能有丝毫的疏忽。”

沈跃只睡了半个小时就醒了,起床后洗了把冷水脸,然后闭目养神。侯小君深知这起案件的重大,她根本就睡不着。下午的旁听人员有了些变化,龙华闽解释说是因为其中一部分人时间的关系,警方已经核查了他们的身份,没发现任何问题。沈跃也仔细观察了那些人的情况,并没发现异常。一直到第二天庭审结束,沈跃才长长地伸了个懒腰,然后对侯小君说道:“今天晚上你要早些休息,也许明天就有情况要发生了。”

其实沈跃也是一个智商奇高的人,所以他也一样多疑,这是一种无法自我克制的缺陷。虽然他在经过多次分析后不断告诉自己喻灵一定会出现,但他的内心依然烦躁。在龙华闽面前他的表现非常镇定,那不过是为了让龙华闽更有信心。这天夜里,沈跃又一次失眠了。

半夜他又一次起床去屋外,他反复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我对喻灵的心理分析真的是正确的吗?是的,她应该就是那样的一个人。她给自己和邓湘佲筑的巢只是一套面积并不是特别大的花园洋房,而不是别墅,这说明她并不像大多数男人那样虚荣,这说明她内心的本质依然是一个女人。

她爱邓湘佲吗?答案肯定是。如果不爱,她也就根本不会替邓湘佲去报复梁华,特别是在她如今正在被警方通缉的情况下。那么,还有别的问题吗?好像没有了……好吧,去睡吧,她一定会出现的。嗯,接下来的一切实在太令人期待了……

第三天早上沈跃依然准时醒来,人体的生物钟其实就是一种自我植入的潜意识,除非有意破坏它,否则是很难改变的。早餐后沈跃直接去往刑警总队的监控中心。虽然康如心知道他晚上失眠的事情,但是没有多问,她知道沈跃现在承受的压力有多大。

上午对邓湘佲的庭审准时进行,庭审准备阶段完成后进入法庭调查,公诉人开始宣读起诉书。沈跃没有注意庭审的过程,而是像前两天一样仔细观察着每一个旁听者的表情。侯小君也是如此。

忽然,一个人的情况引起了沈跃的注意,他对侯小君道:“小君,第三排靠左侧第五个人,将他的画面放大一些看看。”

侯小君即刻将那部分的画面放大了。那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男性,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他的身体一直在缓缓地动着。沈跃又道:“将他右边的耳朵放大。”侯小君将画面切换到这个人右边耳朵的那一侧,放大,沈跃看到,这个人的右侧耳孔里有一个白色的东西。

旁边的龙华闽也看到了,即刻说了一句:“无线接收器!”

沈跃皱眉想了一会儿,自言自语道:“难道喻灵并没有入场?她是通过这个人身上的微型摄像头在看现场直播?”猛然间他想到了一个问题:“龙警官,微型摄像头的信号传输距离一般有多远?”

龙华闽道:“五百米左右,二百米效果最好……”他一下子明白了,拿起电话拨打:“看看法庭外边,有没有人正拿着手机或者电脑……”

警察在法庭外边抓获了一个人,当时他正拿着一个手机在看里面的庭审现场。法庭里的那个人也很快被警察叫了出去。整个过程快速而隐秘,并未引起其他人的注意。这是沈跃的建议,因为他总觉得这件事情有些蹊跷,似乎和喻灵一贯的谨慎不符。

在法庭外面抓获的那个人姓邹,是喻灵那家拍卖行的工作人员。他供述说,他本来准备去申请旁听的,但又怕引起警察的无端怀疑,于是就在法庭外边晃荡,结果无意中就看到了那部放在石柱旁的手机,拿起来的时候发现正在直播里面的庭审,于是就坐在那里看了起来。

沈跃发现此人并没有撒谎,问道:“你是不是喜欢邓湘佲?”

邹某点头,然后不住喊冤:“我说的都是真话啊,我很想知道今天的庭审情况。那个手机真的是我在无意中发现的啊。”

法庭里面的那个人姓王,他说:“昨天下午我从法庭里面出来后遇到了一个人,他说自己是一名记者,本来申请了这次的旁听,但是因为前不久在旁听一起案子的时候因私自录像上了法院的黑名单,所以这次没有通过审查。那个人给了我五千块钱和这套设备,让我帮他将今天的庭审情况录下来。他还说,如果画面不清楚的话就马上让我调整一下,结果他一直没有说话,我就以为自己录的方式还不错。”

这个人也没有撒谎。沈跃和龙华闽面面相觑: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沈跃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对龙华闽道:“等等,我们分析一下。你说,那台手机究竟是不是喻灵留下的?”

龙华闽反问道:“除了她还会有谁?”

沈跃点头,道:“那么,她留下那台手机的原因是什么?是因为她忽然发现不安全了,还是别的原因?”

龙华闽这才明白沈跃问这几个问题的目的,说道:“你的意思是……”

沈跃沉吟着说道:“如果是因为她忽然感觉到不安全了,然后就逃跑了,那她为什么要留下那台手机呢?手机那么小的东西,拿着就跑了,而且录制的内容肯定有邓湘佲的画面。这太不合常理了。”

龙华闽似乎明白了:“你的意思是,喻灵是有意那样做的?目的是让我们以为她已经来过了,还安全撤离了?那么,她为什么要设这个局呢?难道……”

沈跃的脑子里灵光一闪,道:“喻灵是为了让我们觉得她并没有在法庭里!反过来讲,其实她就在法庭里,接下来还会在!”

龙华闽疑惑地道:“可是,你和侯小君反复看了里面那些人的表情啊,难道她一点都没有表现出破绽?”

在这个问题上沈跃对自己当然十分自信,他摇头道:“不,旁听的人里没有问题,我完全相信自己的眼睛。难道……法官、书记员不会有问题,公诉人、陪审员,不,如果我是她的话……我明白了,律师!”

龙华闽目瞪口呆:“你说邓湘佲的那位律师就是喻灵?!”

沈跃问道:“考律师资格证需要体检吗?”

龙华闽摇头道:“好像不需要。问题是,喻灵不可能临时拿到律师资格证。难道她是神仙,多年前就想到了现在,所以才提前去考了律师资格证?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沈跃道:“马上查一下邓湘佲那位律师的情况,也许答案就在这个人的资料上。”

龙华闽即刻将邓湘佲律师的资料调了出来。此人名叫任伯伦,男,今年四十三岁,就职于某律师事务所,未婚。沈跃仔细地看了此人的资料后自言自语了一句:“未婚……”即刻对侯小君道:“你马上在网上查一下,谢姓和任姓是什么关系?”

侯小君即刻百度了一下,道:“谢姓源于任姓和姜姓……”沈跃的神色一动,又对龙华闽道:“你问一下,邓湘佲的这个律师是谁安排的。”

龙华闽也有些激动了,马上拿起电话拨打,很快就了解到情况,他对沈跃说道:“是邓湘佲自己请的律师。”

沈跃即刻道:“密切注意这个律师的情况,千万不能让她跑了,庭审一结束就抓住她!”

龙华闽问道:“你确定她就是喻灵?”

沈跃道:“到时候就知道了,现在我只能说她很可能就是喻灵。说不定喻灵在多年前就投资创办了一家律师事务所,当然是为了万一事发便于隐藏,或者同时也是从投资的角度考虑。鬼才知道她究竟还有多少个身份!二十年的时间,足够她狡兔三窟的了,就如同她投资了那家五星级酒店一样。如果我的分析没错,这家律师事务所一定和喻灵的拍卖行有业务关系,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龙华闽马上查了一下那家律师事务所的情况,笑道:“还真是你说的那样。”

沈跃微微一笑,道:“那就基本上可以确定了,任伯伦就是喻灵!这个女人真不简单啊,想不到她竟然要亲自为邓湘佲辩护!情深至此,让我们这些男人都惭愧万分啊。”

侯小君问道:“可是,邓湘佲为什么要指定这个人做她的律师呢?难道她在此之前并没有把所有的情况都告诉我们?”

沈跃摇头道:“不,我相信邓湘佲告诉了我们她所知道的关于喻灵的所有情况。最合理的解释是,曾经装扮成任伯伦的喻灵和邓湘佲有过多次接触,也许是为了考验邓湘佲对她的忠诚度,也许是别的什么原因。我们看病都喜欢找自己熟悉的医生,请律师当然也是一样,熟人嘛,信任度当然比陌生人要高许多,这其实也是我们的潜意识在起作用。”

说到这里,沈跃看了下时间,对龙华闽道:“我都有些迫不及待想知道结果了,干脆我们现在就去法庭外边等着吧。不,我要近距离去观察一下那位任伯伦律师的表情。龙警官,法庭周围的布置不会有漏洞吧?”

龙华闽正内心激动着,跃跃欲试,笑道:“放心,早就把那地方围得铁桶似的了,只要一声令下,任何人都跑不掉。”

沈跃点头道:“那只是为了保证万无一失。”

龙华闽和沈跃到达法庭的时候,邓湘佲的庭审程序已经过去了一大半,正在进行法庭辩护阶段。一位法警对坐在前排的两位旁听者嘀咕了几句后,那两个人即刻就将座位让了出来。

任伯伦正在发言:“本律师认为,公诉方提供的关于邓湘佲的证据严重不足,除了其本人的口供之外并无任何的人证和物证,因此,本律师有理由怀疑警方在审讯邓湘佲的过程中使用了不正当的,甚至是非法的手段……”

眼前的这位律师精神奕奕,西装革履,脸颊两侧的胡须刮得干干净净,一片青油油的颜色,而且声音很有男性磁力,情感丰富,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人怀疑他是一个女人。不过沈跃发现,他身上穿的衬衣衣领宽大,正好遮住了喉结处,而且刚才当他坐下的那一瞬,这位律师的瞳孔收缩了一瞬,发出了针芒般的亮光。

龙华闽低声对沈跃道:“这个人的辩护非常专业,怎么看都不像喻灵啊。”

沈跃点头,嘴里却如此说道:“这更加说明她就是喻灵。任何人都想不到,这是智慧;甘冒奇险,亲自为自己心爱的人辩护,这是爱情。如果还能因此全身而退,那就是传奇了。”

两个人坐在那里嘀嘀咕咕,同时还不住地用目光在瞄任伯伦。这时候法庭里所有的人都已经注意到,刚才风度翩翩、侃侃而谈的任伯伦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变得魂不守舍,言辞也结结巴巴起来。

“她已经感觉到危险了。我们出去吧,庭审一结束就抓捕她,千万不要让她离开这个地方。”沈跃对龙华闽说道。

龙华闽点头,随后两个人起身走出了法庭。法庭外边,龙华闽发布了抓捕令,隐藏在周围的警察迅速向法庭四周靠拢,很快将这个地方围得像铁桶一样。

大约半小时后,庭审终于结束了。龙华闽一声令下,警察蜂拥而入,瞬间将任伯伦包围在了那里。任伯伦愕然之下顿时大怒:“你们要干什么?”

沈跃从警察的包围圈外边进入,走到任伯伦面前,盯着他,微微一笑,道:“请你告诉我,我是应该叫你任伯伦先生呢,还是应该称呼你喻灵女士?”

眼前这个人的瞳孔有一瞬放大,那是恐惧。他正准备说话,沈跃却并不想再给他表演的机会,伸出手扯下他的领带,解开他衣领的第一颗扣子。他正准备反抗,旁边的警察一下就抓住了他的双手。只见沈跃的手轻捻了他颈部的皮肤几下,忽然向上一扯,一个薄薄的人皮头套就到了沈跃的手上,众人惊讶地看到,眼前的这个人哪里还是刚才的任伯伦?她分明就是一个满脸惊恐的短发女人!

其实,刚才龙华闽的心是悬着的,虽然他相信沈跃的判断,但心里实在是不敢肯定。而此时,当他看到沈跃魔术般地将喻灵活生生地展现在他面前时,他一直悬着的那颗心才回到了原位。他走到喻灵面前,将早已准备好的逮捕证亮在她面前:“喻灵,你被捕了!”

康德28号。一个戴着手铐的女人在几个警察的簇拥下参观着这家心理研究所,沈跃向她介绍里面的各项功能。

喻灵被捕后一直一言不发,警方再三向她宣传政策,出示相关证据,却依然不能让她开口。后来在沈跃的建议下才有了眼前的这一幕。

“这是心理咨询中心。目前我们有数名心理学专家免费为市民提供心理咨询和治疗服务,这家心理网站也是免费的。我们国家人口众多,患有心理疾病的人非常多,但是我们国家的民众对心理咨询和治疗的认识严重不足,所以,创立一家心理咨询中心也就成了我多年的梦想。喻灵女士,我知道,你曾经也是一个非常有正义感,有着美好梦想的人,我说得没错吧?”沈跃对喻灵说道。

喻灵依然不说话,不过她脸上瞬间而逝的动容却没有逃过沈跃的眼睛。

走到二楼。沈跃让侯小君打开那一壁高清电视墙,沈跃介绍道:“这是微表情研究……所以,在微表情研究专家眼里,任何人的谎言都是无处隐藏的。这是犯罪痕迹研究,罪犯留下的任何细微的痕迹都很难逃出这套系统的分析……这是罪犯头像重塑,我们还可以通过心理分析对罪犯进行心理侧写,然后通过警方的资料库很快将犯罪嫌疑人找出来……”

喻灵的表情从惊讶变成恐惧。

到了三楼后,喻灵直接被带进讯问室。沈跃对旁边的警察说道:“解开她的手铐吧,我想和她单独谈谈。”随即又吩咐曾英杰道:“搬两张软椅和一张茶几进去,还有两杯咖啡。”

于是,这间宽大的讯问室很快就变成只有一张桌子的咖啡屋。沈跃和喻灵相对而坐。隔壁的监控屏前,龙华闽正期待着接下来要出现的场景。

沈跃轻松地用小勺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端起来喝了一口,赞道:“嗯。味道不错。喻灵女士,你也尝尝。你这是何苦呢?事情已经到现在这样的地步,你再继续一言不发也是毫无意义的了。你说是吧?你曾经面对过许多人生中的挫折、痛苦、选择,为什么现在反倒不能面对了呢?”

喻灵终于说话了:“不需要你来教训我,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刚才参观了你的这个地方,说实话,我的内心大为震动,但是你们这样做对我没有任何用处。一直以来我都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是正确的,虽然为法律所不容。接下来就让这个国家的法律随便判我的刑就是了,我不会上诉。”

沈跃点头,叹息着说道:“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能够理解你的话,那么这个人就只能是我了。”

喻灵瞪大眼睛看着他,紧接着又是嗤之以鼻的不屑表情:“是吗?”

沈跃看着她,满脸的真诚:“是的,因为我知道你曾经的梦想是什么。曾经的你,是那么热爱这个国家的文化与文明,于是你报考了那所知名大学的考古学专业,于是你爱上了有着共同梦想的朱翰林。可惜的是,你的性格中存在着太强的叛逆和极端因素,以致让你以后的人生偏离了方向,一步步在犯罪道路上越走越远、越陷越深。这倒也罢了,最让人感到遗憾的是,直到现在你依然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

喻灵激动地道:“我做的一切本来就是正确的!既然这个国家没有能力保护好自己的文明,那就应该让这个世界上有能力的国家或者个人去保护它们!我去过英国、法国、美国、日本,在这些国家,我看到了他们替这个国家精心保存下来的各种文物。那些东西是全人类的文化遗产,这个国家一直在对自己的文明犯罪,而且罪行累累,惨不忍睹。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拯救、保护我们的文明!我没有错,如果你们这次没有抓住我,这样的事情我还会继续做下去!这是我这一生最大的梦想!”

这就是她的犯罪动机。这一刻,沈跃忽然想起她多年前在文物局仓库的那些日子,眼前顿时浮现她一边修补着那些被损坏的文物精品、一边哭泣的场景。沈跃叹息着说道:“我能够理解你的初衷,不过你想过没有,大英博物馆那些文物中,有多少是来自野蛮的剥夺和残酷的战争?那些东西的背后埋葬着多少平民的冤魂?也罢,我们不谈这个问题,因为这个问题确实非常复杂。喻灵女士,我只是想问你一句:这些年来,在你所谓的拯救和保护文化遗产的过程中,难道你就从来没有从中谋取过私利?比如你在我国香港和新加坡的资产,你在这里的那家五星级酒店、律师事务所,以及我们目前并不知道的你的其他资产,嗯,如果我没有分析错的话,至少应该还有一家私人侦探所。那么现在我问你,难道这些资产都是你的合法经营所得?难道其中就没有你用国家珍贵文物交换来的巨大利益?”

喻灵顿时不语。沈跃看着她,淡淡地笑了笑,继续说道:“如果你真的如你自己所说那样高尚、那么纯粹,我都愿意替你喊冤。但你为了自己所谓的高尚和纯粹,不惜去刺探官员的隐私,或者胁迫贿赂文物主管部门的负责人,用各种手段威胁、诱惑他人为你服务,让那些守法公民为了你个人的目的犯罪,这一切的一切难道不是犯罪?所以,你的所谓高尚、纯粹,不过是你罪恶的遮羞布罢了。”

喻灵气急败坏,怒声道:“你胡说八道!我没有错,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国家的未来!”

沈跃看着她:“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愿意将你所做的一切都讲出来?”

喻灵这才意识到自己被沈跃抓住了话柄,她深呼吸了几次,冷冷地道:“我说了,随便法律如何判我的罪,我都不会上诉。但是想要让我认罪,休想!”

沈跃朝她摆手,道:“好吧,我们暂时将这个问题放在一边,现在我们谈一下其他的事情。最近你去了一趟新加坡,除此之外一直都留在这座城市,这是因为你深爱着邓湘佲。是这样的吗?”

喻灵紧闭着嘴唇。沈跃微微一笑,说道:“刚才我已经向你介绍了微表情研究,你应该明白,即使你不回答我的任何问题,我也可以从你的脸上知道答案。很显然,刚才这个问题的答案正是我认为的那样。其实这个答案我早就知道了,而且正是用这个问题的答案才最终抓获了你。说实话,在这件事情上我很愧疚,因为我实在不应该利用你对邓湘佲纯真的感情去设计这个抓捕方案。所以,我觉得自己应该向你道个歉:喻灵女士,对不起!”

喻灵轻蔑地看了沈跃一眼,道:“你不用在我面前惺惺作态,有些事情你根本就不懂。”

沈跃并不生气,说道:“也许我是真的不懂。好吧,现在我问你第二个问题:你和方琼是怎么认识的?”

喻灵忽然笑了,道:“这个问题我可以回答你,免得你的好奇憋在心头难受。我和她是在晨跑的时候偶遇的,当时我见她的双腿上绑着沙袋,而且看上去像男孩子一样阳光,顿时就喜欢上她了。”

沈跃耸了耸肩,问道:“你喜欢她?那你为什么要强迫她去做那么残忍的事情?”

喻灵不以为然地道:“她把自己当成男孩子,我只不过是想要告诉她男人的做事方式和风格而已。”

沈跃点头道:“嗯。有道理。那么,她的死与你有关系吗?”

喻灵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惊声问道:“她死了?怎么死的?”

她的反应是真实的。沈跃直勾勾地看着她,缓缓地道:“如果我告诉你,她的死与你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你会怎么想?”

喻灵怒道:“胡说八道!她的死和我有什么关系?”

接下来沈跃从心理学的角度向她讲述和分析了方琼的死因,再一次问道:“现在请你告诉我,方琼的死是不是和你有着很大的关系?”

喻灵的嘴唇在颤抖,竟然还落下了眼泪。沈跃看着她,叹息着说道:“我想不到你还会为她流泪。这我就觉得有些奇怪了,她不就是你打算培养的替你作案的工具吗?”

喻灵愤怒地看了沈跃一眼,紧接着脸上的表情变成轻蔑。沈跃顿时明白了,歉意地道:“看来是我错了。想必你是真的喜欢她,因为你从她身上看到自己多年前的样子。”

喻灵禁不住点头,说道:“是的,就是这样……”她直直地看着沈跃:“看来你是真的懂我。不,你是心理学家,我内心的想法是你分析出来的。所以,你还是不懂我。我和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不一样,我生活在另外一个世界,我已经习惯了孤独。沈博士,我早就知道你的大名了,一直以为你不过浪得虚名,现在看来你确实有些本事。但是你说服不了我,因为我会永远坚守着自己的那个世界。你别再问我任何问题了,我能够回答你的都回答了,这也是看在你确实与众不同的分上。”

沈跃看着她:“你被我抓住了,但是心里并不服输?”

喻灵摇头,一侧的嘴角微微翘起,道:“我知道自己被警察抓住是迟早的事情,只不过心里不大甘心罢了。我被你抓住,完全心服口服。可惜你和我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我的世界你不懂。好了,送我回去吧,下次见到你,我不会再回答任何问题了。”

沈跃朝她点了点头,道:“好吧,你的意思我明白了。”说完沈跃立即站了起来,正准备朝外边走去,忽然转身对她说道:“把这杯咖啡喝完吧,今后你再想喝到这样的咖啡也许没机会了。”

喻灵怔了一下,道:“谢谢。”随即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轻声道:“真好喝。”

沈跃走到外面,警察进去给喻灵戴上手铐。龙华闽皱眉问沈跃道:“接下来怎么办?”

沈跃叹息着说道:“她说得对,其实我们都不懂她。这个女人的内心充满着叛逆与偏执,坚强而顽固,不过她依然有弱点,她的弱点就是对她和邓湘佲的爱情充满坚定而美好的幻想。”

龙华闽似乎明白了,问道:“你的意思是,只要摧毁了她最后的幻想,她就会将所有的事情都讲出来?”

沈跃神色淡然地道:“我可没有这样说过。我也不会那样做。龙警官,人我已经替你们抓到了,接下来的事情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龙华闽向沈跃投去期冀的目光,恳求般的语气:“小沈……”沈跃马上就打断了他的话,决然地道:“别再说了,那样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

龙华闽一下子被噎在了那里,苦笑了一下,说道:“那好吧。”

龙华闽带着喻灵离开后,沈跃将侯小君、匡无为和彭庄叫了来,拿出之前龙华闽交给他的那份案卷,说道:“这个案子,你们先看看,然后我们一起讨论。”

彭庄问道:“沈博士,你不想继续研究蝴蝶效应了?”

沈跃苦笑着说道:“现在我才明白,蝴蝶效应,准确地讲,它是一种混沌效应,是一种能量传播并逐渐被放大的过程,这个放大的过程其实存在许多因素。而人类群体心理的相互影响似乎并不能用蝴蝶效应去解释。人类是一个整体,我们每个人的心理变化可能会影响到我们周围的一些人,周围的这些人又会影响到一个更大的群体,由此逐渐影响到整个人类群体。但是反过来去看就会发现,其实我们个人的作用是非常弱小的,弱小到可以忽略不计。所以,我试图从陈迪杀人分尸案反过来研究影响这起案子的起源,这完全就是痴人说梦,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啊。蝴蝶效应对我们每个人来讲似乎更有意义的地方,就是防微杜渐。”

侯小君道:“我明白沈博士的意思了。确实也是,通过陈迪的案子反过来调查的过程中,还有很多的分岔,比如,那个替张小贤盗取文物的人是谁?广东那位房地产公司老板和那位官员之间有没有权钱交易?喻灵性格的形成和她父母有没有关系?如此等等。越调查下去分岔就越多,谁知道哪一条分岔才是影响陈迪杀人分尸案的主线呢?”

沈跃点头道:“确实是这样,所以还是到此为止吧。我们更应该做好的是眼前的事情。你们现在手上的这个案子很有趣,也十分诡异,接下来我们就全力去破获此案吧。”

匡无为早就翻开案卷在看了,此时,侯小君和彭庄听到他喃喃地说道:“怎么会这样?”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苦水塔尔拉苦水塔尔拉温亚军|小说温亚军,现为北京武警总部某文学杂志主编。著有长篇小说伪生活等六部,小说集硬雪、驮水的日子等七部。获第三届鲁迅文学奖,第十一届庄重文文学奖,《小说选刊》《中国作家》和《上海文学》等刊物奖,入选中国小说学会排行榜。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 有生之年不说我爱你有生之年不说我爱你青颜如风|小说好友离散、初恋背叛,母亲再婚,青春的疼痛接踵而至。十八岁的林落白无意中救下的男人赫连独欢,注定成为她一生挥之不去的爱恨纠缠…数年后,一场商业阴谋将两人的命运拧在一起,他们发展出一段秘密的情人关系…年轻的落白沉溺于赫连独欢的浓浓爱意不能自拔时,却又不甘成为被人唾弃的小三…
  • 小站不留客小站不留客相裕亭|小说本书收录了文坛实力派作家相裕亭近两年创作的《偷盐》《小城画师》《刹驴》等60余篇微型小说,题材丰富,风格多样,既有对乡村变革的深层开掘,又有对市井百态的精彩刻画。微型小说,又名小小说、袖珍小说、一分钟小说、一滴泉小说、超短篇小说或百字小说等。具有立意新颖、情节严谨、结局新奇三要素。微型小说是一种敏感,从一个点、一个画面、一个对比、一声赞叹、一瞬间之中,捕捉住了小说——一种智慧、一种美、一个耐人寻味的场景,一种新鲜的思想。
  • 秦腔秦腔贾平凹|小说小说以贾平凹生长于斯的故乡棣花街为原型,通过一个叫清风街的地方近二十年来的演变和街上芸芸众生的生老病死、悲欢离合生动地表现了中国社会的历史转型给农村带来的震荡和变化。小说采取疯子引生的视角来叙述。清风街有两家大户:白家和夏家,白家早已衰败,因此夏家家族的变迁演便成了清风街、陕西乃至中国农村的象征……
  • 全世界最奢华的地老天荒全世界最奢华的地老天荒梅吉|小说本书是一个关于勇气、正直和真爱的故事。初入社会的记者林茜,看不惯商界的种种黑暗,得罪了商界巨子苏启俊。但在接下来一系列的接触中,苏启俊对她的正直和勇敢赞赏有加,开始追求林茜。而林茜的纯良也深深影响了老成世故的苏启俊,让他渐渐明白真爱的重要性,最终,为了真爱不顾世俗眼光和彼此金钱、地位的悬殊,与林茜有情人终成眷属。
  • 金粉世家(全二册)金粉世家(全二册)张恨水|小说北洋军阀国务总理的小儿子金燕西,迷恋上贫家女学生冷清秋,一段悲欣交集的爱情故事就此展开。巧遇、穷追、订情、结婚、婚变、出走,平民女子与世家公子的爱情悲剧,影射出一部豪门贵族飘摇岁月中的兴衰史。
  • 失忆诊所失忆诊所[英]詹姆斯·斯丘达穆尔|小说在遥远南美厄瓜多尔的基多,英国小男孩小安与当地男孩法比恩成了死党。法比恩的舅舅苏瓦雷滋又酷又爱搞怪,他对诡异故事的癖好深深影响着小安和法比恩。说故事成了左右两个男孩之间关系的奇异媒介。可是,法比恩却从未对人提起过自己的双亲。在那场杀死法比恩父亲的车祸中,他的母亲神秘失踪,不知生死。当与法比恩母亲失踪相关的线索浮现时,小安却编造出一个故事来安慰法比恩,说他失踪的母亲可能住在海边一幢怪诞的失忆诊所里。两个男孩由此展开了一场横跨厄瓜多尔的异想之旅,寻找那似有若无、虚无缥缈的失忆诊所……
  • 盗墓生涯盗墓生涯方言|小说为了救父亲当年插队时候的好友,仗着一本他家祖上传下来的古本残卷《地脉图》,他和伙伴开始了盗墓生涯。诡异阴森的东北原始森林、狡诈狠毒的狼群,神秘莫测的新疆阿勒泰山、机关重重的成吉思汗墓。尖叫、恐惧如影随形无时无刻不在蹂躏他的神经,鲜血、死亡说不定下一秒就会降临?各怀鬼胎的考古队成员,神秘诡异的向导,处处杀机的阴森古墓,他们不知不觉中陷入了巨大的危险之中。而随着这支特殊的考古队不断深入,各种前所未见,闻所未闻的事物让考古队死去了大部分的队员。阴森恐怖的龙楼宝殿,迷宫一样的墓道陷阱,诡异绝伦的尸墙……当这层笼罩了千年的神秘面纱逐渐揭开,众人愕然发现原来成吉思汗墓中一直隐藏着一个逝去了千年的亡魂……
  • 伴娘团团转伴娘团团转微少|小说经常有人说,伴娘当多了,会嫁不出去……那又怎么样,再悲催的生活也不能阻止我们彪悍的斗志和坚定的笑容,何况只是做做伴娘!
  • 非常日记非常日记徐兆寿|小说这是一部直面校园问题的性心理自传体小说,以日记体形式讲述主人公“林风”从山乡考到“北方大学”,因过早失去母亲,家境贫困,自卑、敏感、多疑等时时困扰着他。作为大学生,他只能刻苦学习,考上了研究生,却在性心理上发生了严重的扭曲与变态。